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整个卧狮岭都是唐家的?

    唐楚兰的这个回答让唐楚阳极为吃惊,细细回忆一下,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只是唐家之前越发的弱势,有些修为强悍的修士,已经逐渐开始时不时的进入卧狮岭偷猎唐家放养的妖兽,越发的不把唐家当回事了。

    唐楚兰脸上的自豪自然并未持续多久,话才说完,她妩媚的小脸儿上便有些黯然,怔怔地看着远处风景,呢喃道:

    “自从爷爷,大伯,爹爹,叔叔,堂哥,表哥他们陆续出事,咱们唐家能够护卫牧场的实力越来越弱,那些知名的散修甚至都把咱们唐家的牧场当成猎苑了,最可恨的就是林家,明知道卧狮岭是咱们唐家的,却总是带头上山猎杀咱们的放养的妖兽,哼!幸好现在咱们把林家给覆灭了!”

    唐楚兰的悲伤来得快,去得更快,说到被覆灭的林家时,她已经喜笑颜开,转身拉着唐初阳便向她的住所走去,在靠近卧狮岭的山脚下,建造了许多独立的院落。

    院落之中阁楼林立,造型古拙,多是以山石堆砌而成,那里便是唐家驻守之人和工人们的住所了。

    唐楚兰直接带着唐楚阳到了占地面积最大,装饰也最为豪华的大院内,这座巨大的院子单是占地面积怕都不少于二十亩,东西南三面都有建造连成片的石木混合建筑物,正南面的最为恢弘,最中央的主体建筑呈堡垒构造,设置了许多卡哨,方位似乎很严密。

    进入那座类似于古堡的巨大建筑之后,唐楚兰直接带着唐楚阳到了一间面积的不小的大厅,里面摆了许多圆形的八仙桌,唐楚阳闻着空气中飘起的饭菜余香,判断这里应该就是餐厅了。

    “小弟,你先随便找张桌子坐下,我去帮你那些好吃的……”

    唐楚兰往满大厅的数张八仙桌一指,示意唐楚阳过去坐,她自己则直接转身进了大厅对面开出来的三个门中的一个,估计那里就是通往厨房的地方了。

    唐楚阳其实也不是很饿,但他看二姐这么殷勤,也不好打击了唐楚兰的兴头,当下只好随便选了张桌子坐下,静等二姐给他准备好吃的。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唐楚兰便带着三四个厨娘陆续从厨房走了出来,到了唐楚阳这一桌,一边示意楚阳往桌子上放食物,一边口若悬河地介绍。

    “这个是八仙菜,纯粹的素菜,不过每一样蔬菜都有一股独特的味道,其中有三样菜只有进入落日山脉才能采摘到,这个粉红色的是咕噜兽,肉味鲜美,稍稍烹制便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你别看这咕噜兽个头不大,它可是实实在在的三阶雷兽,寻常高级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呢……”

    “还有这个,嘿嘿,这个叫凤凰展翅,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这是二姐亲手做的哦,原料就是我前天去落实山脉打来的凤翅鸟,这凤翅鸟拥有堪比四阶大修士的实力,为了猎到这是凤翅鸟,我还用了一张御龙天兵图,为这个还被六姑骂了一顿呢!”

    说到被九姑唐云娇骂时,唐楚兰还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御龙天兵图如今已经被老太君和二姑等人视为唐家秘宝,特意警告过他们这些唐家第三代的丫头们不要随意使用,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唐初阳炼制这种唤神图并不费力,但老太君和唐云婷的话也没人敢不遵守。

    唐楚兰也是因为和唐楚阳关系最为亲近,从他那里要到了不少御龙天兵图,这才敢奢侈地动用这种堪比天将级的唤神图猎杀妖兽,不过尽管如此,依然被九姑姑唐云娇给收拾了一顿。

    “哈哈,你自己都说了凤翅鸟有大修士的实力,而你自己才三才境的修为,能够打败凤翅鸟唯一的可能便是动用御龙天兵图了,这样九姑都发现不了,那她岂不是比你还笨?”

    难得有打击二姐的机会,唐楚阳非但没有安慰,反而哈哈大笑着嘲笑唐楚兰,他是绝对不会心疼御龙天兵图的,只是见二姐这碎碎念的可爱模样,突然觉得非常温馨,忍不住就想逗逗唐楚兰。

    “你!唐楚阳,你不打击我会死么?!”

    唐楚兰恼怒地比着拳头就想打,不过想起今后还得从小弟手里拿唤神图,只能愤愤地挥舞了一下白嫩的小拳头,将手中的餐盘狠狠地顿到了唐楚阳面前。

    “好心没好报,老姐我花费那么大力气去杀凤翅鸟,还不是想回去的时候给你做好吃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嘿嘿,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啊二姐……”

    唐楚阳嘿嘿一笑,也不去看二姐故意绷起来的俏脸,两人这几个月胡闹惯了,像今天这样的场景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的,唐楚兰虽然看着恼怒,其实根本就没有生气。

    唐楚阳正在大快朵颐地胡吃海塞时,忙完的唐云娜等人也陆续进入了用餐大厅,看到唐楚阳桌子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几人不客气地全都坐了过来,老九唐云娇瞪了唐楚兰一眼,没好气道:

    “我说你怎么有那么多御龙天兵图呢,感情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从楚阳那里换来的,你这妮子在修炼上也有这么大劲头的话,现在怕在已经三才境圆满了!”

    “我哪有……”

    唐楚兰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悄悄地挪到了唐楚阳的背后,现在小弟在家里的身份可不一样了,整个家族的女人们都把他当做未来的家主看待,再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便要斥责他,唐楚兰最近闯祸的时候,都养成了往小弟那里躲的习惯。

    挪到唐楚阳的旁边时,唐楚兰见他竟依然满头大吃,顿时气恼地拉了拉唐楚阳的袖子,这臭小子,也不知道帮姐姐说几句好话,没见九姑姑又要唠叨么?

    “九姑,不过是几张御龙天兵图而已,这东西早晚是要暴露的,况且现在展现出来也是好事,若是等我成了中级灵画师,炼制出实力更强的唤神图,贸然使用的话岂不是更加让人接受?二姐随意使用御龙天兵图,其实是我授意的……”

    这件事情唐楚阳是早晚要和家里的长辈们说说的,现在机会就不错,唐楚阳一边说着话,将口中的食物吞下去之后,端起旁边的茶杯惯了口水,见几个姑姑,婶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这里,唐楚阳接着道:

    “吞并了林家之后,咱们唐家的实力差不多已经可以晋级中型家族了,而且,我成为灵画师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我估摸着要不了多久时间,帝国便会有特使下来审核,若是我通过了他们的核实,便会有爵位赐下,有了爵位自然就会有封地,那时咱们唐家若不显示一下实力,怎么震慑宵小?”

    灵画师之所以身份尊贵,皆是因为数量太过稀少,五行大陆每个帝国王朝内一旦出了位灵画师,皇帝必然会赐予爵位和封地以示恩赏,避免本国珍稀人才流失,这些都是唐楚阳从典籍上看到的,二姑唐云婷在确定了唐楚阳灵画师的身份时,也和他说过这事儿。

    “楚阳说的也是,恐怕特使到来的时间也就在这个月了,也不知道楚阳这次能够得到什么爵位?男爵?还是子爵?男爵封地只有一个村子而已,要是子爵就好了,咱们可以直接把卧狮岭建造成一个镇子,以此当做楚阳的封地!”

    说这话的是唐楚阳的七婶于莹,她出身官家,父亲乃是景云县上一任县尊,对于天威王朝官面上的道道极为清楚,唐家所有和官面接触的事情,如今也都是由她来经营的。

    “哎,我也不是非要教训楚兰这丫头,只是这些年咱们唐家弱势惯了,我怕咱们崛起的太快,让这帮丫头失了本心,今后打唐家注意的人肯定不会少了,咱们唐家男人少,她们这帮妮子如实保持不好自己,怕是将来得为楚阳招来不少麻烦。”

    唐云娇也知道御龙天兵图的暴露是迟早的事情,只是以前隐忍惯了,谨慎得有些过头而已,如今侄儿这么一说,她倒是突然想起,再过不了多久时间,侄儿就会有爵位加封了,别看五行大陆上修士横行,但在实力更强强大的王朝面前,大多数修士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折腾而已。

    能够有实力创建王朝者,大多都是那些实力强横的顶尖家族,甚至于直接就是大宗门,天威王朝皇族立国之前,就是一个大型家族,因此王朝内拥有的修士不必游荡在民间的修士少,甚至于在高尖端修士方面,王朝的实力要更远超所有势力。

    见众人讨论的激烈,唐家老十唐云雅轻轻拍了拍手,引起众人注意后,这才,满脸忧色道:

    “我觉得,咱们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怎么将那些总是偷入牧场的散修给收拾掉,上个月咱们的奔云兽,麟角牛又被他们偷走了不少,再这样下去的话,咱们的牧场怕是都要被那几个混蛋给偷垮了!”

    一桌子女人闻言,顿时气得柳眉倒竖,身为最高的唐云倩一脸寒霜,咬牙道:

    “又是顾海澄他们那些人么?!”

    “嗯,就是他们!这帮偷猎者,都连续这趟咱们牧场好几个月了……”

    见极为长辈皆都俏脸含煞,唐楚阳有些吃惊,他有些诧异地转头问身后的二姐唐楚兰。

    “二姐,怎么回事?”

    ;

第87章、鸡鸡化妖    奥迪斯脸上带着几分古怪神色:“明阳大人,您进来看看就知道了。”

    贾可道也不多话,跟着奥迪斯进了养殖场。

    刚一养殖场,贾可道就看见里面原本用来隔离鸡鸭鹅的木头藤蔓栅栏竟然被毁坏了一些,残留的栅栏上遗留着一些抓痕,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些血迹。

    不管是鸡鸭还是鹅都被赶到了池塘边。

    而那个原本已经弃用的大鸡笼不知道被谁找了出来,放在鸡圈里,里面关着一头大公鸡。

    这头大公鸡正不断的撞击着鸡笼,声势之大实为罕见,撞得不断晃动,几乎都要翻滚过来。

    如果不是鸡笼是用铁丝木棍混编的话,恐怕早就被这公鸡撞得碎裂开了。

    说实话,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凶猛的公鸡。

    寻常公鸡能够啄一下人就算是凶猛了,但却万万比不上这头差点就要翻天的公鸡。

    由此可见,那两个农夫受伤的罪魁祸首应该就在这里了。

    “将鸡笼打开。”

    贾可道需要仔细查看才能够断定是怎么回事,因而走到鸡笼前朝着那个民兵吩咐道。

    民兵或许是刚好见到这头公鸡逞凶的目击证人,因而对公鸡有些惧怕,口中有些迟疑:“这公鸡凶猛,要是放出来会跑的。”

    他嘴里似乎在担心公鸡逃了,脚下却是半点没动。

    贾可道明白,这民兵是担心自己被伤着了。

    不过奥迪斯倒是不在乎这些,上前一步就将鸡笼的栓子抽掉,拉开了鸡笼的小门。

    见到有逃生的希望,那头公鸡顿时兴奋了起来,翅膀一扑,就从小门里冲了出来。

    而奥迪斯此时正挡在公鸡的逃生线路上,伸手就朝着公鸡抓去,企图将公鸡直接擒获。

    但奥迪斯这次倒是有些失算,那公鸡见奥迪斯伸手抓来,翅膀奋力扇动,原本将要落入奥迪斯的公鸡随即便向上一蹿,躲过了这一抓不说,那好似利刃的鸡爪还在奥迪斯的右手上留下了数道血痕。

    痛得奥迪斯隐隐痛哼一声,不得不连退数步,护住脸面,这时公鸡已乘胜追击,借着能够飞行的优势朝着奥迪斯的眼睛啄来。

    “大胆孽畜!胆敢伤人!定!”

    贾可道右手并为剑指,朝着那公鸡就是一点。

    随着这一点,原本腾空扑击的公鸡全身一僵,再也无法动弹,就这么直愣愣的掉落下来,摔在地面上溅起一片灰尘鸡毛来。

    “好险。”

    奥迪斯此时后背不由得暗暗冒出一层冷汗。

    虽说是他自己大意了,但这公鸡的凶狠灵活倒是让他颇为有些后怕。

    要知道,这公鸡专门啄击眼球,奥迪斯就算晋升为大剑士,眼球也没可能承受这一击。

    稍有闪失,自己的一只眼睛恐怕就要变成窟窿了。

    这头公鸡的实力已经超过精锐老兵了,加上其灵活的身手与迅猛的啄击,寻常的剑士遇上它,恐怕早就阴沟翻船了。

    奥迪斯这时也没多想,将公鸡捡起递给了贾可道。

    贾可道这一手叫做定鸡术,原本是旁门左道之术,一些残缺手法流传于湘西一带,被称为定鸡,用来在出殡之时压丧之用。

    老君观历代观主都有收集此类左道之术的嗜好,这里面便有定鸡术的完整版本。

    贾可道小时对此术颇有兴趣,便练习了此术。

    这时倒是用上了。

    这种定鸡术,只要道行足够,即便是再凶猛的猛禽都能够定住,甚至于一些飞禽妖物都难逃此术之祸,实为飞禽的天敌之术法。

    贾可道曾经猜测此术最早应该是为了捕杀飞禽妖物,夺取其精血,内丹之物而创立的一门术法。

    与湘西流传的残缺版本相比,贾可道的定鸡术自然不用靠近公鸡,隔空就将其给定住了。

    接过公鸡,贾可道仅仅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自己带过来的七只鸡里面的那只公鸡,并且断定这头公鸡已经开始妖化。

    别的不说,光是其外表羽毛较之以前绚丽无比,其尾羽足足长到了一米长,摸上去很是坚韧,富有弹性,好似一根根弹簧长在了屁股上。

    其爪坚硬如铁,若是被抓一下,就是数道血痕。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公鸡的眼睛里微微蒙上了一些血红之色。

    这是妖物伤人之后的特征,若是这头公鸡将那两个农夫啄死了,这公鸡的眼睛就不是蒙上这么一点血红了,则会变成整体血红。

    若是普通公鸡,就算是啄死了人,也不会有这样的变化。

    不过光从外表来看,或许会出现一点差错,须得确定一下才行。

    贾可道右手捏了个法印从双眼之间晃过,开了阴阳眼,便看见公鸡身上除了头颅之外,周身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黑气来。

    竟然接近彻底化妖的边缘了,看到这层快要完全形成的黑气,贾可道不由得被惊了一下。

    自从那头夹山松鼠被土地公点化为妖之后,贾可道就考虑到这个问题存在的可能性。

    不过一想到时日尚短,应该不会出现此类情况,毕竟那头夹山松鼠如果不得土地公点化的话,恐怕在这里待上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造化,毕竟松鼠的一生也就八到十年。

    而现在问题出现了。

    奥迪斯此时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口,嘴角抽动着,脸上有些冒汗,用贾可道配置的符水清洗着。

    伤口不浅,每一道都直接破开了奥迪斯的皮肤,深入肉中,或许是鸡爪带着什么东西,使得奥迪斯的伤口周围都显出一圈紫色来,还好,符水有用,清洗之后,伤口渐渐收口。

    “奥迪斯,去问问老农,这鸡繁殖多少了。”

    听得贾可道吩咐,奥迪斯急忙让那个民兵用布条将伤口草草包扎,便去了池塘边。

    负责照看养殖场的老农一共有四人,其中两人受伤,已经送往山洞救治,剩下两人则是将鸡鸭鹅看管在池塘边,不让它们乱跑。

    这些奇怪动物听说是祭司大人养的,若是跑了一只,后果不堪设想,因而两个老农倒是尽职尽责。

    匆匆问了几句,奥迪斯就跑了回来,向贾可道汇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