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漆黑的夜色里,卧狮岭西南唐家牧场竖起的栅栏处,一道道黑影视若无物一样轻身越过两丈高的荆棘木,悄无声息地落入即将的牧场内。

    被放牧在附近境界的二阶妖兽缚灵犬,甚至都来不及发出警告,就被几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解决掉,单凭躯体就能如此轻易的干掉二阶妖兽缚灵犬,说明这些人至少也得是三才境的修士,才能具备这样的实力。

    最先进来的几道黑影迅速窜出去,将方圆数十丈之内的缚灵犬全部解决之后,这才回到原来的地方,向栅栏外打了个手势之后,背过身开始警惕地望着牧场之内。

    随着一道道黑影不断地翻越到唐家牧场,躲在暗处观察的唐云倩等人虽然个个气得暗暗咬牙,但想起唐楚阳的计划,却不得不生生地压抑了差点儿喷涌而出的怒气,默默地辨认着陆续跳进牧场的人以及他们的数量。

    此时还不到动手的时候,她们只能继续忍耐,反正这些人也跳腾不了多长时间了,就让他们继续嚣张一时。

    顾海澄是最后一个进入唐家牧场的人,尽管他对唐家牧场已经极为熟悉,并且这次带来的人手对付唐家那帮女人也绰绰有余,但他依然等到所有的属下全部进入唐家牧场之后,才最后一个越过栅栏。

    这种谨慎的性情,已经让他多次躲过被人覆灭的劫难了。

    “头领,郎三已经去前面探过路了,惊云虎就被放在牧场的主堡当中,不过唐家的防御似乎加强了许多,郎三说,单单今夜单单只是守夜的,便有唐家老九唐云娇和老十唐云雅,咱们是强攻进去?还是……”

    顾海澄抬手打断了属性的禀报,凝目向着远处的唐家主堡看了看,粗豪的面庞上露出精明的沉思之色,片刻之后便狠狠一咬牙,轻声命令道:

    “老子心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不过既然都来了,咱们速战速决,直接给我杀进去,抢了惊云虎就跑!”

    恶狠狠地把话说完,顾海澄又想起什么似得,一脸顾忌之色地叫住了就要离开的属下,郁闷地吩咐道:

    “记住了,打散了守护神就好,莫要杀了唐家的女人,唐云婷那疯婆娘记仇的很,若杀了她唐家的人,指不定这疯婆子会给咱们来个千里大追杀,那样,可就不好玩儿了……”

    顾海澄特意做出这样吩咐是非常有必要的,唐家孤女寡母那么大一家子人,之所以撑了十几年依然没有人敢打唐家的主意,就是因为唐云婷一旦盯着了谁,不将对方干掉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而且唐家这样的狠辣女人还真不少,不但二代子女里面有,三代里面也有不少。

    “嘿,首领您不说,咱们也不会随意招惹了那个疯婆子,咱们这趟过来是求财的,可不是来玩儿命的,您就放一百个心好了……”

    那人接了命令,便抬手一挥,近五十人便风驰电擎一般冲向了唐家牧场的主堡,既然首领都说了要速战速决,他们也没必要太过小心谨慎了,反正唐家也不可能轻易将惊云虎拱手相让,终归是要打,那就痛快点儿开战好了。

    临近主堡的途中,黑风洞近五十人开始陆续召唤守护神,一时间唐家牧场里流光四溢,一道道各色光华不断闪现,原本正在主堡里等得无聊的唐云娇等人见状,当即双目放光,一声令下,二十多个女人齐齐将守护神给召唤了出来。

    除开老八唐云倩,七婶于莹,唐楚阳,唐楚兰,唐楚云五人,剩下的唐家人全都都被唐楚阳安排在了主堡当中,唐家的人虽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但修为最差的都是两仪境圆满,加上还有唐楚阳给予的唤神图傍身,她们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

    唰唰唰!

    随着各色彩光逐渐落下,主堡外已经多出了将近五十个一丈多高的巨人,唐楚阳躲在远处看了看,发现这些人的守护神极为混乱,有魔神系的,有天帝系的,也有妖圣系的,他甚至在那堆人最中间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头顶明光闪亮的西天系沙弥佛兵!

    “真是难为顾海澄了,竟然把四大体系的守护神都给招齐了……”

    唐楚阳看着远处五光十色的守护神,禁不住轻轻感叹了一声,唐云倩也为侄子不了解情况,一边看着远处已经开始冲锋的大战,一边低声解释道:

    “落日山脉乃是我天威王朝的三大险地之一,多数中低阶修士都会云集于此,采集灵药,材料,又或者猎杀妖兽赚取修炼所需,单人独骑的散修总是容易受人欺压,不想被人谋夺了财物性命,便只能搭伙结伴,甚或组建势力!”

    “佛兵也好,妖兵也罢,只要契约了守护神,总要不停修炼才能够精炼出足够多的元神精华,一个人的力量怎么敌得过数十人联合?顾海澄乃是四相境的大修士,在落日山脉这一盘也是数得着的高手了,那些人不过是为了不被人欺压,才被他聚拢在一起而已,若是我们杀了顾海澄,这些人怕是转眼就会四散而去!”

    唐楚阳闻言微微点头,只看那些人乱糟糟的站在一起,他就已经知道于海成属下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而已,他们之所以能够肆意践踏唐家牧场,不过是仗着顾海澄这个四相境的大修士罢了,一旦修为最强顾海澄被人干掉,他们立马就会星散。

    此时唐家的二十多个召唤出来的女仙,已经和顾海澄这边五十多个各色守护神接战,于海成召唤出来的是一头浑身血红,虎头人身的血妖,实力等同于天帝系的四阶天将。

    这虎头人身的血妖高两丈三尺,站在一群只有不到两丈高的守护神里,如同鹤立鸡群,一人便轻易缠住了唐云娇和唐云雅两人。

    唐云娇和唐云雅因为要演戏的原因,不敢动用唤神图,只能使用三阶的神天兵和顾海澄四阶的血妖大战,不过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两人一直都在被顾海澄压着打。

    “唐九妹,咱们都打了这么多年了,你们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不若咱们痛快点儿,你们将惊云虎交给我,我马上带人离开如何?你说你们一帮娇娇弱弱的女人,若是被我们这帮粗鲁的汉子伤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顾海澄在境界上完全辗压唐云娇两姐妹,因此他虽然以一敌二,但却极为轻松,虎头人一双巨斧如同风扇一样,携着‘呼呼’的破风声,一下一下地砍在唐云娇姐妹二人守护神的兵器上,火星四射,声传四野。

    “闭嘴!顾海澄,也就敢趁着我二姐不再牧场的时候来偷袭,有种你等我二姐来了和她明刀明枪地打一场!就知道倚强凌弱,什么男人?!”

    唐云娇可是个地道的火爆性子,若不是之前唐楚阳就安排好了计划,她这会儿怕是早就发疯一样和顾海澄拼命了,不过这么一直被人压着打,唐云娇已经憋了一肚子火,若不是知道八姐唐云倩就躲在不远处观看,她早就把唤神图拿出来狠揍顾海澄了。

    “嘿嘿,九妹你这话说的,哥哥我以一敌二对你们姐妹两个,怎么就是恃强凌弱了?明明是你们姐妹俩以多欺少才对,至于唐云婷,哈哈,整个景云县低阶都知道那是个出了名的疯婆子,哥哥我虽然有几分胆气,但你家二姐我却是不愿意去招惹的……”

    “你说谁是疯婆子?你才是疯婆子,你们全家都是疯婆子!!”

    听到顾海澄对自己最敬重的二姐不敬,唐云娇心下怒火更胜,脑门儿一热,想都不想便将一张御龙天兵图取了出来,一旁的唐云雅见状,俏脸当即变色,情急之下,禁不住娇喝道:

    “敌人势强,所有人听令!都撤到古宝里面去!!!”

    一句话喊完,唐云雅控制着守护神拉起要激发唤神图的唐云娇就跑,一边跑一边暗叹。

    “九姐的脾气实在太火爆了,今天就不该让她留在古堡这边驻守,这么快就撤退,也不知道顾海澄会不会上当?”

    唐云雅突然下令撤退,却是让顾海澄愣了一下,他数年来没少和唐家这帮女人交手,非常清楚这帮女人的韧性有多强,甚至于和大多数男人相比,她们都要超出许多。

    以往顾海澄到唐家牧场偷猎的时候,这帮女人不打到守护神崩溃,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今日这是怎么了?这才开打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她们竟然毫不犹豫地撤退了?

    “难道真的有诈?”

    顾海澄心里的不祥之感越发的浓重了起来,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他都打到这个地步了,现在撤回去显然是不可能了,索性狠狠摇了摇头,自我安慰道:

    “或许是他们要保护惊云虎,才会有这般多的顾忌,而且,就算他们有什么诡计,实力上不如我,也不可能伤得了我的性命!”

    有了这个想法,顾海澄有些惊疑的心思便平定了不少,控制着巨大的虎头人一挥巨斧,冲着身后的属下们大喝道:

    “儿郎们,上千万的金元就在前面,只要抢到了惊云虎,今后咱们便可以远遁万里,逍遥快活去了!!”

    “哈哈,首领说得好,上千万金元呐,这次可是发了大财了!”

    “兄弟们冲啊!为了金元!!”

    ;

第91章、道兵定型    凡是重点培养的道童,每周需要在贾可道身边侍候两天,充当传令兵,也算是一种磨练了。

    而这两日,正是克拉斯当值。

    可别小看了这个小姑娘,贾可道下达的命令,她能够一字不差的传达下去,在六岁多的前提下,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又会有些惭愧,联想起自己六岁的时候,老观主让自己下山去夹山村买点猪头肉,自己有时候都会买错东西,人比人气死人啊。

    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去了,十分欢快。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生活幸福极了,每天吃得饱饱的,跟着师父学习道经,练习呼吸吐纳之法,做早课,可要比自己在雄狮城时的生活有趣太多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想到这里克拉斯脸上就带出了一点灰暗。

    “传明阳道长令!所有道兵种子前往神庙!”

    克拉斯来到道兵种子们的住所外便趾高气昂的娇呼起来。

    山谷里其他人怎么叫自己,贾可道不管,但道童,道兵种子对自己的称呼是决计不能乱的,违者直接剥夺身份,贬为平民。

    凭借这一点,贾可道终于将阁下这个头衔给摘掉了。

    “得令!”

    道兵种子在幻术考验里表现最好的五人早已被贾可道任命为伍长,这时接到命令,不敢怠慢,急忙大声吆喝,将道兵种子一一汇集起来,随后便朝着土地神庙赶去。

    嗯,这土地神庙乃是山谷众人自发修建的特殊建筑物。

    其以山洞口为中心修建,虽说面积不算大,但整体都是以上好石料堆砌而成,至于建筑格式,完全是这个世界里那些神殿模板。

    贾可道没法干涉这个,他总不可能让民众将神庙修成道观的模式,那样的话,也显得太古怪了一些。

    最关键的是,贾可道又不懂什么建筑学,即便是想要修个道观出来,也是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说,这神庙修成之后,那土地公神像也算是有个避风挡雨的地方了。

    贾可道平时办公也是选在这里。

    道兵种子在练习呼吸吐纳之法上,要比道童更加专注一些,毕竟道童更偏向于理解背诵道经。

    因而这些道兵种子现在的体魄却要比道童们强壮很多。

    没多久,他们便出现在土地神庙之外。

    贾可道在神庙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一张长三米,宽两米的木案摆在神像前面,旁边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放着刻刀,朱砂混合物,还有一大瓶符水。

    见到道兵种子集合赶到,贾可道随即让这些道兵种子就地休息,一个伍长被叫了进去。

    进了神庙,见到木案等等东西,这个叫做兰迪加金的伍长有些纳闷,原本以为明阳道长将大家叫来是讲解道经,而现在看来,应该是另外的事情了。

    “你是兰迪加金?去,脱光衣服,躺在上面。”

    贾可道的记性不错,还记得这个在幻术考验里表现很出众的年轻人。

    当然,这还得益于兰迪加金长得颇为俊朗的面容,没法,不管哪个世界,长得帅的人都会比普通人吸引更多的目光。

    指了指那张木案,贾可道吩咐道。

    脱光衣服?

    兰迪加金有些迟疑的脱下了上衣,就准备往木案上躺。

    “还有裤子,内裤也不能留!”

    贾可道好似一个基佬色狼的声音无情击碎了兰迪加金的侥幸。

    人都是有羞耻心的,若是站在一个女人面前,兰迪加金或许不会这样羞涩,但在一个男人面前,这种羞耻心顿时被放大了好几倍。

    但兰迪加金知道,不遵从命令的结果是什么,因而在暗自一咬牙之后,哗哗哗,便将裤子,内裤等等脱了个精光,然后好似一只小白鼠躺在了那张宽大的木案上,等待着贾可道的“临幸”。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贾可道之前发现这些家伙身上不管怎么都有一股子尿骚味,最后发现他们竟然没有穿内裤的习惯,最后贾可道不得不用尽手段强制他们穿上了内裤,并且养成了洗澡的良好习惯。

    贾可道拿起了刻刀,在符水里蘸了蘸,就站在了木案前。

    看到这一幕,兰迪加金的后背顿时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贾可道呵呵一笑:“别紧张,这个不痛的。”

    不痛?兰迪加金可不相信这句话,开玩笑,是要用这刻刀干什么?

    就在兰迪加金心头惶恐不安的时候,贾可道一击手刀直接砍在了他的后颈上。

    受此重击,就算是一头牛也要被砍晕过去,何况一个人了。

    一击将兰迪加金砍晕之后,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右手的刻刀就朝着其后背落了下去。

    贾可道的手极为稳定,没有半点颤抖,就好似雕刻一块木头,双眼追随着刻刀,刻刀好似符笔一样在兰迪加金的后背上来回滑动。

    贾可道刻画得极为仔细,刻刀从皮肤上划过之后,仅仅只有一丝丝血线出现,这是略微划破真皮的表现。

    若是换个人来,恐怕第一次就要给人放血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兰迪加金后背上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的,一个古朴的符箓出现在兰迪加金的后背上。

    这便是那个火焰甲兵符了。

    不过仅仅将火焰甲兵符铭刻上去还不够,贾可道在落下最后一刀后,又开始在火焰甲兵符的四周刻画起来。

    凝神符,守元符,清水符,神行符,火焰甲兵符这五道符箓位置各有不同,但却有些相互交错。

    当然,从贾可道的角度看下去,清水符位于左肾的位置,而神行符则是位于脾脏之处,守元符位于肝脏之上,凝神符居于肺部。

    这分别取意于五脏与五行的对应,木肝、火心、土脾、金肺、水肾。

    待到尽数刻画完毕之后,贾可道小指头在砚台里轻轻一挑,一团朱砂混合物便自行掉落在兰迪加金后背上,再轻轻一抹。

    朱砂迅速侵入刻画的线条之中,使得其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贾可道这个时候拿起那瓶符水,喝了一口,双手结了一个净口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