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隆!!

    唐楚阳一丈九尺高的守护神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心惊胆战之下他几乎全神贯注,才一落地,唐楚阳便本能一样,将他在地球上已经修炼的熟悉到了骨子里的‘奔狼拳’用来出来。

    双拳并举,双腿一弓,几乎没怎么蓄力,一双磨盘一样打的拳头便狠狠砸向了对面一个目瞪口呆的偷猎者。

    嘭!!!

    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传出,唐楚阳这一招几乎是倾尽全力地打出,速度之快,力道之猛,他对面这名狼人一样的守护神就这么呆愣愣地,被唐楚阳一拳打爆了胸口,正好合神位置就是狼人胸口的那名偷猎者,直接就被唐楚阳这暴力一拳给轰碎了脑袋。

    啪啦!

    高达两张四五尺两人失去了元神精华的支撑,直接崩溃,失去了守护神保护并且没了脑袋的偷猎者直接从四五米的高空摔下。

    嘭!的一声泥土飞扬,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被唐楚阳给终结了。

    “这……”

    身为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神棍,尽管唐楚阳来了解了这个世界才残酷性之后,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但当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他依然感觉有些发懵。

    看到那具偷猎者无头尸体自空中坠落,最终狠狠地摔在地上,溅起无数血花时,唐楚阳才突然感觉到这个世界真实,以及残酷!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轻易的,随手就被他的给终结了。

    “杀人了呢……”

    这个念头如同进入回音壁的洪亮大喝一样,不断地在唐楚阳的心中回荡,直到远处似乎传来一声悲戚惊惧的女子尖叫声时,唐楚阳迟疑着回头,然后他看到了数十件各类兵器,齐齐地向着他狂砍了过来!

    我不想死!!

    刀兵临身,唐楚阳甚至忘了他此时是在守护神体内,在守护神没有崩溃之前,他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此时距离眼前明晃晃的各色兵刃如此之近,唐楚阳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要是全部砍到了身上,还不得立马被分尸几十块?

    唐楚阳太嚣张了,尽管这些修为最高只有三才境的偷猎者们因为恐惧与天将级的灵宝,而一时不敢反抗唐楚阳的扑击,但等到唐楚阳飞扑而下,干脆利落地一招秒掉了他们的同伴,并且依然没有动用灵宝护体时。

    所有面临绝境,惊惧欲绝的偷猎者们,全都抱着侥幸的心思悲愤地向这个嚣张的唐家少爷出手了!

    天将级守护神再强,防御力也是有个限度的,在没有动用灵宝的情况下,四阶守护神尽管防御力远超三阶,但总还是又被打破的希望的,被三才境的高级修士围攻干掉四相境的大修士,在五行大陆上也不是多么新鲜的事情。

    “小弟快躲!!!”

    唐楚阳终于听清楚这是谁在尖叫了,远处二姐唐楚兰妩媚的小脸儿苍白如纸,双目之中的惊骇如同实质一样笼罩在他的身上。

    唐楚阳突然觉得二姐的动作迟缓了起来,就好似画面里的慢镜头一样,她脸上的惊骇表情一点一点的在俏脸上散开,疯狂前冲的速度如同被几十人拉着一样,艰难且缓慢地前进。

    等到唐楚阳诧异地收回目光,望向眼前的利刃时,数十柄各色武器近乎无声一样,同样变得极为缓慢,如同在沙子里挪动一样,所有动作缓慢的近乎迟滞。

    “就是他们变慢了?还是我变快了?”

    唐楚阳心中微微疑惑,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躲开所有即将砍到身上的武器,然后将制造这些威胁的敌人一一消除!

    唐楚阳元神一动,守护神五六米高的躯体瞬息就给出了及时的反应,身体微微一侧,抬脚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妖修踹飞,紧接着环腰半转,头都不回地甩出去一巴掌抽在了另一个魔修的黑脸上,这时候他操控的守护神已经贴近了另一名妖修。

    几乎本能一般,唐楚阳曲起手肘,一记重重的上挑将这名妖修的下巴狠狠地顶了起来,膝盖也毫不客气地狠狠地向上顶起,两道力量叠加这名妖修所承受的疼痛,唐楚阳想想都替他发寒。

    嘭嘭嘭!

    唐楚阳的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拳打出不是命中面门,就是命中咽喉要害,每一脚踢出不是命中小腹,就是直奔命根子,出手之干错利落,下手之狠辣无情,让他禁不住怀疑现在的他,还是不是原来的他了。

    嘭嘭嘭!!

    绵延不绝的们响声不断地连环响起,唐楚阳也不知道他到底出了多少拳,踢出多少脚,总之当他再次气定神闲地回到原地的时候,所有将近五十名偷猎者里最少的都挨了他两次以上的攻击!

    此时,时间流速似乎突然就恢复了正常,远处尖叫着往这边冲过来的已经不只是唐楚兰,唐楚茜,唐楚英,唐楚琪这些姐姐妹妹,因为元神精华不多而留下来的唐云娇,唐云雅两个姑姑,皆都俏脸色变地冲向被包围的唐楚阳。

    唐楚阳如今可是整个唐家唯一的希望,唐家所有孤女寡母们唯一的依靠,他们宁愿自己身死,也不愿意唐楚阳受到哪怕一丁点儿伤害,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唐楚阳契约的守护神很厉害,但同时她们也都清楚唐楚阳到底只是个一元境的初级修士而已。

    即便他真的能够把天将级的守护神召唤出来,同时被几十个三才境的高级修士全力攻击,即便是四阶天将也扛不住!

    “不要!!!”

    “楚阳哥哥!!!”

    “阳儿!!!”

    眼见着冲过去已经不可能,而唐楚阳又被几十个偷猎者的全力攻击给包围,唐楚兰,唐云娇等人顿时绝望地尖叫了起来,她们实在不敢想象,若是唐楚阳死在这里的话,将来的唐家会乱成什么样子?

    就在唐家所有的女人都忍不住绝望地想要闭上双眼,不忍看到唐楚阳身死的惨况时,所有女人即将闭上的美目如同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画面一样,以更快的速度张大了起来,惊喜,震惊,难以置信,种种情绪一一浮现,交替不断。

    而对面的唐楚阳所在之处,在唐楚兰,唐云娇等人的眼中,他们甚至都没看到唐楚阳有什么动作,他只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但所有攻击他的偷猎者,都如同突然被无数个隐形人狠狠地狂虐了一番似的,一个个惨叫着倒飞了起来。

    嘭嘭嘭!

    啪啪啪!

    咚咚咚!

    知道所有将近五十名偷猎者全部凄厉地尖叫着横飞而起时,一连串绵延不绝的打击声才传到了唐楚兰等人的耳中,十数个女人满脸震惊地张大的小嘴儿,呆愣愣不可置信地看着神态轻松地站在原地,似乎根本就没有动过的唐楚阳,一时间犹若置身梦境,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唐楚兰傻眼了。

    “见鬼了这是?”唐云娇直觉毛骨悚然,一股子寒意从脚底升起,瞬间弥漫全身。

    “楚阳,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唐云雅目瞪口呆,神情痴痴傻傻,实在想不明白方才还是濒临绝境的侄儿,怎么转眼间,就把所有偷猎者给打飞了?

    “楚阳哥哥已经这么厉害了么?”

    唐楚琪小嘴长成‘O’型,脑袋里一片空白,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是所有被唐楚阳打飞的偷猎者们同样满心迷惑,他们只记得所有的武器,法术,几乎就要打到那个嚣张的唐家天将级守护神身上了,怎么眨眼不到的功夫,受伤的,惨叫的,这些本该是那人发出的声音,全都从他们自己的嘴巴里喊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受伤的会是我?!!”

    轰轰轰!!

    不断有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一阵阵地面震颤终于将处于震惊,不可思议当中的唐家众女惊醒了过来,唐云雅最为冷静,看到满地惨叫的偷猎者,她当机立断,一声娇叱便冲了过去。

    “都别愣着了,趁机打散他们的守护神!!!”

    “啊?是!!”

    众女闻言纷纷迷糊了一瞬,看到了躺倒满地的偷猎者之后,当即清醒了过来,生生娇叱出口,一帮母老虎带着之前被惊吓的无边怨气,狠狠地发泄到了这帮倒地的偷猎者身上,该死的偷猎者,害的她们这帮女人差点儿吓晕过去!

    唐楚阳没有再继续动手,他依然沉浸在先前那种快到了极致,又慢到了极致的错乱感当中,极快和极慢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那种强烈到了极致的反差给予唐楚阳的冲击力实在太强了,强到了他浑身发虚,想要挪动一下脚步都难的地步。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唐楚阳心里依然砰砰直跳,此时此刻尽管已经彻底安全,但刚才的惊险刺激依然让他激动的情绪无法平复。

    方才那样的奇异能力显然不是他这具脆弱的身体能够具备实力,能突然爆发出那么可怖的能力,问题恐怕是出在此时正驾驭的守护神身上。

    唐楚阳强抑心神,放出元神感知守护神躯体,元神感知才散出识海,唐楚阳便发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地方。

    就在御龙天兵的眉心处,那里本该是额头的地方,此时竟然多出了一只诡异的竖瞳!

    “这是?二郎神的神眼?御座灵官的天目?!”

    PS:昨天第二章写完的时候,起点的作者后台抽的跟羊癫疯似的,点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进去,第二章发晚了了,抱歉!

    今天小猪所在村里庙会和集市,许多亲戚要来赶集,不过下午依然会准时更新,最后求几张推荐票和收藏,名次都被爆到二十名了啊!!

    ;

第93章、火焰甲兵    咒语一念,兰迪加金就感觉后背之上一阵火热,一阵火焰燃烧的劈啪声响起,一层薄薄的火光迅速从后背上蔓延出来,转眼之间便将兰迪加金笼罩在火焰之中。

    虽说这火焰只有薄薄一层,看上去很没有噱头,但下一刻,随着兰迪加金心念一动,火焰就好似火山爆发,呼一声,升腾起数米高,将兰迪加金完全化为一个火人。

    说实话,兰迪加金这一刻倒是被吓了一跳,那火焰顿时自行消散。

    就在这一瞬间,兰迪加金身上的雪花就尽数化为水珠,被火焰烘干。

    检查了自己一番之后,兰迪加金发现那火焰压根就没有伤害到自己半分。

    相对于比较谨慎的兰迪加金而言,性格略微冲动的特里此时已经兴奋得快要发狂了。

    自己现在居然能够掌控火焰的力量!

    赞美伟大的土地神!感谢尊贵无比的明阳道长大人!

    特里在逃到青木山谷之前,就是尚布斯男爵小镇上的农夫。

    某代先祖发家购地,从而成为小地主,一直传承下来。

    由于从祖父开始,特里家总会遇上一些倒霉的事情,比如作物歉收,遇上魔兽等等,使得特里家渐渐背上了一身债务。

    到了特里成年的时候,特里家已经从一个小有土地的小地主变成了尚布斯男爵的雇农。

    要说这雇农来去自由,靠力气吃饭,为自由民,从表面上看,倒是要比尚布斯男爵家签了卖身契的奴仆强上很多。

    但实际上,这里面有本质上的不同。

    人家签了卖身契的奴仆乃是尚布斯男爵家的财产,是可以持续产出的财富,既然如此,自然要好好爱护,至少吃穿不愁。

    而像特里这样的雇农,做多少时间得多少钱,偏偏在尚布斯男爵小镇这里,只剩下了尚布斯男爵这个唯一的地主。

    加倍的压榨,拼命的使唤,使得特里尚未成年就在农田里弯腰劳作了。

    偏偏这拼命劳作之后,还吃不饱饭,让特里心头对尚布斯男爵一家充满了无数的怨恨。

    说实话,按照尚布斯男爵家这样的做法,若是换成华夏古时,指不定就有人振臂一呼,男爵宁有种乎,就造他的反了。

    无奈,这是一个有着真神和超凡力量的世界。

    且不说财富之神格朗修斯保证了在和平时候任何契约的合法性,就说尚布斯男爵家那些精锐老兵组成的治安队,就足以镇压任何企图挑战现有秩序的反叛者了。

    还好,在沙漠军队攻击尚布斯男爵小镇的话,那支治安队全军覆灭,没有一个逃出来。

    而自己现在已经成为教会武士,掌握了这样强大的力量!

    特里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心念一动,身上的火焰顿时将石头包裹,数秒时间便将石头烧得火红滚烫。

    哧!特里将石头朝着一棵碗口大小的树木丢了过去。

    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那棵树木竟然被炸成两段,当腰折断,无数雪花四处飞溅,在火焰的热力下,飘落下来的雪花化为水珠,整棵树很快就在火焰的力量下,化为一支造型略显奇怪的火炬。

    特里此时身上的火焰不由暗淡了不少,按照这样的消耗计算,特里最多丢出三块石头,身上的火焰就会被消耗到最低程度。

    兰迪加金此时从惊吓中恢复了过来,见到特里的表现,好胜之心不由得生出,随即从地上捡起了一根较为粗壮的树干。

    心念一动,火焰随即便自行蔓延到树干上。

    有着兰迪加金的控制,树干在烈焰中安然无恙,远远看去犹如一把正在熊熊燃烧的火剑。

    噗,树干带着火焰劈在了一块石头上,火焰爆开,石头碎了一地。

    兰迪加金心头一阵狂喜,相对于一生都待在尚布斯男爵小镇里当雇农的特里而言,从雄狮城逃出来的兰迪加金,其见识自然要超过很多。

    剑士、骑士、斗士、游侠等等可点燃斗气,增强肉身,使其战斗力远超普通精锐士兵。

    大剑士、大骑士、大游侠、大斗士其斗气可加持武器盾牌,使其坚硬,锐利,具有更强的杀伤力和防御力。

    兰迪加金见过雄狮城城主帕蒂斯的一次出手。

    一头实力超过骑士,近乎于大骑士的冰狼不知道怎么出现在荒野之上,袭击了数个小镇,杀伤人类上百,最后好死不死的来到了雄狮城外,朝着雄狮城发动了攻击。

    说实话,像这样拥有特殊力量的魔兽,瞬间爆发战力是超过普通大骑士的。

    就如同流苏火兔一样,一个不小心,被它的三板斧击中,就算是剑士也得躺下,但其实力尚未完全超过剑士。

    而帕蒂斯骑着火焰狮子化为一道火焰流光直冲下城,那把好似小号门板的双手大剑,转眼之间升腾起火焰,一剑将冰狼的头颅给斩落地面。

    每每回想起这一幕,兰迪加金就感觉全身热血沸腾!颇有几分当年刘邦见到秦皇出行时的感叹。

    当然,兰迪加金说不出什么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之类的感叹,但也在心头感叹,这才是男人应该拥有的力量啊!

    现在,自己也掌握了这样的力量,一种难以言喻的豪言壮志在兰迪加金心头蔓延。

    除了兰迪加金、特里两人,其余的道兵也在各自测试着自己的力量,一时间,这片荒野好似化为了祝融降临之地,火焰四射,火光闪耀,就连地面都被烤得焦黑一片。

    贾可道此时站在一旁,眼睛不时移动,将这些道兵的表现一一看在眼里。

    毫无疑问,贾可道的这次尝试是成功的。

    光从现场看到的战斗力而言,里面任何一个道兵的实力都超过了剑士。

    并且里面有几个头脑较为灵活的道兵,比较迅速掌握了这火焰甲兵符的各种延伸使用技巧。

    我大道门壮哉!

    贾可道心里不由有些得意。

    要说这个异界里的那些精锐士兵需要长时间的锤炼肉身,才有可能激活斗气。

    可以这么说,每一个剑士,骑士等等之类拥有超凡之力的家伙都需要人口基数,时间乃至于物质才可能堆砌出来。

    而自己制造出来的火焰甲兵,则完全没有这样的缺点。

    只需要花上一点时间,让他们明白一些东西,再将各种符箓刻画身上,便能够制造出一个不亚于剑士的道兵来。

    ps:星期一,贫道向各位道友要票了,这周貌似上三江推荐,来点三江票吧,就当是贫道小手指受伤的一点安慰。贫道走霉运,结果吃着饭,碗破了,手指头血如泉涌,还好没伤到中指和食指,不过对于码字也有点影响,只能靠时间来加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