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嘭!!!

    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闷响传出,好不容易在封闭起来的内堡大门,**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无力地倒了下去,虎头人浑身血光浓郁,庞大的躯体内顾海澄面色发狠,一脸狰狞。

    唐家这道内堡大门他已经打开过好几次了,每次都要他近乎全力才能以比较暴力的方式将其打开,这次同样不例外,顾海澄完全爆发了守护神的全力之后,才好不容易再次将这扇印刻着磐石阵的大门给放倒。

    “兄弟们,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了,顾海澄心里控制不住有些烦乱起来,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但他也不打算再继续耽搁时间了,看着再次从倒地的大门后冲上来的唐云娇和唐云雅,顾海成出手不再留情,一上手便直接动用了灵宝。

    虎头人的法宝是一个外面包裹着熊熊火焰的宝珠,这灵宝叫做赤焰珠,乃是采集后天五行之火的极致炼制而成,顾海澄在赤焰珠上也花费了不少火属性的极品材料,如今这个原本只是下品灵宝的赤焰珠,威力已经可以和中品灵宝相媲美了。

    呼呼!

    人头大小的赤焰珠陡然分出两道火龙一样的火焰,携着无比炽烈的气息席卷内堡大厅,唐云娇和唐云雅两人的三界守护神只是抵抗了不足半个钟时间,便被这后天极致之火焚烧得躯体逐渐透明起来,再持续不了多久怕是要溃散了。

    唐云娇二姐妹见顾澄海已经动了真格,连守护天将的法宝都直接动用了,她们便知道接下来就不能继续硬挺了,不然拼得太狠把这厮给下走的话,侄儿的包饺子计划怕是就要泡汤。

    因此眼见着守护神的躯体越发的透明,唐云娇两人不但未曾继续输出元神精华支撑守护神,反而极为隐晦地减少了原本的输出,让守护神崩溃的速度更快了起来,唯一能够支撑守护神战斗,施展法术,动用灵宝便只有元神精华了。

    因此修士召唤守护神的时候虽然不用再消耗元神精华,但支撑延续守护神的持续存在,以及操控守护神战斗的时候,都是要消耗大量元神精华的,唐云娇和唐云雅二人的储存的元神精华虽然不少,但经历了半个多时辰的厮杀之后,她们剩下的元神精华也不多了。

    接下来还要围剿顾海澄这帮人,元神精华能节省的话,还是尽量节省一点的好,不然一会儿帮不上忙便只能呆在一边干看了。

    啪啦!!

    如同突然爆开的气球一样,唐云娇和唐云雅二人的三阶守护神将齐齐崩溃,这让原本以为还要花费些功夫才能解决唐云娇二女的顾海澄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将这俩唐家女人的守护神给解决了,似乎,有点太容易了。

    不过此时已经冲进了唐家内堡,顾海澄似乎看到了价值千万金元的惊云虎正在向他招手,当下也顾不得多想,理都不理一脸苍白之色倒在地上的唐云娇二女,控制着守护神几个大步便冲进了内庭里的饲养场,元神感知如同雷达一样肆无忌惮地散发了开来。

    四相境的大修士元神感知是极为强横的,轻易便可笼罩方圆十里之内的所有地方,唐家的主堡虽然不小,但也不至于大到了十里方圆,顾海澄只是随意地感应了一下,便是面色一喜,他已经感应到了惊云虎所在的地方了。

    当顾澄海向着惊云虎所在的方向横冲直撞时,一直潜藏在外围的唐楚阳终于发出了信号,所有唐家还有余力的女人们皆是精神一震,终于可以正是动手了!、

    啪啦!啪啦!啪啦!

    守护神散掉的声音不断地传出,但这次却不是被黑龙洞的偷猎者们给打崩溃的,而是唐家的女人们主动散掉的。

    散掉守护神的同时,唐家众女几乎同时拿出了护身宝贝‘御龙天兵图’,几乎是刹那间,整个唐家主堡里唤神图到处乱飞,一股股强烈至极的元气不懂肆意爆发肆虐了起来,同一时间足足有二十多个实力堪比天将的御龙天兵凝聚真身,那场面,简直恢弘的让人惊颤。

    黑龙洞来袭的偷猎者们足有一大半儿人,都被主堡内一刹那狂暴起来的元气波动,以及那齐刷刷出现的二十多个御龙天兵给吓傻了眼。

    “是唤神图!竟然全都是四阶唤神图!天!唐家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四阶天将级唤神图!”

    “该死的!竟然一口气用掉了足足二十多张四阶唤神图!这得多少钱啊?!”

    “咱们就是把惊云虎全部抢走了,也不如这二十多张四阶唤神图值钱!唐家这帮女人全都疯了么?!那可是四阶唤神图啊!!”

    修士判断守护神等级,基本上全都是从守护神凝聚的真身时的形象来鉴别的,身着铜甲的是一阶守护神,身着银甲手持兵器的二阶守护神,三阶守护神比前两者多了一直灵兽辅助,而四阶,自然就是光灿夺目,想要忽视都难的灵宝。

    唐家众女激发的这二十多张唤神图,每一张凝聚出来的守护神真身全都是身着金甲,双手持双兵,肩负灵兽,背后有一道璀璨夺目的流光环绕,那是天将级守护神的标志性宝贝,灵宝!

    此次来袭唐家的偷猎者们已经是黑龙洞所有的精英,实力最差的都是两仪境圆满的修士,但能够召唤天将级守护神的大修士,却只有顾海澄一个人而已。

    此时突然面对二十多个天将级守护神,近五十个偷猎者继续顽抗的结果会是怎样的,就是用屁股都能想象得出来,守护神三阶和四阶的实力差距,就是用云泥之别来形容都不过分,只一件灵宝便足以横扫在场所有人了。

    当然,前提是动用唤神图的修士,拥有不间断使用灵宝所需要的海量元神精华才行。

    可唐家这次弄出来阵仗可不是一个天将级守护神,而是足足二十多个,即便是只动用其中的三分之一,便足以宰鸡屠狗一样灭掉他们所有人了,人家现在的总体实力,与黑龙洞这帮偷猎者而言根本就是辗压级的!

    “妈的!这还怎么打?!老子不干了!”

    “咱们不过几十个三才境以下的小修士而已,唐家现在已经富裕到能够随便糟蹋四阶唤神图的地步了么?不就是偷猎几头妖兽么?至于拿二十多个天将来收拾咱们么?!”

    “娘的,今天实在太邪性了,唐家要是在咱们第一次来偷猎的时候就动用天将级唤神图,咱们怕是早就死的连渣子都不剩了……”

    一帮偷猎者虽然已经彻底乱了套,但唐家众女可没打算和他们客气,唐云倩亲自带了就个人去围杀顾海澄,剩下的人就全部留下来拿这些偷猎者练手,唐楚阳就是需要练手的唐家新丁之一。

    手掐法诀,口念咒语,唐楚阳终于可以像他最初穿越时的那个梦境里一样,召唤天兵天将和人争斗厮杀了。

    因为没多久之前刚刚亲自体验过,唐楚阳这次召唤守护神的速度极快,一丈九尺高,浑身金光闪闪的御龙天兵凝聚金身的刹那,唐楚阳就直接与守护神合神了。

    握拳踢腿,活动了一下四肢之后,唐楚阳双腿一屈一弹,庞大的身躯如同巨大的导弹一样,狠狠地砸向了近五十名已经彻底混乱的偷猎者。

    虽然已经看不少关于唤神的书籍,秘籍和操作技巧,但理论和实践毕竟是两回事儿,唐楚阳之前也没有熟悉过如何使用灵宝,而且他上辈子也就练了师傅传给他的几套拳法,对于兵器也不是多精通,想要战斗,自然只能使用他最为熟悉的拳法。

    一丈九尺的守护神在一元境这个境界的修士里算是最庞大的躯体了,但放到一帮两仪境,三才境的修士群里,不安如同一个小孩子突然冲进了大人堆里一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去打架,而是冲进去找揍的。

    但显然看到唐楚阳冲过来的偷猎者们是绝对不会这么想的,唐楚阳守护神的躯体虽然矮小,但背后飘荡的那枚金光璀璨的金印,已经非请清楚地告诉这帮偷猎者,这个个头矮小的守护神可是地地道道的天将,根本就不是他们一帮小兵能够抵抗的存在。

    一帮偷猎者心惊胆战地躲避唐楚阳的扑击时,身在空中的唐楚阳其实已经后悔得蛋疼了,他刚才也是看别人打得热火朝天,自己也忍不住有些热血沸腾,所以才在发出行动信号之后,脑门儿一热,便脑残一样想都没想就冲进了近五十偷猎者的人群当中。

    等身在空中的时候,唐楚阳才突然反应过来对方可是足有四十多人呢,他的守护神就算拥有天将级的实力,在不会使用灵宝的情况下,其实也就比合神的三阶守护神强上个两三倍而已,一对三,一对四都没问题。

    但四十多个偷猎者真要玩儿命一样和他死磕的话,唐楚阳非常清楚,到时候躺在地上的一定会是他!

    “妈的!冲动是魔鬼,今天要是能幸免于难,今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冲在第一个了!”

    PS:非常抱歉,昨天陪儿子去输液了,回家的时候正好赶上停电,第二天上午又陪儿子去输液,下午回来的时候总算是来点了,先奉上一章,诸位书友先看着,小猪马上去写第二章,这才一天啊,竟然直接被人爆到二十名开外了,郁闷死……

    ;

第92章、道兵符箓    噗一口,符水化为雾状喷向了变得模糊的线条。

    或许受了这刺激,兰迪加金浅浅低哼一声,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尚未睁开眼睛,兰迪加金就感觉后背被什么抹布擦了擦,然后就被贾可道叫了起来。

    此时兰迪加金后背的五个符箓变得清楚无比,一片火红。

    但光是这样,这道兵还不算是练成。

    压根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兰迪加金,刚从木案上起来就被贾可道赶出了神庙:

    “出去等着,对了,将特里给叫进来。”

    特里与兰迪加金差不多,也是上次幻术测试里硕果仅存的五小强之一,同样是伍长一枚。

    兰迪加金一脸疑惑走出了神庙,将正等得心头发急的特里叫了进去,而自己则是站在神庙外纳闷。

    由于贾可道刀功精纯,仅仅划破一丝真皮,又有符水疗伤,使得兰迪加金后背上刻满了线条都不感觉疼痛,加上他一上木案就被贾可道给劈晕了过去,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进去干了什么,然后又出来了。

    倒是几个距离兰迪加金较近的道兵种子看到了他后背上那火红的符箓线条。

    不过这段时间里,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纪律,即便是心头十分好奇,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上前询问兰迪加金,只是默默站在队列里等候。

    就这样,一个个道兵种子被贾可道叫了进去,过得十多分钟便带着一后背的红色线条出来。

    实际上,当特里从神庙内出来的时候,兰迪加金就发现了对方后背上的红色线条。

    如此一对照,兰迪加金不用多问,就知道自己后背上必定也是同样如此。

    十多个太阳照在头顶,也没有让天气暖和一点,从早上到中午,贾可道算了算,一共画了十九个,看来剩下的十三个只有下午进行了。

    还别说,就这么十九个,就让贾可道刻得有些腰酸背痛了。

    没法,这种在人体上铭刻符箓对于技巧的要求极高,如此一来,对于体力的消耗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若是换成奥迪斯来,且不提他的技巧问题,光是要求稳定这一项就足以让他跪了。

    吃过午饭,道兵种子们纷纷又汇聚在神庙前,包括那些身上已经刻画好的也来了。

    山谷里,其余民众见到这些道兵种子后背上的符箓时,自然是猜测纷纷。

    不管是何种猜测,里面的核心内容就是羡慕。

    在民众们看来,这些家伙马上就要成为教会里的重要人物了,那些红色线条应该是土地神教会里比较特殊的神纹符号。

    好吧,虽说这种观点带着异界惯有的思维模式,但实际上,换个角度来看,这种猜测无不道理。

    对于贾可道的这个山谷基地而言,那些道兵种子一旦正式成为道兵,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其实际地位并不会低于那些道童。

    甚至于在那些道童表现出自己应有的能力之前,在贾可道心里,道兵或许会更重要一些。

    下午,贾可道将最后一个道兵种子后背刻上符箓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会,取出很久没有用过的桃木剑便出了神庙。

    见到贾可道出来,原本等得有些萎顿的道兵种子们顿时精神抖擞。

    对于贾可道在他们后背刻上的那些线条,不但山谷其他民众议论纷纷,就连他们心头也猜测了不少可能。

    而现在,看样子,明阳大人就要宣告答案了,如何不让他们心头产生几分期盼和隐隐的兴奋。

    “天地大道,万物有根,广修苦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玄火,护卫吾身!急急如律令!”

    贾可道口中念念有词,左手一挥,几道请神符便飞了出去,好似蝴蝶在半空飘散。

    右手的桃木剑轻轻一刺,符箓便被尽数串在桃木剑上,随着贾可道左手轻轻从桃木剑上抹过,符箓便自行燃烧起来。

    随着符箓燃烧起来,从山谷四周地下,升起一股股灰白色的残破灵魂。

    它们好似闻到了血腥的苍蝇,朝着这边迅速飘了过来。

    不过尚未等它们靠近神庙,贾可道便是右脚猛力蹬地,大喝一声:“呔!散!”

    贾可道这一声大吼,如同飓风,瞬间便将那些飘飞过来的残破灵魂撕了个粉碎,之后,随着桃木剑轻轻一带,这些被撕碎成为一片雾状光点的灵魂便将站在神庙前的道兵种子尽数笼罩。

    而在这个时候,道兵种子们后背上刻画的数种符箓好似活了过来,散发出一丝丝红光,竟然将那些雾状光点纷纷吸收了进去。

    这些雾状光点看上去笼罩一大块地方,数量极多,但在那些符箓的吸收下,消失的速度快得惊人,前后不到十秒时间,神庙前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对于眼前这一切的变化,道兵种子们显得有些迷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们感觉体内一股火焰升起的时候,就听得贾可道再度暴喝一声,好似一口铜钟在耳边响起,将自己给震晕了过去。

    看着躺了一地的道兵种子,贾可道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这道兵就算是初步练成了。

    当然,除了他们身上刻画的符箓之外,还要再强化训练一番,使得他们能够适应自己新增加的能力才行。

    没过多久,那些昏迷过去的道兵一一苏醒了过来。

    从苏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发现了自己身上与之前的不同之处。

    后背上好似背着一座火山,只要自己愿意,那么这座火山就能够喷发,给自己带来神奇的变化!

    贾可道这个时候并没有让道兵开始训练,而是将他们赶回了住处,严令不得损坏后背线条,违者将会被剥夺道兵力量。

    对于贾可道的话语,没有人敢不听,即便是最好奇的人也是如此。

    直到次日清晨,做过早课之后,贾可道将他们带出山谷,来到一片收割完毕的麦地上后,这些道兵方才知道了自己的力量。

    贾可道将运用后背那些符箓的简短咒语传给道兵,并且表示大家可以试试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后,兰迪加金迫不及待的念起了咒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