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穿过黑色光门,贾可道就感觉全身上下有些不太适应。

    贾可道知道,这是从高浓度灵气环境来到灵气枯竭环境之后的正常现象,犹如生物从平原来到了低氧的高原一般难受。

    在地下室里待了一会,贾可道将地下室检查了一番,他担心这地下室出现老鼠什么的,到时候钻入黑色光门之中,其危害性可要比松鼠大多了。

    还好,黑色光门出现的时间也就半年不到,即便是有老鼠想要打洞进来,也没那么快。

    贾可道寻思着找点水泥将地下室粉刷一遍,将老鼠打洞进来的可能性尽数杜绝才行。

    出了地下室,回到厢房,贾可道不由得捂住了鼻子,三个多月没有回来了,这厢房内,不管是地面还是桌子床都蒙上了一层灰尘。

    这也不能怪孟挺这些道童不勤快,无奈贾可道担心自己从地下室钻出后,被人发现,因而也就只能让这厢房堆灰了。

    贾可道刚在道观里出现,就被孟挺给发现了。

    “观主,您老人家总算是回来了。”

    对于贾可道的神出鬼没,道童孟挺是完全习惯了,不过这一走就是三个多月可让人有些受不了。

    幸好,贾可道在临走之前将一张银行卡交给了赵天亮充作伙食费,否则的话,这一道观的人饿死都不稀奇。

    如此一来,孟挺等人的工资也是拖了几个月未发。

    当然,孟挺等人住在道观里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倒也不觉得什么,对贾可道突然失踪三个多月怨气最大的就算是那位古建筑公司派来的负责人了。

    原本修路,扩建道观等等之类的大生意由于种种原因缩水变成了一个牌坊不说,这位观主还突然玩起了失踪。

    如果不是考虑到后续可能存在的生意,这位负责人早就闪人了。

    因而听得孟挺回来,这位负责人就找了上来,询问牌坊什么时候开工,自己好安排工期。

    听得这位负责人如此一问,贾可道不由有些吃惊:“无量天尊,贫道还以为你们已经将牌坊修好了。”

    听到这句话,负责人差点就扬天吐血了。

    你老人家作为观主都不在,我们这里敢开工么?不管是牌坊的地址还是牌坊的造型都没有选定,我修好了恐怕还得拆除重修。

    最关键的是,最终价格都没说好,修了算谁的?

    听得负责人这么委婉的一说,贾可道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随后与负责人匆匆选定修建牌坊的位置,谈好了最终价格,以及牌坊的造型,才算是将这事彻底搞定。

    回到道观,贾可道刚进厢房,就发现厢房内是大变了模样,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刚一坐下,孟挺就端着一杯茶水进来了,后面跟着流青云,张庆明乃至于赵天亮三人。

    贾可道接过茶水,喝了一口,舒服啊。

    在异界压根就没可能喝到茶水,整天都是吃肉,让贾可道感觉自己都有些上火了。

    看来这次回去,应该带点茶叶?

    蔬菜种子也要带上一些,茶树种子太慢了,听说外面种茶树都用插扦的方法,不过这也慢了点,没有两年时间,没可能出茶的,干脆就从老君观附近挖两棵野茶树带过去吧。

    贾可道心里安排着回去异界所需要带上的东西,对了,最关键的东西差点就忘记了,大关刀和弓箭,这两样可是决定着道兵的实力提升啊。

    想了一会,贾可道感觉需要带上的东西差不多了,便抬头又喝了一口茶水,却惊异的发现孟挺几人还待在厢房内,见到贾可道抬头,一个个脸色有些涨红,嘴里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模样。

    贾可道倒是奇怪了,换成平时,这些家伙做了早课就好似屁股上锥着钉子,立马就跑得没了影子,今天怎么全部老老实实的跑到自己厢房里来了?

    “有什么事就说,再不说贫道又要外出云游了。”

    见几人欲言又止,贾可道暗叹一声,毕竟才从大学毕业未久,老实了一点。

    想到这里,贾可道便出言吓了吓他们。

    果不其然,贾可道这么一吓,倒是将他们的话给勾了出来。

    “观主,我们的工资什么时候发啊?”

    孟挺涨红着脸,喃喃说出这句话来。

    “是啊,我家买化肥还差点钱,观主您看是不是?”

    孟挺一说话,跟在他后面的三人也好似有了勇气,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贾可道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几人,笑道:“贫道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件事啊,行,今天就将这事给解决了。”

    听得贾可道应诺,心头还有些仓皇不安的几人顿时像大石头落了地,不由得吐出一口长气来。

    反正贾可道需要出去购买武器,索性就带着这些道童一起出去涨涨见识。

    定好明日出发之后,孟挺等人正待欢喜离开,却被贾可道给叫住了:“现在老君观还缺一些人,你们有什么没找到工作的同学愿意来的,都去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半个月后来老君观面试。”

    贾可道之前算是被山谷那些道童的学习问题整得有些焦头烂额了。

    这有知识文化和没有知识文化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孟挺几人学习道经,很快就能入门,之后贾可道就不用怎么操心了,不懂的自己来询问就是。

    而青木山谷那群道童简直就是一群高昂着头颅的傻蛋,贾可道只能强行灌输,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完全入门,较之孟挺等人是差之千里。

    当然,贾可道也明白,这里面除了知识文化水平的差异之外,更有环境熏陶的不同。

    孟挺等人作为华夏正朔后裔,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文化都是华夏文化,对于道这种概念多少都有些概念。

    而异界那些道童就不一样了,他们所接受的文化教育影响就是神权,王权,弱肉强食之类,就连道法自然四个字都理解不了。

    在他们看来,强权才是真理,什么道法自然简直就弱爆了。

    如此一来,学习效果就可想而知了。

第四十七章出尔反尔?    “降神塔?那是什么东西?”

    唐楚阳满是疑惑地望向六姑姑唐云倩等人,唐云倩并未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和唐云娇,于莹,等人围上来之后,齐齐将目光锁定在了顾海澄身上,唐云倩出手将顾海澄的识海封住,这才吐出口气唐楚阳解释。

    “关于降神塔,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简单点来说,若是咱们唐家能够找到一座降神塔,哪怕只是得到其中一层的百分之一的宝物,也能让唐家现在的实力直接翻一番,当然,这其中可不能包括你的唤神图!”

    “这么厉害?!”

    唐楚阳有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唤神图当然不能算是唐家本身的实力,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是辅助战力而已,一旦战斗起来消耗巨大不说,持续时间还不长,哪怕是合神也比不上修士自身契约的守护神契合度高。

    只有自身修为上的强大,才算是真正的强大,这个道理五行大陆上的所有修士都明白,唐楚阳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但这个道理还是非常清楚的。

    “何止,若果咱们能够得到二层以上的东西,绝对能够让唐家实力暴增,至少拥有自保之力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后面这话是唐云娇补充的,降神塔珍贵程度,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述其万一,数百年前的唐家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小小的家庭,最终崛起成为一个小型家族,靠的就是曾经抢到了不少降神塔内的珍贵修炼资源,当然,这里也有唐家第一代先祖是位灵画师的功劳在里面。

    “顾海澄,你现在的生死掌握在我们手中,希望你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降神塔’这三个字给予唐家众女的冲击力太大,唐楚兰等人也就算了,她们毕竟年龄还小,对于降神塔的珍贵程度没有太过具体的认知,但唐云倩等人不同,她们本身就经历了一次降神塔的争夺,非常清楚那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

    “嘿,我现在整个人都落在你们手上,如果求死,我何必出声求饶?”

    虽然已经败了,但被收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顾海澄心里绝对不好受,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难免带了几分情绪,不过他也清楚如今认为刀俎我为鱼肉,唐家的女人虽然记仇,但在道义上还是颇得景云县修士称赞的。

    说到做到,唐家的女人们对于承诺的认真程度,甚至要胜过大多数男性修士!

    唐云倩从顾海澄的表情,语气中看不出这厮有说谎的意思,当下面色凝重地问道:

    “说说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年才是十年一度的天降神塔,你不过一介散修而已,怎么会知道关于降神塔的消息?”

    顾海澄闻言,知道他不把为什么会得到关于降神塔的信息这件事解释清楚的话,唐家这帮女人是绝对不会相信他后面的话,原本还想着编造些谎言的,但顾海澄不想死,所以他不敢冒险,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咬牙道:

    “前些日子我曾经在落日山脉截杀过一个洛神谷的弟子,消息是从她那里得到的!”

    “洛神谷?!你敢杀洛神谷的弟子?!”

    唐云倩有些吃惊地面色巨变,洛神谷,那是连天威王朝的皇族都待若上宾的大型宗门,门下弟子数千上万,乃是整个天威王朝最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

    顾海澄不过一阶散修而已,他竟然敢截杀洛神谷的弟子,这胆子简直大的没边了!

    “哼!不是我要杀她,而是她要来清剿我黑龙洞,老子经营黑龙洞花费了多少心血?岂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一个人给毁掉?”

    这话顾海澄几乎顺嘴就说出来了,反正他如今命在旦夕,若是无法取得唐家这帮女人的信任,他怕是马上就会被杀掉,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等先度过了这一劫,远遁数十万里跑到其他王朝就是了,反正他只是个散修而已。

    “原来如此……”

    这下唐云倩相信顾海澄的话,黑龙洞在落日山脉无恶不作,恃强凌弱,不知道多少低阶修士都被他们给祸害了,而且黑龙洞里一些散修极为好.色,被他们欺凌蹂.躏的女修士不在少数,洛神谷行事正派,门下弟子做出围剿黑龙洞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好!既然这信息得自洛神谷,怕是应该不假了,你说说关于降神塔的事情吧!”

    顾海澄闻言,有些颓丧的叹了口气,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他本以为可以凭此机会将自己的势力彻底经营起来,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因为一时贪心,竟然栽在了以往不被放在眼里的唐家身上,尽管无奈,但如今他的生存权已经被唐家众女控制,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洛神谷那名弟子虽然年轻,但修为极高,应该是洛神谷的嫡传弟子,她去落日山脉便是为了使用秘法查探降神塔的降落地点,出手对付黑龙洞的时候,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被我抓住之后,他为免受辱,以此消息换取速死……”

    唐云倩等人闻言,纷纷一脸鄙夷之色地点头,洛神谷中大多都是女修士,黑龙洞那些散修是个什么德行,那洛神谷的弟子怕是早就打听清楚了,不然也不会愤然出手对付黑龙洞了,旁边的唐楚阳甚至都能想象出,这顾海澄恐怕也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才抓住了洛神谷的弟子。

    不然同为四相境的情况下,那洛神谷的弟子就算打不过顾海澄,逃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说重点吧!”

    唐楚阳有些不耐烦地提醒了一声,他现在非常想知道降神塔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但姑姑,婶婶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顾海澄身上,这个时候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他只能催促顾海澄快点把最重要的信息吐出来。

    “五行谷你们知道吧?有一座降神塔会降落在五行谷附近,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因为那个洛神谷的弟子,也只是得到了大概范围而已!”

    顾海澄倒是干脆的很,反正他说的都是真话,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玩儿假的,毕竟往年他多次肆虐唐家牧场,这帮女人恨他怕是已经恨到了骨子里,只要他言语之间稍有隐瞒,这帮女人怕都是毫不犹豫地将他干掉。

    “五行谷?!你是说落日山脉深处的混乱五行谷?!”

    唐云娇有些吃惊地尖声问道,落日山脉深处的混乱五行谷可谓大名鼎鼎,五行谷五行俱全,其内生长了许多天地灵材,极品灵药,乃是整个落日山脉最为出名的一处宝地之一。

    只是五行谷里的五行元气混乱狂暴,每日都在不定时地形成各种属性的元气风暴,即便是高级修士到了那里,一个不小心都会被元气风暴给撕成碎片,因此,虽然人人都知道五行谷里有不少好东西,但真有胆子敢到那里冒险的却没有几个。

    而那些胆子大的,修为高的,九成九也都葬身五行谷,最终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你不会想骗我们去送死吧?!”

    听了唐云娇充满怀疑的质问,顾海澄面色惨淡,苦笑道:

    “唐九妹,你觉得我现在有资格,有胆子骗你们么?!我顾海澄愿以识海发天绝毒誓,我今日所言若是有假,愿遭神罚,识海爆裂而死!!”

    “你……”

    见顾海澄竟然连这样的毒誓都敢发,唐云娇也有些膛目结舌,五行大陆修士对于誓言是非常忌讳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神仙鬼怪,因此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他们轻易都不敢随便发誓。

    即便没有应了天罚,对于将来的修为进境也是有非常巨大的影响的,因为,修士从五行境开始,每个境界都是要渡劫的!

    “顾海澄,你所言可是句句属实?!”

    于莹稍稍向前,手中元气涌动间已经凝聚出了一柄蓝光长剑,轻轻往前一递,抵住了顾海澄的眉心要害。

    顾海澄面色一变,但却强装镇定,有气无力道:

    “句句属实!”

    “那好,你可以上路了!”

    于莹说完,长剑猛地向前一送,噗嗤一声便顾海澄的脑袋刺了个对穿!

    “你,你们唐家竟敢失信于人?!!”

    顾海澄惊愕地瞪大了双眼,身为四相境的修士,他的识海极强,尽管被刺穿了四海必死无疑,但他却愣是挺着问出了死不瞑目的最后一句话。

    “答应你交易的是八妹,可不是我!”

    于莹将这话说完的时候,唐云倩,唐云娇,唐楚阳等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唐楚阳对此虽然有些惊讶,但却非常赞同干掉这个祸害了唐家数年的败类,但唐云倩几个姐妹却有些急切地冲于莹道:

    “七嫂,你怎么可以……”

    “对于这种败类,岂有放过之理?你们也不想想,他虽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咱们,但你们能保证他不会再告诉别人么?若是他有心陷害咱们唐家,特意将这个消息到流云城与散播一下,咱们唐家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于莹根本就没有给唐云倩等人继续问话的机会,她将自己杀掉顾海澄的原因解释完了之后,又面色凄苦地接着道:

    “如今咱们唐家脆弱无比,经不起任何折腾,这个险,冒不得啊!”

    “这……”

    唐云倩等人闻言,面色一变,齐齐沉默了下来。

    PS:今天是国庆节,小猪这里预祝诸位书友拥有一个欢乐,愉快的假期,男的艳.遇不断,女的大款狂追,有家室的平平安安,快乐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