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奥迪斯脸上带着几分古怪神色:“明阳大人,您进来看看就知道了。”

    贾可道也不多话,跟着奥迪斯进了养殖场。

    刚一养殖场,贾可道就看见里面原本用来隔离鸡鸭鹅的木头藤蔓栅栏竟然被毁坏了一些,残留的栅栏上遗留着一些抓痕,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些血迹。

    不管是鸡鸭还是鹅都被赶到了池塘边。

    而那个原本已经弃用的大鸡笼不知道被谁找了出来,放在鸡圈里,里面关着一头大公鸡。

    这头大公鸡正不断的撞击着鸡笼,声势之大实为罕见,撞得不断晃动,几乎都要翻滚过来。

    如果不是鸡笼是用铁丝木棍混编的话,恐怕早就被这公鸡撞得碎裂开了。

    说实话,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凶猛的公鸡。

    寻常公鸡能够啄一下人就算是凶猛了,但却万万比不上这头差点就要翻天的公鸡。

    由此可见,那两个农夫受伤的罪魁祸首应该就在这里了。

    “将鸡笼打开。”

    贾可道需要仔细查看才能够断定是怎么回事,因而走到鸡笼前朝着那个民兵吩咐道。

    民兵或许是刚好见到这头公鸡逞凶的目击证人,因而对公鸡有些惧怕,口中有些迟疑:“这公鸡凶猛,要是放出来会跑的。”

    他嘴里似乎在担心公鸡逃了,脚下却是半点没动。

    贾可道明白,这民兵是担心自己被伤着了。

    不过奥迪斯倒是不在乎这些,上前一步就将鸡笼的栓子抽掉,拉开了鸡笼的小门。

    见到有逃生的希望,那头公鸡顿时兴奋了起来,翅膀一扑,就从小门里冲了出来。

    而奥迪斯此时正挡在公鸡的逃生线路上,伸手就朝着公鸡抓去,企图将公鸡直接擒获。

    但奥迪斯这次倒是有些失算,那公鸡见奥迪斯伸手抓来,翅膀奋力扇动,原本将要落入奥迪斯的公鸡随即便向上一蹿,躲过了这一抓不说,那好似利刃的鸡爪还在奥迪斯的右手上留下了数道血痕。

    痛得奥迪斯隐隐痛哼一声,不得不连退数步,护住脸面,这时公鸡已乘胜追击,借着能够飞行的优势朝着奥迪斯的眼睛啄来。

    “大胆孽畜!胆敢伤人!定!”

    贾可道右手并为剑指,朝着那公鸡就是一点。

    随着这一点,原本腾空扑击的公鸡全身一僵,再也无法动弹,就这么直愣愣的掉落下来,摔在地面上溅起一片灰尘鸡毛来。

    “好险。”

    奥迪斯此时后背不由得暗暗冒出一层冷汗。

    虽说是他自己大意了,但这公鸡的凶狠灵活倒是让他颇为有些后怕。

    要知道,这公鸡专门啄击眼球,奥迪斯就算晋升为大剑士,眼球也没可能承受这一击。

    稍有闪失,自己的一只眼睛恐怕就要变成窟窿了。

    这头公鸡的实力已经超过精锐老兵了,加上其灵活的身手与迅猛的啄击,寻常的剑士遇上它,恐怕早就阴沟翻船了。

    奥迪斯这时也没多想,将公鸡捡起递给了贾可道。

    贾可道这一手叫做定鸡术,原本是旁门左道之术,一些残缺手法流传于湘西一带,被称为定鸡,用来在出殡之时压丧之用。

    老君观历代观主都有收集此类左道之术的嗜好,这里面便有定鸡术的完整版本。

    贾可道小时对此术颇有兴趣,便练习了此术。

    这时倒是用上了。

    这种定鸡术,只要道行足够,即便是再凶猛的猛禽都能够定住,甚至于一些飞禽妖物都难逃此术之祸,实为飞禽的天敌之术法。

    贾可道曾经猜测此术最早应该是为了捕杀飞禽妖物,夺取其精血,内丹之物而创立的一门术法。

    与湘西流传的残缺版本相比,贾可道的定鸡术自然不用靠近公鸡,隔空就将其给定住了。

    接过公鸡,贾可道仅仅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自己带过来的七只鸡里面的那只公鸡,并且断定这头公鸡已经开始妖化。

    别的不说,光是其外表羽毛较之以前绚丽无比,其尾羽足足长到了一米长,摸上去很是坚韧,富有弹性,好似一根根弹簧长在了屁股上。

    其爪坚硬如铁,若是被抓一下,就是数道血痕。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公鸡的眼睛里微微蒙上了一些血红之色。

    这是妖物伤人之后的特征,若是这头公鸡将那两个农夫啄死了,这公鸡的眼睛就不是蒙上这么一点血红了,则会变成整体血红。

    若是普通公鸡,就算是啄死了人,也不会有这样的变化。

    不过光从外表来看,或许会出现一点差错,须得确定一下才行。

    贾可道右手捏了个法印从双眼之间晃过,开了阴阳眼,便看见公鸡身上除了头颅之外,周身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黑气来。

    竟然接近彻底化妖的边缘了,看到这层快要完全形成的黑气,贾可道不由得被惊了一下。

    自从那头夹山松鼠被土地公点化为妖之后,贾可道就考虑到这个问题存在的可能性。

    不过一想到时日尚短,应该不会出现此类情况,毕竟那头夹山松鼠如果不得土地公点化的话,恐怕在这里待上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造化,毕竟松鼠的一生也就八到十年。

    而现在问题出现了。

    奥迪斯此时正在处理自己的伤口,嘴角抽动着,脸上有些冒汗,用贾可道配置的符水清洗着。

    伤口不浅,每一道都直接破开了奥迪斯的皮肤,深入肉中,或许是鸡爪带着什么东西,使得奥迪斯的伤口周围都显出一圈紫色来,还好,符水有用,清洗之后,伤口渐渐收口。

    “奥迪斯,去问问老农,这鸡繁殖多少了。”

    听得贾可道吩咐,奥迪斯急忙让那个民兵用布条将伤口草草包扎,便去了池塘边。

    负责照看养殖场的老农一共有四人,其中两人受伤,已经送往山洞救治,剩下两人则是将鸡鸭鹅看管在池塘边,不让它们乱跑。

    这些奇怪动物听说是祭司大人养的,若是跑了一只,后果不堪设想,因而两个老农倒是尽职尽责。

    匆匆问了几句,奥迪斯就跑了回来,向贾可道汇报。

第三十八章 卧狮岭    唐家最好乾坤袋也就是半间屋子那么大而已,想要像那些大家族一样使用储物装备运送物资,显然是没有可能的,跟着八姑姑唐云倩等人来到城外的时候,唐楚阳才发现这里已经准备了是数量马车,每辆马车上都插了唐家的族徽。

    唐家的族徽极为特殊,竟然是一只盛开的紫色牡丹,牡丹的后面交叉放着一柄长枪和一柄长戟,周围是一圈圈简约而精美的云纹,长枪和长戟上还有细细的荆棘缠绕,整体给人一只富贵里透露着一股子铿锵之气的感觉。

    身为唐家唯一的男丁,唐楚阳就算再怎么不学无术,他还是知道族徽的来历和意义的。

    牡丹象征吉祥富贵,希望唐家富贵长远,长枪代表拒敌于家门之外,不可侵犯,而长戟则代表镇压,威慑八方,简简单单一个族徽可谓寓意深远,凝聚了唐家几百年的心血和传承。

    五行大陆上的马匹和地球上差距很大,这是一种外形似马,但浑身布满细密鳞片,头生双角,四只粗壮有力,比牛还壮实的类马生物,名字叫做‘奔云兽’,属于性情比较温和的二阶妖兽,唐家的牧场里就饲养了不少。

    每只奔云兽身后都拖了一辆相当于地球上中型货车那么大车斗,载重至少在三十吨起步。

    唐楚阳细细数了数,统共有十八辆马车,其中三辆是供人乘坐的马车,专门用拉人的,其余十五辆车上全是各类物资,三辆供人乘坐的马车分别位于最前,最后和中间,正好把整个车队全部护卫了起来,唐楚阳和八姑唐云倩乘坐的就是中央那辆马车。

    每辆运输物资的马车都有三个青年男子负责驾驭,这些男人全都是服务于唐家产业里的工人,并不是唐家仆从,他们大多都是景云县的平民,虽然不是修士,但胜在老实勤恳,即便在唐家最为没落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背弃唐家,因此唐家给予这些人的待遇都极好。

    “出发!!”

    上车之后,八姑唐云婷一声大喝,整整十八辆马车齐齐开动,壮实得堪比牤牛的奔云兽一声嘶鸣,粗壮有力的四蹄前踏后蹬,轻而易举地拖着沉重无比的货物开始前进。

    唐楚阳穿越到五行大陆已经快半年时间了,还从未走出过景云县县城,这一次前往唐家牧场,对他来说就相当于一次不错的旅行。

    出城二十多里之后,泥石混合的道路两旁景色突变,大片大片的树木,不知名的花朵,奇形怪状的庄稼顿时充斥唐楚阳的视野。

    五行大陆上的树木极为神异,从出城开始,唐楚阳所观所见竟是连一颗地域十丈的树木都没见到,即便是一种叫做‘惊云松’的最矮树木,起高度也在十五丈往上,相当于地球上二十多层的高楼大山。

    或许是这个世界的灵气太过浓郁的原因,唐楚阳发现,不论是他见到的任何东西,几乎都是打了激素一样往大了长,随便一朵路边的野花,花盘长得都比唐楚阳的脑袋大,一路走来,倒是让唐楚阳如同没见识的土包子一样,涨了不少见识。

    他虽然看了不少书籍,但书中介绍的事物,大多都不会刻意去描写大小方面的问题,就那路边高达数十丈的参天巨树来说,在五行大陆的人看来,几十丈高的树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在唐楚阳这个穿越人士来看,他便有种进入了巨人世界的错觉。

    不过想想修士召唤出来的那些天兵天将,个头最小的都在一丈往上,唐楚阳心想,动辄三五米高的守护神,才是影响五行大陆所有事物疯狂生长的主要原因吧。

    奔云兽不但力大无比,而且奔跑速度极快,等到天色微微擦黑的时候,唐家的车队已经出行一百多里,唐楚阳从车窗外极目远眺,车队的前方已经出现了一条拔地而起的雄起山脉,那条宏伟的山脉婉转盘旋,不知道几千几万里长。

    再往远处看,一轮巨大的红日边缘正缓缓隐没于山脉之后,将最后一丝余晖肆意地挥洒了出来,带给这世界最后一丝光亮,五行大陆不只是树木山石,野草鲜花巨大无比,就连太阳和月亮都大得惊人,唐楚阳心里隐约觉得,这五行大陆很像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地球。

    “八姑姑,前面那条蜿蜒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山脉,应该就是落日山脉了吧?这山脉确实宏伟未必,远隔百余里竟然已是清晰可见!”

    唐云倩闻言,连看都没看便点头道:

    “没错,从这里望过去唯一能够看到的山,便是落日山脉了,再往前走上百余里之后,你就能看到咱们唐家牧场所在的卧狮岭了……”

    天色虽然已经逐渐转暗,但唐云倩并没有停下来驻扎的意思,唐楚阳也不觉得奇怪,五行大陆上的所有生物,甚至包括大部分平民,天生都具备不俗的夜视能力,夜晚视物虽不能说是视若白昼,但在唐楚阳看来也相去不远了。

    所以,在五行大陆上的多数人看来,白天和黑夜区别并不是很大,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夜间的时候所有妖兽的实力都会暴增。

    这是因为五行大陆上有两个月亮,一银月,一血月,血月升起,则妖兽实力暴涨!

    唐家这次押货的六人,包括八姑姑唐云倩在内,都是高级修士,而且三个境界的天兵,仙兵和神兵都已经契约,再加上唐楚阳给予的御龙天兵图,她们有充足的信心即便夜晚遭遇妖兽偷袭,也能够轻松地将之击退。

    毕竟从景云县到卧狮岭这三百里的区域,已经属于安全区了,即便是卧狮岭所在,也只是落日山脉的外围而已,那里常年有大量的修士猎杀妖兽,除开偶尔流窜到外围的妖兽之外,几乎已经没有太大的危险了。

    一直等到车队到达卧狮岭,唐楚阳期待的妖兽夜袭,或者强人劫道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唯一见到的生人时候,也是途中经过的几个村落而已,那些村民见了车队躲了来不及,哪里还敢轻易凑过来找不自在。

    唐楚阳虽然有些失望,但货物能够一路通畅毫无意外地运输到目的地,似乎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他那些险恶的心思,似乎有点儿没事儿找抽的意思在里面了。

    驻守牧场的唐楚兰等人似乎早就接到的消息,车队才一靠近了牧场,就见里面陆陆续续地走出了几位缤纷争艳的女子,唐家的女人皆都生得娇俏美丽,若是换做是在地球上,一帮女人往那里一站,必定会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但唐楚阳已经到唐家快半年时间,和这帮姑姑,婶婶,大姨小姨,姐姐妹妹们低头不见抬头见,早就已经审美疲劳了,说得稍微恶俗一点,唐楚阳现在更想见到大量的男人。

    唐家牧场里的男人不少,唐楚阳下车之后,只是粗略地看了看,发现单单是负责卸货的青年男子,数量都差不多有一百人了,看来偌大的唐家不是没有男人,而是和唐家有直接关系的男人只剩下他一个了而已。

    “小弟!你怎么也跟来了?!”

    突然在姑姑婶婶的背后看到了最疼爱的小弟,唐楚兰的欣喜可想而知,都已经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居然毫无形象地连蹦带跳就向着唐楚阳冲了过来。

    “哎哎哎,注意形象啊二姐!”

    唐楚阳一脸的无奈之色,但心里却极为高兴,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唐楚阳和他接触的最多,相处的时间也最长,尤其是那个花费了她所有积蓄的人参果,让唐楚阳对二姐唐楚兰的印象极为深刻,每每想起,他心里便会升起不可抑制的悸动。

    亲情,他真的很在意,很喜欢,也更加珍惜!

    “哈哈,你一个小破孩,说什么形象?!走走,吃饭没?二姐带你吃好东西!”

    唐楚兰嘻嘻哈哈地走进了唐楚阳,在他身上又抓又挠,等到把小弟强装起来的严肃给折腾崩溃了之后,这才拉着他往牧场里走去。

    “这俩皮孩子……”

    牧场负责人唐云雅和押货负责人唐云倩远远看着嬉闹的唐楚兰姐弟,有些感慨,又有些温馨地摇了摇头,随后开始指挥下人们卸货,搬货,这些东西都是接收林家资产的时候收集起来的物资,林家的农庄不少,最早的时候唐家牧场的所有饲料都是从林家买的。

    只是最近这十几年唐家逐渐示弱,林家几乎每年都要在饲料方面为难唐家,若不是唐家的经济状况越发的拮据,唐云婷甚至都有自己经营农庄的想法了。

    现如今林家彻底被唐家吞并之后,唐家的牧场经营方面,几乎所有的环节都属于自家经营范畴了,今后倒是不用太担心被其他人拿了命门,掣肘唐家发展了。

    唐家的牧场很大,非常大,这是唐楚阳进入牧场之后的第一印象,因为他的视线延伸到极远处之后,都未曾看到牧场围起来的栅栏,进门的时候,他可是有看到牧场门口的木质栅栏的,最低也有两三丈高。

    “二姐,咱们家的牧场到底有多大?!”

    唐楚兰闻言,妩媚的俏脸上浮起明显的自豪之色,抬手颇为大气地向着四周挥了一圈,这才稍稍有些激动地道:

    “咱家的牧场有多大?哈哈,整个卧狮岭都是属于咱们唐家的,你说咱们唐家的牧场有多大?”

    PS:感谢‘看海’巨巨的刷屏打赏!小猪拜谢您的鼎力支持!感谢‘炮兵’大神的打赏!人情记下了,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