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御龙天兵的实力堪比天将,云常天之所以看中了御龙天兵图,无非就是亲眼看到唐楚阳这个一元境的修士,竟然能够通过唤神图直接操控天将级守护神而已,而且,还是一人操控四个!

    修士使用唤神图也是有着严格的等级限制的,虽然没有修士本身契约守护神那么等级分明,但使用唤神图顶多也就是超越一阶,毕竟唤神的时候虽然不用消耗,但想要唤神图持续存在,是必须要修士本身来提供元神精华支撑的。

    天将级守护神的消耗,至少是天兵一级守护神的百倍,即便只是相差一阶的神兵级守护神,和四阶的天将级守护神也是十倍的消耗差距,没有足够的修为,就无法储存足够多的元神精华,一旦没有了元神精华支撑,守护神自然不会无偿为修士服务。

    既然在云常天的认知里,御龙天兵图应该是四阶的天将级唤神图,唐楚阳就按照云常天的想象将一阶唤神图改成四阶就是了,反正即便改变了品阶,唤神图本身并不会有任何变化。

    至于消耗方面的问题,唐楚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毕竟一阶守护神和四阶守护神之间的元神消耗,可谓天差地别,唐楚阳估摸着,等云常天发现御龙天兵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消耗低的惊人的时候,必然会无比震惊,今后再次打御龙天兵图的注意几乎是必然的。

    不过唐楚阳也不以为意,御龙天兵是早晚要让世人知道的,毕竟,他如今也契约了御龙天兵总不可能一辈子不使用吧?再说了,相比于以后出现的更高级的天将,神将,乃至于星君,提前暴露实力最差的御龙天兵,反而是件好事。

    将改好的御龙天兵图收起,唐楚阳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直接前往万宝阁,一天多时间他半点信息都没有给云常天,也不知道这位魄力不小的云掌柜有没有后悔太过相信他了。

    等唐楚阳怀中恶意的揣测来到万宝阁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让他相当无奈,甚至于敬佩云常天的消息。

    “云掌柜有事前往流云城了,走前特意吩咐,若是唐小少爷您的东西准备好的话,麻烦暂等几日,等云掌柜回来之后再作商议……”

    听到守在贵宾室外的小厮禀报了云常天的消息之后,唐楚阳直觉心中滋味繁杂,他都不知道,到底是他自己太小家子气了?还是云常天这人魄力太惊人了,价值几百万的东西随手扔给别人之后,竟然还有心情去出差?!

    唐楚阳自问,若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的话,无论如何他都做不到如此淡定。

    “好吧,云常天,我不得不承认,你这招让我对你的印象再次拔高了不少……”

    有些无奈地离开万宝阁,唐楚阳一边往回走,一边思索着他接下来该干些什么,如今他的修为已经彻底一元境圆满,原本该是契约二阶守护神的好时候,不过自从上一次搞得整个景云县鸡飞狗跳之后,唐楚阳反而不急着契约二阶守护神了。

    反正他刚契约的御龙天兵实力不差,即便对上了天将也能和对方打得不相上下,从个体战力上来讲,唐楚阳的实力已经可以划归到大修士这个层次了,他现在最缺的只是战斗经验而已。

    “身为唐家未来的家主,我似乎该关心一下唐家的产业了,听二姐临走时说,奶奶和姑姑似乎有离开景云县到大城里发展的意思,也不知道他们打算去哪里发展?流云城?还是其他地方?”

    回到唐家之后,唐楚阳直接去后宅找老太君,现在全家女人都把唐楚阳当成了唐家的重中之重,他要是不打个招呼就出远门的话,怕是整个唐家都能彻底乱套,唐楚阳打算和奶奶说一声,去唐家的牧场待一段时间。

    到了老太君的宅院之后,唐楚阳发现奶奶竟然难得地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就过去的记忆里来看,老太君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悠闲过了。

    “奶奶,孙儿看您来了……”

    唐楚阳打完招呼便自顾自地走了进来,现在整个唐家能不经老太君允许,就直接进入她的宅院的人,整个唐家也只有三个人而已,除开二姑唐云婷和六姑唐云娜,便剩他这个独苗苗了。

    “乖孙来了?呵呵,怎么不看书了?这几天月你可是天天呆在书房里看书,奶奶想见你一面都难呢……”

    老太君睁开眯着的双眼,看向唐楚阳的眼神满是慈爱,这宝贝孙子最近给整个唐家的惊喜太多了,多到了老太太有种如在梦中的错觉,感受着晒在身上的暖暖阳光,老太君禁不止再次提醒自己这并不是梦境。

    “嘿,孙儿之前不学无术,凭得害奶奶和姑姑,婶婶们伤心那么多年,这时候若是还不懂上进的话,还不如死了干脆。”

    “傻话!”

    听唐楚阳说的过分,老太君抬手就给了走近的唐楚阳一巴掌,没好气道:

    “你如今也是我唐家仅剩的男丁,若是你再出个什么意外,让奶奶死后如何面对唐家列祖列宗?!你啊,合该长命百岁,为唐家接续香火,莫要让唐家的传承断在了你这一代!”

    唐楚阳知道男丁这个问题,是老太太心头最大的忌讳,当下干笑着不敢接嘴,看奶奶埋怨完了之后,他这才一脸认真道:

    “奶奶,您看孙儿早晚是要接手唐家的,这几日孙儿的修为也稳定了下来,书房里的典籍也都看得差不多了,我想去咱们唐家的牧场看看,虽然不一定能够帮上什么忙,但总能涨些见识的,也不至于将来管事了,一问三不知。”

    老太君闻言诧异转头,尽管知道这个宝贝孙子已经彻底变了心性,但听他突然关心起家族产业来,老太太依然感觉诧异无比,往日里这小子唯一关心家族产业的时候,通常都是他缺钱花的时候,根本从未真正关注过家族的运作。

    “这是好事!”

    老太太看唐楚阳面色严肃,语气诚恳,双目之中看不出任何虚伪造作,便知他是真的想要了解唐家产业,当下点头赞同,思索了一下才道:

    “既然你有这个心思,正好下午你六姑要派人往牧场送些东西,你便跟着你七婶和八姑一起去吧,咱们唐家牧场距离落日山脉不远,你小子没事可不要乱跑,就呆在牧场转转便是!”

    虽然老太太非常不愿意唐楚阳外出冒险,但既然乖孙还不容易有了关心家族产业的心思,也不好太过打击他的积极性了,不过尽管同意了唐楚阳的请求,老太太依然不忘了警告,唐楚阳如今身系唐家满门希望,是万万不能出什么意外的,一会儿还得和八丫头她们交代一下。

    “奶奶您就放心吧,孙儿胆子小的很,没事儿哪里会往落实山脉跑,我就呆在牧场看看咱们都养了些什么东西而已……”

    听老太君同意了他的请求,唐楚阳心里极为兴奋,嘴上虽然说得信誓旦旦,心里却已经开始向着怎么进入落日山脉探险了,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新兵永远都撑不了老兵,唐楚阳觉得他的守护神再怎么厉害,在没有经历实战之前,他就永远只是个菜鸟而已。

    这次唐家牧场之行,便是唐楚阳为自己安排的,由菜鸟转变成老鸟的历练,他可不想一辈子宅在唐家,尽管他知道,整个唐家除他之外,都是这么想的。

    获得了老太太的首肯之后,唐楚阳就马不停蹄地找八姑姑唐云倩去了,她是这次往牧场押送物资的队长,所有人员都必须到她的小院儿里去集合。

    不过唐楚阳看看还没过中午,走到一半便转回了自己的小院,这次去牧场足有两三百里路要走,唐楚阳打算再准备一些唤神图,万一路上要是出什么意外的话,也能以防万一。

    再次回到书房,唐楚阳好不耽搁地开始炼制唤神图,如今他的识海里足足储存了几万元神精华,炼制三五十张唤神图都消耗不了多少,不过炼制唤神图对心神消耗极大,为了保持旺盛的精力,唐楚阳打算炼制个二三十张便停手。

    听奶奶说这次前往牧场的统共也就六个人而已,有二三十张唤神图怎么也够用了。

    炼制了那么多唤神图,唐楚阳已经对一阶唤神图的炼制技巧极为熟练,前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三十张唤神图便被陆续炼制了出来,其中单单是御龙天兵图占了一半儿,其他十五张唐楚阳纯粹是为了熟悉技巧,而炼制成了其他寻常的天兵图。

    把能准备的全部收拾好之后,正好有侍女来通知唐楚阳到唐云倩那里集合,唐楚阳也不多话,直接就跟着侍女前往八姑姑唐云娜的小院。

    来到唐云倩小院儿,发现其他人已经全部到齐,六七个莺莺燕燕的女子里突然多出个男人来,自然极为醒目,姿容清丽的唐云倩见到唐楚阳,原本清冷的俏脸上也拉起了片片温情。

    “阳儿,难得你有心关注咱们唐家的产业,卧狮岭距离景云县足有三百里,你若是有什么想知道的,便问姑姑和婶婶,嗯,路上就跟姑姑一辆车好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乖乖呆在车上就好,一切都由我们解决……”

    “都听姑姑的!”

    唐楚阳郁闷地点了点头,被一大帮女人当做花瓶一样护着,这让身为男人的他有些放不下心里那点不多的自尊心。

第85章、挑选,考验    这山谷的灵气原本就要比其它地方充裕,再加上土地公每日不辞辛苦的忙碌,各种作物生长状态良好,甚至于称得上是优异。

    仅仅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那些土豆已经赶在下第一场雪之前,叶子开始枯黄,再等上一个星期时间,便进入收获期了。

    山谷内的一切都开始进入正轨。

    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除了负责田间管理的农夫之外,大批的人力闲置了下来,而贾可道也有了闲心,开始挑选起道兵来。

    在特伦斯的命令下,整个山谷的居民都聚集到了山洞前。

    道童们并没有汇入人群之中,穿着用麻布改成的道袍站在贾可道两侧,脸上带着微微笑意。

    “工匠或者四十五岁以上,可以离开了。”

    特伦斯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开始筛选起来。

    在经过简单筛选后,留在原地的人群迅速缩减到两百人以下,并且自觉排成数列,当然,就整齐程度而言,完全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歪歪斜斜的站在那里,还自以为排列整齐。

    让见过华夏国庆大阅兵的贾可道看了,不由得暗自摇头,幸亏自己不用依靠这群人去打仗,否则的话,望风而逃或许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不过话说回来,这群乌合之众对于接下来的选拔颇为兴奋,不少人暗地里正在交头接耳。

    贾可道转了一圈之后,便点了点人头,将最热衷于交头接耳者尽数剔了出去。

    热衷于交头接耳者,必然是心志不坚者,虽说这一点可以通过高强度的训练来改进,但那些心志最弱者,压根就不用训练了,沦为山谷最底层是在所难免的。

    用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训练,心志最弱者能够成为道兵的可能性仅仅只有心志坚毅者的两成不到。

    被剔除的民众心头有些不太爽,听特伦斯大人说,这次乃是挑选土地神麾下教会的武士!

    我的乖乖,这教会武士虽说从发展前途上来看,比不上那些祭司学徒,但从其它教会的武士就可以看出,不管从地位或者实力上来说,都是一个迅速的提升。

    被剔除之后,也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这条攀天路。

    因而他们便站在四周围观接下来的选拔仪式,甚至于一个被剔除出去的壮汉朝着里面等待着下一轮挑选的候选者们显出自己强壮的肌肉。

    对于这种近乎于挑衅的举动,贾可道可不会有丝毫手软,很快,奥迪斯就冲了上去,将那个裸露上半身的壮汉直接拖了出去,他的下场将会是关在山洞内一个星期。

    随着石屋一一修建完毕,山洞就被遗弃不用了。

    天气越来越冷,相对于设施较为完整的石屋而言,空荡荡的山洞里住着,那日子可不太舒服。

    由于山谷人口宝贵,贾可道也不可能将犯人直接处死或者处于损伤身体的刑罚,因而将其关在山洞里,不准外出,吃最差的食物,让他们享受小黑屋的待遇,足以刻骨铭心了。

    至于反贾可道,呵呵,完全没关系,相对于个别犯错的人来说,贾可道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整座山谷的代表,以个人的力量想要与组织对抗,那简直就是找死啊。

    这一轮剃掉那些心志弱小者之后,也就只剩下一百六十多人了。

    第二轮选拔很快就开始了,道童们捧着一叠叠用长茅草编制的蒲团走了过来,每个人领到了一个,之后就是原地坐在蒲团上,不得说话,不得站立起来,更不得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特伦斯便开始将那些淘汰掉的民众直接驱散。

    这一轮的选拔,非面临挑选者不得在这里停留。

    贾可道点燃了三支檀香,朝着土地神像点了三下,之后插在了香炉中。

    这时,在场之人除了贾可道、奥迪斯、塔伦斯三人之外就只有那十多个道童了。

    道童们最初还维持着自己所谓的祭司威严,但很快便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只见一个浑身散发出乳白光辉的人形从神像中漂浮了出来,右手轻轻一挥,一片光雾洒下,那些坐在蒲团上的人身上随即浮现出一丝丝微光来。

    是土地神降临了!

    道童们压根就没有思考更多的问题,一个个按照习惯便跪了下来。

    不过土地公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间很短,就转了一圈便返回了神像。

    没多久,一些候选者身上的微光开始消散。

    五分钟内,微光消散者就被直接被踢出了局。

    土地公所洒下的光雾实际上是一种幻术,当然,对于土地而言,这已经是祂为数不多的能力了。

    没法,现在的土地公仅仅只是一个村级土地,除了对辖区内发生的事情,全知全觉,滋润植物之外,就只剩下这个原本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幻术了。

    被这种光雾笼罩的人将会进入一种无法辨认的幻觉之中,从而接受各种诱惑的考验。

    比如他们中了幻术之后并不会发现自己中了幻术,而是会认为自己被选为了道兵,之后接受各种训练,成功激发了斗气(没法,这些异界人类对于道兵的理解就是教会武士,认为其力量组成就是斗气加少许的神恩。)。

    之后就是与土地神的敌人作战,胜利,获得荣耀,奖赏,然后敌人就会藏藏掩掩的跑来拉拢。

    最初的条件或许是几袋小麦。

    好吧,这些条件都是候选者中了幻术后,脑海里自行生成的,而生成的条件则是他们心里抗拒诱惑的最低程度。

    如果是一个没吃没喝的乞丐中了这种幻术,第一次被诱惑的条件多半就是半个掺了麦糠的黑面包。

    当然,如果让尚布斯男爵来测试的话,或许就是一小块领土了。

    不管怎么说,在第一次诱惑就败下阵来的家伙着实没有成为道兵的价值。

    或许说贾可道绝对不会冒这种风险。

    几袋小麦就将你给收买了,我还训练什么道兵?

    难道给敌人训练么?

    第一批在幻术测试中被踢出局的家伙,离开了现场,不过他们脸上没有多少奇怪神色,只是带着一些遗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