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凡是重点培养的道童,每周需要在贾可道身边侍候两天,充当传令兵,也算是一种磨练了。

    而这两日,正是克拉斯当值。

    可别小看了这个小姑娘,贾可道下达的命令,她能够一字不差的传达下去,在六岁多的前提下,这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又会有些惭愧,联想起自己六岁的时候,老观主让自己下山去夹山村买点猪头肉,自己有时候都会买错东西,人比人气死人啊。

    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去了,十分欢快。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生活幸福极了,每天吃得饱饱的,跟着师父学习道经,练习呼吸吐纳之法,做早课,可要比自己在雄狮城时的生活有趣太多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去了哪里,一想到这里克拉斯脸上就带出了一点灰暗。

    “传明阳道长令!所有道兵种子前往神庙!”

    克拉斯来到道兵种子们的住所外便趾高气昂的娇呼起来。

    山谷里其他人怎么叫自己,贾可道不管,但道童,道兵种子对自己的称呼是决计不能乱的,违者直接剥夺身份,贬为平民。

    凭借这一点,贾可道终于将阁下这个头衔给摘掉了。

    “得令!”

    道兵种子在幻术考验里表现最好的五人早已被贾可道任命为伍长,这时接到命令,不敢怠慢,急忙大声吆喝,将道兵种子一一汇集起来,随后便朝着土地神庙赶去。

    嗯,这土地神庙乃是山谷众人自发修建的特殊建筑物。

    其以山洞口为中心修建,虽说面积不算大,但整体都是以上好石料堆砌而成,至于建筑格式,完全是这个世界里那些神殿模板。

    贾可道没法干涉这个,他总不可能让民众将神庙修成道观的模式,那样的话,也显得太古怪了一些。

    最关键的是,贾可道又不懂什么建筑学,即便是想要修个道观出来,也是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说,这神庙修成之后,那土地公神像也算是有个避风挡雨的地方了。

    贾可道平时办公也是选在这里。

    道兵种子在练习呼吸吐纳之法上,要比道童更加专注一些,毕竟道童更偏向于理解背诵道经。

    因而这些道兵种子现在的体魄却要比道童们强壮很多。

    没多久,他们便出现在土地神庙之外。

    贾可道在神庙内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一张长三米,宽两米的木案摆在神像前面,旁边有一个小木桌,上面放着刻刀,朱砂混合物,还有一大瓶符水。

    见到道兵种子集合赶到,贾可道随即让这些道兵种子就地休息,一个伍长被叫了进去。

    进了神庙,见到木案等等东西,这个叫做兰迪加金的伍长有些纳闷,原本以为明阳道长将大家叫来是讲解道经,而现在看来,应该是另外的事情了。

    “你是兰迪加金?去,脱光衣服,躺在上面。”

    贾可道的记性不错,还记得这个在幻术考验里表现很出众的年轻人。

    当然,这还得益于兰迪加金长得颇为俊朗的面容,没法,不管哪个世界,长得帅的人都会比普通人吸引更多的目光。

    指了指那张木案,贾可道吩咐道。

    脱光衣服?

    兰迪加金有些迟疑的脱下了上衣,就准备往木案上躺。

    “还有裤子,内裤也不能留!”

    贾可道好似一个基佬色狼的声音无情击碎了兰迪加金的侥幸。

    人都是有羞耻心的,若是站在一个女人面前,兰迪加金或许不会这样羞涩,但在一个男人面前,这种羞耻心顿时被放大了好几倍。

    但兰迪加金知道,不遵从命令的结果是什么,因而在暗自一咬牙之后,哗哗哗,便将裤子,内裤等等脱了个精光,然后好似一只小白鼠躺在了那张宽大的木案上,等待着贾可道的“临幸”。

    在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贾可道之前发现这些家伙身上不管怎么都有一股子尿骚味,最后发现他们竟然没有穿内裤的习惯,最后贾可道不得不用尽手段强制他们穿上了内裤,并且养成了洗澡的良好习惯。

    贾可道拿起了刻刀,在符水里蘸了蘸,就站在了木案前。

    看到这一幕,兰迪加金的后背顿时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贾可道呵呵一笑:“别紧张,这个不痛的。”

    不痛?兰迪加金可不相信这句话,开玩笑,是要用这刻刀干什么?

    就在兰迪加金心头惶恐不安的时候,贾可道一击手刀直接砍在了他的后颈上。

    受此重击,就算是一头牛也要被砍晕过去,何况一个人了。

    一击将兰迪加金砍晕之后,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右手的刻刀就朝着其后背落了下去。

    贾可道的手极为稳定,没有半点颤抖,就好似雕刻一块木头,双眼追随着刻刀,刻刀好似符笔一样在兰迪加金的后背上来回滑动。

    贾可道刻画得极为仔细,刻刀从皮肤上划过之后,仅仅只有一丝丝血线出现,这是略微划破真皮的表现。

    若是换个人来,恐怕第一次就要给人放血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兰迪加金后背上的线条不断增多,渐渐的,一个古朴的符箓出现在兰迪加金的后背上。

    这便是那个火焰甲兵符了。

    不过仅仅将火焰甲兵符铭刻上去还不够,贾可道在落下最后一刀后,又开始在火焰甲兵符的四周刻画起来。

    凝神符,守元符,清水符,神行符,火焰甲兵符这五道符箓位置各有不同,但却有些相互交错。

    当然,从贾可道的角度看下去,清水符位于左肾的位置,而神行符则是位于脾脏之处,守元符位于肝脏之上,凝神符居于肺部。

    这分别取意于五脏与五行的对应,木肝、火心、土脾、金肺、水肾。

    待到尽数刻画完毕之后,贾可道小指头在砚台里轻轻一挑,一团朱砂混合物便自行掉落在兰迪加金后背上,再轻轻一抹。

    朱砂迅速侵入刻画的线条之中,使得其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贾可道这个时候拿起那瓶符水,喝了一口,双手结了一个净口印。

第四十二章 守护神初体验    为了最大限度地引起顾海澄的注意,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逼出来,唐楚阳在一次明目张胆地带着惊云虎幼崽,绕着牧场转了大半圈之后,当天唐家牧场就传出消息,第二天景云县唐家将派出所有高手将惊云虎带回景云县。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原本还打算再继续探查几天的顾海澄再也顾不得谨慎,若是让唐家人将惊云虎带入了景云县,单单是景云县那些守城官兵就足以打得顾海澄找不到北了,更何况是有唐云婷这个大修士坐镇的唐家大宅?

    当天深夜,负责跟踪顾海澄的唐云娇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唐家牧场,见匆匆赶来迎接的唐楚阳第一眼,唐云娇便翘起了大拇指夸赞他:

    “楚阳,你这最后一招果然厉害,唐家要来人的消息才一散发出去,顾海澄就急眼了,此时他已经带着所有人到了唐家牧场外围了!”

    其余人闻言,顿时一脸喜色,唐家这边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顾海澄这条大鱼自投罗网了,如果能够口气将顾海澄的黑龙洞给灭掉,必然能够极大提高唐家牧场的威慑力,震慑周围的宵小之辈再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来了就好,只要进了咱们唐家牧场,再想从这里出去,那就只能是尸体了!”

    听了九姑姑唐云娇的夸奖,唐楚阳面上并未有什么得意之色,他布置的这个计划,其实就像他在地球上忽悠那些富人一样,先将他们的习惯,爱好,传言之类的收集起来,然后综合情报总结出他们的需求,接着只要对症下药,就不愁办不成事了。

    原先唐楚阳紧张,皆是因为他第一次将这种法子用在杀人上,一旦别人不按照他安排的步骤走,再完美的计划怕也是要失败的,而且对他的打击必然会很大。

    但此时顾海澄既然已经入瓮,这就让唐楚阳恢复了冷静,接下来只需要像地球上做了千百遍的事情一样,按照不走往下走就是,这都是他的强项,本职工作被人夸奖,唐楚阳自然没什么好得意的。

    “七婶,八姑,九姑,接下来的戏码就交给你们了,记住,不要冲动,不要心急,让顾海澄将惊云虎抢到手之后,咱们再好好收拾她!”

    后面的警告,唐楚阳是不得不提醒几个姑姑和婶婶的,到了牧场的这几天时间里,唐楚阳听到最多的事情,便是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对顾海澄的愤恨,他也是怕几个女人冲动之下,在没有完成包围圈之前就动手。

    若是因为这个让顾海澄跑掉的话,今后在想抓住他怕就难上加难了,麻衣神相行事,讲究一言必中,这种准则放到行事上同样适用,因此唐楚阳希望他的计划,也能够一击必中,完美收场!

    “放心吧,那么多年都忍下来了,还差这一次啊?”

    唐云娇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在亲自见识了侄儿的计划一步步实现的过程之后,她此时已经有些信服这个彻底性情大变的侄儿了。

    不止是她,在场其他的女人们,如今对唐楚阳的印象也已经大幅度改观,这小子,再不是之前那个一无是处的小纨绔了。

    最后商议了各人的任务之后,唐楚阳便挥手让众人各就各位,而他自己则来到古堡外的院子里,单手掐诀,第一次念起了唤神咒。

    “以我心念,唤我心神,上神有灵,护我真身!御龙天兵!现身!!!”

    唰!

    漆黑的夜空里,只有唐楚阳能够看到的璀璨金光闪过,随后一道金色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天地,嗖!的一声降到了周逸身前一丈处。

    呼呼呼!

    大院里陡然荡起澎湃的元气波动,离地一丈高的金色光球陡然一明一暗,一尊双手持双剑,身着金甲,肩膀上有灵兽趴伏,背后有一枚金印灵宝环绕的御龙天兵金身,瞬间凝聚成形。

    自从契约了御龙天兵之后,唐楚阳这还是第一次召唤守护神下界,马上就要面临一场大战,唐楚阳可不打算只呆在一旁看戏,而让一帮女人去没命的厮杀。

    所以他得趁着还有点儿时间,赶快熟悉一下守护神的能力和操控之法,一元境的修士召唤守护神比较麻烦,单单是一个唤神咒,定力不行的修士都要用去几息时间,据说随着对唤神之道了解的越发精深,之后能够大幅度地缩短唤神咒,只一言便能召唤守护神下界!

    唐楚阳已经一元境圆满,契约守护神时获得的又是千年难见的神选级契约,因此他这尊御龙天兵的身躯高达一丈九尺,换做寻常修士,这个高度几乎已经是守护神成长的极限,但唐楚阳的御龙天兵不同,一丈九尺只是它成长的开始而已。

    仰着头看着这尊将近六米高的巨大守护神,唐楚阳突然有种看到了地球上那些科幻片里机甲的感觉,其实在唐楚阳看来,这所谓的守护神和科幻片里的机甲,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首先就是修士可以进入守护神的躯体之内进行合神战斗。

    其次,修士若是得到了足够好的材料,还可以为守护神更换护甲,武器,甚至于灵宝!

    这一切的一切,几乎就和一台机甲更换设备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不同之处,恐怕就是能量和动力驱动上的不同而已。

    再往细了说的话,那就是修士和守护神‘合神’之后,守护神的灵巧程度不逊于最灵活的人类,这个,是钢铁组成的机甲无论如何都难以做到的。

    观赏了一下这尊威武不凡的御龙天兵,唐楚阳满意地点了点头,有些期待地并指成剑,双臂交叉于胸前快速变幻了几个手诀。

    “合神!!!”

    唰!!

    随着唐楚阳的口诀念出,近六米高御龙天兵陡然金光爆闪,后背处猛地喷射出一条直接一米的淡蓝色光柱,将下放的唐楚阳给笼罩了起来,随后唐楚阳如同失重一样缓缓飘起,呈‘大’字形悬浮于御龙天兵金身后背正中。

    呼!

    一股淡淡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唐楚阳被这温暖的如同桑拿一样的气流包裹,束缚的眯起了眼睛,突然感觉身体轻轻一震,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唐楚阳突然感觉自己的视界被拔高许多。

    低头一看,一片金光色铠甲印入眼?,这让他知道,此时他的躯体已经和守护神金身‘合神’,化为一体。

    唐楚阳有些新奇地摆动了一下双臂,顿觉耳边传来‘嗖嗖’的锐利破空声,转头一看,巨大的手掌当中紧握着一柄电光巨剑,正随着他摆动的手臂,肆意地**着周遭的空气。

    接着唐楚阳抬脚迈步,尝试着在院子里走动,因为身体突然被放大几倍的原因,唐楚阳一下子适应不了这样巨大的变化,走起路来如同蹒跚学步的婴孩一样,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会摔到一样的。

    不过修士和守护神真身合神,契合度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感觉上,也就像是身体被突然放到了三五倍而已,只要意识上适用了这种变化,修士控制守护神真身的时候,其实和控制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区别。

    唐楚阳元神极为强悍,只是花费了几分钟时间便适应了被放大的身体,双手微微一转,倒提双剑轻轻往地上一插,两柄电光巨剑如同切豆腐一样,轻而易举地将半截剑身全部切入地面。

    摊开巨大的双手,唐楚阳控制着双手十指不断地握起,摊开,熟悉一下手指的灵活度,随后踢腿,甩臂,压腿,扩胸,甚至直接演示了一遍广播体操。

    “喂!小弟,你在搞什么鬼?!不就是熟悉一下合神之后的守护神真身么?你胡蹦乱跳的,跳舞呢这是?”

    唐楚阳正在院子里玩儿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唐楚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大院的门口处,看过来的目光满是怪异。

    “咳咳,这个,我这是在实验身体灵活度……”

    被二姐毫不留情地嘲笑,唐楚阳有些尴尬,想要习惯性摸摸鼻子,抬起那只比磨盘还大的巨手时,又不得不无奈地放了下去。

    “二姐,你不去准备满腹顾海澄,又跑回来我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来叫你啊,所有人都都到齐了,你这个整个计划的主事人怎么可能不到场?万一要是出个什么意外,咱们岂不是前功尽弃了?走,马上跟我九姑那里,对了……”

    唐楚兰说着话指了指呆立在院子里的御龙天兵金身,没好气冲唐楚阳道:

    “先把守护神散掉,你这样目标太大了,若是被顾海澄看到了还以为咱们埋伏他呢!”

    “咱们本来就是在埋伏暗算他好吧?”

    唐楚阳不甘示弱地回了一句,不过依然听从唐楚兰的吩咐,掐诀散掉了刚凝聚没多久的御龙天兵,经过刚才十几分钟的切身体验,唐楚阳觉得控制守护神基本上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接下来就是熟悉一下武器,灵兽和最强的灵宝了。

    反正一会儿就要和顾海澄开战了,唐楚阳觉得他应该不缺实验的机会,而且还是直接在实战中进行实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