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家的藏书果然是非常丰富的,当唐楚阳把想要多看一些书的想法告诉二姑之后,如今已经把唐楚阳视为唐家崛起顶梁柱的唐云婷,毫不犹豫地就下令,把林家藏经阁的所有书籍全部搬到唐楚阳的书房里!

    宝贝侄子要用功读书,这在以往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必须得大力支持啊!

    等到唐楚阳首次来到他那个不算小的书房时,被满眼的书架给吓了一大跳,太多了!

    林家的藏书竟然比唐家后阁还多,这让唐楚阳吃惊于林家的搜刮能力未免太强了,唐家后阁那么多古籍,可是积攒了数百年的成果,而林家,满打满算成立至今还不到两百年,算是小型家族里发展比较快的家族了。

    不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林家所有的藏书,不论是什么类型的,现在都属于唐家,属于唐楚阳了。

    麻衣相士派八最厉害的保命绝招有三个,因为不能伤害老太太的原因,唐楚阳必须使用最麻烦也最耗费时间和资源的那种,这个续命之法学名叫做‘大五行逆转养煞法’,因为称呼太过麻烦的原因,它还有个比较通俗的名字叫做‘麻姑献寿’。

    传说三月三日西王母寿辰,麻姑在绛珠河畔以灵芝酿酒,为王母祝寿。

    在地球上的传说中,麻姑是神话人物,建昌人,修道于牟州东南姑余山,麻姑献寿说的是麻姑和侍女二人,为王母娘娘献寿的过程。

    麻姑一手执仙杖,脚踏火云,仙杖下端系有盛灵芝酒的宝葫芦,另一手执犹若玉盘一样瓷碟,上有金丝凤纹霞飞衣,为王母娘娘贺寿,这个故事本是传说,但在麻衣派相士口口相传的传承里,麻姑献寿乃是麻衣相士保命的压箱底儿绝活。

    “麻姑献寿,以物易寿,乃是天下少有之续命养煞之法,我续命,奶奶养煞,待血煞成型,我再将之吸收到泥丸宫,也就是现在的识海,只要将之彻底炼化之后,我便是借天命在活,老太太就算命再硬,也克不过天道,那是我才算是彻底安全了……”

    唐楚阳心里想着麻姑献寿之法,愁的却是这五行大陆也不知有没有他需要的东西,麻姑手中所持仙杖是木,至少要三百年以上的紫檀木才能制成法器,五百年以上的黄梨木也可以。

    火云乃是人间凡火,到时候只要在老太太住所附近建个火炉即可。

    玉盘一样的瓷碟数土,这得准备埋于大地山石当中三百年以上的灵玉或者翡翠,金色凤纹霞飞衣属金,这个倒是简单的多,因为五行大陆是有黄金的,想要弄到金色简单的很,至于凤纹霞飞图,唐楚阳在地球上时已经画过无数遍了,弄见凤纹霞飞衣并不难。

    然后就是灵芝酒了,酒其实就是水,只是五行大陆虽然肯定是有水的,但有没有灵芝唐楚阳就不知道了,至少唐楚阳的记忆力,即便是灵药最为齐全的万宝阁,都没有灵芝这么个东西?

    不过唐楚阳打算抽时间去问问云常天,那位万宝阁云掌柜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没准见过灵芝也不一定。

    想要完成麻姑献寿这个仪式,金木水火土五行一样都不能缺,但最难的,在唐楚阳看来却是怎么说服老太太陪他一起做法,而且,若是做法过程中产生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异象,他又该如何向唐家的女人们解释?

    虽然就唐楚阳所知,在地球上这种仪式被举行了无数遍都没发生过哪怕一点儿异象,即便有也是施法人自己捣的鬼,但唐楚阳可不认为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因为,五行大陆可是存在真正的仙界,还有王母娘娘的!

    越想越举得麻烦,唐楚阳突然抓了下脑袋,狠狠甩了甩头叹气道:

    “五行法器都还没着落呢,我现在想那么远干什么?还是等我集齐了五行法器之后,再想办法说服老太太吧,至于仪式过程中如果有什么异象发生的话,我就一股脑地全部推到灵画师这个身份上就是了,反正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时候,从来都是异象频出的!”

    心里有了决定,唐楚阳便屏气凝神放空思想,等心绪彻底宁定下来,这才开始浏览满屋子的书架,这次,唐楚阳需要查阅的书籍,主要都是地理,矿物,灵药等等与五行相关的资料,按照他心里的想法,若是五行大陆上没有他需要的东西,至少他得找到属性差不多的替代物才行。

    昨天才刚刚脱离了后阁的书海,今天唐楚阳为了自己的小命儿,又不得不再次踏进文字的汪洋,他突然发现,上辈子三十多年加起来,恐怕都没有他到五行大陆的这几个月看的书多。

    大体上将三十多个巨大的书架粗略浏览了一遍,唐楚阳选了一本《五行大陆地理志》,就那么盘膝坐在书架旁边看了起来,一边介绍地理的书籍,通常都会或简略,或详细地记载一些当地特产,或者奇特事物,唐楚阳相信传统文化几乎和地球相同的五行大陆也不例外。

    人一旦专注起来,就很难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唐楚阳自打翻开第一本书开始,连续一个月的时间几乎就没有离开过他的书房,若不是老太君强行要求他吃饭的时候必须和家人一起吃,唐楚阳或许都想直接把厨房搬书房里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唐楚阳也不止是把全部时间用来看书,每天三个时辰的打坐修炼他是从未耽搁过的,想要在五行大陆这种修士横行的世界里舒服的活下去,实力上的强大,才是支撑这种想法逐渐实现的基础,不论是保命,还是实力,唐楚阳哪一样都不想耽误。

    尽管每天只是修炼三个时辰,但在唐楚阳特殊的元神疯狂吸收下,他依然稳稳地进入一元境大圆满,在没有契约二阶守护神之前,他再怎么刻苦的修炼,也不可能进入两仪境。

    况且,唐楚阳连一阶守护神都还没契约呢,何谈二阶守护神?

    修为一元境圆满之后,唐楚阳发现他不只是躯体上得到的全方位的大幅度提升,即便是记忆力,领悟能力,也都有了比之以前质一般的提升,他现在看一本上千页的书籍,只需区区半个小时就能通读,领悟,并且过目不忘。

    堆在唐楚阳书房里的几万册书籍,唐楚阳已经看完了其中的一小半儿,但凡是和地理,矿物,灵药相关的书籍全部都被他扫荡了一遍,太大的收获没有,但唐楚阳也从这些书籍找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心里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和方向。

    林家的藏书里除开这些之外,更多的还是关于唤神的书籍,有专门的召唤魔界守护神的唤神咒,还有能够加速凝聚守护神真身,小幅度增加守护神实力的凝神诀,就连凝炼守护神盔甲,武器,甚至于灵宝方面的书籍也有不少。

    唐楚阳只是随便找了几本林家上几代家主的修炼心得,唤神心得,守护神形象这一类的书籍看了几本,等确定所谓的魔界魔神系,其实就是地球上巫神时,便再没有了继续看下去的欲望。

    这些东西唐楚阳在地球上的时候,不到十岁就被师傅逼着开始了解了,到他十三岁的时候,所有关于巫神的传说,形象,能力,记事等等,唐楚阳几乎都已经能够倒背如流了,林家那些所谓的珍藏秘典,先祖心得,对他而言,根本就是儿童读物一样的东西。

    “又宅了一个多月,二姐都来找我好几次了,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将手中的《异草志》合起来放到桌上,唐楚阳起身双臂舒展到极致,伸了个大大懒腰,一脸舒爽地活动了一下,便施施然地离开了书房。

    才刚刚把书房门打开,唐楚阳的眼角余光便扫到了不远处一道急匆匆的火红身影,俊脸上原本就很愉悦的笑容,笑得越加灿烂。

    “二姐,这次又拿什么好吃的来催我炼制唤神图啊?”

    “咦?!小弟你出关了?现在是不是有时间了?”

    唐楚阳的声音才出口,原本还在低头走路的唐楚兰突然就惊喜地抬起俏脸,看向正双手扶着门环的唐楚阳,妩媚的俏脸上那种从里向外散发出来的喜悦之意,唐楚阳甚至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被你催了那么多次,不出关也得出关了……”唐楚阳一边佯作很无奈的样子,一边抬脚踏出书房,反身将门重新关上,回过身再看唐楚兰时,她已经飞一样窜到了身边,抬手就要习惯性地往唐楚阳的头上拍。

    “敢打下来,今后就别指望从我这里得到唤神图!”

    可不能让这个小丫头真的将巴掌拍头上去,唐楚阳现在的身体虽然才十六岁,但这具身体里装着的可是为三十多岁的大叔,被一个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拍小屁孩一样的往脑袋上打,唐楚阳实在有些接受不了,尽管,他知道二姐这种行为属于亲昵的范畴。

    “你敢要挟我?!”

    唐楚兰一脸恼怒地瞪着一双丹凤眼,不就是成了灵画师么?长能耐了这是。

    “你可以拍下来试试的……”

    唐楚阳一脸无所谓地把脑袋伸到唐楚兰娇嫩的小手下面,似乎无比期待她这一巴掌赶紧拍下来一样,唐楚兰见状,妩媚的俏脸恼色更胜,腮帮子鼓起好一阵子之后,最终丧气地将玉臂耷拉下来,恶狠狠冲可恶的小弟道:

    “唐楚阳,你狠!你小子给我记着,早晚有收拾你的时候!”

    PS:下礼拜首页重磅推荐,为了趁此机会多增加几个收藏和点击,小猪决定推荐期间每天两更保底,希望诸位书友多多支持,推荐,收藏,点击,让小猪尽早杀进首页新书榜!

第74章、以茶代人    贾可道此时头戴紫阳巾,发髻上插着一根葫芦簪子,身穿一件日月星辰法衣,其上用各色彩线绘制有日月星辰,八卦等等图案,底色为紫,腰间有剑形长带,脚上穿着一双云头履,右手持着一把紫须拂尘。

    好一个仙风道骨,年轻俊朗的道士。

    大金牙倒是有些不敢确认对方到底是小道士还是观主了。

    跟在贾可道身后进来的赵天亮立即言道:“彭施主,这正是鄙观观主明阳道长。”

    赵天亮说话的意思很明白,这可是我们观主,不得无礼。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与大金牙相处最多的就是赵天亮了,而大金牙彭喜贵给赵天亮也许诺不少。

    因而这时,赵天亮出言,一算是警告,二算是点拨了。

    至于懂不懂得起,就看大金牙的造化了。

    “感谢观主的救命之恩!”

    大金牙彭喜贵心头千思百转,有思考两人之前的交情,有想到对方的救命之恩,有借机结识对方,有震惊于对方的年轻,还有想到奥迪斯那个彪形巨汉以及贾可道从认识以来所展现出来的不凡之处,这所有的一切最终汇聚成了一句话和一个动作。

    大金牙彭喜贵在赵天亮的目瞪口呆之中,推金山倒玉柱,竟然朝着贾可道跪了下去!

    按照华夏自古以来的传统,男儿膝下有黄金,也就是说,男人不管是出于对自己尊严的维护,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这给人下跪都是很难的。

    就算是给人下跪,也须得按照天地君亲师才行。

    而到了现代,下跪一说就基本上不流行了。

    贾可道眉头微微一皱,原本打算起身躲闪,但心头一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身体站在那里,硬生生的受了这一跪。

    不管怎么说,彭喜贵这一跪都不得不让人佩服,不愧是**老大,能屈能伸,如有需要,即便是委屈一下自己的膝盖再也所不辞。

    “无量天尊,彭施主坐吧,不知你此行过来是何意?”

    贾可道拂尘一搭,左手一伸,抓住了彭喜贵的肩头。

    彭喜贵原本还打算来个长跪不起的,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明阳道长左手抓在自己肩头,骤然就是一股巨力传来,片刻之间,他压根就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被硬生生的拉了起来,好似个玩具,被按在了一张座椅上。

    这一幕与当初在山路上差点掉落悬崖是多么的相似,大金牙脸上不由得有些惧色,后背都生出一丝丝毛汗来。

    “我,我,我,这次前来是想要代理贵观的老山参!免得明阳道长辛苦。”

    这一幕的冲击使得大金牙一时间有点控制不住舌头,打了几个结巴之后,大金牙狠狠咬了自己舌头一口,方才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不过时至今日,大金牙已经完全舍弃了自己最初的设想,那就是用武力夺取老山参。

    在见识到老君观的一些实力之后,大金牙连这个念头都不敢升起了。

    大金牙以一个**枭雄的眼光可以轻易看出,老君观的实力绝非眼前所展现出来的这些。

    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如果自己想要来点强硬的,恐怕老君观就会露出自己的獠牙来,那将会是自己所不能够承受的恐怖。

    “代理?”贾可道笑了,在这之前,他已经请金大有帮着打听这个彭喜贵的情况了。

    所得到的情况既让贾可道意外又不意外。

    金大有在回复贾可道电话时,还有些担心贾可道的安全,表示自己愿意出面说合。

    毕竟对于金大有这样的正经商人来说,一个**枭雄的确有些压力。

    贾可道也有自己的考虑,的确,若是每次自己都要跑一趟c市,去出售一些东西来换取资金,的确有些麻烦。

    可以想象,大金牙彭喜贵这样的**份子都能够找上门来,那么其余对老山参感兴趣而又不愿意出多少钱的家伙也同样会有找上门来的。

    那样的话,要不了多久,老君观就会变成各种世俗力量的争夺之地。

    贾可道虽说并不害怕这样的情况出现,但会让老君观的清净毁于一旦。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贾可道担心那扇黑色光门会因此被人发现。

    因而寻找一个代理人来替为出售老君观产出,并充当老君观的掩饰物,就很有必要了。

    而大金牙的出现,无疑正好符合了贾可道的需求。

    毕竟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是比较困难的。

    可以想象,代理人需要将老君观交给他的东西卖到最高利润,这一点,没有灵活的头脑是不行的,而在面对那些贪婪企图夺取这笔财富的家伙时,没有足够心狠手辣的手段也不行。

    因而从各方面来考虑,这个贸然前来的**枭雄完美契合了贾可道的要求。

    从金大有口里说出来的彭喜贵,寻常人听在耳里,那简直就是可以送上绞刑架处死了。

    黄赌毒,收保护费,打砸竞争对手的商铺,绑架、恐吓、人命都有他的份。

    他那些**对手一个个倒下了,自己却是活得滋润无比。

    像这样的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

    要是换个人选的话,恐怕就没法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

    不过像这样的枭雄,寻常的手段只能一时压服于他,想要彻底收服他,就需要一点比较特殊的手段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彭施主,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我们押后再说,老君观地处深山,没有什么可以待客的,只有清茶一杯奉上。”

    贾可道呵呵一笑,将大金牙想要说的话压下,拂尘一掸,示意赵天亮,赵天亮随即便将一杯茶水递到了贾可道手上。

    就在大金牙也跟着端起茶杯的时候,贾可道却将那杯茶水朝着地上一倒,嘴里笑道:“以茶代人,图一乐已。”

    大金牙与赵天亮都不知道这位观主是想要干什么?这难道是最新版本的端茶送客?

    大金牙惊疑不定,以为自己此行算是失败了。

    但就在下一刻,地上那摊茶水竟然开始蠕动,片刻之后便收缩了回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圆滚滚的水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