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贾可道沉思的时候,那些沐浴在乳白光华之中的信徒已经快要癫狂。

    一个原本腿有些跛的中年男子惊喜的发现,自己从幼年开始就跛的腿,第一次能够站直了。

    一个昨晚加班修建木屋时被滑落木头砸得头破血流的逃难者,发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开始迅速收缩,并且折磨了他一晚的高烧也随之退了。

    就连尚布斯男爵十分羞耻的发现,由于心宽体胖,经常端坐而引发的痔疮,也悄然缩小,让他大为惊喜,如果不是在这庄严无比的祭拜仪式上的话,尚布斯男爵甚至有褪下裤子检查一番的冲动了。

    要知道这种可恶的疾病让他已经痛苦了好多年。

    一个个信徒的痛苦,疾病在乳白色光华的照耀下得到了恢复,治愈。

    他们心头都在念诵一个单词:“神迹!”

    这就是神迹啊!

    至此,即便是才到来山谷的逃难者,对于土地神也不再有丝毫的怀疑。

    伟大的土地神即便不是真神,那么距离真神也不远了。

    “赞美妳,赞美妳,伟大的土地神啊!”

    一个个低喃的声音从扑在地上的信徒口中发出。

    这种狂热,即便是贾可道宣布仪式结束,也没有一个信徒愿意离去。

    对于信徒们来说,他们有了自己信奉一生的伟大神明,有了精神寄托,不再害怕沙漠军队的进犯。

    贾可道并不打算干涉这种狂热,这种狂热对山谷的稳定有好处,并且能够让那些逃难者迅速融入到山谷里来,何乐而不为。

    在祭拜仪式结束之后,土地便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白昼出行。

    但让贾可道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位土地公,非但不去视察自己的领地,而是跟在了自己身后。

    贾可道对此也没有说什么,或许是新生地祗对四周的一种谨慎罢了。

    毕竟自己今天也是要将整座山谷巡视一遍的,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没有,最主要的是,现在山谷人口增加到快四百人,那么粮食的生产就需要扩大才行。

    手头有粮,心头不慌嘛。

    按照自己的习惯,贾可道首先到了林地,先查看了一遍自己的聚宝盆,那一片山参地。

    这些山参不但关系着自己的钱包,更是关系着自己的修行。

    由不得贾可道不谨慎。

    查看一遍之后,贾可道对那几个老农的工作很满意。

    参地没有受到任何夜行鸟兽的祸害,而之后贾可道发现老农们在参地附近布置的一些小陷阱,竟然抓住了一头松鼠!

    这让贾可道有些惊讶,也不嫌弃那松鼠身上肮脏,将其抓在手里仔细检查起来。

    但在检查结束之后,贾可道不由得有些震惊。

    这头松鼠毫无疑问是一头夹山松鼠。

    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么这种松鼠就只有夹山村附近的山脉里才有。

    贾可道还记得,自己七岁的时候,有一个科考队来到夹山村,在这里科考了一个多月后,发现了一种尚未被发现过的松鼠。

    相对于其它种类的松鼠而言,这种松鼠体型更大,并且具有一些飞鼠的特征,能够在树木之间滑翔飞行,但与那些飞鼠相比,这类松鼠的活动能力更强,即便是在地面上,它们也能够快速的跳动奔跑。

    这种松鼠随即便被命名为夹山松鼠。

    夹山松鼠的发现让那些科考队员功成名就,不过对于夹山村来说,生活却没有任何变化。

    对于夹山村的村民而言,这种被称为物种划时代发现的夹山松鼠很容易在山林之间发现,与其它松鼠没有什么不同。

    只不过最近随着经济大潮不断的侵袭,据说别山县县府正在积极申报夹山松鼠保护区,企图借用夹山松鼠这张牌打造一个旅游胜地出来。

    好吧,这些都只是在贾可道脑海过一遍的记忆罢了。

    贾可道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这夹山松鼠是这个世界原本就拥有的物种?还是跟着自己从地球上迁移过来的?

    贾可道站在参地旁陷入到思考之中,奥迪斯则提着自己那把山寨青龙偃月刀虎视眈眈的盯着任何一个靠近的人或者物体。

    奥迪斯现在已经将自己定位为贾可道的贴身保镖,就好似三国时代那位枭雄曹孟德麾下猛将典韦一般。

    这段时间由于那本《大关刀》,奥迪斯对于华夏的三国时代尤感兴趣,休息时总会捧着一本三国演义看个不停。

    那些老农认得尊贵的祭司大人,不得召唤,自然不会过来。

    至于跟在贾可道身后的土地公,双腿飘在半空,待了一会之后便闲不住了,他开始在参地上方转悠,时不时将一道白光射入长着幼苗的参地里。

    随着这一道道白光射入,幼苗参地里便发生了变化。

    一片乳白色的雾气从泥土里升腾起来,将参地笼罩起来。

    如果抵近用放大镜查看的话,那么你将会发现这些乳白色雾气便是由无数的水珠混合而成。

    这些水珠不断依附在幼苗之上,并且迅速渗透进去,使得幼苗的根茎枝叶变得更加精神,并且开始缓缓加速生长。

    这是土地公在自己领地上所拥有的神威权能之一。

    滋润生长。

    虽说土地公神小位卑,并不具有水伯、龙王那样行云布雨,调节气候的神威,但祂们也能够使得领地内的植物加速生长。

    当然,这是很消耗香火神力的事情。

    因而在古代华夏,那些土地公如果不是领地内香火鼎盛的话,是没人愿意这么做的。

    而在这里,在这个异界里,无处不在的充裕灵气,为这个新生的土地公解决了消耗的问题。

    土地公只需要将含有灵气的水汽凝聚起来,浸入植物体内便可,而不需要自身消耗香火神力。

    这使得土地公消耗同样的力量,能够达到七八倍的效果。

    正因为这样低的消耗,使得土地公在施展力量的时候显得极为轻松,犹如玩耍一样。

    在脑海里将与生物有关的书籍过滤了一遍之后,贾可道确定这夹山松鼠从未出现在那些书籍之中。

第三十二章 低调做人    仅有的两枚人参果被使用之后,唐楚阳身上已经没有其他灵药了,想要灵药,对于现在的唐楚阳而言不算多难,想了想之后,唐楚阳便起身去了书房。

    他到书房不是为了看书,而是要炼制几张唤神图,之前在万宝阁炼制的那些唤神图,以及后来陆续炼制的唤神图,都已经被唐楚阳分别送给那些姐姐妹妹们了,也没多给,每个人也就一张御龙天兵图,用来保命,两张寻常的一阶唤神图,留着等没钱了换些零花钱。

    唐楚阳也不是小气舍不得给,而是怕给的太多反而是害了她们,反正都在家里守着呢,她们没了完全可以再来唐楚阳这里拿。

    来到书房之后,唐楚阳从乾坤袋里依次拿出笔,墨,纸,砚,妖兽血等炼制唤神图的材料,这些都是一月前的某一天,云常天差人送来的他在万宝阁订的那些东西,这一个多月陆续用了一些,不过也还剩余不少。

    将所有的东西摆到书案一角之后,唐楚阳又拿出一方一尺见方的墨绿色木板,这木板棱角分明,正反两面皆都极为平滑,其中一面的中间位置稍稍凹进去一个六寸见方的凹槽,正好和唤神图专用的灵纸一般大小。

    这一尺见方的正方形木板是一块画板,也是灵画师必备的辅助装备之一,灵画师制作唤神图时,不论是元神精华,还是本身的元气,都是破坏力极强的能量,一般的书案根本就承受不住元神精华和元气的摧残,因此灵画师就专门发明了画板。

    画板所用材料多为奇珍异木,越是稀少珍贵的灵木灵材炼制出来的画板,功能也越多越强大,唐楚阳这块画板便是由百年墨松树干制成,不但能够承受元神精华和元气能量的摧残,还能一定量的防止元神精华和元气外泄,节省灵画师本身消耗。

    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时候,可不是像唐楚阳这样能够一挥而就,只是短短几分钟就能炼制成功的,一般的灵画师,一个时辰也就能炼制出一副唤神图而已,就算刻意加快了速度,至少也要半个时辰,并且消耗会很大。

    最重要的是,并不是每个灵画师的元神都像唐楚阳这么逆天,能够精确地控制每一个单位的元神精华,而且随着炼制时间的延长,不论是元神精华,还是本身的元气都会有一定量的挥发消散。

    那些损失的元神精华,以及灵画师本身的元气和心神消耗,都是要算在唤神图的成本里的,一阶唤神图原则上只要一百个元神精华就能炼制成功,但大多数的灵画师至少要双倍,乃至于数倍的元神精华,才能有把握将唤神图炼制出来。

    将画板轻轻放在书案上,唐楚阳探手自旁边放置灵纸的玉盒里拿出一张飞雪纸,

    成人巴掌大小,雪白光洁的飞雪纸如同一层薄薄的白玉,每次看到,唐楚阳潜意识里都会将之当成玉石,这六寸长,六寸宽的一小片纸不但拥有玉石的晶莹玉润特性,还拥有寻常画纸一样脆软的弹性,同时又非常结实,普通壮汉就是全力撕扯,也无法将之撕开。

    六寸见方的飞雪纸正好可以放到画板中央的凹槽里,微弱的元气波动轻轻一震,画板便将飞雪纸牢牢地吸附在凹槽中,这样可以防止灵画师在画图的过程中,因为灵纸被灵毫拖动,最终导致落笔出错而毁掉唤神图。

    接下来唐楚阳开始调制灵墨,灵柩鸟血液和吞金兽骨粉还剩余不少,这两样灵墨材料在一阶材料当中,已经属于上品了,可以说是万宝阁里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一阶材料,唐楚阳虽然知道上品之上还有极品材料存在,但那种极其稀少的材料可遇不可求,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一阶灵墨调制起来非常简单,最难的地方无非就是控制着元神精华和材料融合,不让两者因为能量的不平衡而导致溃散或者爆炸。

    唐楚阳已经多次调制灵墨,动起手来已是驾轻就熟,一边输出元神精华进入妖兽血液,一边缓慢地往灵柩鸟血液里撒吞金兽骨粉,灵柩鸟的血液呈紫色,吞金兽骨粉呈金色,混合了唐楚阳的九彩元神精华之后,多色交杂,色彩缤纷,不一会儿黑紫色泛着淡淡金光的灵墨便逐渐饱和。

    等到砚台里的灵墨全部开始散发淡淡毫光时,唐楚阳及时停左手的元神精华输出,右手拿起灵毫开始诸如元神精华,带原本黑色的灵毫开始泛出彩色毫光时,这才将灵毫放入灵墨当中。

    灵毫吸饱了灵墨之后,唐楚阳神色轻松,右臂轻轻一晃,执笔便在六寸见方的飞雪纸右上角勾画储元阵,接下来都是唐楚阳上辈子不知道做了几万遍的事情了,他的动作犹若行云流水,顺畅无比。

    从构画储元阵的第一个阵纹开始,唐楚阳同时开始在识海内观想守护神形象,一心二用,内外构画同时开始进行,这是他多次炼制唤神图时偶然发现的特殊能力,唐楚阳估摸着别人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其他人没有他这么特殊,而且强大的九彩元神。

    等到左上角的蓄灵阵堪堪构画完成时,唐楚阳识海里观想的守护神形象也正好成型,于是他再次蘸了灵墨,停也不停地开始画图,这次唐楚阳不打算再炼制什么特殊唤神图了,阅读了那么多的典籍,加上姑姑,婶婶,奶奶等人的不时提点。

    唐楚阳已经知道初降级的唤神图有多么稀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出头鸟从来都是用来挨枪的,唐楚阳可没有活够,今后他只想低调地闷声大财,所以比较稀有特殊的唤神图他以后虽然还会炼制,但却不会再随意出售了。

    反正此时炼制的这些唤神图都是打算卖给万宝阁换灵药的,唐楚阳觉得他也没必要炼制的多好,多强大,只要比寻常的一阶唤神图稍强一些,能够入得了云常天的眼,卖出个让人满意好价钱就行了。

    守护神的形象才刚刚构画完成,唐楚阳右手持笔,左手掐了奇特的法印,眉心陡然亮起一抹彩色光芒,识海内本命神印轻轻一震分出一缕本命元气。

    哧!一道蓝色细线自眉心喷出,直入唤神图当中,唐楚阳左手法诀变幻,如同隔空操控一样向着唤神图一指,原本只是如同一幅普通水墨画的唤神图突然赤光一闪,凌空漂浮了起来。

    “气蕴形,形蕴神,神照心,恭请上仙降临!赦!”

    随着唐楚阳念念有词,原本赤光闪烁的唤神图猛地耀出刺目的赤红光芒,随后陡然神光内敛,图中守护神图像微光一闪,变得生动鲜活了起来。

    “成了!”

    唐楚阳呼出一口气,抬手一招便将唤神图收了起来,方才他所念口诀,乃是从先祖手札上学来的开光咒,专门用来给炼制好的唤神图开光用的。

    如今唐楚阳已经知道,神图自成这种极其罕见的异象,是灵画师炼制出超品唤神图时,才会出现的特殊景象。

    唤神图统共九阶八十一品,每一阶不过九品而已,但超品却不在九阶八十一品当中,而是单独划分出来自称体系,因为超品唤神图太过特殊,有些比较强大的超品唤神图,甚至可以超越两三个大境界进行越级厮杀,根本就不能用常理度之。

    唐楚阳上次在万宝阁的时候,已经炼制出好几张超品唤神图,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的炼制技巧有多高明,而是因为沾了他那个特殊元神的光,以及他从地球上带来的更加完善的阵符,阵纹,守护神图像等等各方面的因素综合,才有了他现在这般惊人的炼制水平。

    随着唐楚阳的心神完全沉浸到炼制唤神图的感悟当中,一张张唤神图不断地被他炼制出来,在地球上的时候,唐楚阳便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一旦开始画符的时候,准备好的材料不用完,或者师傅不来叫醒他的话,唐楚阳通常都会一口气将所有材料给用完才会停下来。

    等到唐楚阳识海里的元神精华再次所剩无几的时候,他才不得不无奈地停了下来,元神精华还是太少了,这才炼制了二三十张唤神图,两枚人参果转换出来的四百多元神精华便消耗一空了。

    “呼!还是先去万宝阁换灵药吧,只要拥有了足够的灵药支撑,我今后就不会再却元神精华了……”

    随意从摆了厚厚一叠的唤神图当中抽出五张,唐楚阳将东西全部收起来之后,便将抽出来的那五张唤神图专门放到了一个木盒里,单手抱着便出了书房。

    出了唐家大门走到大街上的时候,唐楚阳发现许多人依然还在对他前天制造出来的异象,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其中大多数人都在说景云县必定出了绝世奇宝,才会出现那般恢弘笼罩了整个景云县的异象。

    这样的议论倒是让唐楚阳一直悬着的心,稍稍回落,这时候他也知道前天贸然契约守护神有些鲁莽了,若是事前和二姑她们商量一下的话,也不至于要劳烦他的守护神亲自下凡了。

    “看来以后得尽量低调,闷声发大财就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