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噗一口,符水化为雾状喷向了变得模糊的线条。

    或许受了这刺激,兰迪加金浅浅低哼一声,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尚未睁开眼睛,兰迪加金就感觉后背被什么抹布擦了擦,然后就被贾可道叫了起来。

    此时兰迪加金后背的五个符箓变得清楚无比,一片火红。

    但光是这样,这道兵还不算是练成。

    压根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兰迪加金,刚从木案上起来就被贾可道赶出了神庙:

    “出去等着,对了,将特里给叫进来。”

    特里与兰迪加金差不多,也是上次幻术测试里硕果仅存的五小强之一,同样是伍长一枚。

    兰迪加金一脸疑惑走出了神庙,将正等得心头发急的特里叫了进去,而自己则是站在神庙外纳闷。

    由于贾可道刀功精纯,仅仅划破一丝真皮,又有符水疗伤,使得兰迪加金后背上刻满了线条都不感觉疼痛,加上他一上木案就被贾可道给劈晕了过去,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进去干了什么,然后又出来了。

    倒是几个距离兰迪加金较近的道兵种子看到了他后背上那火红的符箓线条。

    不过这段时间里,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纪律,即便是心头十分好奇,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上前询问兰迪加金,只是默默站在队列里等候。

    就这样,一个个道兵种子被贾可道叫了进去,过得十多分钟便带着一后背的红色线条出来。

    实际上,当特里从神庙内出来的时候,兰迪加金就发现了对方后背上的红色线条。

    如此一对照,兰迪加金不用多问,就知道自己后背上必定也是同样如此。

    十多个太阳照在头顶,也没有让天气暖和一点,从早上到中午,贾可道算了算,一共画了十九个,看来剩下的十三个只有下午进行了。

    还别说,就这么十九个,就让贾可道刻得有些腰酸背痛了。

    没法,这种在人体上铭刻符箓对于技巧的要求极高,如此一来,对于体力的消耗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若是换成奥迪斯来,且不提他的技巧问题,光是要求稳定这一项就足以让他跪了。

    吃过午饭,道兵种子们纷纷又汇聚在神庙前,包括那些身上已经刻画好的也来了。

    山谷里,其余民众见到这些道兵种子后背上的符箓时,自然是猜测纷纷。

    不管是何种猜测,里面的核心内容就是羡慕。

    在民众们看来,这些家伙马上就要成为教会里的重要人物了,那些红色线条应该是土地神教会里比较特殊的神纹符号。

    好吧,虽说这种观点带着异界惯有的思维模式,但实际上,换个角度来看,这种猜测无不道理。

    对于贾可道的这个山谷基地而言,那些道兵种子一旦正式成为道兵,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其实际地位并不会低于那些道童。

    甚至于在那些道童表现出自己应有的能力之前,在贾可道心里,道兵或许会更重要一些。

    下午,贾可道将最后一个道兵种子后背刻上符箓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会,取出很久没有用过的桃木剑便出了神庙。

    见到贾可道出来,原本等得有些萎顿的道兵种子们顿时精神抖擞。

    对于贾可道在他们后背刻上的那些线条,不但山谷其他民众议论纷纷,就连他们心头也猜测了不少可能。

    而现在,看样子,明阳大人就要宣告答案了,如何不让他们心头产生几分期盼和隐隐的兴奋。

    “天地大道,万物有根,广修苦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玄火,护卫吾身!急急如律令!”

    贾可道口中念念有词,左手一挥,几道请神符便飞了出去,好似蝴蝶在半空飘散。

    右手的桃木剑轻轻一刺,符箓便被尽数串在桃木剑上,随着贾可道左手轻轻从桃木剑上抹过,符箓便自行燃烧起来。

    随着符箓燃烧起来,从山谷四周地下,升起一股股灰白色的残破灵魂。

    它们好似闻到了血腥的苍蝇,朝着这边迅速飘了过来。

    不过尚未等它们靠近神庙,贾可道便是右脚猛力蹬地,大喝一声:“呔!散!”

    贾可道这一声大吼,如同飓风,瞬间便将那些飘飞过来的残破灵魂撕了个粉碎,之后,随着桃木剑轻轻一带,这些被撕碎成为一片雾状光点的灵魂便将站在神庙前的道兵种子尽数笼罩。

    而在这个时候,道兵种子们后背上刻画的数种符箓好似活了过来,散发出一丝丝红光,竟然将那些雾状光点纷纷吸收了进去。

    这些雾状光点看上去笼罩一大块地方,数量极多,但在那些符箓的吸收下,消失的速度快得惊人,前后不到十秒时间,神庙前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对于眼前这一切的变化,道兵种子们显得有些迷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们感觉体内一股火焰升起的时候,就听得贾可道再度暴喝一声,好似一口铜钟在耳边响起,将自己给震晕了过去。

    看着躺了一地的道兵种子,贾可道不由得欣慰的点了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这道兵就算是初步练成了。

    当然,除了他们身上刻画的符箓之外,还要再强化训练一番,使得他们能够适应自己新增加的能力才行。

    没过多久,那些昏迷过去的道兵一一苏醒了过来。

    从苏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发现了自己身上与之前的不同之处。

    后背上好似背着一座火山,只要自己愿意,那么这座火山就能够喷发,给自己带来神奇的变化!

    贾可道这个时候并没有让道兵开始训练,而是将他们赶回了住处,严令不得损坏后背线条,违者将会被剥夺道兵力量。

    对于贾可道的话语,没有人敢不听,即便是最好奇的人也是如此。

    直到次日清晨,做过早课之后,贾可道将他们带出山谷,来到一片收割完毕的麦地上后,这些道兵方才知道了自己的力量。

    贾可道将运用后背那些符箓的简短咒语传给道兵,并且表示大家可以试试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后,兰迪加金迫不及待的念起了咒语。

第四十三章 夜战(求票求收藏!)    漆黑的夜色里,卧狮岭西南唐家牧场竖起的栅栏处,一道道黑影视若无物一样轻身越过两丈高的荆棘木,悄无声息地落入即将的牧场内。

    被放牧在附近境界的二阶妖兽缚灵犬,甚至都来不及发出警告,就被几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解决掉,单凭躯体就能如此轻易的干掉二阶妖兽缚灵犬,说明这些人至少也得是三才境的修士,才能具备这样的实力。

    最先进来的几道黑影迅速窜出去,将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缚灵犬全部解决之后,这才回到原来的地方,向栅栏外打了个手势之后,背过身开始警惕地望着牧场之内。

    随着一道道黑影不断地翻越到唐家牧场,躲在暗处观察的唐云倩等人虽然个个气得暗暗咬牙,但想起唐楚阳的计划,却不得不生生地压抑了差点儿喷涌而出的怒气,默默地辨认着陆续跳进牧场的人以及他们的数量。

    此时还不到动手的时候,她们只能继续忍耐,反正这些人也跳腾不了多长时间了,就让他们继续嚣张一时。

    顾海澄是最后一个进入唐家牧场的人,尽管他对唐家牧场已经极为熟悉,并且这次带来的人手对付唐家那帮女人也绰绰有余,但他依然等到所有的属下全部进入唐家牧场之后,才最后一个越过栅栏。

    这种谨慎的性情,已经让他多次躲过被人覆灭的劫难了。

    “头领,郎三已经去前面探过路了,惊云虎就被放在牧场的主堡当中,不过唐家的防御似乎加强了许多,郎三说,单单今夜单单只是守夜的,便有唐家老九唐云娇和老十唐云雅,咱们是强攻进去?还是……”

    顾海澄抬手打断了属性的禀报,凝目向着远处的唐家主堡看了看,粗豪的面庞上露出精明的沉思之色,片刻之后便狠狠一咬牙,轻声命令道:

    “老子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不过既然都来了,咱们速战速决,直接给我杀进去,抢了惊云虎就跑!”

    恶狠狠地把话说完,顾海澄又想起什么似得,一脸顾忌之色地叫住了就要离开的属下,郁闷地吩咐道:

    “记住了,打散了守护神就好,莫要杀了唐家的女人,唐云婷那疯婆娘记仇的很,若杀了她唐家的人,指不定这疯婆子会给咱们来个千里大追杀,那样,可就不好玩儿了……”

    顾海澄特意做出这样吩咐是非常有必要的,唐家孤女寡母那么大一家子人,之所以撑了十几年依然没有人敢打唐家的主意,就是因为唐云婷一旦盯着了谁,不将对方干掉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且唐家这样的狠辣女人还真不少,不但二代子女里面有,三代里面也有不少。

    “嘿,首领您不说,咱们也不会随意招惹了那个疯婆子,咱们这趟过来是求财的,可不是来玩儿命的,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那人接了命令,便抬手一挥,近五十人便风驰电擎一般冲向了唐家牧场的主堡,既然首领都说了要速战速决,他们也没必要太过小心谨慎了,反正唐家也不可能轻易将惊云虎拱手相让,终归是要打,那就痛快点儿开战好了。

    临近主堡的途中,黑风洞近五十人开始陆续召唤守护神,一时间唐家牧场里流光四溢,一道道各色光华不断闪现,原本正在主堡里等得无聊的唐云娇等人见状,当即双目放光,一声令下,二十多个女人齐齐将守护神给召唤了出来。

    除开老八唐云倩,七婶于莹,唐楚阳,唐楚兰,唐楚云五人,剩下的唐家人全都都被唐楚阳安排在了主堡当中,唐家的人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修为最差的都是两仪境圆满,加上还有唐楚阳给予的唤神图傍身,她们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唰唰唰!

    随着各色彩光逐渐落下,主堡外已经多出了将近五十个一丈多高的巨人,唐楚阳躲在远处看了看,发现这些人的守护神极为混乱,有魔神系的,有天帝系的,也有妖圣系的,他甚至在那堆人最中间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头顶明光闪亮的西天系沙弥佛兵!

    “真是难为顾海澄了,竟然把四大体系的守护神都给招齐了……”

    唐楚阳看着远处五光十色的守护神,禁不住轻轻感叹了一声,唐云倩也为侄子不了解情况,一边看着远处已经开始冲锋的大战,一边低声解释道:

    “落日山脉乃是我天威王朝的三大险地之一,多数中低阶修士都会云集于此,采集灵药,材料,又或者猎杀妖兽赚取修炼所需,单人独骑的散修总是容易受人欺压,不想被人谋夺了财物性命,便只能搭伙结伴,甚或组建势力!”

    “佛兵也好,妖兵也罢,只要契约了守护神,总要不停修炼才能够精炼出足够多的元神精华,一个人的力量怎么敌得过数十人联合?顾海澄乃是四相境的大修士,在落日山脉这一盘也是数得着的高手了,那些人不过是为了不被人欺压,才被他聚拢在一起而已,若是我们杀了顾海澄,这些人怕是转眼就会四散而去!”

    唐楚阳闻言微微点头,只看那些人乱糟糟的站在一起,他就已经知道于海成属下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而已,他们之所以能够肆意践踏唐家牧场,不过是仗着顾海澄这个四相境的大修士罢了,一旦修为最强顾海澄被人干掉,他们立马就会星散。

    此时唐家的二十多个召唤出来的女仙,已经和顾海澄这边五十多个各色守护神接战,于海成召唤出来的是一头浑身血红,虎头人身的血妖,实力等同于天帝系的四阶天将。

    这虎头人身的血妖高两丈三尺,站在一群只有不到两丈高的守护神里,如同鹤立鸡群,一人便轻易缠住了唐云娇和唐云雅两人。

    唐云娇和唐云雅因为要演戏的原因,不敢动用唤神图,只能使用三阶的神天兵和顾海澄四阶的血妖大战,不过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两人一直都在被顾海澄压着打。

    “唐九妹,咱们都打了这么多年了,你们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不若咱们痛快点儿,你们将惊云虎交给我,我马上带人离开如何?你说你们一帮娇娇弱弱的女人,若是被我们这帮粗鲁的汉子伤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海澄在境界上完全辗压唐云娇两姐妹,因此他虽然以一敌二,但却极为轻松,虎头人一双巨斧如同风扇一样,携着‘呼呼’的破风声,一下一下地砍在唐云娇姐妹二人守护神的兵器上,火星四射,声传四野。

    “闭嘴!顾海澄,也就敢趁着我二姐不再牧场的时候来偷袭,有种你等我二姐来了和她明刀明枪地打一场!就知道倚强凌弱,什么男人?!”

    唐云娇可是个地道的火爆性子,若不是之前唐楚阳就安排好了计划,她这会儿怕是早就发疯一样和顾海澄拼命了,不过这么一直被人压着打,唐云娇已经憋了一肚子火,若不是知道八姐唐云倩就躲在不远处观看,她早就把唤神图拿出来狠揍顾海澄了。

    “嘿嘿,九妹你这话说的,哥哥我以一敌二对你们姐妹两个,怎么就是恃强凌弱了?明明是你们姐妹俩以多欺少才对,至于唐云婷,哈哈,整个景云县低阶都知道那是个出了名的疯婆子,哥哥我虽然有几分胆气,但你家二姐我却是不愿意去招惹的……”

    “你说谁是疯婆子?你才是疯婆子,你们全家都是疯婆子!!”

    听到顾海澄对自己最敬重的二姐不敬,唐云娇心下怒火更胜,脑门儿一热,想都不想便将一张御龙天兵图取了出来,一旁的唐云雅见状,俏脸当即变色,情急之下,禁不住娇喝道:

    “敌人势强,所有人听令!都撤到古宝里面去!!!”

    一句话喊完,唐云雅控制着守护神拉起要激发唤神图的唐云娇就跑,一边跑一边暗叹。

    “九姐的脾气实在太火爆了,今天就不该让她留在古堡这边驻守,这么快就撤退,也不知道顾海澄会不会上当?”

    唐云雅突然下令撤退,却是让顾海澄愣了一下,他数年来没少和唐家这帮女人交手,非常清楚这帮女人的韧性有多强,甚至于和大多数男人相比,她们都要超出许多。

    以往顾海澄到唐家牧场偷猎的时候,这帮女人不打到守护神崩溃,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今日这是怎么了?这才开打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她们竟然毫不犹豫地撤退了?

    “难道真的有诈?”

    顾海澄心里的不祥之感越发的浓重了起来,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他都打到这个地步了,现在撤回去显然是不可能了,索性狠狠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

    “或许是他们要保护惊云虎,才会有这般多的顾忌,而且,就算他们有什么诡计,实力上不如我,也不可能伤得了我的性命!”

    有了这个想法,顾海澄有些惊疑的心思便平定了不少,控制着巨大的虎头人一挥巨斧,冲着身后的属下们大喝道:

    “儿郎们,上千万的金元就在前面,只要抢到了惊云虎,今后咱们便可以远遁万里,逍遥快活去了!!”

    “哈哈,首领说得好,上千万金元呐,这次可是发了大财了!”

    “兄弟们冲啊!为了金元!!”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