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请各位道友鼎力支持!多多投票!

    现在上传大概也有14万了,贫道也不矫情了,还请道友们投几张推荐票!

    看盗版的兄弟姐妹,请你们收藏一下。

    本书能否好好学习,积极向上,就看你们的了。

    贫道在这里行五体投地大礼了。

第73章、偷懒的思想    贾可道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前往寻找孟挺几个道童。

    而大金牙不得不请赵天亮帮忙将木桶提到了厢房前,随后自己进去给马依依冲洗。

    接下来数日时间里,除了赵天亮需要负责厨房,时不时还要应付大金牙的请求之外,其余的道童尽数被贾可道给赶到了后山上,进行开荒垦田。

    张庆明还好,多少是做过农活的,上手起来极快。

    倒是孟挺,流青云两人没有干过这类事情,没做两天,手就被石头磨得破了皮,一排水泡鼓起。

    还好有贾可道在,用针挑了水泡,再用符水泡一会,那水泡遗留下来的松弛皮肤便会绷紧,恢复如初。

    当然,如此一来,也让三人没了借养伤偷工耍滑的机会。

    此时已经进入夏末秋初时节,这几日正值秋老虎肆虐之时,高高挂在空中的烈日似乎想要将最后的热量一口气抛洒下来,使得气温依然保持在三十七度左右。

    老君观后山由于高温而升腾起来的水蒸气,使得这里与实际温度相比在人体的感受上还要高出几度。

    这里就是一个蒸笼。

    在两棵笔直柏树之间,挂着一个宽大的吊床,贾可道躺在上面,道袍褪在了腰间,**着精壮的上半身,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双眼无神的盯着头顶上的树叶。

    这完全不符得道高人的形象,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悠闲无比。

    奥迪斯加上孟挺几人此时正在林地旁来回搬运着石头。

    看着在最前面好似挖掘机一样来回搬运着石头的奥迪斯,孟挺直起身体,脸上的羡慕神色难以掩盖,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嘴上嘀咕着:“要是有奥迪斯那样强壮就好了。”

    听到孟挺这么说,流青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似乎正在酣睡的贾可道,嘴角一撇,声音压得极低:“要我说啊,还不如让观主亲自出手,使个符箓,招个小鬼什么的,直接将这些事情干了,不就得了,何必,把我们拉到这里来,美其名曰锻炼?”

    流青云发着牢骚,孟挺与张庆明立马将自己与流青云之间距离拉开了十米以上,也不休息了,弯下腰就抱起一块石头,朝着尚未砌好的围墙走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

    流青云有些摸头不知脑的看着两人,心头纳闷不已,但下一刻,他就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如此表现了。

    “无量天尊,流青云,你在说些什么啊?”

    贾可道的声音悄然从流青云身后传来。

    流青云吓得浑身一哆嗦,转头一看,观主大人就这么一会就没在吊床上了,跑到了自己身后。

    “没,没说什么。”

    流青云企图掩饰,但却不知道,贾可道已经将他的话听了个明白。

    “什么?还用符箓招个小鬼什么的?这是什么思想?这是偷懒的思想啊。”

    贾可道为什么不招一个力士出来帮忙?之前还亲自动手?

    这里面的原因自然与地球上枯竭的灵气有关。

    要说,贾可道在这里用用清水符这样的基础符箓,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若是使用力士符这等符箓的话,消耗的灵力就多了。

    最关键是,能够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要用符箓的话,那么就会养成依靠符箓的习惯,养成懒惰的行为,从而失去道法自然的本意。

    将流青云训斥一顿之后,贾可道给他下达了终极极刑。

    抄写文始真经一百遍。

    听到这个判罚,流青云差一点就要瘫软在地上了,这文始真经总计两千多字,这抄写一百遍,就有二十多万字!

    我的老天,就算是网络作家用笔去抄写的话,都会崩溃的。

    这简直就是要自己老命啊。

    且不多提流青云所受到的惩罚。

    一周之后,林地旁边的乱石堆就变了大样。

    之前的那些乱石变成了一道围绕林地的围墙,将林地与菜园之间隔开了。

    这是为了防止那些鸡鸭鹅将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蔬菜啃食掉。

    一个池塘已经快要挖掘完毕,挖出的泥土混合着林地里的腐殖质平铺在整理出来的田地上,其上用木头搭建了一排排的架子以便葫芦藤攀沿。

    这些田地用泉水浇灌一遍之后,便被挖出一个个小坑,之后,每个小坑里被放入两到五粒葫芦种子。

    这是没法的事情,根据葫芦的品种不同,其种子的发芽率并不能够得到保证,因而就需要多下种子才可能保证每个小坑里有足够的葫芦苗长出来。

    种子放入之后,填土覆盖,再倒上几滴来自异界的灵泉水,这就齐活了。

    接下来就是每日查看,在被鸟兽糟蹋之后及时补种。

    在种葫芦方面,贾可道这绝对算得上是大手笔了,足足一百多亩田地全种上了葫芦,种子基本上用掉了小半。

    不过分摊到每一种葫芦身上的,这种植面积并不算多。

    每种葫芦也就十来亩。

    而在老君观养了一周伤的大金牙也终于被请到了会客的厢房。

    那位神秘观主并没有提前等在厢房内,在大金牙想来也是正常的。

    作为一观之主,是应该有迟到的习惯。

    马依依没有跟着大金牙过来,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美女而言,别说满身的疙瘩残余了,就算是脸上稍微有两颗痘痘都要想方设法除掉之后,才敢见人。

    大金牙喝着赵天亮送上的茶水,看着厢房内简陋的摆设,不由得对自己此行的目的抱着很大希望。

    看来,老君观是很穷的,自己原本打算动用武力,不过现在老君观对自己有了救命之恩,武力就不太动用了,不过用钱应该能够解决问题。

    大金牙脑海里思索着如何打动那位观主,就听到一声响亮的道号传来:“无量天尊,这位彭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彭喜贵心头略微一惊,以自己的警惕性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不过随着彭喜贵抬头一看,不由得脸上呆滞了:“是你?小道长?难道你是这老君观的观主?”

    来人正是贾可道,这次算是贾可道第一次正式以观主身份接待客人,因而穿着上就比较正式隆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