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那只大公鸡就可以看出,这些鸡鸭鹅一旦妖化,其实力就会变得比较强悍,如果不是奥迪斯当时正巧过路的话,恐怕那只大公鸡早就将养殖场拆成废墟,带着自己的**,皇子们胜利逃亡了。

    但若是修成石墙的话,鸡鸭鹅即便是妖化,也就不太容易逃出去了。

    毕竟刚刚化妖,仅仅只是小妖,还不具备通常意义上那些妖怪的神通法术,最多也就是比同类肉身更强悍罢了。

    比如普通公鸡拼命扇动翅膀能够飞上两米高墙就不错了,而小妖级别的鸡妖撑死也就四米的高度。

    让那些道童有些绝望的是,贾可道给出的围墙高度是六米!

    要彻底让那些鸡鸭鹅丧失逃走的机会!

    不过六米围墙这个计划,的确有些让人痛苦了。

    道兵种子三十二人,道童十七人,一共四十九人,要完成蔓延千米长的六米高墙,没日没夜的干,都需要二十天以上。

    什么?希望让山谷里的其他居民参加进来?

    贾可道摇了摇头,严厉惩罚了这个企图偷懒耍滑的道童。

    藤条体罚,一共二十鞭,由奥迪斯亲自执法。

    其余道童也不敢多言,这个敢于直言的道童之前可是尊贵的男爵老爷,若是换成自己,恐怕被惩罚得更惨。

    至于那些道兵种子,刚刚成为人上人,那股子兴奋劲头正浓,别说让他们修围墙了,就算是与敌人厮杀,也不会皱上半点眉头。

    所有的反对没有了,计划按照贾可道的要求进行。

    但贾可道也不会一味的压制这些道童,道兵种子。

    第一天旁晚,累得好似一条条死狗的道童,道兵种子刚刚吃过晚饭,就被奥迪斯唤到了养殖场,这里地方比较宽阔,寻常也没有人来,因而被贾可道暂时选定为传道之处。

    道童,道兵种子们都以为贾可道这位祭司老爷准备再给他们来点花样。

    贾可道站在前面,目光将这些道童,道兵种子环视了一圈,他明白,这一天累下来,虽然嘴里没说什么,这些家伙心里恐怕将自己骂得狗血淋头了。

    就正如那些上学的学生一样,若是原本休息的星期六,星期天被老师招去补习功课,那滋味就不多说了。

    “无量天尊,贫道今日招你们过来,乃是准备将无上秘法传授于你们!”

    贾可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这语言艺术的魅力,一出口便是先声夺人,不玩什么虚的,直接就将这些累得东倒西歪的家伙给震慑了一把。

    什么?

    无上秘法?!!

    一听到这个字眼,原本累得快要倒下,昏睡不起,顿时就变得精神一振。

    自己这些人站在这里是为什么?还不是想要追求强大的力量,在这片乱世里给自己给亲人撑起一个安全的天么?

    之前那段时间,每天都背诵什么道德经,文始真经,虽说也逐渐明白这是难得的知识。

    但在这些家伙看来,再精妙的知识,也没有力量来得直接,强大。

    毕竟,就算你懂得再多的知识,没有力量,在面对一个暴徒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足以让你崩溃。

    这些从战乱里逃脱出来的人,再也不想经历一次自己被追杀,亲人被屠杀的绝望了。

    无上秘法!

    喜欢抠字眼的家伙已经迅速联想到什么高级斗气传承,或者法术等等之类的东西上去。

    而略微迟钝一点的,也以为是什么激发斗气的高效基础方法。

    不得不说,他们与当初的特伦斯一样误会了。

    贾可道准备传给他们的就是呼吸吐纳之法。

    当然,这里面也不完全说是误会。

    在贾可道看来,自己这呼吸吐纳之法可要比那些所谓的高级斗气传承高级多了。

    呼吸吐纳之法乃是道门正宗的基础修炼功法,能够淬炼肉身,贯通经络,从本质上改造身体。

    简单来说,一个练习呼吸吐纳之法入了门的异界人类,光是肉身强度就足以与那些锻炼多年的精锐老兵相提并论了。

    并且这呼吸吐纳之法并不与斗气冲突,反倒是在肉身淬炼强化后,能够更容易激发斗气。

    这一点已经被奥迪斯确认了。

    奥迪斯怎么说也是一位剑士,在练习呼吸吐纳之法这些时间之后,对于自己肉身的变化称得上是了如指掌了。

    而普通人类练习这呼吸吐纳之法可能出现的结果,也被他看了出来。

    说实话,站在贾可道身后的奥迪斯对这些道童、道兵种子倒是羡慕不已,自己当初哪里有这样的好处。

    若是有的话,自己恐怕早在数年前,就晋升为大剑士了。

    当然,现在也不晚,奥迪斯能够察觉到自身斗气在呼吸吐纳之法之下不断被压缩,自己已经摸到了大剑士的边缘,只需要再过上一些时间,成为大剑士并不是梦想。

    如果贾可道得知奥迪斯心中所想,恐怕会笑出声来。

    奥迪斯对于那《大关刀》也太没有信心了。

    要知道这可是传自关圣的刀法,除了战力强大之外,更有强化经络之效,与呼吸吐纳之法一并练习,别说大剑士了,更高一级的剑师也是指日可待。

    呼吸吐纳之法并不复杂,最初用意识按照规定经络流动即可,也就是所谓的小周天罢了。

    待到精进的时候,就开始大周天的运转。

    总之这些东西说白了很简单,但想要有效果,就得按照规定经络来,若是胡乱流动,其下场也不用多说。

    这也是贾可道让这些家伙学习经络穴道的原因所在了。

    不了解人体经络穴道这些东西,如何让意识按照规定经络流动?

    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些家伙就会或疯,或癫,或伤,或残,挂得不剩一个。

    贾可道将呼吸吐纳之法传授之后,便一人发了一个蒲团,让他们盘腿坐下,开始一个个穴道念诵,让这些对于经络穴道还称不上熟络的家伙一一对照流动。

    而奥迪斯则是直接下场,让这些家伙脱光衣服,光着屁股,双手在他们身上摸着一个个穴道,让他们真正明白这呼吸吐纳之法的流转。

第四十章 算计(求票求收藏!)    “顾海澄是景云县附近非常出名的一个散修,是四相境的大修士,身边聚拢了一帮散修组成了什么狗屁黑龙洞,好事儿没见他们做过,偷鸡摸狗,欺压良善的事情倒是做了不少,卧狮岭附近原本不只是有咱们唐家一家牧场的,其他两家就是被顾海澄给偷垮的!”

    唐楚兰说话的时候,一口小白牙咬得紧紧的,满脸的愤恨之色,唐楚阳只从她的神色上便能看出,二姐肯定已经恨这个叫做顾海澄的人,恨到了骨子里。

    “四相境的大修士?我不是炼制了不少御龙天兵图的么?一张两张收拾不了他,三五张,十几张还收拾不了他?咱家现在最不差的就是御龙天兵图了,往死里用,就不信堆不似他!”

    唐楚阳说这话的时候,情绪稍稍有点儿激动,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唐家的女人们被人欺负的场面,看着周围这些长辈,同辈的女人一个个粉脸含煞,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唐楚阳感觉受到侮辱的是他自己一样。

    旁边的八姑唐云倩听到唐楚阳激愤之言,欣慰与这小家伙终于知道关心大家的同时,不得不开口解释道:

    “我们也不是没想收拾了顾海澄,只是此人狡诈狡猾,性情又极为谨慎,稍有不对便即刻远遁千里,咱们唐家能稳胜他的只有你二姑姑,但你二姑要统筹全局,岂能专门来收拾他?顾海澄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在咱们的牧场如此肆无忌惮!”

    唐云倩说完这话,似乎是嫌解释的不够清楚,想了想,接着说道:

    “至于你说的使用唤神图对付他,原本该是个不错的好法子,可是顾海澄又不是傻子,只要咱们动用了唤神图,他肯定转身就跑,而且,唤神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只要元神精华供给中断,守护神就会消失,就算咱么唤神图再多,也不是这么个糟蹋法啊。”

    “就是因为你们使不得糟蹋唤神图,顾海澄才会如此嚣张!”

    唐楚阳算是听不出来了,顾海澄不是不怕唤神图,而是唐云倩她们没有把唐家现在真正的实力展现出来而已,既然姑姑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唐家到底有怎样的实力,唐楚阳觉得他有必要让姑姑,婶婶们深刻地认识一下。

    唐楚阳伸手摸了摸鼻子,眉头皱了皱,转头冲唐云倩等人道:

    “咱们这样,从明天开始,但凡有敢于进入卧狮岭的修士,你们什么都不用问,也不用警告,直接便使用御龙天兵图狠命的杀就是,若是顾海澄再来,每次姑姑你们就直接激发个三五张的御龙天兵图,他来一次,你们就扔四五张唤神图,就当放烟花了!”

    说着话,唐楚阳狠狠地挥舞了一下拳头,无比淡定道:

    “每次扔个五六张唤神图,连续来个五六次之后,吓也吓死他了!我就不信顾海澄是个没脑子的白痴!对了,八姑,你们的意思是干掉他?还是吓走他啊?要是想干掉他的话,咱们得换个法子才成。”

    “……”

    一桌子女人并未回应唐楚阳的问话,而是齐齐转头,如同看什么稀奇事物一样,死死地盯着唐楚阳看,这下子,不但性情变了,就连这脑袋也聪明的有些过分了,这种以势压人的法子虽然看着粗暴了一些,但换做以往的唐楚阳,他是绝对想不出这样的法子来的。

    “呃,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被一帮女人看史前生物一样地盯着,唐楚阳就是心理素质再强也有些受不了,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那张俊脸,没发现什么不对,随后抓起筷子将脸埋进了满桌子食物上,心下暗暗有些发虚。

    难道我表现的有些过头了?

    “呵呵,你这个法子很好啊,我们只是惊讶而已,那么害羞作甚?哈哈……”

    “哎呦,咱家唐小少爷也知道害羞了呢。”

    “哈哈,小弟,你现在的样子很像吞土鸟啊,害羞了就把脑袋埋到土里……”

    看唐楚阳不好意思地埋头大吃,反应过来的唐云倩忍不住哈哈大笑,其他陆续反映过来的女人们也是嬉笑出声,笑了好一阵儿,众女人相互感慨地对望,自从唐家的男人开始陆续出事,她们的已经很少这样开怀的笑过了。

    众女齐齐转头看着依然埋头大吃的唐楚阳,唐家之所以会有现在的局面,皆是因为这个突然性情大变的小家伙,虽然众女不知道唐楚阳在被林青云差点儿打死那一刻,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心里冲击,但在唐家上至老太君,下至唐楚兰等人,心里其实是有些感激林青云的。

    如果没有林青云的欺辱,她们唐家这个唯一的男丁,怕是一辈子也就是个草包样了。

    满头足足吃了一刻钟的时间,唐楚阳到底还是不得不抬头面对众女惊讶的目光,唐楚兰最是不客气,见唐楚阳终于抬头了,便没好气地问:

    “怎么?这就不害羞了?”

    “不是!”

    唐楚阳摇了摇头,吞掉口中的食物之后,抬手指了指鼓起来的肚子,艰难苦笑着憋出几个字:

    “我吃撑了……”

    “……”

    “咯咯……,小弟,你还能更好笑一些么?!”

    “呵呵,这臭小子,性子倒是越发的顽皮了……”

    “哈哈哈,哎呦,我笑得肚子疼!”

    唐楚阳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再次将一桌子女人笑得东倒西歪,又是小半个时辰的笑闹过后,唐云倩才止住了众人欢乐的情绪,一脸认真地问唐楚阳。

    “楚阳,若是我们要杀了顾海澄,你可是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好办法么?那厮祸害了我唐家牧场数年时间,只是将他吓跑的话,未免有些太便宜了他!”

    说到最后,唐云倩清丽的俏脸上已是满脸煞气,可见她对顾海澄这个偷猎者已经厌恶到了什么程度。

    唐楚阳闻言,并未急着回答,想要彻底灭杀一个人,在他看来首先得了解那个人的行为习惯,唐楚阳上辈子虽然不是职业杀手,但对于人的行为习惯,已经脾性爱好方面的知识都是有极为认可的研究和认知的,毕竟算命的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不过虽然还没有亲眼见到过顾海澄,从唐家这帮女人们的口中,唐楚阳也多少听出了些味道来,相士最擅长的就是收集整理各种琐碎的信息和传言,最终整理出有利于自己忽悠人的言论,达到以假论真糊弄别人的地步。

    “姑姑,你们不若说说顾海澄这个人吧,他的习性,爱好,都干过什么事情之类的,但凡是和他相关的信息,都细细说说……”

    听到唐楚阳不答反问,尤其是唐楚阳问出来的这些话,让比较聪慧的唐云倩等人顿时双目一亮,心中禁不住惊叹,这小家伙竟然已经知道利用情报来了解敌人了。

    对于顾海澄,唐家当然是下了大力气收集了他的情报,只是因为唐家能够和顾海澄比拟的高手实在太少,加上这厮谨慎狡猾,所以才让顾海澄逍遥法外,如今既然侄儿问起,唐云倩索性将她知道的所有关于顾海澄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

    加上其他婶婶,姑姑,姐姐时不时补充两句,一个丰满的,全面的顾海澄逐渐被唐楚阳在脑海里组织了起来。

    总的来说,唐楚阳感觉顾海澄是个有野心,有点儿智慧,性情奸猾,并且极为贪婪的人,这样的人,在唐楚阳看来还是比较好算计的。

    想要对付一个人,最怕的就是他无欲无求,只要这个人有所追求,那就必然能够找到对付他的办法。

    综合了唐家一众女人的描述之后,顾海澄给予唐楚阳最为深刻的特点就是贪婪!

    想要对付一个无比贪婪的人,最是简单不过,无他,唯大到让他无法抗拒的利益诱惑尔。

    “呵呵,姑姑啊,就这么个贪婪无比的宵小之辈,竟然把咱们偌大的唐家折腾的无可奈何?我这里有个法子,保证七天之内将顾海澄,包括他手底下的所有喽??家煌?蚓。 ?p>  “哦?!”

    唐云倩等人闻言一呆,随后双目发亮地急问:

    “什么办法?!”

    唐楚阳神秘一笑,环视了一下围着桌子,一脸期盼的众女,淡淡道:

    “让他自己送上门的办法……”

    啪!的一声,唐楚阳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在了唐楚阳的后背上,直接把刚要扮神棍的唐楚阳给拍得咳嗽连连,却不依不挠地愤愤道:

    “臭小子,你少卖关子,有什么法子就赶紧说出来,姑姑她们都因为顾海澄的事情愁死了!”

    “咳咳,二姐,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别打,我说就是!”

    看唐楚兰再次举起了巴掌,本来还想埋怨两句的唐楚阳立马举手投降,组织了一下用词之后,便将自己总结情报后想出来的法子细细说与在场众女听。

    盏茶功夫之后,众女再次抬头诧异地盯着唐楚阳,双目中的惊异想掩饰都掩饰不住,还是唐楚兰比较没心没肺,呆愣了一下之后,便再次一巴掌拍到了唐楚阳的肩膀上。

    “好家伙,小弟,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竟然这般奸诈的?这法子,若是在事前根本不清楚其中缘由的情况下,怕是大多数都会上了你的当!”

    唐楚阳并未接受二姐另类的赞美,而是翻着白眼儿愤愤冲唐楚兰大叫:

    “二姐,你能不能不要老拍我?有办法也被你拍没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