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开,前往寻找孟挺几个道童。

    而大金牙不得不请赵天亮帮忙将木桶提到了厢房前,随后自己进去给马依依冲洗。

    接下来数日时间里,除了赵天亮需要负责厨房,时不时还要应付大金牙的请求之外,其余的道童尽数被贾可道给赶到了后山上,进行开荒垦田。

    张庆明还好,多少是做过农活的,上手起来极快。

    倒是孟挺,流青云两人没有干过这类事情,没做两天,手就被石头磨得破了皮,一排水泡鼓起。

    还好有贾可道在,用针挑了水泡,再用符水泡一会,那水泡遗留下来的松弛皮肤便会绷紧,恢复如初。

    当然,如此一来,也让三人没了借养伤偷工耍滑的机会。

    此时已经进入夏末秋初时节,这几日正值秋老虎肆虐之时,高高挂在空中的烈日似乎想要将最后的热量一口气抛洒下来,使得气温依然保持在三十七度左右。

    老君观后山由于高温而升腾起来的水蒸气,使得这里与实际温度相比在人体的感受上还要高出几度。

    这里就是一个蒸笼。

    在两棵笔直柏树之间,挂着一个宽大的吊床,贾可道躺在上面,道袍褪在了腰间,**着精壮的上半身,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双眼无神的盯着头顶上的树叶。

    这完全不符得道高人的形象,不过在其他人看来,却是悠闲无比。

    奥迪斯加上孟挺几人此时正在林地旁来回搬运着石头。

    看着在最前面好似挖掘机一样来回搬运着石头的奥迪斯,孟挺直起身体,脸上的羡慕神色难以掩盖,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腰,嘴上嘀咕着:“要是有奥迪斯那样强壮就好了。”

    听到孟挺这么说,流青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似乎正在酣睡的贾可道,嘴角一撇,声音压得极低:“要我说啊,还不如让观主亲自出手,使个符箓,招个小鬼什么的,直接将这些事情干了,不就得了,何必,把我们拉到这里来,美其名曰锻炼?”

    流青云发着牢骚,孟挺与张庆明立马将自己与流青云之间距离拉开了十米以上,也不休息了,弯下腰就抱起一块石头,朝着尚未砌好的围墙走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

    流青云有些摸头不知脑的看着两人,心头纳闷不已,但下一刻,他就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如此表现了。

    “无量天尊,流青云,你在说些什么啊?”

    贾可道的声音悄然从流青云身后传来。

    流青云吓得浑身一哆嗦,转头一看,观主大人就这么一会就没在吊床上了,跑到了自己身后。

    “没,没说什么。”

    流青云企图掩饰,但却不知道,贾可道已经将他的话听了个明白。

    “什么?还用符箓招个小鬼什么的?这是什么思想?这是偷懒的思想啊。”

    贾可道为什么不招一个力士出来帮忙?之前还亲自动手?

    这里面的原因自然与地球上枯竭的灵气有关。

    要说,贾可道在这里用用清水符这样的基础符箓,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若是使用力士符这等符箓的话,消耗的灵力就多了。

    最关键是,能够力所能及的事情都要用符箓的话,那么就会养成依靠符箓的习惯,养成懒惰的行为,从而失去道法自然的本意。

    将流青云训斥一顿之后,贾可道给他下达了终极极刑。

    抄写文始真经一百遍。

    听到这个判罚,流青云差一点就要瘫软在地上了,这文始真经总计两千多字,这抄写一百遍,就有二十多万字!

    我的老天,就算是网络作家用笔去抄写的话,都会崩溃的。

    这简直就是要自己老命啊。

    且不多提流青云所受到的惩罚。

    一周之后,林地旁边的乱石堆就变了大样。

    之前的那些乱石变成了一道围绕林地的围墙,将林地与菜园之间隔开了。

    这是为了防止那些鸡鸭鹅将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蔬菜啃食掉。

    一个池塘已经快要挖掘完毕,挖出的泥土混合着林地里的腐殖质平铺在整理出来的田地上,其上用木头搭建了一排排的架子以便葫芦藤攀沿。

    这些田地用泉水浇灌一遍之后,便被挖出一个个小坑,之后,每个小坑里被放入两到五粒葫芦种子。

    这是没法的事情,根据葫芦的品种不同,其种子的发芽率并不能够得到保证,因而就需要多下种子才可能保证每个小坑里有足够的葫芦苗长出来。

    种子放入之后,填土覆盖,再倒上几滴来自异界的灵泉水,这就齐活了。

    接下来就是每日查看,在被鸟兽糟蹋之后及时补种。

    在种葫芦方面,贾可道这绝对算得上是大手笔了,足足一百多亩田地全种上了葫芦,种子基本上用掉了小半。

    不过分摊到每一种葫芦身上的,这种植面积并不算多。

    每种葫芦也就十来亩。

    而在老君观养了一周伤的大金牙也终于被请到了会客的厢房。

    那位神秘观主并没有提前等在厢房内,在大金牙想来也是正常的。

    作为一观之主,是应该有迟到的习惯。

    马依依没有跟着大金牙过来,对于一个女人,尤其是美女而言,别说满身的疙瘩残余了,就算是脸上稍微有两颗痘痘都要想方设法除掉之后,才敢见人。

    大金牙喝着赵天亮送上的茶水,看着厢房内简陋的摆设,不由得对自己此行的目的抱着很大希望。

    看来,老君观是很穷的,自己原本打算动用武力,不过现在老君观对自己有了救命之恩,武力就不太动用了,不过用钱应该能够解决问题。

    大金牙脑海里思索着如何打动那位观主,就听到一声响亮的道号传来:“无量天尊,这位彭施主,我们又见面了。”

    彭喜贵心头略微一惊,以自己的警惕性竟然没有发现有人进来,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不过随着彭喜贵抬头一看,不由得脸上呆滞了:“是你?小道长?难道你是这老君观的观主?”

    来人正是贾可道,这次算是贾可道第一次正式以观主身份接待客人,因而穿着上就比较正式隆重。

第二十三章 隐患(第二更求票)    唐云婷却是怕张林两家联手对付唐家,但这绝对不是唐云婷放过林展雄的理由,今天要不是以往一无是处的侄子悍然出手,唐家或许就会面临被林家彻底并吞的结局,被人欺负到了这种地步还不知道反抗的话,今后他们唐家和如何在景云县生存?谁还会把唐家当回事儿?

    如果今天唐家能够将林家重创,甚至覆灭的话,张家就是再怎么想趁火打劫,怎么也得了解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看看唐家受到了多大损伤才出手吧?况且,唐家并吞了林家之后,肯定会实力暴增,唐文婷不信张家敢冒着两败俱伤的风险对唐家出手。

    相反,如果今天因为忌讳张家而放过了林家,来日两个死敌家族联手,唐家将面对比今日强大数倍的压迫,那时,唐家才是真的无力回天呢。

    因此,林展雄今天就是说出花来,唐云婷也没打算放过他,不为别的,就为这厮毫无顾忌地带人闯进唐家大院,就足以说明,他有多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毁掉唐家了,这样的死敌,她唐云婷如何能够轻易放过?

    动用了守护神灵宝这件终极武器之后,林展雄再也无法分神拦住唐楚阳的两尊御龙天兵,眼见着林家覆灭的结局已经注定,林展雄顿时状如疯虎,不要命地和唐云婷以伤换伤,打算拉唐云婷这个唐家唯一的大修士垫背。

    可惜林展雄的想法美好,却难以实现,唐云婷虽然被林展雄的玩儿命厮杀弄得手忙脚乱,但却知道这厮起的什么心思,因此也不和他拼命,只是带着林展雄在唐家大院里兜圈子,一时间唐家前院的厢房倒是被林展雄毁坏了不少,人却是一个都没有伤到。

    林展雄这次带来的人毕竟都是林家精英,除开最初的时候因为换乱没来得及召唤守护神的被杀了七八个之外,其他人陆续在林家另一个大修士,林展英全力抵抗下,将守护神全部召唤了出来,若不是有唐楚阳的两尊御龙天兵压制住了林展英,唐家众女或许会被林家众精英给杀回来。

    不过等到唐楚阳控制的两外两尊守护神解脱出来之后,原本还和唐家拼得不相上下的林家众精英便开始倒霉,三阶守护神和四阶守护神之间差距,几乎是呈几何倍级提升的,尽管唐楚阳无法动用御龙天兵的灵宝,但只是等级上的差距,便足以让他辗压一帮二三阶的守护神了。

    唐云婷被林展雄拖住,唐家这边的指挥权便被交给了老六唐云娜,唐云娜才智不下于二姐唐云婷,只是性子比较柔弱,只适合坐镇后方出谋划策,不过如今唐家面临灭顶之灾,唐云娜心底里的凶狠也被激发了出来,带着唐家众女一路追杀到了林家大宅。

    整个景云县原本的格局是唐家占了其中一半儿,另外一半儿则被张林两家占据,张林两家就在景云县另一边,如此大规模的打斗,几十上百个五六米高的巨人纵横景云县,张家不可能不被惊动,只是当张家的家主点齐人手打算帮忙时,却发现唐家那边竟然多了四尊天将!

    只有四相境的大修士才能够驾驭天将,张家就是再傻,也知道唐家这是把老底都拿出来拼命了,张林两家合起来才不过四个大修士而已,衡量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之后,张家家主张汉林有些犹豫,这一场杀下来,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他的考虑一下张家能否承受这样的损失。

    张家虽然也和唐家敌对,并且暗地里和林家结成了联盟,但在对付唐家这方面,张汉林一直表现得相当低调,他们张家比林家多了一百年的传承时间,更加清楚数百年前的唐家有多么强大,若不是最近几十年唐家的男人全部出事,或许唐家已经晋级中等家族,进入流云城发展了。

    “爹!您不能再犹豫了,咱们张家早就和林家结盟,虽然是暗地里结盟,但唐家不可能不知道,若是林家被唐家彻底并吞的话,咱们张家也绝对讨不了好啊!爹!趁现在林展雄还没死,出手吧!”

    “是啊大哥,咱们虽然没有明着打压唐家,但每次林家和唐家起了冲突,咱们总是偏帮林家的,林家若是完了,唐家那帮女人怕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张家好过的,如今林家损伤还不算大,咱们若是和林家联手,打退唐家还是没问题的,我就不信那帮女人敢和咱们拼个两败俱伤,他们唐家可没男人了!”

    张家大院的议事厅里,张汉林的大儿子,和二弟一脸激动地在劝他赶快出手,但张汉林在知道唐家出动了足足四尊天将之后,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其他想法。

    唐家若是真的并吞了林家,实力必然暴增到可以和中等家族媲美的地步,那样再继续留在景云县发展,显然就不太合适了,若是想要继续壮大,就必须要进入流云城这样的大城去争夺更好的资源,那么,只要张家能够在林家被灭掉之后,给出唐家足够的赔偿,想来还是能够避过这一劫的。

    尽管张家付出了大量的赔偿之后,可能会伤了元气,但只要唐家离开了景云县到大城去谋求发展,今后整个景云县就都是张家称霸,损失的再多,今后都能慢慢再赚回来。

    “谁说唐家没有男人的?那唐楚阳不就是男丁么?刚才老六不是说了么,林家之所以被打成现在这般模样,就是因为唐楚阳连续使用了四张四阶唤神图!”

    张汉林心下虽然有了决定,但他却不能和二弟,以及大儿子直言,因为二弟的妻子便是出自林家,大儿子也刚刚和林展雄的女儿定亲,张汉林知道他们两个是被林家那两个女人逼来的,也不好让二弟和儿子为难,当下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唐楚阳?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他知道唤神图怎么激发吗?爹,这话你自己信么?!”

    “当然是不信的!”看着一脸激鄙夷之色的大儿子,张汉林肯定地点了点头,就在儿子面上才露出些喜色时,张汉林却接着道:“但这却是事实,唐家确实多了四尊天将,既然你们这么想让我出手,那么,我问你们,那四尊天将守护神谁来对付?唐文婷谁来对付?你们能么?!”

    “这……”

    两个神情激动的男人彻底被问住了,张汉林说得对,唐家此时已经拥有足足五名天将守护神,尽管张林两家联合起来的话,整层战力能够辗压唐家,但人家只要有四个天将守护神缠住了张林两家的大修士,只唐云婷一人,便足以横扫张林两家所有精英了。

    其实这个时候,张家就是想要出手也都已经晚了,因为唐云娜已经在唐楚阳的四尊御龙天兵的辅助下,彻底将林家大宅里的最后一丝抵抗力量给打散,如今林家还活着的,并且具备战力的人,就只剩下林展雄,林展英两个四相境的大修士,已经离家未归的林展雄长子林青寒。

    唐云娜指挥众女和唐楚阳将林展英杀掉之后,便留下众女清缴林家的资产,单独带着唐楚阳再次杀回了唐家,只要将林展雄这个林家家主干掉之后,林家在景云县就算是被连根拔起了,可惜林展雄的长子林青寒外出游历未归,不然这次围剿一点后患都不会留下。

    再次回到唐家的时候,整个唐家前院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原本和林展英死战的唐云婷已经散掉了守护神,正在和一直呆在后宅的老太君说着什么,唐楚阳观遍整个前院,却不见了林展雄的踪影,心下禁不住有些疑惑,难道林展雄跑了?

    “娘,二姐,那林展雄呢?怎么不见了?”

    唐云娜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怕二姐有什么危险,林展雄的修为比二姐稍微高一些,若是打持久战的话,二姐肯定不是林展雄的对手,这也是唐云娜带着唐楚阳赶回来的主要原因,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却不见了林展雄,唐云娜禁不止便开口问了起来。

    “被林青寒救走了……”

    唐云婷说这话的时候,颇有威仪的俏脸上满是遗憾之色,她见唐云婷带人追去了林家之后,便放松了精神和已经疯魔了一样的林展雄游斗,原本再有一炷香时间,等到林展雄元神精华耗尽,便可轻易将他击杀,却不想外出游历的林青寒却突然出现,偷袭了唐云婷之后,趁隙将已经虚弱至极的林展雄给救走了。

    “这,这岂不是为我唐家埋下了巨大的隐患?那林青寒乃至林家资质最好之人,他既然能够偷袭二姐,想来已经突破到了四相境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听了二姐的话,唐云娜顿时大惊失色,唐云娜虽然性子柔弱,但毕竟出身家族,非常清楚斩草要除根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今日被林家两父子逃走,今后唐家怕是要多了个隐藏在暗处的死敌了。

    老太君见自家俩丫头一脸忧色,当下不以为意地顿了顿龙头棍杖,大气地道:

    “无妨,不过是两只丧家之犬而已,只要我唐家足够强大,怕他何来?!”

    说完这话,老太君转目看向跟在唐云娜身后的唐楚阳,又抬头看看他背后四尊威武不凡的御龙天兵,啧啧感叹了一声之后,冲唐楚阳道:

    “乖孙啊,你今天可是救了咱们整个唐家啊,说说吧,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

    唐楚阳微微一惊,心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PS:诸位书友,如果觉得这本书还行,请您点击‘加入书架’和‘投推荐票’两个按钮,支持一下小猪,让咱有机会去首页露露脸,如果票多,晚上再加一更!拜谢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