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降神塔?那是什么东西?”

    唐楚阳满是疑惑地望向六姑姑唐云倩等人,唐云倩并未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和唐云娇,于莹,等人围上来之后,齐齐将目光锁定在了顾海澄身上,唐云倩出手将顾海澄的识海封住,这才吐出口气唐楚阳解释。

    “关于降神塔,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简单点来说,若是咱们唐家能够找到一座降神塔,哪怕只是得到其中一层的百分之一的宝物,也能让唐家现在的实力直接翻一番,当然,这其中可不能包括你的唤神图!”

    “这么厉害?!”

    唐楚阳有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唤神图当然不能算是唐家本身的实力,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是辅助战力而已,一旦战斗起来消耗巨大不说,持续时间还不长,哪怕是合神也比不上修士自身契约的守护神契合度高。

    只有自身修为上的强大,才算是真正的强大,这个道理五行大陆上的所有修士都明白,唐楚阳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但这个道理还是非常清楚的。

    “何止,若果咱们能够得到二层以上的东西,绝对能够让唐家实力暴增,至少拥有自保之力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

    后面这话是唐云娇补充的,降神塔珍贵程度,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述其万一,数百年前的唐家之所以能够从一个小小的家庭,最终崛起成为一个小型家族,靠的就是曾经抢到了不少降神塔内的珍贵修炼资源,当然,这里也有唐家第一代先祖是位灵画师的功劳在里面。

    “顾海澄,你现在的生死掌握在我们手中,希望你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降神塔’这三个字给予唐家众女的冲击力太大,唐楚兰等人也就算了,她们毕竟年龄还小,对于降神塔的珍贵程度没有太过具体的认知,但唐云倩等人不同,她们本身就经历了一次降神塔的争夺,非常清楚那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

    “嘿,我现在整个人都落在你们手上,如果求死,我何必出声求饶?”

    虽然已经败了,但被收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顾海澄心里绝对不好受,说话的时候语气里难免带了几分情绪,不过他也清楚如今认为刀俎我为鱼肉,唐家的女人虽然记仇,但在道义上还是颇得景云县修士称赞的。

    说到做到,唐家的女人们对于承诺的认真程度,甚至要胜过大多数男性修士!

    唐云倩从顾海澄的表情,语气中看不出这厮有说谎的意思,当下面色凝重地问道:

    “说说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年才是十年一度的天降神塔,你不过一介散修而已,怎么会知道关于降神塔的消息?”

    顾海澄闻言,知道他不把为什么会得到关于降神塔的信息这件事解释清楚的话,唐家这帮女人是绝对不会相信他后面的话,原本还想着编造些谎言的,但顾海澄不想死,所以他不敢冒险,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咬牙道:

    “前些日子我曾经在落日山脉截杀过一个洛神谷的弟子,消息是从她那里得到的!”

    “洛神谷?!你敢杀洛神谷的弟子?!”

    唐云倩有些吃惊地面色巨变,洛神谷,那是连天威王朝的皇族都待若上宾的大型宗门,门下弟子数千上万,乃是整个天威王朝最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

    顾海澄不过一阶散修而已,他竟然敢截杀洛神谷的弟子,这胆子简直大的没边了!

    “哼!不是我要杀她,而是她要来清剿我黑龙洞,老子经营黑龙洞花费了多少心血?岂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一个人给毁掉?”

    这话顾海澄几乎顺嘴就说出来了,反正他如今命在旦夕,若是无法取得唐家这帮女人的信任,他怕是马上就会被杀掉,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等先度过了这一劫,远遁数十万里跑到其他王朝就是了,反正他只是个散修而已。

    “原来如此……”

    这下唐云倩相信顾海澄的话,黑龙洞在落日山脉无恶不作,恃强凌弱,不知道多少低阶修士都被他们给祸害了,而且黑龙洞里一些散修极为好.色,被他们欺凌蹂.躏的女修士不在少数,洛神谷行事正派,门下弟子做出围剿黑龙洞的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好!既然这信息得自洛神谷,怕是应该不假了,你说说关于降神塔的事情吧!”

    顾海澄闻言,有些颓丧的叹了口气,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他本以为可以凭此机会将自己的势力彻底经营起来,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因为一时贪心,竟然栽在了以往不被放在眼里的唐家身上,尽管无奈,但如今他的生存权已经被唐家众女控制,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洛神谷那名弟子虽然年轻,但修为极高,应该是洛神谷的嫡传弟子,她去落日山脉便是为了使用秘法查探降神塔的降落地点,出手对付黑龙洞的时候,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被我抓住之后,他为免受辱,以此消息换取速死……”

    唐云倩等人闻言,纷纷一脸鄙夷之色地点头,洛神谷中大多都是女修士,黑龙洞那些散修是个什么德行,那洛神谷的弟子怕是早就打听清楚了,不然也不会愤然出手对付黑龙洞了,旁边的唐楚阳甚至都能想象出,这顾海澄恐怕也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才抓住了洛神谷的弟子。

    不然同为四相境的情况下,那洛神谷的弟子就算打不过顾海澄,逃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说重点吧!”

    唐楚阳有些不耐烦地提醒了一声,他现在非常想知道降神塔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但姑姑,婶婶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在顾海澄身上,这个时候显然不是问话的时候,他只能催促顾海澄快点把最重要的信息吐出来。

    “五行谷你们知道吧?有一座降神塔会降落在五行谷附近,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因为那个洛神谷的弟子,也只是得到了大概范围而已!”

    顾海澄倒是干脆的很,反正他说的都是真话,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玩儿假的,毕竟往年他多次肆虐唐家牧场,这帮女人恨他怕是已经恨到了骨子里,只要他言语之间稍有隐瞒,这帮女人怕都是毫不犹豫地将他干掉。

    “五行谷?!你是说落日山脉深处的混乱五行谷?!”

    唐云娇有些吃惊地尖声问道,落日山脉深处的混乱五行谷可谓大名鼎鼎,五行谷五行俱全,其内生长了许多天地灵材,极品灵药,乃是整个落日山脉最为出名的一处宝地之一。

    只是五行谷里的五行元气混乱狂暴,每日都在不定时地形成各种属性的元气风暴,即便是高级修士到了那里,一个不小心都会被元气风暴给撕成碎片,因此,虽然人人都知道五行谷里有不少好东西,但真有胆子敢到那里冒险的却没有几个。

    而那些胆子大的,修为高的,九成九也都葬身五行谷,最终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你不会想骗我们去送死吧?!”

    听了唐云娇充满怀疑的质问,顾海澄面色惨淡,苦笑道:

    “唐九妹,你觉得我现在有资格,有胆子骗你们么?!我顾海澄愿以识海发天绝毒誓,我今日所言若是有假,愿遭神罚,识海爆裂而死!!”

    “你……”

    见顾海澄竟然连这样的毒誓都敢发,唐云娇也有些膛目结舌,五行大陆修士对于誓言是非常忌讳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缺乏神仙鬼怪,因此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他们轻易都不敢随便发誓。

    即便没有应了天罚,对于将来的修为进境也是有非常巨大的影响的,因为,修士从五行境开始,每个境界都是要渡劫的!

    “顾海澄,你所言可是句句属实?!”

    于莹稍稍向前,手中元气涌动间已经凝聚出了一柄蓝光长剑,轻轻往前一递,抵住了顾海澄的眉心要害。

    顾海澄面色一变,但却强装镇定,有气无力道:

    “句句属实!”

    “那好,你可以上路了!”

    于莹说完,长剑猛地向前一送,噗嗤一声便顾海澄的脑袋刺了个对穿!

    “你,你们唐家竟敢失信于人?!!”

    顾海澄惊愕地瞪大了双眼,身为四相境的修士,他的识海极强,尽管被刺穿了四海必死无疑,但他却愣是挺着问出了死不瞑目的最后一句话。

    “答应你交易的是八妹,可不是我!”

    于莹将这话说完的时候,唐云倩,唐云娇,唐楚阳等人才突然反应过来,唐楚阳对此虽然有些惊讶,但却非常赞同干掉这个祸害了唐家数年的败类,但唐云倩几个姐妹却有些急切地冲于莹道:

    “七嫂,你怎么可以……”

    “对于这种败类,岂有放过之理?你们也不想想,他虽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咱们,但你们能保证他不会再告诉别人么?若是他有心陷害咱们唐家,特意将这个消息到流云城与散播一下,咱们唐家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于莹根本就没有给唐云倩等人继续问话的机会,她将自己杀掉顾海澄的原因解释完了之后,又面色凄苦地接着道:

    “如今咱们唐家脆弱无比,经不起任何折腾,这个险,冒不得啊!”

    “这……”

    唐云倩等人闻言,面色一变,齐齐沉默了下来。

    PS:今天是国庆节,小猪这里预祝诸位书友拥有一个欢乐,愉快的假期,男的艳.遇不断,女的大款狂追,有家室的平平安安,快乐幸福……

第95章、找虐    ps:嗯,忘记说了,vip读者是不用5000积分也可以直接领取三江票的,不好意思,这是贫道的疏忽,另外记得收藏本书,投推荐票也是一种良好的美德,福生无量天尊。

    五个道兵相互对视了一眼,这位奥迪斯大人别是被气晕了头吧?

    自己五人联手的话,他还有机会么?

    不过这位大人既然说了,自己照办就是,几个道兵此时心头未必就没有给奥迪斯一个好看的想法。

    五个道兵口中念诵咒语,顿时转眼之间,便化为五个火人,之后手中木剑也覆盖上火焰。

    这声势倒是惊人,就连在远处看热闹的山谷居民们都不由得惊呼出声,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火焰甲兵的雄姿。

    至于那些被淘汰出去的,尤其是在第一次挑选时喜欢多嘴多舌的家伙,此时心头的悔恨就别提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他们甚至可能会将自己的嘴巴封上,或者将自己舌头咬断也行,绝不给明阳大人淘汰自己的机会。

    羡慕嫉妒恨,各种情绪在人群中蔓延,不过更多的却是自身安全感提升,有了这些能够操纵火焰的强大武士,想来山谷应该是安全无虞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过程却让远处围观的民众大吃一惊。

    说实话,这五人的配合虽说有着诸多瑕疵,但就一般平民而言,也算是很不错了。

    两人迅速逼近奥迪斯,并将手中的木剑朝着奥迪斯抛射过去,力度未必有多强,但还算是精准,速度不慢。

    其余三人则是紧随其后,保持着随时发动攻击的姿态。

    对于他们来说,面对手持大关刀的奥迪斯,也就是抛射木剑这一招比较好用了。

    再不济,用木剑将对方逼退,几人合围,光是身上的火焰就足以决定胜负了。

    奥迪斯虽说现在已经无限接近于大剑士,实力增强了不少,但那斗气却没法将全身覆盖,来阻挡火焰的高温。

    “尔等来得好!”

    奥迪斯从练习大关刀开始,不管从行为做事,还是语言上都自觉朝着华夏古人的方向靠近,嗯,准确说应该是关羽。

    如果不是胡子一时间很难长到胸前的话,此时的奥迪斯保管会左手抚须,仰天大笑。

    刀影挥出,只听得嘭的一声,那两把带着火焰的木剑就被大关刀给劈飞了出去,之后,那两个道兵就感觉头皮一凉,大关刀的刀锋已经呼的一声从头顶上飞过,之后便是无数断发扬扬洒洒的从眼前飘落下来。

    两个道兵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身体不由自主就变得僵硬了,到了这个时候,生死之间的恐惧方才缓缓到来。

    到了这个时候,别说冲上去将奥迪斯围住了,两人就算是动弹一下都不能了。

    对于这种从未上过战场的家伙而言,生死之间的大恐怖足以冲垮他们的精神。

    说白了,此时两人就好似中了一个精神冲击波,脑海里一片空白了。

    跟在后面的三个道兵也跟着傻眼了。

    以他们的眼光虽说看不出这一刀的精妙之处,但心头也明白,这绝对不是失手,要是来真的,恐怕前面两个道兵的头颅已经飞出,血光四溅了。

    一想到这里,之后的招数就没法用出来了。

    真要是惹得对方生气,斩掉自己的头颅,那就不好玩了。

    随着三人住手,这场切磋性质的战斗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对于奥迪斯的恐怖实力,这些道兵心头算是服了。

    自己身上的火焰,压根就沾不到对方的边,怎么打?

    而站在奥迪斯身后的特伦斯手上提着的弓箭,也让这些道兵心头明白了过来。

    看来这战斗技巧还真得苦练才行。

    尤其是特伦斯随后在道兵们面前展现了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后,道兵们按照各自的心思就分成了两队,一队跟着奥迪斯学习刀术,而另一队则是跟着特伦斯学习箭术。

    跟着特伦斯学习箭术的有十二个道兵,这些道兵基本上是被奥迪斯那一刀给吓怕了的,他们的心思很简单,这弓箭的攻击距离要远远超过奥迪斯手上的大关刀,如此一来,在战斗的时候就更安全,更占据优势一些。

    并且以他们火焰甲兵的实力,若是将这箭术练好了,战斗时的确很占便宜。

    任何敌人在面对一群能够射出火焰箭矢的对手时,恐怕心里更多的都是如何逃走了。

    至于那些跟着奥迪斯学习刀术的道兵,心思更简单。

    别的不说,光是那一刀就威力无比,自己学会了岂不是更厉害?

    当然,这里面还有点不可道出的心思,这些家伙对自己学习箭术这样具有技巧性的东西,心头多少有些打鼓,倒不如学习看上去更加简单一些的刀术。

    这个心思若是被奥迪斯知道了,恐怕他会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简单?

    等你们学上手了就知道这里面的难度有多大,特伦斯那点箭术简直不堪一提。

    奥迪斯与特伦斯的教学开始了。

    奥迪斯教授的那些道兵,他们的武器比较好解决一些,山谷里有一些长剑,找个木棍绑在前面,也勉强算是一把比较怪异的大刀了。

    而特伦斯手下那些道兵,其武器就有些麻烦了。

    弓箭这玩意,就算是华夏古代,也不是什么便宜货,每把弓箭的制作时间都需要三年以上,而在这个异界里也是如此。

    最关键的一点是山谷内并没有制弓匠这种职业。

    就目前而言,特伦斯只能用树枝制作了一批简易木弓,让这些道兵练练感觉。

    这些简易木弓别说射人了,能够射出二十步就算不错了,至于准度,别开玩笑了。

    相对于那些刀剑而言,弓箭的要求就要高上很多,没有精准度的弓箭,连手感都练不出来。

    如此一来,贾可道就不得不孤身一人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不管是长柄大刀还是弓箭,都只能从地球上想办法了。

    一路回去,平安无事。

    黑色光门那个山洞外的藤蔓已经长得密密麻麻,即便是从近处看过去,如果不知道那里原本就有个山洞的话,压根就看不出来。

    贾可道小心翼翼的拨开藤蔓钻了进去,这个需要小心,如果留下太多的痕迹,就很容易引起过路人的注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