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另外,将山谷后面的乱石堆清理掉,打通通往后方森林的谷道,以便能够获得固定的肉食来源。

    所有的木屋全部拆除,在清理之后的山谷谷道前修建整齐划一的联排木屋,这样除了整齐美观之外,还能够在冬季保证木屋内温度不会下降太多。

    规划里,最重要的有两点,其一便是将逃难者,幸存者尽数登记造册。

    说实话,这件事情,贾可道之前很早就想做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贾可道在这里威信尚未竖立,太急于求成反倒会引发抵制。

    现在土地公已能够白日出行,那么仗着土地神的威势,贾可道想要做些什么,那些幸存者,逃难者都没可能反对。

    在这个世界里,神权是绝对凌驾于王权这类的世俗政权之上,那个尚布斯男爵是绝对没法翻起什么风浪来。

    其二,就是将所有人登记造册之后,挑选出一批警备队员,再从里面挑选道童与道兵种子。

    这道童就不用多说了,而这道兵,道门之中自古以来便有例可循。

    所谓道兵便是道门护法之军,用来护卫道统,抵抗邪魔之用。

    而这道兵也分为两种,其一以人类为种,淬炼肉身,炼就金刚不坏之身,称之为金刚力士,有炼就幻隐遁形,称为鬼武,有专精剑术,以阵御剑,称为剑修等等。

    其二则是训练妖精鬼怪,修炼专门的功法,从而编制成军。

    而贾可道这次准备训练的道兵自然是以人类为种的金刚力士,相对于其它类型的道兵而言,金刚力士是最为简单的。

    据说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时,张角所训练的黄巾力士便是这金刚力士的雏形。

    这黄巾力士力大无穷,作战之时奋勇向前,狂暴至极,所向披靡,唯一的缺点就是在作战时,这种黄巾力士神智不清,难以指挥,也正因为这一点,拥有黄巾力士的黄巾军最终覆灭在各地豪强手中。

    之后,天庭从这些黄巾力士的亡魂中挑选精锐,选拔上天,以供驱使,最后使得黄巾力士这个称号延续了下来。

    而贾可道准备训练的金刚力士算得上是弱化版了。

    原因很简单,即便是金刚力士也需要在其后背铭刻金刚护甲符,而金刚护甲符需要炼精化气中层才能够绘制,因而贾可道只能够将其替换成火焰甲兵符。

    由此,这半调子的金刚力士也只能被称为火焰甲兵了。

    在贾可道的命令下,山谷众人倒是很配合,并且还有两人表示愿意帮助登记造册。

    这两人原本是尚布斯男爵领地上的税务官与书记官,分别叫达也力,库鲁斯。

    这次跟着尚布斯男爵逃到山谷来,两位平时养尊处优的地方官员,这一路上算是吃了大苦。

    尚布斯男爵自己都逃得慌忙,粮食压根就没怎么带,这税务官与书记官逃跑的时候多少带了一些白面包,结果被尚布斯男爵直接强征了过去。

    税务官乃是雄狮城派到男爵领地负责税收的官员,被尚布斯男爵不喜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那书记官则是尚布斯男爵的心腹,也被如此对待,对尚布斯男爵也恨上了。

    这次贾可道召集会写会算的人来协助登记造册。

    两人希望摆脱尚布斯男爵,因而便争先恐后站了起来。

    对于愿意出来出力的人,需要鼓励,贾可道随即便将两人任命为特伦斯的副手,拒绝了尚布斯男爵的不合理行为。

    当然,若是没有遏制的话,在贾可道不在的时候,特伦斯恐怕还真玩不过这两人。

    因而尚布斯男爵则被贾可道特别招收为道童。

    尚布斯男爵眼见形势逼人,也不得不穿上道袍,成为了道童之一。

    手下领民纷纷拜倒在土地神麾下,对贾可道言听计从,使得尚布斯这个男爵的地位大幅降低,仅仅只比普通领民强上一点罢了,能够吃饱饭。

    但尚布斯怎么说也是个男爵,从小到大享受惯了权利的好处,现在一下变成了普通人,哪里能习惯。

    这道童不管怎么说也是祭司学徒。

    既然世俗权利没有了,那么攀上神权或许会更好。

    而对于达也力,库鲁斯两人来说,有尚布斯男爵处在那里,他们做很多事情都要小心谨慎了,否则被尚布斯男爵抓住痛脚的话,那下场可能不会太好。

    在特伦斯几人的努力下,名册很快就编撰好了。

    其中有姓名,年龄,性别,之前职业等等选项,便于特伦斯等人管理驱使。

    有了这本名册,铁匠、屠夫、裁缝、木匠等等之类的工匠二十来人,都被贾可道给挑选了出来,他们将享受高出普通领民一半的食物待遇。

    这些工匠放在地球上,并不算什么要紧的人才,毕竟在各行各业高度工业化的地球,大多数手工业已经被淘汰,就拿机床来说,能够轻松制造出铁匠压根就没法打造出的各类金属制品来,并且产量足以让任何一个铁匠望尘莫及。

    但这些工匠在雄狮城附近却是难得的人才了。

    贾可道现在也没可能将大量的工业化产品带到这里来,很多东西都需要这些工匠来制造解决。

    接下来,贾可道仅仅只挑选了五名道童,并且都是小孩。

    没法,那些新加入山谷的领民绝大多思想麻木,领悟力很低,与其招收这样的道童,不如招收小孩,慢慢培养比较好。

    挑选好道童之后,贾可道便带着这四百来号人投入到山谷的建设中,将制定好的规划一点点的落实。

    由于再过两个半月,这里就会度过秋季,迎来冬季,用新鲜木料建造的简陋木屋压根就不可能抵挡住凌厉的寒风。

    如此一来,那些新修的房屋就只能使用石料才行。

    在塔伦斯的带领下,挑选出的几名石匠带着上百人开始开采石料。

    这山谷的山壁乃是上好的花岗岩,如果没有石匠指点的话,开采起来极为麻烦。

    毕竟在这里可没有专门的开山炸药和雷管,所有开采工作只能依靠人力。

    在这里面,奥迪斯与特伦斯两人就成为了主力。

第三十四章 云常天的请求    云常天的动作很快,离开贵宾室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便带着一个捧着托盘的俏丽侍女走了进来,红漆木的方形托盘上只有一只花纹古拙,约有两指宽,类似于半截护腕一样的黑色手镯。

    唐楚阳虽然见识不多,但却一眼看出了那黑色手镯是什么东西。

    “这是乾坤镯?!”

    云常天闻言,哈哈大笑。

    “唐老弟果然见多识广,没错!这是我上次带回来的最珍贵的几件货物之一,把整个藏宝阁里所有的货物算上,这只乾坤镯虽然不是最珍贵的,但也排得进前三了。”

    见多识广什么的,唐楚阳现在是绝对不够级别的,他倒是没把云常天的夸赞当真,不过这乾坤镯可是高级货,一般人别说拥有了,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尤其是这玩意儿死贵死贵的,唐楚阳若没记错的话。

    二姐唐楚兰曾经一脸羡慕地对他说过,唐楚阳暗恋的那位县尊老爷的千金,宇文柔,就拥有一只精致的乾坤镯,据说价值百万金元!

    眼前这个乾坤镯虽然谈不上精致,但古朴大气,显得更有男人味,显然是专门为男性修士制作的。

    “唐老哥,拿出来的这个乾坤镯确实给了小弟不小的惊喜,不过我那十张唤神图统共不过才价值十二万金元而已,这只乾坤镯,怎么地也得五十万金元起价吧?”

    “五十万金元?嘿嘿,我连看都不让看的!”

    云常天嘿然一笑,抬手将托盘上的乾坤镯拿起,浑不在意地将之递给唐楚阳,一脸神秘笑容道:

    “你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唐楚阳见云常天笑得诡秘,心下禁不住暗暗嘀咕,难道这乾坤镯有什么特殊之处?

    抬手接过乾坤镯,唐楚阳放出元神感知,敏锐的元神感知才接触到乾坤镯没多久,唐楚阳便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好大的空间!!”

    云常天闻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之后,提示道:

    “你输入元气进去试试……”

    唐楚阳一脸疑惑,不过却依言而行,本命神印轻轻一震,便有丝丝缕缕的蓝色元气冲入乾坤镯当中。

    唰!

    一层淡蓝色,足足笼罩一丈方圆的薄膜陡然自手中的乾坤镯上爆发出来,瞬间将唐楚阳整个人笼罩在内。

    “竟然还是一只附带护体法术的乾坤镯!?!”

    “没错!”

    这时候云常天终于开口了,他指了指将唐楚阳罩起来的蓝色光罩,开口解释道:

    “这只乾坤镯外表看来虽然不怎么样,但其内空间极大,而且还具备防护能力,这蓝色光罩看着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却可以抵御四相境的大修士全力一击,而且还可以自行吸收元气重复使用,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个防护罩的价值都超过百万,更何况它还是一件储物装备!”

    “唐老哥说的是,这只乾坤镯的价值,至少在三百万往上!”

    唐楚阳不得不点头认同云常天的话,寻常的储物装备,通常只具备储物功能而已,那些具备特殊能力的储物装备,一般只有一些大家族,以及那些盘踞灵山福地的大宗门才能拿得出来,就景云县而言,这只乾坤镯绝对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件。

    不过这么珍贵的东西,云常天不留着自己用,却拿来给自己,这让唐楚阳有点想不明白,他方才探查乾坤镯的时候,发现他要的东西已经全部放到里面了,这说明云常天肯定是要把这乾坤镯卖给他了,要说云常天是为了卖钱,唐楚阳是绝对不信的。

    但这只乾坤镯确实让唐楚阳非常动心,防护能力倒在其次,关键是里面的空间,足有一间三十平米的房间那么大,足够装进去很多东西了。

    “云老哥,这么珍贵的储物装备您都舍得拿出来给小弟,想来不会是为了卖钱那么简单,这只镯子确实不错,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只要小弟能够拿出来的东西,必然不会让你失望就是!”

    “哈哈,唐老弟痛快!”

    云常天闻言,再次哈哈大笑,他拿出这件极品乾坤镯给唐楚阳,当然不可能仅仅是为了金元,那东西几乎已经无法撼动他的神经了。

    之所以狠心拿出这件连他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宝贝,无非就是想要得到唐家的一样东西而已。

    看唐楚阳果然明白了自己的动机,云常天感叹这小子以往肯定是扮猪吃老虎的同时,一直悬着的心思总算放下了不少,稍稍犹豫了一下,云常天嘿然一笑,直白道:

    “云某是个性子直爽的人,我就不和唐老弟拐弯抹角了,之所以拿出这只乾坤镯来,云某就是想换唐家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说来听听?”

    问出这话的时候,唐楚阳其实已经隐约猜到云常天想要什么了,云常天虽然是个生意,但同时也是个修士,像他这种经营生意的修士虽然不太看重自身的实力,但却不得不尽最大努力的将自己武装起来。

    无他,因为五行大陆上也是有强盗的,而且还是能够召唤守护神的强盗!

    想要经商,首先就要保证货物的流通,尤其是贵重的货物,一旦被那些依靠抢掠为生的修士盯上之后,只一次,便能让一个富甲一方的商人损失惨重。

    想要保住货物不失,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强运输货物时的护卫力量,加强护卫力量的办法不多,一个是雇佣修士护卫,一个是储备大量的唤神图,再高阶一点的也不是没有,但那样付出的代价太大,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成功。

    唐楚阳身为唐家唯一的男丁,整个唐家最贵重的东西都有什么,他自然清楚的很,换做以前的唐家,是绝对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已经是四相境大修士的云常天动心。

    而此时他既然张口想要交换唐家的东西,唐楚阳只是稍稍一想,便明白他要的是唤神图!

    而且如果唐楚阳没聊错的话,云常天想要的,怕就是月余之前唐家和林家大战时,唐楚阳激发的那种御龙天兵图!

    “唤神图,我要唐家和林家大战那天使用过的天将级唤神图!我只要一张就可以!”

    果然,云常天咬牙说出来的话,和唐楚阳的预料丝毫不差,这厮,果然是看上了御龙天兵图!

    “这……”

    唐楚阳有些犹豫了,他不是舍不得用御龙天兵图换乾坤镯,而是突然想到御龙天兵图那可是真正的一阶唤神图,若是让云常天知道了唐家拥有能够媲美四阶唤神的一阶天兵图,唐楚阳都想象不出来会发生多么可怕的事情。

    五行大陆上也不是没有威力超越品阶的唤神图,但最多就是超越一阶两阶而已,像唐楚阳这样能够炼制出威力可以媲美天将的天兵图,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甚至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因为这个担心,所以唐楚阳才有些犹豫,不过他的犹豫并未持续多久,便双目一亮,猛然想到了麻衣相士里的一种手法,似乎能够帮到现在的他。

    “我所忧者,无非就是怕云常天发现拥有天将实力的御龙天兵,只是最低级的一阶天兵而已,若是能够遮掩甚至于直接蒙蔽了唤神图的品阶,交换给他一张唤神图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心里虽然已经有了法子,但在没有具体实验之前,唐楚阳也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得通,而且,即便能够行得通,唐楚阳也必须将他的为难表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云常天知道御龙天兵图在唐家有多重要!

    “唐老弟,我要这张唤神图,乃是为一嫡亲后辈准备,您若是能够帮我一次,不但这只乾坤镯送给你,我云常天还欠你一个人情,我之所以要你们唐家的那种唤神图,就是因为那天亲眼见到是你在操控,一元境修士就能操控的唤神图,其他地方虽然有,但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云常天一脸愁苦之色,他说出来的缘由却于唐楚阳想得不同,但这个理由无疑更加合适。

    “我见你们唐家竟然随手就用处了足足四张,之后你二姑又带了数张前往张家,想来你们唐家还是储备了一些的,唐老弟,我那嫡亲之人对我非常重要,希望你能帮老哥一次!拜托了!”

    什么是情恳意切,云常天现在就是,看到这个直爽的汉子说到最后,甚至已经露出了隐隐的哀求之色,唐楚阳实在难以想象究竟是多么重要的人,才能让云常天这个在景云县都是数得着的人物,向他一个十六七岁的一元境小修士这么低声下气?

    “应该是至亲之人吧……”

    重生到唐家,切身体会到了亲情滋味之后,对于唐楚阳来说这个世上唯一能够让他低声下气,甚至甘愿赴死的,便只有亲情了,感同身受之下,他禁不住点了点头,叹息道:

    “好,我回去问问吧,应该是没多大问题的。”

    说着话,唐楚阳抬手把乾坤镯递还给云常天,既然他现在还拿不出唤神图,那么这乾坤镯的主人依然是云常天。

    谁知云常天并未将乾坤镯接过去,反手将乾坤镯推回去之后,他才语气郑重道:

    “乾坤镯唐老弟拿走吧,我对你有信心!”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唐楚阳禁不住想,云常天到底是对他的人品有信心?还是对他一定能够拿到唤神图有信心?

    不过就冲他这份魄力,唐楚阳也决定交云常天这个朋友了,敢拿价值几百万的东西随手送人,将来岂能只是个窝在景云县这么个小地方的人物?

    PS:感谢‘看海’兄弟1888的豪爽打赏!感谢‘’和‘’两位兄弟打赏,小猪拜谢!既然张嘴了,那就求一下票子吧,诸位书友,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各种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