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初贾可道两人从老君观带过来的鸡鸭鹅分别是七、四、二只,都是从夹山村里购买的强壮土种,以防止这些鸡鸭鹅到了陌生环境病死。

    可奥迪斯的汇报却让贾可道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些鸡鸭鹅的生存能力。

    别看它们被人类驯养了数万年,与自己的野生种有了不小的区别,但它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强得让人吃惊。

    尤其是鸡,仅仅七只,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鸡蛋收了一百八十多枚,相对于夹山村的产量而言,这有些低了。

    在地球上,母鸡每二十六个小时就能产下一枚鸡蛋,在这里,大概两天才产下一枚鸡蛋。

    在一个月前,贾可道就吩咐让老农将收获的鸡蛋放入鸡窝里,让母鸡抱窝孵蛋。

    不过这事情过了,贾可道就丢到了脑后,现在方才记起。

    一百八十多枚鸡蛋,共孵出雏鸡三十来只,相对于地球而言,六分之一的出苗率低得足以让大多数种苗场破产。

    听到这个数据后,贾可道倒没有在意,自己养鸡仅仅只是为了提供肉食,鸡蛋罢了,又不是养鸡赚钱,何况这些生物对于异界来说乃是外来物种,初来乍到尚未完全适应,尚在调整期。

    想了想,贾可道索性去了池塘边。

    被围在池塘边的鸡鸭鹅,其种群较之才来时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

    一群身上刚刚丰羽的雏鸡正兴奋的跟在六只母鸡身后在池塘旁的泥地上来回翻动着,时不时将一条条肥美的虫子啄入口中吞食。

    而在池塘水面上,四只鸭,两只鹅正带着一串串雏鸭、雏鹅戏水。

    都三个多月,池塘里已不再是清水一片。

    特伦斯每次带人外出收割小麦,都会单独派人去小溪等处捕捉鱼苗,搜刮水草等等之物,回来填充这个池塘。

    因而现在的池塘水显得有些黄绿,其上漂浮着一些奇怪的浮萍类植物,但绝对不是地球上的浮萍。

    池塘里开始繁殖的鱼类以及老农捕捉的虫子给鸭,鹅提供了丰富的食物,使得它们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也产下了不少蛋。

    当然,相对于鸡而言,鸭、鹅的数量少,产蛋也随之更少。

    鸭每个月大概能够产下二十二到三十枚蛋,鹅每个月十枚左右,而在这里,两对鸭子不用孵蛋,产出了一百二十多枚蛋,那对鹅就少了,只有十六枚。

    鸭蛋孵蛋的任务交给了母鸡一并孵化,九十多枚鸭蛋孵出十四只雏鸭,出苗率比鸡更加惨淡。

    而鹅就不用提了,看看那对鹅屁股后面跟着那两只毛耸耸的雏鹅就知道了,八分之一的出苗率。

    贾可道随后将这些鸡鸭鹅尽数检查了一遍。

    果然与自己猜测的差不多,这些鸡鸭鹅尽数都出现了一些妖化的症状,唯一的区别就是多少而已。

    大多数的鸡鸭鹅或许终生都没可能达到那只大公鸡的程度,但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那些在异界里孵化出来的雏苗,身上的妖气却要比它们的父辈来得更加强烈。

    这异界的环境就好似强效的异变催化剂一般,将这些原本老老实实呆在农夫家里产蛋供肉的家禽变得逐渐狰狞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贾可道也明白。

    像异界山谷这样灵气充裕的地方,即便是放在古代华夏,也是难得的灵地了。

    在古代华夏,这样的灵地,自古以来就是出妖孽的地方。

    人在灵气充裕的环境里修炼都可以变得开始非人起来,这些鸡鸭鹅难道就不能够变成妖怪?

    “土地何在?”

    贾可道思索了片刻,便出声喝道。

    没多久功夫,一道散发出白光的身形在冒出一股白烟后出现在贾可道面前,弯腰一礼:“青木山谷土地见过明阳真人。”

    好吧,这几天功夫没见,土地公也无师自通学会了给人戴高帽子,贾可道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成为真人,这土地公就将自己被真人了。

    “无量天尊,无需多礼,青木山谷土地,贫道将这只鸡妖交予你管教,切勿让它再行伤人。”

    贾可道将那只大公鸡交给了土地公,反正这土地已经有了一只松鼠小妖作为手下,也不在乎多这么一只鸡妖了。

    那土地公正待离去,贾可道又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道:“记着,每隔一段时间,让这鸡妖回到鸡群放松一下。”

    土地公有些呆愣,他不太明白贾可道的意思,看着贾可道,想问又有点不敢问的样子。

    贾可道也愣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土地公竟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难道非要自己明白的说,让这公鸡每隔一段时间回来给鸡群配种么?

    还好,土地公不管怎么说也是负责这片山谷生灵滋长的地祗,最初不明白不要紧,脑子多转转就明白了。

    再说了,就算是不明白也不要紧,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去做就没错。

    不管是给这公鸡放风还是配种,只要将这公鸡放回鸡群,该做的事情,它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区区一头鸡妖罢了,还没有到成仙成佛的地步。

    将鸡妖的事情解决之后,贾可道开始善后,让奥迪斯将那些道兵种子,道童招来,准备让他们学以致用。

    既然出了鸡妖,就说明这事是难以避免了。

    因而加强养殖场,防止这些鸡鸭鹅逃走就成为了主要目的,贾可道可不愿意这些鸡鸭鹅逃出去后化为妖怪,没多久就形成一个妖怪种群,最后引来一些不必要的目光就麻烦了。

    就算是十个贾可道合在一起,现在也没可能对抗这个异界里的一些存在。

    如此一来,那些被贾可道招来的道童、道兵种子就开始了劳动。

    那些石匠主持的采石场规模较之大修房屋的时候缩小了不少,不过还在运转,毕竟山谷内外需要的石料可不少,并且不断开采山壁也能够将山谷面积扩大,虽说这样的做法,不太划算,但闲着也是闲着,何乐而不为。

    这些道童、道兵种子需要将石料从采石场运到养殖场,将养殖场四周修上一圈石墙,以防止那些鸡鸭鹅逃走。

第三十九章 偷猎者    整个卧狮岭都是唐家的?

    唐楚兰的这个回答让唐楚阳极为吃惊,细细回忆一下,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只是唐家之前越发的弱势,有些修为强悍的修士,已经逐渐开始时不时的进入卧狮岭偷猎唐家放养的妖兽,越发的不把唐家当回事了。

    唐楚兰脸上的自豪自然并未持续多久,话才说完,她妩媚的小脸儿上便有些黯然,怔怔地看着远处风景,呢喃道:

    “自从爷爷,大伯,爹爹,叔叔,堂哥,表哥他们陆续出事,咱们唐家能够护卫牧场的实力越来越弱,那些知名的散修甚至都把咱们唐家的牧场当成猎苑了,最可恨的就是林家,明知道卧狮岭是咱们唐家的,却总是带头上山猎杀咱们的放养的妖兽,哼!幸好现在咱们把林家给覆灭了!”

    唐楚兰的悲伤来得快,去得更快,说到被覆灭的林家时,她已经喜笑颜开,转身拉着唐初阳便向她的住所走去,在靠近卧狮岭的山脚下,建造了许多独立的院落。

    院落之中阁楼林立,造型古拙,多是以山石堆砌而成,那里便是唐家驻守之人和工人们的住所了。

    唐楚兰直接带着唐楚阳到了占地面积最大,装饰也最为豪华的大院内,这座巨大的院子单是占地面积怕都不少于二十亩,东西南三面都有建造连成片的石木混合建筑物,正南面的最为恢弘,最中央的主体建筑呈堡垒构造,设置了许多卡哨,方位似乎很严密。

    进入那座类似于古堡的巨大建筑之后,唐楚兰直接带着唐楚阳到了一间面积的不小的大厅,里面摆了许多圆形的八仙桌,唐楚阳闻着空气中飘起的饭菜余香,判断这里应该就是餐厅了。

    “小弟,你先随便找张桌子坐下,我去帮你那些好吃的……”

    唐楚兰往满大厅的数张八仙桌一指,示意唐楚阳过去坐,她自己则直接转身进了大厅对面开出来的三个门中的一个,估计那里就是通往厨房的地方了。

    唐楚阳其实也不是很饿,但他看二姐这么殷勤,也不好打击了唐楚兰的兴头,当下只好随便选了张桌子坐下,静等二姐给他准备好吃的。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唐楚兰便带着三四个厨娘陆续从厨房走了出来,到了唐楚阳这一桌,一边示意楚阳往桌子上放食物,一边口若悬河地介绍。

    “这个是八仙菜,纯粹的素菜,不过每一样蔬菜都有一股独特的味道,其中有三样菜只有进入落日山脉才能采摘到,这个粉红色的是咕噜兽,肉味鲜美,稍稍烹制便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你别看这咕噜兽个头不大,它可是实实在在的三阶雷兽,寻常高级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还有这个,嘿嘿,这个叫凤凰展翅,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这是二姐亲手做的哦,原料就是我前天去落实山脉打来的凤翅鸟,这凤翅鸟拥有堪比四阶大修士的实力,为了猎到这是凤翅鸟,我还用了一张御龙天兵图,为这个还被六姑骂了一顿呢!”

    说到被九姑唐云娇骂时,唐楚兰还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御龙天兵图如今已经被老太君和二姑等人视为唐家秘宝,特意警告过他们这些唐家第三代的丫头们不要随意使用,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唐初阳炼制这种唤神图并不费力,但老太君和唐云婷的话也没人敢不遵守。

    唐楚兰也是因为和唐楚阳关系最为亲近,从他那里要到了不少御龙天兵图,这才敢奢侈地动用这种堪比天将级的唤神图猎杀妖兽,不过尽管如此,依然被九姑姑唐云娇给收拾了一顿。

    “哈哈,你自己都说了凤翅鸟有大修士的实力,而你自己才三才境的修为,能够打败凤翅鸟唯一的可能便是动用御龙天兵图了,这样九姑都发现不了,那她岂不是比你还笨?”

    难得有打击二姐的机会,唐楚阳非但没有安慰,反而哈哈大笑着嘲笑唐楚兰,他是绝对不会心疼御龙天兵图的,只是见二姐这碎碎念的可爱模样,突然觉得非常温馨,忍不住就想逗逗唐楚兰。

    “你!唐楚阳,你不打击我会死么?!”

    唐楚兰恼怒地比着拳头就想打,不过想起今后还得从小弟手里拿唤神图,只能愤愤地挥舞了一下白嫩的小拳头,将手中的餐盘狠狠地顿到了唐楚阳面前。

    “好心没好报,老姐我花费那么大力气去杀凤翅鸟,还不是想回去的时候给你做好吃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嘿嘿,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啊二姐……”

    唐楚阳嘿嘿一笑,也不去看二姐故意绷起来的俏脸,两人这几个月胡闹惯了,像今天这样的场景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的,唐楚兰虽然看着恼怒,其实根本就没有生气。

    唐楚阳正在大快朵颐地胡吃海塞时,忙完的唐云娜等人也陆续进入了用餐大厅,看到唐楚阳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几人不客气地全都坐了过来,老九唐云娇瞪了唐楚兰一眼,没好气道:

    “我说你怎么有那么多御龙天兵图呢,感情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从楚阳那里换来的,你这妮子在修炼上也有这么大劲头的话,现在怕在已经三才境圆满了!”

    “我哪有……”

    唐楚兰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悄悄地挪到了唐楚阳的背后,现在小弟在家里的身份可不一样了,整个家族的女人们都把他当做未来的家主看待,再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便要斥责他,唐楚兰最近闯祸的时候,都养成了往小弟那里躲的习惯。

    挪到唐楚阳的旁边时,唐楚兰见他竟依然满头大吃,顿时气恼地拉了拉唐楚阳的袖子,这臭小子,也不知道帮姐姐说几句好话,没见九姑姑又要唠叨么?

    “九姑,不过是几张御龙天兵图而已,这东西早晚是要暴露的,况且现在展现出来也是好事,若是等我成了中级灵画师,炼制出实力更强的唤神图,贸然使用的话岂不是更加让人接受?二姐随意使用御龙天兵图,其实是我授意的……”

    这件事情唐楚阳是早晚要和家里的长辈们说说的,现在机会就不错,唐楚阳一边说着话,将口中的食物吞下去之后,端起旁边的茶杯惯了口水,见几个姑姑,婶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这里,唐楚阳接着道:

    “吞并了林家之后,咱们唐家的实力差不多已经可以晋级中型家族了,而且,我成为灵画师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我估摸着要不了多久时间,帝国便会有特使下来审核,若是我通过了他们的核实,便会有爵位赐下,有了爵位自然就会有封地,那时咱们唐家若不显示一下实力,怎么震慑宵小?”

    灵画师之所以身份尊贵,皆是因为数量太过稀少,五行大陆每个帝国王朝内一旦出了位灵画师,皇帝必然会赐予爵位和封地以示恩赏,避免本国珍稀人才流失,这些都是唐楚阳从典籍上看到的,二姑唐云婷在确定了唐楚阳灵画师的身份时,也和他说过这事儿。

    “楚阳说的也是,恐怕特使到来的时间也就在这个月了,也不知道楚阳这次能够得到什么爵位?男爵?还是子爵?男爵封地只有一个村子而已,要是子爵就好了,咱们可以直接把卧狮岭建造成一个镇子,以此当做楚阳的封地!”

    说这话的是唐楚阳的七婶于莹,她出身官家,父亲乃是景云县上一任县尊,对于天威王朝官面上的道道极为清楚,唐家所有和官面接触的事情,如今也都是由她来经营的。

    “哎,我也不是非要教训楚兰这丫头,只是这些年咱们唐家弱势惯了,我怕咱们崛起的太快,让这帮丫头失了本心,今后打唐家注意的人肯定不会少了,咱们唐家男人少,她们这帮妮子如实保持不好自己,怕是将来得为楚阳招来不少麻烦。”

    唐云娇也知道御龙天兵图的暴露是迟早的事情,只是以前隐忍惯了,谨慎得有些过头而已,如今侄儿这么一说,她倒是突然想起,再过不了多久时间,侄儿就会有爵位加封了,别看五行大陆上修士横行,但在实力更强强大的王朝面前,大多数修士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折腾而已。

    能够有实力创建王朝者,大多都是那些实力强横的顶尖家族,甚至于直接就是大宗门,天威王朝皇族立国之前,就是一个大型家族,因此王朝内拥有的修士不必游荡在民间的修士少,甚至于在高尖端修士方面,王朝的实力要更远超所有势力。

    见众人讨论的激烈,唐家老十唐云雅轻轻拍了拍手,引起众人注意后,这才,满脸忧色道:

    “我觉得,咱们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怎么将那些总是偷入牧场的散修给收拾掉,上个月咱们的奔云兽,麟角牛又被他们偷走了不少,再这样下去的话,咱们的牧场怕是都要被那几个混蛋给偷垮了!”

    一桌子女人闻言,顿时气得柳眉倒竖,身为最高的唐云倩一脸寒霜,咬牙道:

    “又是顾海澄他们那些人么?!”

    “嗯,就是他们!这帮偷猎者,都连续这趟咱们牧场好几个月了……”

    见极为长辈皆都俏脸含煞,唐楚阳有些吃惊,他有些诧异地转头问身后的二姐唐楚兰。

    “二姐,怎么回事?”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