0

    满门只有一个男丁的唐家确实脆弱无比,只要唐楚阳这个独苗稍微有点意外,对于整个唐家来说都是近乎于灭顶之灾一样的结果。

    如今唐楚阳幡然醒悟,重新做人,唐家的女人们好不容易才有了点儿盼头,这个时候要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引起流云城那些强悍的家族窥视的话,那就是自取灭亡了。

    所以于莹的话说完之后,所有原本想要说些什么的女人们全都自觉地闭嘴了,不论是什么事情,只要和家族的生死存亡沾上关系,就没有人敢在这上面说三道四。

    唐楚阳见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默,抬脚踢了踢已经毫无声息的顾海澄,再次好奇地问唐云倩。

    “八姑,降神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似乎你们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很激动啊,难道是什么绝世灵宝?”

    唐家唯一的男人一张嘴,场面顿时就恢复了热闹,唐云倩还没来得及张嘴呢,一旁的唐楚兰便咋咋呼呼道:

    “你以前只知道吃喝玩乐,从来就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事情,天降神塔这样的大事,乃是整个五行大陆上的一大盛事,只消稍微留意一下,便能听到不少关于降神塔的事情,你呀,就是以前太不争气了!”

    “咳咳,二姐,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行?难道我现在改的还不够彻底?”

    唐楚阳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对于前任的过往经历,再次忍不住腹诽,能够废物到吃了几十上百的灵药都没有突破引气期,这厮也算是败家纨绔里的极品了。

    唐云倩吩咐躲起来的工人们将内堡清理了一下,将几个年轻的吩咐出去指挥工人清理外面被破坏的地方,独留下唐家的二代女人们和唐楚阳,这才面色严肃地为唐楚阳解释降神塔的事情。

    “五行大陆上每隔十年时间,便会又一次天降神塔的盛事,天降神塔的真实原因没有人知道,但据那些大能之人分析,应该是上界为了择选凡间实力强横的修士,特意以降神塔来考验修士的意志,天赋,实力,实力越强,得到的好处越多!”

    “天降神塔?!”

    唐楚阳惊讶地重复了一句,对于五行大陆上发生的各种玄奇事件,唐楚阳从典籍上也有看到不少,不过关于天降神塔的事情他却从未看到过相关的记载,想到这里,唐楚阳便好奇问道:

    “六姑,既然天降神塔乃是五行大陆上的盛事,为何我在咱们唐家的后阁,甚至于林家的藏书之中都未曾看到过相关的记载呢?”

    “能记载下来才怪呢!”

    这次回话的是九姑唐云娇,她一脸理所当然地摇了摇头,冲唐楚阳解释道:

    “神塔乃是上四界降于凡间之物,咱们凡间修士只有争夺之权,无议论,分析,记载,传承之能,但凡著书立传者,非是当即横死,就是书页**,除非使用天地间少有的灵物,以元神烙印之法才能将之传承下来,想来,这是上界为了防备某个家族,或者宗门垄断降神塔而特意为之吧。”

    唐楚阳闻言,满脸诧异之色,竟然还有无法记载的东西存在?

    “照九姑这么说,岂不是即便亲自参与了降神塔的争夺,时候也无法将其中信息透露出去?”

    “当然!”

    唐云娇现实肯定点了点头,随后想起什么异样,又摇头接着道:

    “也不是说完全无法转述,只是无法进行书面记载而已,并且所有参与降神塔的修士,在离开了降神塔之后,所有关于降神塔的记忆会逐渐消减,直至彻底忘记,但若是能够在离开降神塔之后,在关于降神塔的记忆完全消失之前口述给其他人的话,多少还能够留下一些信息的。”

    说到这里,唐云娇想了想,有些羡慕地转而说道:

    “若是咱们能够得到通明神玉的话,甚至可以直接把降神塔内的所闻所见,全部以‘元神观相’之法全部记录下来,不但有声音,连目之所见,也能事无巨细地清晰烙印下来!”

    唐云娇的话才说完,唐云倩就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你想到的挺美,通明神玉就连那些大宗门都是当做传承秘宝来用,那等宝物其实咱们这样的小家族能够奢望的?就算真有机会得到,怕是才到手里,就要被流云城那些家族强行夺了去!”

    “他们敢!如今咱们唐家有楚阳的唤神图,御龙天兵图的威力堪比四阶,就是那些中等家族怕是也没多少四阶唤神图吧?咱们若是拼命,只要楚阳能够炼制出足够多的御龙天兵图,中等家族里来一个灭一个!”

    唐云娇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这要换做以前的唐家,她自然是没那个底气说这话的,但这些日子唐楚阳已经陆续炼制了过百张的御龙天兵图给家族储备,那可是相当于整整一百个四相境的大修士的。

    别说中等家族了,就是大型家族,若是没必要的话,也不愿意轻易招惹过百名的四相境大修士!

    唐云娇这多少带着些得意的话一出口,众女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正在摸鼻子的唐楚阳,是啊,自从唐楚阳性情大变以来,唐家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可谓翻天覆地,原本暮气沉沉的家族如今已经充满生气和希望。

    这都要归功于这个马上就要满十六岁,该进行成人礼的宝贝侄子。

    “姑姑,您们怎么越扯越远了?说了这么多,我现在对降神塔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依然是稀里糊涂,能不能说说降神塔本身啊?”

    被人当面夸赞,唐楚阳尽管脸皮够厚,多少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不过对于降神塔的好奇,让他根本顾不上长辈们的夸奖,自从听到‘降神塔’这三个字的时候,唐楚阳心里便生出了一股子奇妙的感应,细细感知了一下,唐楚阳才发现这种奇妙的感应竟然来自御龙天兵的金身!

    只是那种感觉玄之又玄,唐楚阳无论如何努力也参不透其中奥妙,只能将注意转移到了关于降神塔的话题上,或许等长辈们大体地讲一下降神塔的事情,他能够凭借得到的信息,从中找出有迹可循的地方。

    唐云倩等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望了一眼,话题确实扯得有些远了,关于降神塔的事情,若是唐楚兰等人问起的话,唐云倩这些唐家二代自然懒得理会,但唐楚阳不同,他可是唐家未来的家主,唯一的依靠,只要是唐楚阳想知道的,她们必须得知无不言。

    “五行有灵,天降神塔,五行大陆上每隔十年时间,上四界便会降下无数通天宝塔,这些宝塔有的高三层,有数千亩方圆,属于最小型的降神塔,大一些的占地万亩,高有九层,其内自成天地,藏有上界各类秘宝灵材,有机缘进入降神塔的修士,只要运气够好,都能在短时间内实力暴增!”

    唐云倩大体上说了一下降神塔的来历之后,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开始向唐初阳介绍关于降神塔的信息。

    “降神塔有大有小,有高有低,越是高大的降神塔,其内蕴藏的各类灵物越多,降神塔统共分作云塔,天塔,仙塔,神塔和通天塔五个等级,云塔比较常见,天塔运气好的话也能撞到,但仙塔就极为稀少了,基本上过万座云塔当中才有可能诞生一座仙塔!

    “至于神塔,如今已经有上千年没有被人找到过了,据典籍记载,若是有人能够找到传说中的神塔,并且能够自神塔内活着出来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凭借在神塔内的收获,直接缔造一个顶尖的大宗门,或者最顶级的皇朝出来!”

    “直接缔造一个皇朝?!”

    唐楚阳有些惊讶地插了一句,他好歹看了那么多五行大陆的点击,对于这个巨大的星球上各大势力,国家之类的已经有了比较具体的了解,皇朝,那是比王朝更高一级的存在,整个五行大陆上不过才有三大皇朝而已,实力之强,就连那些顶尖的大宗门都得靠边站。

    “是的,别说神塔了,就拿咱们唐家来说,若是能够霸占一座仙塔的资源,不出十年,便可一跃成为大型家族,若是能有两座仙塔的话,成为顶尖的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说完这话,唐云倩稍稍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笑道:

    “可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每到天降神塔的日子,整个五行大陆所有势力都会触动顶尖修士参与争夺,就如咱们天威王朝,不但皇族会出动大量的顶尖修士,还会明令整个王朝所有下属势力,但凡进献降神塔者,直接给予爵位奉上!”

    “哦?用降神塔直接换取王朝的爵位?”

    唐楚阳惊讶地反问一句,随即醒悟一般点了点头。

    “是了,哪怕是一座最低级云塔,都能轻易缔造数十个小家族出来,这样资源若是家族得到的话,自然是不肯进献给王朝的,但若是被散修得到的话,以此来换取王朝的庇佑,倒是个不错的积累实力的机会。”

    大体上明白了降神塔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之后,唐楚阳心里已经生出了一定要抢几座降神塔的念头,稍稍想了想之后,唐楚阳若有所思道:

    “那明年的时候,咱们就抢个十座八座的云塔吧……”

    “什么?!抢个十座八座?你当降神塔是大白菜么?!”

    唐云娇的大眼睛瞪大到了极限,他这个侄子未免有些太异想天开了吧?

第96章、华夏正朔    穿过黑色光门,贾可道就感觉全身上下有些不太适应。

    贾可道知道,这是从高浓度灵气环境来到灵气枯竭环境之后的正常现象,犹如生物从平原来到了低氧的高原一般难受。

    在地下室里待了一会,贾可道将地下室检查了一番,他担心这地下室出现老鼠什么的,到时候钻入黑色光门之中,其危害性可要比松鼠大多了。

    还好,黑色光门出现的时间也就半年不到,即便是有老鼠想要打洞进来,也没那么快。

    贾可道寻思着找点水泥将地下室粉刷一遍,将老鼠打洞进来的可能性尽数杜绝才行。

    出了地下室,回到厢房,贾可道不由得捂住了鼻子,三个多月没有回来了,这厢房内,不管是地面还是桌子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

    这也不能怪孟挺这些道童不勤快,无奈贾可道担心自己从地下室钻出后,被人发现,因而也就只能让这厢房堆灰了。

    贾可道刚在道观里出现,就被孟挺给发现了。

    “观主,您老人家总算是回来了。”

    对于贾可道的神出鬼没,道童孟挺是完全习惯了,不过这一走就是三个多月可让人有些受不了。

    幸好,贾可道在临走之前将一张银行卡交给了赵天亮充作伙食费,否则的话,这一道观的人饿死都不稀奇。

    如此一来,孟挺等人的工资也是拖了几个月未发。

    当然,孟挺等人住在道观里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倒也不觉得什么,对贾可道突然失踪三个多月怨气最大的就算是那位古建筑公司派来的负责人了。

    原本修路,扩建道观等等之类的大生意由于种种原因缩水变成了一个牌坊不说,这位观主还突然玩起了失踪。

    如果不是考虑到后续可能存在的生意,这位负责人早就闪人了。

    因而听得孟挺回来,这位负责人就找了上来,询问牌坊什么时候开工,自己好安排工期。

    听得这位负责人如此一问,贾可道不由有些吃惊:“无量天尊,贫道还以为你们已经将牌坊修好了。”

    听到这句话,负责人差点就扬天吐血了。

    你老人家作为观主都不在,我们这里敢开工么?不管是牌坊的地址还是牌坊的造型都没有选定,我修好了恐怕还得拆除重修。

    最关键的是,最终价格都没说好,修了算谁的?

    听得负责人这么委婉的一说,贾可道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随后与负责人匆匆选定修建牌坊的位置,谈好了最终价格,以及牌坊的造型,才算是将这事彻底搞定。

    回到道观,贾可道刚进厢房,就发现厢房内是大变了模样,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刚一坐下,孟挺就端着一杯茶水进来了,后面跟着流青云,张庆明乃至于赵天亮三人。

    贾可道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舒服啊。

    在异界压根就没可能喝到茶水,整天都是吃肉,让贾可道感觉自己都有些上火了。

    看来这次回去,应该带点茶叶?

    蔬菜种子也要带上一些,茶树种子太慢了,听说外面种茶树都用插扦的方法,不过这也慢了点,没有两年时间,没可能出茶的,干脆就从老君观附近挖两棵野茶树带过去吧。

    贾可道心里安排着回去异界所需要带上的东西,对了,最关键的东西差点就忘记了,大关刀和弓箭,这两样可是决定着道兵的实力提升啊。

    想了一会,贾可道感觉需要带上的东西差不多了,便抬头又喝了一口茶水,却惊异的发现孟挺几人还待在厢房内,见到贾可道抬头,一个个脸色有些涨红,嘴里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模样。

    贾可道倒是奇怪了,换成平时,这些家伙做了早课就好似屁股上锥着钉子,立马就跑得没了影子,今天怎么全部老老实实的跑到自己厢房里来了?

    “有什么事就说,再不说贫道又要外出云游了。”

    见几人欲言又止,贾可道暗叹一声,毕竟才从大学毕业未久,老实了一点。

    想到这里,贾可道便出言吓了吓他们。

    果不其然,贾可道这么一吓,倒是将他们的话给勾了出来。

    “观主,我们的工资什么时候发啊?”

    孟挺涨红着脸,喃喃说出这句话来。

    “是啊,我家买化肥还差点钱,观主您看是不是?”

    孟挺一说话,跟在他后面的三人也好似有了勇气,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贾可道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几人,笑道:“贫道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件事啊,行,今天就将这事给解决了。”

    听得贾可道应诺,心头还有些仓皇不安的几人顿时像大石头落了地,不由得吐出一口长气来。

    反正贾可道需要出去购买武器,索性就带着这些道童一起出去涨涨见识。

    定好明日出发之后,孟挺等人正待欢喜离开,却被贾可道给叫住了:“现在老君观还缺一些人,你们有什么没找到工作的同学愿意来的,都去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半个月后来老君观面试。”

    贾可道之前算是被山谷那些道童的学习问题整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这有知识文化和没有知识文化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孟挺几人学习道经,很快就能入门,之后贾可道就不用怎么操心了,不懂的自己来询问就是。

    而青木山谷那群道童简直就是一群高昂着头颅的傻蛋,贾可道只能强行灌输,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完全入门,较之孟挺等人是差之千里。

    当然,贾可道也明白,这里面除了知识文化水平的差异之外,更有环境熏陶的不同。

    孟挺等人作为华夏正朔后裔,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文化都是华夏文化,对于道这种概念多少都有些概念。

    而异界那些道童就不一样了,他们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影响就是神权,王权,弱肉强食之类,就连道法自然四个字都理解不了。

    在他们看来,强权才是真理,什么道法自然简直就弱爆了。

    如此一来,学习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