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此时头戴紫阳巾,发髻上插着一根葫芦簪子,身穿一件日月星辰法衣,其上用各色彩线绘制有日月星辰,八卦等等图案,底色为紫,腰间有剑形长带,脚上穿着一双云头履,右手持着一把紫须拂尘。

    好一个仙风道骨,年轻俊朗的道士。

    大金牙倒是有些不敢确认对方到底是小道士还是观主了。

    跟在贾可道身后进来的赵天亮立即言道:“彭施主,这正是鄙观观主明阳道长。”

    赵天亮说话的意思很明白,这可是我们观主,不得无礼。

    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与大金牙相处最多的就是赵天亮了,而大金牙彭喜贵给赵天亮也许诺不少。

    因而这时,赵天亮出言,一算是警告,二算是点拨了。

    至于懂不懂得起,就看大金牙的造化了。

    “感谢观主的救命之恩!”

    大金牙彭喜贵心头千思百转,有思考两人之前的交情,有想到对方的救命之恩,有借机结识对方,有震惊于对方的年轻,还有想到奥迪斯那个彪形巨汉以及贾可道从认识以来所展现出来的不凡之处,这所有的一切最终汇聚成了一句话和一个动作。

    大金牙彭喜贵在赵天亮的目瞪口呆之中,推金山倒玉柱,竟然朝着贾可道跪了下去!

    按照华夏自古以来的传统,男儿膝下有黄金,也就是说,男人不管是出于对自己尊严的维护,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这给人下跪都是很难的。

    就算是给人下跪,也须得按照天地君亲师才行。

    而到了现代,下跪一说就基本上不流行了。

    贾可道眉头微微一皱,原本打算起身躲闪,但心头一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身体站在那里,硬生生的受了这一跪。

    不管怎么说,彭喜贵这一跪都不得不让人佩服,不愧是**老大,能屈能伸,如有需要,即便是委屈一下自己的膝盖再也所不辞。

    “无量天尊,彭施主坐吧,不知你此行过来是何意?”

    贾可道拂尘一搭,左手一伸,抓住了彭喜贵的肩头。

    彭喜贵原本还打算来个长跪不起的,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明阳道长左手抓在自己肩头,骤然就是一股巨力传来,片刻之间,他压根就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被硬生生的拉了起来,好似个玩具,被按在了一张座椅上。

    这一幕与当初在山路上差点掉落悬崖是多么的相似,大金牙脸上不由得有些惧色,后背都生出一丝丝毛汗来。

    “我,我,我,这次前来是想要代理贵观的老山参!免得明阳道长辛苦。”

    这一幕的冲击使得大金牙一时间有点控制不住舌头,打了几个结巴之后,大金牙狠狠咬了自己舌头一口,方才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不过时至今日,大金牙已经完全舍弃了自己最初的设想,那就是用武力夺取老山参。

    在见识到老君观的一些实力之后,大金牙连这个念头都不敢升起了。

    大金牙以一个**枭雄的眼光可以轻易看出,老君观的实力绝非眼前所展现出来的这些。

    他有种莫名的预感,如果自己想要来点强硬的,恐怕老君观就会露出自己的獠牙来,那将会是自己所不能够承受的恐怖。

    “代理?”贾可道笑了,在这之前,他已经请金大有帮着打听这个彭喜贵的情况了。

    所得到的情况既让贾可道意外又不意外。

    金大有在回复贾可道电话时,还有些担心贾可道的安全,表示自己愿意出面说合。

    毕竟对于金大有这样的正经商人来说,一个**枭雄的确有些压力。

    贾可道也有自己的考虑,的确,若是每次自己都要跑一趟c市,去出售一些东西来换取资金,的确有些麻烦。

    可以想象,大金牙彭喜贵这样的**份子都能够找上门来,那么其余对老山参感兴趣而又不愿意出多少钱的家伙也同样会有找上门来的。

    那样的话,要不了多久,老君观就会变成各种世俗力量的争夺之地。

    贾可道虽说并不害怕这样的情况出现,但会让老君观的清净毁于一旦。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贾可道担心那扇黑色光门会因此被人发现。

    因而寻找一个代理人来替为出售老君观产出,并充当老君观的掩饰物,就很有必要了。

    而大金牙的出现,无疑正好符合了贾可道的需求。

    毕竟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是比较困难的。

    可以想象,代理人需要将老君观交给他的东西卖到最高利润,这一点,没有灵活的头脑是不行的,而在面对那些贪婪企图夺取这笔财富的家伙时,没有足够心狠手辣的手段也不行。

    因而从各方面来考虑,这个贸然前来的**枭雄完美契合了贾可道的要求。

    从金大有口里说出来的彭喜贵,寻常人听在耳里,那简直就是可以送上绞刑架处死了。

    黄赌毒,收保护费,打砸竞争对手的商铺,绑架、恐吓、人命都有他的份。

    他那些**对手一个个倒下了,自己却是活得滋润无比。

    像这样的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

    要是换个人选的话,恐怕就没法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

    不过像这样的枭雄,寻常的手段只能一时压服于他,想要彻底收服他,就需要一点比较特殊的手段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彭施主,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我们押后再说,老君观地处深山,没有什么可以待客的,只有清茶一杯奉上。”

    贾可道呵呵一笑,将大金牙想要说的话压下,拂尘一掸,示意赵天亮,赵天亮随即便将一杯茶水递到了贾可道手上。

    就在大金牙也跟着端起茶杯的时候,贾可道却将那杯茶水朝着地上一倒,嘴里笑道:“以茶代人,图一乐已。”

    大金牙与赵天亮都不知道这位观主是想要干什么?这难道是最新版本的端茶送客?

    大金牙惊疑不定,以为自己此行算是失败了。

    但就在下一刻,地上那摊茶水竟然开始蠕动,片刻之后便收缩了回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圆滚滚的水球。

第二十五章 大杀器    唐楚阳一句‘炼制上百张’出口,大厅里的三个女人全部被吓得站了起来,唐家毕竟是出过灵画师的,尽管老太君他们自身不是灵画师,可她们对灵画师多少总是有些了解的,炼制唤神图除开必不可少的元神精华之外,对于灵画师本身的精力,真元,元神等等都是消耗极大的。

    一个初级灵画师每天能够炼制十张唤神图,就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了,炼制唤神图可不像炼制灵符那么简单,只要构画守护神能力构纹就可以,观想,通神,画图,契约等等都是极耗心神的事情,一般初级灵画师一天制作三五张唤神图就不得不打坐休养。

    对于这一点,不论是老太君,还是唐文婷姐妹,都是非常清楚的,按照她们的估计,唐楚阳今天才不过是第一次炼制唤神图而已,不论品质,单单数量上已经足够吓人了,现在唐楚阳突然告诉他们,即便是像御龙天兵那样堪比四阶天将的唤神图,他一天都能炼制上百张。

    这样的信息未免有些太过惊世骇俗了些,老太君方才那么问,也只是出于谨慎的习惯而已,实际上她心里真实的想法是,实力能够和天将级守护神相比的御龙天兵,一定是极其难以炼制的出来的,他乖孙能有四张就已经很吓人了。

    “楚阳,你可不要拿这话随意糊弄我们,虽然姑姑不是灵画师,但先祖留下的灵画师手札我也是看过一些的,像你今天使用的那种唤神图,召唤神的实力堪比四阶天将,这种事情我从未听说过,你能拿出四张,已经让我们非常吃惊,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唐云婷说话的语气极为严肃,他不得不怀疑一下侄儿这话的真实性,实在是这小子前科太多,往日里为了从自己手里骗钱,他可没少胡吹大气,尽管这小子进来几月性情大变,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让唐云婷一下就转变对这宝贝侄子的看法,还这有些困难。

    “二姑,这话侄儿能乱说么?!您要是不信,等万宝阁的人把东西送来了,侄儿即刻炼几张让你们看看就是!不就是几张御龙天兵图么,在侄儿眼中,和废纸没有多大区别!”

    唐楚阳这话说的极为大气,在唐云婷等人眼中实力极为强横的御龙天兵,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和街边的大白菜一样,要多少有多少,但这同时也是事实,天兵图这种最低阶的存在,在一个麻衣派传人的眼里,确实连颗大白菜都不如。

    不然,上辈子的唐楚阳也不至于混到需要上街边摆摊看相的地步。

    “万宝阁?送东西?您还从万宝阁订了东西回来?!”唐云婷有些诧异地反问了一句,随即有反应过来一般,惊讶地接着问道:

    “楚阳,万宝阁可没什么便宜货,你哪来的钱买东西?!”

    唐家的财政大权如今可全掌握在唐云婷手里,唐楚阳每个月的月例有多少,没有人比唐云婷更加清楚了,这小子虽然每个月的月例是同辈其他人的五倍,但也就一个金元而已,加上唐楚阳往日里大手大脚惯了,从没有存钱的习惯,一个金元够他干什么的?

    “二姑,您好像忘了您而侄子能炼制唤神图了吧?”

    唐楚阳微微叹气,不得不再次提醒一下二姑,他不在之前那个不学无术,没心没肺的纨绔了,而是一名新晋的高贵灵画师。

    “哦,我倒是忘了,我们家楚阳如今是灵画师了呢……”

    唐云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这宝贝侄子往日纨绔的形象太让人难以忽略了,以至于让唐云婷总是忽略已经开始往好的方向转变的唐楚阳。

    “既然你这个灵画师都说了要把那些唤神图给她们,那便便宜楚兰她们了,只是必须得严加警告一下,莫要让那些小妮子们太过不在意,浪费了那么好的唤神图!”

    说出这话的时候,唐云婷心下还是蛮心疼的,那可是威力堪比天将级守护神的唤神图啊,唐家虽然有些积蓄,但品质最好的也不过是十数张三阶唤神图而已,并且,今年来因为唐家经济情况越发的拮据,老太君已经让唐云婷卖掉差不多一半,来换取金元维持唐家生活了。

    听二姑不再提收回唤神图的事情,唐楚阳点点头,又从乾坤袋里拿出厚厚一叠金票,一边随手递给唐云婷,一边解释道:

    “二姑,这里是三十万金元的天威商号金票,是我卖给万宝阁两张唤神图的所得,如今咱们唐家过得越发拮据了,这些钱便拿来改善生活吧,若是没钱了便跟我说,现在侄儿也是个灵画师了,没钱了,咱接着卖图就是!”

    “这……”

    看到侄儿交到手里的厚厚一叠金票,唐云婷微微有些怔忡,这样的场面她午夜梦回,不知道想象了多少次,但因为唐楚阳的不争气,唐云婷也只能在梦里想想而已,可是等到想象了无数次的画面突然发生时,唐云婷反而有些不能置信了。

    看着手中那些花纹特殊,其上印了三阶守护神形象的金票,直到旁边的唐云娜拉了她的袖子,唐云婷这才醒过神来,一脸感慨地看着唐楚阳,叹道:

    “楚阳真的长大了呢,直到为家族着想了。”

    “人总是要长大的……”

    唐楚阳非常理解二姑唐云婷的感慨,他前任以往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不堪,连唐楚阳这个继承了他一切的人,都禁不住为过往的行为感觉羞愧,还好,一切都变了。

    说完了唐楚阳的事情之后,唐云婷和唐云娜二人便前往林家接手林家的一切,老太太也回了后宅去休息,她毕竟岁数大了,有担心了大半天时间,这时候也累了。

    不大会儿功夫整个大厅里就剩下唐楚阳一人,原本唐楚阳是打算跟二姑去林家走一趟的,但想了想之后还算是了,无非就是接收林家的资产和各类产业而已,他过去了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还不如会自己的小院去整理回复一下消耗得差不多的真元,身边规划一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唐家虽然没落了,但唐家大院占地极广,前后统共分作六进院子,第一进大院已经被林展雄糟蹋的差不多了,唐楚阳看了眼院子里的处处残垣断壁,晃了晃脑袋之后便往他的小院走去。

    唐楚阳所在的地方是第三进院子,整个一进院子原先是唐楚阳的老爹唐云宗的居所,想起唐家第二代的男人们,唐楚阳禁不住开始叹气,老太君的命格实在太逆天了,四个儿子,九个孙子愣是让她给克的只剩下唐楚阳一根独苗。

    其实唐楚阳的前任也算是让老太太给克死了,不然就没有现在穿越的唐楚阳了,想起这个,唐楚阳立马就是一惊,虽然他已经附体重生了,但老太太的命格却没有改变,若是不想想法子续命,或者压制一下老太太的命格,唐楚阳就算暂时还活着,以后也随时可能死于非命。

    “要命啊,按照师傅传下来的规矩,相士这一辈子唯一算不准的就是自己的命了,我没法子确定自己的命运,想要好好活下去的话,那就只能改老太太的命格了,可是,老太太疼我疼到了骨子里,又不能用那些阴损的法子克制她……”

    唐楚阳一边暗暗想着自己悲苦的命运,一边摇头叹气,人的福禄寿天生注定,又与本命相辅相成,虽然天数是注定的,但并非不能改动,但想要改动命数,无非就是转嫁,夺取,或者干脆直接消除。

    不过这三个法子唐楚阳却都无法使用,夺取是肯定不行的,因为那样会彻底改变老太太的命数,转嫁也不是长久之计,因为即便唐楚阳能够将自己身上的血光之灾转移到别人身上,可一旦那人身亡,身为老太太嫡系自损的唐楚阳依然还要再次被克。

    至于消除,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直接消除别人的福禄寿,对于任何相士来说都是大忌,那可是最为阴毒的法子了,直接抹除一个人终生的福禄寿,不但损人,而且不利己。

    “只能用我麻衣派的大杀器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我需要的材料?”

    每一派的相士都有属于自己的独门绝招,这些绝招大多都是用来保命的,杀人伤人的极少,而唐楚阳出身的麻衣相士派系里,保命的绝招更是其中翘楚,不过唐家老太太的命格有些太过逆天了,想要镇压而又不伤到她,唐楚阳只能使用师傅再三警告,能不用就不用的镇派三绝了。

    不过他得准备不少五行材料,而且可还得请神,五行大陆上存在神仙显然已经是板儿上钉钉的事情了,唐楚阳都不知道,他请神的时候会不会真的将仙界的那几位给请下来,真要是那样的话,他麻衣相士一系的绝活才算得上真正的大杀器。

    “哎,可惜后阁里的书籍虽多,但关于命数的典籍却少得可怜,看来我的想想办法在搜罗一些书籍了,对了!林家身为景云县三大家族之一,想必他们的藏书阁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吧?”

    突然想到了刚刚被唐家攻破了林家,唐楚阳禁不住双目一亮,一会儿等二姑他们收拾完了,倒是可以把林家的藏书全部翻出来找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