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顾海澄是景云县附近非常出名的一个散修,是四相境的大修士,身边聚拢了一帮散修组成了什么狗屁黑龙洞,好事儿没见他们做过,偷鸡摸狗,欺压良善的事情倒是做了不少,卧狮岭附近原本不只是有咱们唐家一家牧场的,其他两家就是被顾海澄给偷垮的!”

    唐楚兰说话的时候,一口小白牙咬得紧紧的,满脸的愤恨之色,唐楚阳只从她的神色上便能看出,二姐肯定已经恨这个叫做顾海澄的人,恨到了骨子里。

    “四相境的大修士?我不是炼制了不少御龙天兵图的么?一张两张收拾不了他,三五张,十几张还收拾不了他?咱家现在最不差的就是御龙天兵图了,往死里用,就不信堆不似他!”

    唐楚阳说这话的时候,情绪稍稍有点儿激动,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唐家的女人们被人欺负的场面,看着周围这些长辈,同辈的女人一个个粉脸含煞,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唐楚阳感觉受到侮辱的是他自己一样。

    旁边的八姑唐云倩听到唐楚阳激愤之言,欣慰与这小家伙终于知道关心大家的同时,不得不开口解释道:

    “我们也不是没想收拾了顾海澄,只是此人狡诈狡猾,性情又极为谨慎,稍有不对便即刻远遁千里,咱们唐家能稳胜他的只有你二姑姑,但你二姑要统筹全局,岂能专门来收拾他?顾海澄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在咱们的牧场如此肆无忌惮!”

    唐云倩说完这话,似乎是嫌解释的不够清楚,想了想,接着说道:

    “至于你说的使用唤神图对付他,原本该是个不错的好法子,可是顾海澄又不是傻子,只要咱们动用了唤神图,他肯定转身就跑,而且,唤神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只要元神精华供给中断,守护神就会消失,就算咱么唤神图再多,也不是这么个糟蹋法啊。”

    “就是因为你们使不得糟蹋唤神图,顾海澄才会如此嚣张!”

    唐楚阳算是听不出来了,顾海澄不是不怕唤神图,而是唐云倩她们没有把唐家现在真正的实力展现出来而已,既然姑姑他们还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唐家到底有怎样的实力,唐楚阳觉得他有必要让姑姑,婶婶们深刻地认识一下。

    唐楚阳伸手摸了摸鼻子,眉头皱了皱,转头冲唐云倩等人道:

    “咱们这样,从明天开始,但凡有敢于进入卧狮岭的修士,你们什么都不用问,也不用警告,直接便使用御龙天兵图狠命的杀就是,若是顾海澄再来,每次姑姑你们就直接激发个三五张的御龙天兵图,他来一次,你们就扔四五张唤神图,就当放烟花了!”

    说着话,唐楚阳狠狠地挥舞了一下拳头,无比淡定道:

    “每次扔个五六张唤神图,连续来个五六次之后,吓也吓死他了!我就不信顾海澄是个没脑子的白痴!对了,八姑,你们的意思是干掉他?还是吓走他啊?要是想干掉他的话,咱们得换个法子才成。”

    “……”

    一桌子女人并未回应唐楚阳的问话,而是齐齐转头,如同看什么稀奇事物一样,死死地盯着唐楚阳看,这下子,不但性情变了,就连这脑袋也聪明的有些过分了,这种以势压人的法子虽然看着粗暴了一些,但换做以往的唐楚阳,他是绝对想不出这样的法子来的。

    “呃,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被一帮女人看史前生物一样地盯着,唐楚阳就是心理素质再强也有些受不了,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那张俊脸,没发现什么不对,随后抓起筷子将脸埋进了满桌子食物上,心下暗暗有些发虚。

    难道我表现的有些过头了?

    “呵呵,你这个法子很好啊,我们只是惊讶而已,那么害羞作甚?哈哈……”

    “哎呦,咱家唐小少爷也知道害羞了呢。”

    “哈哈,小弟,你现在的样子很像吞土鸟啊,害羞了就把脑袋埋到土里……”

    看唐楚阳不好意思地埋头大吃,反应过来的唐云倩忍不住哈哈大笑,其他陆续反映过来的女人们也是嬉笑出声,笑了好一阵儿,众女人相互感慨地对望,自从唐家的男人开始陆续出事,她们的已经很少这样开怀的笑过了。

    众女齐齐转头看着依然埋头大吃的唐楚阳,唐家之所以会有现在的局面,皆是因为这个突然性情大变的小家伙,虽然众女不知道唐楚阳在被林青云差点儿打死那一刻,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心里冲击,但在唐家上至老太君,下至唐楚兰等人,心里其实是有些感激林青云的。

    如果没有林青云的欺辱,她们唐家这个唯一的男丁,怕是一辈子也就是个草包样了。

    满头足足吃了一刻钟的时间,唐楚阳到底还是不得不抬头面对众女惊讶的目光,唐楚兰最是不客气,见唐楚阳终于抬头了,便没好气地问:

    “怎么?这就不害羞了?”

    “不是!”

    唐楚阳摇了摇头,吞掉口中的食物之后,抬手指了指鼓起来的肚子,艰难苦笑着憋出几个字:

    “我吃撑了……”

    “……”

    “咯咯……,小弟,你还能更好笑一些么?!”

    “呵呵,这臭小子,性子倒是越发的顽皮了……”

    “哈哈哈,哎呦,我笑得肚子疼!”

    唐楚阳好不容易憋出几个字,再次将一桌子女人笑得东倒西歪,又是小半个时辰的笑闹过后,唐云倩才止住了众人欢乐的情绪,一脸认真地问唐楚阳。

    “楚阳,若是我们要杀了顾海澄,你可是有什么万无一失的好办法么?那厮祸害了我唐家牧场数年时间,只是将他吓跑的话,未免有些太便宜了他!”

    说到最后,唐云倩清丽的俏脸上已是满脸煞气,可见她对顾海澄这个偷猎者已经厌恶到了什么程度。

    唐楚阳闻言,并未急着回答,想要彻底灭杀一个人,在他看来首先得了解那个人的行为习惯,唐楚阳上辈子虽然不是职业杀手,但对于人的行为习惯,已经脾性爱好方面的知识都是有极为认可的研究和认知的,毕竟算命的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不过虽然还没有亲眼见到过顾海澄,从唐家这帮女人们的口中,唐楚阳也多少听出了些味道来,相士最擅长的就是收集整理各种琐碎的信息和传言,最终整理出有利于自己忽悠人的言论,达到以假论真糊弄别人的地步。

    “姑姑,你们不若说说顾海澄这个人吧,他的习性,爱好,都干过什么事情之类的,但凡是和他相关的信息,都细细说说……”

    听到唐楚阳不答反问,尤其是唐楚阳问出来的这些话,让比较聪慧的唐云倩等人顿时双目一亮,心中禁不住惊叹,这小家伙竟然已经知道利用情报来了解敌人了。

    对于顾海澄,唐家当然是下了大力气收集了他的情报,只是因为唐家能够和顾海澄比拟的高手实在太少,加上这厮谨慎狡猾,所以才让顾海澄逍遥法外,如今既然侄儿问起,唐云倩索性将她知道的所有关于顾海澄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

    加上其他婶婶,姑姑,姐姐时不时补充两句,一个丰满的,全面的顾海澄逐渐被唐楚阳在脑海里组织了起来。

    总的来说,唐楚阳感觉顾海澄是个有野心,有点儿智慧,性情奸猾,并且极为贪婪的人,这样的人,在唐楚阳看来还是比较好算计的。

    想要对付一个人,最怕的就是他无欲无求,只要这个人有所追求,那就必然能够找到对付他的办法。

    综合了唐家一众女人的描述之后,顾海澄给予唐楚阳最为深刻的特点就是贪婪!

    想要对付一个无比贪婪的人,最是简单不过,无他,唯大到让他无法抗拒的利益诱惑尔。

    “呵呵,姑姑啊,就这么个贪婪无比的宵小之辈,竟然把咱们偌大的唐家折腾的无可奈何?我这里有个法子,保证七天之内将顾海澄,包括他手底下的所有喽??家煌?蚓。 ?p>  “哦?!”

    唐云倩等人闻言一呆,随后双目发亮地急问:

    “什么办法?!”

    唐楚阳神秘一笑,环视了一下围着桌子,一脸期盼的众女,淡淡道:

    “让他自己送上门的办法……”

    啪!的一声,唐楚阳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在了唐楚阳的后背上,直接把刚要扮神棍的唐楚阳给拍得咳嗽连连,却不依不挠地愤愤道:

    “臭小子,你少卖关子,有什么法子就赶紧说出来,姑姑她们都因为顾海澄的事情愁死了!”

    “咳咳,二姐,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么?别打,我说就是!”

    看唐楚兰再次举起了巴掌,本来还想埋怨两句的唐楚阳立马举手投降,组织了一下用词之后,便将自己总结情报后想出来的法子细细说与在场众女听。

    盏茶功夫之后,众女再次抬头诧异地盯着唐楚阳,双目中的惊异想掩饰都掩饰不住,还是唐楚兰比较没心没肺,呆愣了一下之后,便再次一巴掌拍到了唐楚阳的肩膀上。

    “好家伙,小弟,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你竟然这般奸诈的?这法子,若是在事前根本不清楚其中缘由的情况下,怕是大多数都会上了你的当!”

    唐楚阳并未接受二姐另类的赞美,而是翻着白眼儿愤愤冲唐楚兰大叫:

    “二姐,你能不能不要老拍我?有办法也被你拍没了!”

    ;

第88章、鸡鸭鹅的幸福和强大    最初贾可道两人从老君观带过来的鸡鸭鹅分别是七、四、二只,都是从夹山村里购买的强壮土种,以防止这些鸡鸭鹅到了陌生环境病死。

    可奥迪斯的汇报却让贾可道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些鸡鸭鹅的生存能力。

    别看它们被人类驯养了数万年,与自己的野生种有了不小的区别,但它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强得让人吃惊。

    尤其是鸡,仅仅七只,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鸡蛋收了一百八十多枚,相对于夹山村的产量而言,这有些低了。

    在地球上,母鸡每二十六个小时就能产下一枚鸡蛋,在这里,大概两天才产下一枚鸡蛋。

    在一个月前,贾可道就吩咐让老农将收获的鸡蛋放入鸡窝里,让母鸡抱窝孵蛋。

    不过这事情过了,贾可道就丢到了脑后,现在方才记起。

    一百八十多枚鸡蛋,共孵出雏鸡三十来只,相对于地球而言,六分之一的出苗率低得足以让大多数种苗场破产。

    听到这个数据后,贾可道倒没有在意,自己养鸡仅仅只是为了提供肉食,鸡蛋罢了,又不是养鸡赚钱,何况这些生物对于异界来说乃是外来物种,初来乍到尚未完全适应,尚在调整期。

    想了想,贾可道索性去了池塘边。

    被围在池塘边的鸡鸭鹅,其种群较之才来时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

    一群身上刚刚丰羽的雏鸡正兴奋的跟在六只母鸡身后在池塘旁的泥地上来回翻动着,时不时将一条条肥美的虫子啄入口中吞食。

    而在池塘水面上,四只鸭,两只鹅正带着一串串雏鸭、雏鹅戏水。

    都三个多月,池塘里已不再是清水一片。

    特伦斯每次带人外出收割小麦,都会单独派人去小溪等处捕捉鱼苗,搜刮水草等等之物,回来填充这个池塘。

    因而现在的池塘水显得有些黄绿,其上漂浮着一些奇怪的浮萍类植物,但绝对不是地球上的浮萍。

    池塘里开始繁殖的鱼类以及老农捕捉的虫子给鸭,鹅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使得它们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也产下了不少蛋。

    当然,相对于鸡而言,鸭、鹅的数量少,产蛋也随之更少。

    鸭每个月大概能够产下二十二到三十枚蛋,鹅每个月十枚左右,而在这里,两对鸭子不用孵蛋,产出了一百二十多枚蛋,那对鹅就少了,只有十六枚。

    鸭蛋孵蛋的任务交给了母鸡一并孵化,九十多枚鸭蛋孵出十四只雏鸭,出苗率比鸡更加惨淡。

    而鹅就不用提了,看看那对鹅屁股后面跟着那两只毛耸耸的雏鹅就知道了,八分之一的出苗率。

    贾可道随后将这些鸡鸭鹅尽数检查了一遍。

    果然与自己猜测的差不多,这些鸡鸭鹅尽数都出现了一些妖化的症状,唯一的区别就是多少而已。

    大多数的鸡鸭鹅或许终生都没可能达到那只大公鸡的程度,但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那些在异界里孵化出来的雏苗,身上的妖气却要比它们的父辈来得更加强烈。

    这异界的环境就好似强效的异变催化剂一般,将这些原本老老实实呆在农夫家里产蛋供肉的家禽变得逐渐狰狞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贾可道也明白。

    像异界山谷这样灵气充裕的地方,即便是放在古代华夏,也是难得的灵地了。

    在古代华夏,这样的灵地,自古以来就是出妖孽的地方。

    人在灵气充裕的环境里修炼都可以变得开始非人起来,这些鸡鸭鹅难道就不能够变成妖怪?

    “土地何在?”

    贾可道思索了片刻,便出声喝道。

    没多久功夫,一道散发出白光的身形在冒出一股白烟后出现在贾可道面前,弯腰一礼:“青木山谷土地见过明阳真人。”

    好吧,这几天功夫没见,土地公也无师自通学会了给人戴高帽子,贾可道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真人,这土地公就将自己被真人了。

    “无量天尊,无需多礼,青木山谷土地,贫道将这只鸡妖交予你管教,切勿让它再行伤人。”

    贾可道将那只大公鸡交给了土地公,反正这土地已经有了一只松鼠小妖作为手下,也不在乎多这么一只鸡妖了。

    那土地公正待离去,贾可道又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道:“记着,每隔一段时间,让这鸡妖回到鸡群放松一下。”

    土地公有些呆愣,他不太明白贾可道的意思,看着贾可道,想问又有点不敢问的样子。

    贾可道也愣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土地公竟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难道非要自己明白的说,让这公鸡每隔一段时间回来给鸡群配种么?

    还好,土地公不管怎么说也是负责这片山谷生灵滋长的地祗,最初不明白不要紧,脑子多转转就明白了。

    再说了,就算是不明白也不要紧,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去做就没错。

    不管是给这公鸡放风还是配种,只要将这公鸡放回鸡群,该做的事情,它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区区一头鸡妖罢了,还没有到成仙成佛的地步。

    将鸡妖的事情解决之后,贾可道开始善后,让奥迪斯将那些道兵种子,道童招来,准备让他们学以致用。

    既然出了鸡妖,就说明这事是难以避免了。

    因而加强养殖场,防止这些鸡鸭鹅逃走就成为了主要目的,贾可道可不愿意这些鸡鸭鹅逃出去后化为妖怪,没多久就形成一个妖怪种群,最后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目光就麻烦了。

    就算是十个贾可道合在一起,现在也没可能对抗这个异界里的一些存在。

    如此一来,那些被贾可道招来的道童、道兵种子就开始了劳动。

    那些石匠主持的采石场规模较之大修房屋的时候缩小了不少,不过还在运转,毕竟山谷内外需要的石料可不少,并且不断开采山壁也能够将山谷面积扩大,虽说这样的做法,不太划算,但闲着也是闲着,何乐而不为。

    这些道童、道兵种子需要将石料从采石场运到养殖场,将养殖场四周修上一圈石墙,以防止那些鸡鸭鹅逃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