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被沙漠大军袭击之后,男爵大人已经丢掉了传承数百年的领地和财富,现在只能想方设法的东山再起,重新振奋家族声威。

    贾可道笑了笑,虽说他在地球上显得有些不太明白世俗里的东西,但就那么一点,也要比这个男爵强多了。

    都被敌人打得逃亡而走,还想着在土地神未来的信仰范围内获得好处,这位男爵也应该算是一位比较杰出的钻营者了。

    实际上对于贾可道来说,就是两种选择。

    其一将男爵一行人给驱逐山谷,其二就是接受他们。

    而现在,在对方已经进行了祭拜仪式后,就只剩下一种选择了。

    “无量天尊,尚布斯男爵,你们可以留在这里,土地神会庇护你们的。”

    贾可道没想跟这个男爵多话。

    这个男爵之后充其量就是一个代替自己管理一块地盘的管家罢了。

    男爵?贾可道压根就看不起这些异界的贵族,他们思想基本上与地球十四、十五世纪的欧洲贵族差不多,将自己统治下的人民当成自己的私有物。

    像这样的家伙,贾可道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之后,这位尚布斯男爵倒算是知趣,将十头土蛮牛交给了特伦斯。

    而特伦斯则是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将这些逃难者安排到谷口附近安营扎寨。

    这是必须的,在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前,这些逃难者是不允许靠近山谷后面部分的。

    唯独那位尚布斯男爵得到了在山洞内居住的权利。

    对此,尚布斯男爵深感满意。

    对于他这种古板贵族来说,即便是逃难,即便是住在简陋无比的山洞里,但只要是与自己的领民不同,能够显示出贵族身份,高人一等就足够了。

    好吧,以尚布斯男爵那低劣的政治智商而言,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是贾可道逐步架空他的方法罢了。

    那山洞真要是住着舒服,那为什么原本住在里面的几个幸存者会迅速搬出来住木屋?

    只要尚布斯男爵在山洞里住的时间长了,而特伦斯又不断给那些农夫下达命令,时间一长,这些领民心向谁,恐怕就很难说了。

    尚布斯上交的十头土蛮牛让特伦斯极为兴奋。

    贾可道见到后有些不解,若是说翻土犁田的话,不是有掘地鼠么?

    特伦斯的介绍倒是让贾可道有些大开眼界。

    原来,这土蛮牛极为温顺,是异界人类少有能够繁衍的魔兽之一。

    它们与掘地鼠一样,天生拥有操纵泥土的魔法能力。

    当然,由于驯养时间过于久远,这些土蛮牛的魔法能力已经退化了不少,但即便是如此,其翻土犁田的本事也要比掘地鼠强上千百倍。

    想想看吧,这些土蛮牛就如同地球水牛的放大版本,一头土蛮牛的体积要比普通水牛壮上十来倍。

    它们压根就不用犁之类的工具,只要奔跑过去,就能够将自己附近两米宽的田地尽数深耕一边。

    总之,这些土蛮牛基本上就是一台台大功率的拖拉机。

    何况,它们也是上好的运输工具,每头土蛮牛在平地上,能够轻松拉动装有十吨小麦的轮子车。

    仅仅这一点,那些掘地鼠就弱爆了。

    这样啊,贾可道的眼睛有些亮了。

    鉴于自己与奥迪斯的负重量严重不足,每次从老君观过来,贾可道感觉有很多东西想带,但却没法带。

    若是回去的时候,带上一头土蛮牛,这问题不就解决了?

    让特伦斯带着民兵去给逃难者帮忙修建木屋,贾可道自己则是带着奥迪斯去了山谷后面。

    那条泉水附近挖掘了一个池塘,现在已经灌满了水,几条引水渠将溢出池塘的泉水分流,然后依次滋润沿途的田土。

    贾可道先去看了看林中的人参。

    这里分为原有的老山参保留地与新种植的人参地。

    贾可道看了之后都感觉有些惊讶了,上次离开时才发芽的人参种子,这时已经成长为一棵棵高二十多厘米的幼苗。

    二十多厘米?自己离开的时间也就三周时间不到吧?

    换成地球上那些参田里的幼苗,恐怕现在最高也就七八厘米。

    反观那些用百年人参的种子播种的参苗,其高度平均八厘米不到。

    这样的情况,让贾可道感觉地球人参种子长出的幼苗是不是在这里变异了。

    当然,这应该算是好事,就是不知道以后长成的人参,其药性会不会下降。

    随后,贾可道便在一块刚刚开垦出来的田地上让那些老农挖坑。

    坑挖好之后,便将带来的葫芦种子种了下去。

    贾可道带葫芦种子过来原本是打算种下后,结果时,充当一种蔬菜,而现在有了参苗的变异,这葫芦种子也算是一种对照试验了。

    贾可道准备看看这些葫芦种子长出之后,与老君观的葫芦苗有什么区别。

    最后便是利用一些藤条将池塘附近空地给围了起来,将奥迪斯后背那个大鸡笼里装着的鸡鸭鹅给放了出来。

    这些从地球带过来的鸡鸭鹅原本因为长途跋涉显得有些瘟了,但放出之后,被几个老农小心翼翼的用泉水泼了一遍之后,顿时就变得精神抖擞起来。

    公鸡带着母鸡开始在草地,藤蔓之间,疯狂啄食小虫。

    林地内恐怕有数百年都没有过人迹了,在那一棵棵大树之下,覆盖着足有一尺多的树叶,而树叶之下则是更厚的树叶转化为的腐殖质。

    各种长条的,圆滚滚的,米粒大小的,指头大小的肥硕虫类,生活在这温暖的树叶层中,密密麻麻,每立方米的树叶或者树叶腐殖质中,这些贪吃好睡的虫类数量不会低于七八千只。

    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严刑拷打都不招供的话,那么在这里挖个坑,将他埋进去,要不了多久,应该就会招供了。

    简单来说,如果让人亲密接触的话,这里要比爬满蛆虫的粪坑更恐怖一些。

    这些异界虫类已经在这里享受了不知道多久的幸福生活,终于被打破了。

    布满硬皮的鸡爪飞速在树叶中刨动着,这里就是鸡的天堂,只要轻轻一刨,便有数以百计的虫类惊慌失措的钻出,朝着四面八方笨拙的逃走。

第三十章 我没开玩笑(第二更)    唐楚阳郁闷地看着将成未成的灵宝开始崩溃时,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守护神真身溃散,契约失败的心理准备,可就在守护神开始溃散的瞬间,唐楚阳猛然感觉整个识海轻轻一震,紧接着便有一股泼天盖地的无匹威压降下。

    原本即将崩溃的守护神真身陡然耀起刺目金光,唐楚阳的元神居然诡异地有了刺目的感觉,等到金光内敛,终于可以再次看清楚守护神的真身时,唐楚阳惊讶得元神巨颤,一股子荒谬绝伦,不可置信的情绪陡然自心底升起,感觉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像是在做梦。

    原本即将崩溃的守护神真身,此时竟然神奇地凝聚成功了,而且,这尊双剑御龙天兵浑身金光闪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那一双充满威仪的神目竟然能够灵活转动,就和真正的御龙天兵下凡了一样。

    “咦?!太神奇了,明明快要崩溃了的,怎么突然变得和真正的御龙天兵一样,居然给我一种这是一尊活守护神的感觉,难道是错觉?”

    唐楚阳心里暗暗称奇,控制着元神正打算靠近了细细观看一番,谁知那尊犹若真人的一样的守护神居然大嘴一张,没好气道:

    “废话!老子本尊亲自降临,当然是活的了!”

    御龙天兵这一嗓子犹若打雷一样的在空旷的识海响起,原本正在凑近的唐楚阳差点儿被吓得元神崩溃,魂飞魄散,几乎想都没想地便倒飞而出,跑出老远的距离这才惊惧暗道“见鬼了!!!”

    “鬼你个头!小家伙,若是看你资质甚好,本神才不会浪费元神助你凝聚金身,莫要得了好处还要诅咒本神!”

    御龙天兵一脚踏出,如缩地成寸,只一步便轻易站到了唐初唐的元神附近,惊得唐楚阳又想控制元神逃跑。

    御龙天兵面色一绷,抬手虚空一握。

    唐楚阳便陡然感觉到四周的空间仿似被禁锢住了一样,他的元神竟是如同被裹进湖泊里的昆虫一样,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你真的是御龙天兵?!”

    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唐楚阳想躲也躲不了,他是元神状态根本就无法开口说话,但唐楚阳在地球上时到底是个职业神棍,知道与神仙交谈,直接使用神念或者元神交流就可以。

    “废话,本身都亲自降临了,那还能有假?!”

    御龙天兵虽然话说的极不客气,但心里其实早已经乐开了花,这小子的元神品质实在太高了,以后这小子每召唤自己一次供奉的元神精华,都相当于奉上一枚三转金丹,这次真是赚大了,一想起来其他三十九个兄弟那羡慕的眼神,他就兴奋得想要狂笑三声。

    而且亲自降临到这小家伙的识海之后才发现,这个小怪物的识海竟然这么大,甚至大的有些恐怖,这得多少元神精华才能将之填满啊?

    天啊!那得是多少三转金丹?!

    即便身为天帝近卫,这名御龙天兵也禁不住为唐楚阳大到了恐怖的识海惊叹,这便意味着这个小怪物修炼起来,根本就没有上限可言啊!

    御龙天兵心里乐开了花,金光闪闪的脸上却毫无表情,唐楚阳也不知道这位似乎,可能,大概是他的第一个契约守护神的天兵,是不是真的因为他前面的不尊敬而生气了,不过元神被禁锢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他不喜欢体验这种身不由主的滋味。

    “那个,请问您怎么称呼?呵呵,是不是先把我放开?……”

    那御龙天兵闻言,抬手挥出一道金光,唐楚阳便感觉禁锢元神的力量一松,便恢复了自由,这是边听御龙天兵声若洪钟道:

    “吾乃中央天帝,玄天帝尊轩辕黄帝座下,龙辇护卫首领,御龙天兵黄本,小子,有事没事多多召唤本神分身,本神自会照拂于你,既然你已经无恙,本神便回仙界了……”

    说罢,这名叫做‘黄本’的御龙天兵浑身金光爆射,再次内敛的时候,原本灵动鲜活的躯体就变得僵硬,空洞了起来。

    “哎哎,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事没问呢!!”

    静室之外,老太君和唐云婷母女二人呆呆地看着彩光降下,又呆呆地看着一道炫目金光冲天而起,瞬息间化光而去,如同两尊木雕一样定在了那里,这次不止是唐云婷被彻底震惊到发傻,就连稳重了几十年的老太君,也彻底傻眼了。

    自己这个宝贝乖孙,似乎突然变得有些太逆天了……

    嘎吱嘎吱!

    许久未曾动用,几乎已经腐朽了的静室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唐楚阳一脸随意地从静室里迈出而出,抬头突然看到门口矗立的两尊雕塑一般的人影,倒是将他吓了一跳,发现这两人是奶奶和二姑之后,唐楚阳这才惊讶道:

    “奶奶,二姑,你们在这里呆着干什么?咦!其他人呢?怎么全不见了?”

    唐楚阳诧异的声音终于将木雕一样的老太君和唐云婷惊醒,二人面面相觑地互看了一眼之后,老太君转头小心翼翼地冲唐楚阳问道:

    “乖孙,你已经契约成功了?”

    “是啊,成功了……”

    唐楚阳有些郁闷地摇了摇头,他那个守护神跑的太快了,唐楚阳心里有许多疑惑甚至都来不及问,那厮就脚底抹油了,难道天帝系的守护神都这么不负责任么?

    “这么快?!”

    唐云婷脸上震惊的神色还没有完全褪去,便再次被更加吃惊的表情给取代,这个小家伙是不惊死人不休啊,先是灵画师,然后天生异象,紧接着又是天神下凡。

    而现在,她这个宝贝侄子竟然前后只用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居然就契约成功了,这也太打击人了吧?唐云婷自己就算是资质不俗了,使用观图契约之法,也足足用了将近半月才将守护神契约成功的,一炷香就契约守护神成功?而且还千年不出的神选契约,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怪物!

    “守护神实力如何?!”

    尽管震惊,唐云婷最关心的还是侄儿契约的守护神,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因为这意味着将来的唐家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和一月前我召唤的那些御龙天兵的实力差不多吧……”

    唐楚阳几乎想都没想就顺口说了出来,不过突然想起黄本曾说他是中央天帝坐下的护卫首领,其实力应该比寻常的御龙天兵强一些,因此有犹豫着补了一句:

    “可能比上次召唤的那四尊守护神的实力,要强出一些,嗯,强出许多也有可能……”

    “实力堪比天将的天兵?!!”

    这下老太君和唐云婷几乎同时惊呼出声,天兵当中虽有强强有弱,但以老太君和唐文婷二人的见识,她们虽然听说过那些大宗门,大家族里以秘法契约的守护神,能够越级挑战更高阶的上位守护神,但顶了天也就超越一阶两阶而已。

    将和兵,那可是完全的两个概念,就以五行大陆上的过往历史来论,即便是实力最强的三界神兵,也不可能战胜得了实力最差的天将,因为两者之前拥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这道天堑就是灵宝!

    守护神每一阶都有独特的附加武力,一阶着甲,二阶持兵,三阶驭兽,四阶负宝!

    天将哪怕自身实力再弱,只凭一件灵宝,就能打得实力最强的神兵满地找牙!

    所以唐云婷和老太君二人听到唐楚阳说他的第一个守护神,实力堪比天将的时候,心里受到的震动才会如此巨大,实力超过四阶天将的一阶天兵?这小子是在开玩笑么?!

    唐楚阳到底已经不是刚刚穿越时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看了那么多关于唤神的书籍,他自然清楚奶奶和二姑为何会有如此吃惊的表情,只是他自己的情况有些特殊,详细解释起来有些太过麻烦,脑中电转,一脸神秘道:

    “我的守护神比较特殊,他是有灵宝的。”

    “灵宝……”

    唐楚阳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老太君和唐文婷反而更加呆愣了,只能着甲的一阶天兵什么时候能够附带灵宝了?唐家传承数百年,老太君活了足足几十年,她听说过一阶守护神就着甲,持兵,甚至于驭兽的,但兵一级的守护神直接负宝在身的,她别说是知道了,就连听都没听过!

    “楚阳,如今你也懂事了,应该明白你对于唐家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守护神的实力这种至关重要的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你的守护神真的如同你说的那样,竟是负有灵宝在身的?这怎么可能?!”

    “我真没有开玩笑……”

    唐楚阳无奈地撇撇嘴,人就是这样,一旦遇到了什么新鲜陌生的事物,想要让他们立马接受的话,实在有点儿异想天开了,可是唐楚阳脑海里可是装了数以万计的,前所未有的各种强力守护神,难道每次弄出一个新类型的守护神,都要大费口舌的解释一番?

    “必须得培养一下家里女人们的接受能力了,不然今后我要给她们安排新的守护神时,还不得被她们给烦死?”

    一想到自己被几十个女人围住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的可怕场景,唐楚阳便觉头皮发麻,浑身发颤,那得是多少万只鸭子啊?不行!必须得先给她们洗洗脑了,不然等到以后我炼制好新的请神图,非得被她们给折腾疯了不可!

    PS:收藏涨了不少,但推荐票咋这么不成比例呢?童鞋们,免费的东西啊,咱大方一点敢不敢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