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山谷的灵气原本就要比其它地方充裕,再加上土地公每日不辞辛苦的忙碌,各种作物生长状态良好,甚至于称得上是优异。

    仅仅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那些土豆已经赶在下第一场雪之前,叶子开始枯黄,再等上一个星期时间,便进入收获期了。

    山谷内的一切都开始进入正轨。

    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除了负责田间管理的农夫之外,大批的人力闲置了下来,而贾可道也有了闲心,开始挑选起道兵来。

    在特伦斯的命令下,整个山谷的居民都聚集到了山洞前。

    道童们并没有汇入人群之中,穿着用麻布改成的道袍站在贾可道两侧,脸上带着微微笑意。

    “工匠或者四十五岁以上,可以离开了。”

    特伦斯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开始筛选起来。

    在经过简单筛选后,留在原地的人群迅速缩减到两百人以下,并且自觉排成数列,当然,就整齐程度而言,完全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歪歪斜斜的站在那里,还自以为排列整齐。

    让见过华夏国庆大阅兵的贾可道看了,不由得暗自摇头,幸亏自己不用依靠这群人去打仗,否则的话,望风而逃或许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

    不过话说回来,这群乌合之众对于接下来的选拔颇为兴奋,不少人暗地里正在交头接耳。

    贾可道转了一圈之后,便点了点人头,将最热衷于交头接耳者尽数剔了出去。

    热衷于交头接耳者,必然是心志不坚者,虽说这一点可以通过高强度的训练来改进,但那些心志最弱者,压根就不用训练了,沦为山谷最底层是在所难免的。

    用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训练,心志最弱者能够成为道兵的可能性仅仅只有心志坚毅者的两成不到。

    被剔除的民众心头有些不太爽,听特伦斯大人说,这次乃是挑选土地神麾下教会的武士!

    我的乖乖,这教会武士虽说从发展前途上来看,比不上那些祭司学徒,但从其它教会的武士就可以看出,不管从地位或者实力上来说,都是一个迅速的提升。

    被剔除之后,也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这条攀天路。

    因而他们便站在四周围观接下来的选拔仪式,甚至于一个被剔除出去的壮汉朝着里面等待着下一轮挑选的候选者们显出自己强壮的肌肉。

    对于这种近乎于挑衅的举动,贾可道可不会有丝毫手软,很快,奥迪斯就冲了上去,将那个裸露上半身的壮汉直接拖了出去,他的下场将会是关在山洞内一个星期。

    随着石屋一一修建完毕,山洞就被遗弃不用了。

    天气越来越冷,相对于设施较为完整的石屋而言,空荡荡的山洞里住着,那日子可不太舒服。

    由于山谷人口宝贵,贾可道也不可能将犯人直接处死或者处于损伤身体的刑罚,因而将其关在山洞里,不准外出,吃最差的食物,让他们享受小黑屋的待遇,足以刻骨铭心了。

    至于反贾可道,呵呵,完全没关系,相对于个别犯错的人来说,贾可道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整座山谷的代表,以个人的力量想要与组织对抗,那简直就是找死啊。

    这一轮剃掉那些心志弱小者之后,也就只剩下一百六十多人了。

    第二轮选拔很快就开始了,道童们捧着一叠叠用长茅草编制的蒲团走了过来,每个人领到了一个,之后就是原地坐在蒲团上,不得说话,不得站立起来,更不得睁开眼睛!

    与此同时,特伦斯便开始将那些淘汰掉的民众直接驱散。

    这一轮的选拔,非面临挑选者不得在这里停留。

    贾可道点燃了三支檀香,朝着土地神像点了三下,之后插在了香炉中。

    这时,在场之人除了贾可道、奥迪斯、塔伦斯三人之外就只有那十多个道童了。

    道童们最初还维持着自己所谓的祭司威严,但很快便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只见一个浑身散发出乳白光辉的人形从神像中漂浮了出来,右手轻轻一挥,一片光雾洒下,那些坐在蒲团上的人身上随即浮现出一丝丝微光来。

    是土地神降临了!

    道童们压根就没有思考更多的问题,一个个按照习惯便跪了下来。

    不过土地公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间很短,就转了一圈便返回了神像。

    没多久,一些候选者身上的微光开始消散。

    五分钟内,微光消散者就被直接被踢出了局。

    土地公所洒下的光雾实际上是一种幻术,当然,对于土地而言,这已经是祂为数不多的能力了。

    没法,现在的土地公仅仅只是一个村级土地,除了对辖区内发生的事情,全知全觉,滋润植物之外,就只剩下这个原本是用来保护自己的幻术了。

    被这种光雾笼罩的人将会进入一种无法辨认的幻觉之中,从而接受各种诱惑的考验。

    比如他们中了幻术之后并不会发现自己中了幻术,而是会认为自己被选为了道兵,之后接受各种训练,成功激发了斗气(没法,这些异界人类对于道兵的理解就是教会武士,认为其力量组成就是斗气加少许的神恩。)。

    之后就是与土地神的敌人作战,胜利,获得荣耀,奖赏,然后敌人就会藏藏掩掩的跑来拉拢。

    最初的条件或许是几袋小麦。

    好吧,这些条件都是候选者中了幻术后,脑海里自行生成的,而生成的条件则是他们心里抗拒诱惑的最低程度。

    如果是一个没吃没喝的乞丐中了这种幻术,第一次被诱惑的条件多半就是半个掺了麦糠的黑面包。

    当然,如果让尚布斯男爵来测试的话,或许就是一小块领土了。

    不管怎么说,在第一次诱惑就败下阵来的家伙着实没有成为道兵的价值。

    或许说贾可道绝对不会冒这种风险。

    几袋小麦就将你给收买了,我还训练什么道兵?

    难道给敌人训练么?

    第一批在幻术测试中被踢出局的家伙,离开了现场,不过他们脸上没有多少奇怪神色,只是带着一些遗憾。

第三十六章 终于成功了    仔细想了想,唐楚阳决定只往唤神图上添加‘阵符’,阵纹是阵法的组成部分之一,一个完整的阵法是由阵符,阵纹,阵基三个部分组成,阵纹是阵法输出通道,阵符是形成法术的核心,阵基则是能量供应中心。

    一个阵法的攻击形态,属性,模式等等都是有阵符来完成的,单独在唤神图上添加阵符,并不会影响唤神图上的能量平衡,这样就保证了唤神图不会出什么问题,而单独的阵符也是可以形成法术的,因为所有的法术都是基于阵符衍生出来的。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阵符,就是一座阵法的核心,修士施展法术的时候也就是将自身当成阵法来使用,经脉是阵纹,识海的本命神印就是阵基,而阵符就是法术的具象化形态。

    这个道理,唐楚阳也是拥有了识海和真元,结合地球上学了二十多年的阵法知识之后,才总结领悟出来的。

    五行大陆上也有阵法,并且还有阵法师这个比较高端的职业,只是唐楚阳阅读了大量的典籍之后发现,五行大陆上的阵法似乎是在以一种缺失方式的发展,因为所有唐楚阳能够接触的到的阵法,几乎都是简陋版的阵法。

    至少在唐楚阳看来,诸如构建唤神图的储元阵,蓄灵阵等等,都是他学过的那些阵法里的简化版而已。

    晃了晃脑袋,唐楚阳觉得他想的有些太远了,从随身带着的乾坤袋里将所有灵画师器具全部拿出来,一一摆放在书案上,又找出一张一阶四品的御龙天兵图将之摊开,卡到画板中间的凹槽中。

    勾画阵符使用的灵墨,原本应该使用具备迷幻能力妖兽的血液才是最佳,但唐楚阳现在可没时间去寻找这样的妖兽,再说其他妖兽的血液也不是不能使用,只是用具备迷幻能力妖兽的血液来构画幻阵的阵纹,效果更佳而已。

    调制构画阵符的灵墨,需要消耗的不再是元神精华,而是换成了本命神印里释放出来的元气,因为驱动阵法运转的能量是元气,而不是元神精华。

    三百份儿的灵柩鸟血液,其实就是三百个小瓷瓶里装着的一两血液而已,理论上一两妖兽血液已经能够满足炼制一张唤神图的量,但大多数灵画师都要使用双倍的妖兽血液,才能够将守护神构画完成,唐楚阳也是沾了上辈子画了太多的图形和画符的光,才能一次性地一挥而就。

    取出一名灵柩鸟血液倒入砚台内,唐楚阳直接拿起灵毫将元气灌入笔杆,构画阵符,阵法和构画守护神形象不同,因为支撑阵法运转的是元气,而非元神精华。

    左手并指成剑将食中二指侵入灵柩鸟血液当中,丝丝缕缕的淡蓝色元气不断注入其中,随着紫色的血液逐渐向着黑色转变,最终表面浮起氤氲雾气的时候,唐楚阳这才收起左手,持笔的右手不间歇地直接蘸满灵墨,开始围绕着储元阵和蓄元阵构画阵符。

    储元阵的颜色显示直接就将唤神图的等级表现出来,而蓄元阵显示的则是唤神图的品质,想要让别人无法看出御龙天兵图的品阶,自然要在储元阵和蓄元阵上下手。

    唐楚阳上辈子都不知道画了多少万张符咒,对于阵符的熟悉程度已经如同本能一般,因此他勾画起来极为顺畅,并且迅捷无比,原本看似应该非常困难的事情,在他手里却如同信手涂鸦,不到三息时间便将圈住蓄元阵和储元阵的阵符构画完成。

    所有阵符勾画完成的瞬间,唐楚阳的心还是悬着的,因为在他看过的所有典籍里,还从未有灵画师这么干过,因此他根本就预料不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哧哧哧!

    唐楚阳悬着的心还没来得及放下,便见原本构画好的阵符突然冒出阵阵白烟,不一会儿竟然无火自然。

    轰!

    一声不是很大的闷响自唤神图上传出,整张唤神图如同被泼了汽油一样,剧烈地燃烧起来。

    “到底还是失败了……”

    对于失败,唐楚阳早有心理准备,他现在这种做法,就和在地球上那些科学家做研究一样,只是拥有理论上成立的概念,具体操作到底可不可行,还要亲自进行试验之后才能知道结果。

    唐楚阳的第一次试验显然是失败了,不过他并不灰心,因为在这么做之前唐楚阳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

    任何一样新事物的出现,都是经过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才能将之逐渐完善出来的,一次性试验成功的事情不是没有,但那需要太多的运气成分。

    唐楚阳不认为运气会永远伴随他左右,他也从来不会将期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运气上,不过是一张御龙天兵图而已,对于其他修士来说或许很珍贵,但于唐楚阳而言,还真就和街边的大白菜没有多大的区别。

    再次拿出一张一阶三品的御龙天兵图,将画板清理了一下之后,重新将唤神图卡进画板当中的凹槽,前面构画幻阵阵符的时候,唐楚阳想得有些太简单了。

    他原本以为只要用幻阵阵符将储元阵,蓄元阵两个阵法包裹起来,应该就能达到改变唤神图外显品阶的目的了,现在看来,是他的思路不对,单单依靠包裹两个阵法显然无法完成对唤神图的改造。

    唐楚阳微微皱起眉头,他在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幻阵阵符他画过不知道几万次了,这方面是绝对不可能出错的,既然阵符没问题,那毛病就是出在唤神图上了。

    如今唐楚阳对一阶唤神的构造已经极为熟悉,只是稍稍一想,便双目一亮,立刻想到了问题出在哪里了。

    “是了,我用幻阵阵符将储元阵和蓄元阵完全包裹,这就断了两座阵法释放储存能量的通道,里面的元神精华和天地元气释放不出来,这张唤神图自然就算是废了,怪不得会无火自燃,一张没有任何报酬的唤神图,守护神自然不会接受!”

    以阵符包裹储元阵和蓄元阵这个思路失败了,唐楚阳只能继续想其他办法,既然不能圈住两座基阵,唐楚阳便将阵符直接添加在唤神图的下方,这样就不会和两座基阵产生冲突,或许有成功的可能。

    想到就做,唐楚阳直接执笔再次开始在新的唤神图下方构画幻阵。

    不到五息时间,重现添加的了幻阵阵符的新唤神图再次完成,只是唐楚阳还来不及期待,原本毫无动静的唤神图突然‘嘭!’一声闷响,爆裂了开来。

    第二次实验,再次失败!

    连续两次失败,依然没有对唐楚阳造成任何困扰,他在地球上跟着师傅刚开始画符的时候,每天画费的符纸何止数百?这才不过失败了两次而已,唐楚阳的心绪甚至连半点儿波动都没有。

    重新将画板清理了一下,唐楚阳再次拿出一张御龙天兵图放进凹槽,皱眉略一思索,开始执笔沿着守护神形象图添加阵符,既然找不到成功的天窗,那就一步步去丈量好了,不过巴掌大小的唤神图而已,每一寸地方都实验一下都要不了多少时间。

    等到连续失败了十多次之后,唐楚阳终于找到了阵符添加的安全点,这个安全点完全出乎了他预料,竟然是储元阵和蓄元阵这两座基阵的内部!

    “往储元阵内部添加阵符,其实就是让储元阵除开拥有储蓄元神精华的功能之外,额外具备幻术的能力而已,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唐楚阳有些懊恼地拍了一下脑门,同时他也明白,这是因为思维惯性的原因,才导致他一直未曾想过改变储元阵的功能,因为储元阵,蓄元阵和守护神形象图就是构成一阶唤神图的所有因素,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常识一样的东西。

    包括唐楚阳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显然,正是因为这种思维上的固定认真和惯性,才将唐楚阳的思维给局限在了框架之内,一直无法跳出这个范围来思考。

    平静了一下心绪之后,唐楚阳不得不重新炼制几张御龙天兵图,因为前面的十数次实验,已经将他库存的所有唤神图都给消耗光了,若是卖给万宝阁的话,那可是不小的一笔钱。

    花费了一个小时再次炼制了十多丈御龙天兵图,重新调制了一份灵墨,唐楚阳再次将其中最差的一张一阶二品唤神图放进画板凹槽。

    执笔蘸墨,直接将阵符构画在储元阵的内部,才画完第一个阵符,唐楚阳便感觉到了和之前不同寻常的地方,因为他下笔构画阵符的时候,竟然感觉到了阵符完成瞬间和储元阵产生的奇妙共振,这是代表阵法改变属性的灵动共振!

    唐楚阳不敢分心,笔下不停游走,虽然储元阵只有一个硬币那么大,但唐楚阳在其中添加阵符毫无苦难,三息时间一过,储元阵微微一震,唐楚阳正好将最后一个阵符画完。

    随后唐楚阳又开始往蓄元阵中添加阵符,有了储元阵的经验之后,储元阵更加简单,不用两息便被唐楚阳一挥而就!

    所有阵符连接起来的刹那,便见淡蓝光芒猛然自阵符当中爆射而出,一闪而散,随后淡蓝色的光芒化作薄薄蓝雾,瞬息间蔓延整张唤神图,微光再次一闪,唤神图便再次恢复了原先摸样。

    当唐楚阳将目光望向储元阵的时候,他紧张的面色才开始逐渐放松下来,原本代表一阶唤神图的赤色储元阵,此时已经散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而另一边的蓄灵阵,则来回跳动了几下之后,最终稳定成最低品的赤红色。

    绿色储元阵代表四阶!

    赤色蓄元阵代表一品!

    这张原本只有一阶二品的御龙天兵图,在经过唐楚阳添加幻阵阵符进去之后,居然诡异地变成了四阶一品的天将级唤神图!

    “终于成功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