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云婷却是怕张林两家联手对付唐家,但这绝对不是唐云婷放过林展雄的理由,今天要不是以往一无是处的侄子悍然出手,唐家或许就会面临被林家彻底并吞的结局,被人欺负到了这种地步还不知道反抗的话,今后他们唐家和如何在景云县生存?谁还会把唐家当回事儿?

    如果今天唐家能够将林家重创,甚至覆灭的话,张家就是再怎么想趁火打劫,怎么也得了解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看看唐家受到了多大损伤才出手吧?况且,唐家并吞了林家之后,肯定会实力暴增,唐文婷不信张家敢冒着两败俱伤的风险对唐家出手。

    相反,如果今天因为忌讳张家而放过了林家,来日两个死敌家族联手,唐家将面对比今日强大数倍的压迫,那时,唐家才是真的无力回天呢。

    因此,林展雄今天就是说出花来,唐云婷也没打算放过他,不为别的,就为这厮毫无顾忌地带人闯进唐家大院,就足以说明,他有多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毁掉唐家了,这样的死敌,她唐云婷如何能够轻易放过?

    动用了守护神灵宝这件终极武器之后,林展雄再也无法分神拦住唐楚阳的两尊御龙天兵,眼见着林家覆灭的结局已经注定,林展雄顿时状如疯虎,不要命地和唐云婷以伤换伤,打算拉唐云婷这个唐家唯一的大修士垫背。

    可惜林展雄的想法美好,却难以实现,唐云婷虽然被林展雄的玩儿命厮杀弄得手忙脚乱,但却知道这厮起的什么心思,因此也不和他拼命,只是带着林展雄在唐家大院里兜圈子,一时间唐家前院的厢房倒是被林展雄毁坏了不少,人却是一个都没有伤到。

    林展雄这次带来的人毕竟都是林家精英,除开最初的时候因为换乱没来得及召唤守护神的被杀了七八个之外,其他人陆续在林家另一个大修士,林展英全力抵抗下,将守护神全部召唤了出来,若不是有唐楚阳的两尊御龙天兵压制住了林展英,唐家众女或许会被林家众精英给杀回来。

    不过等到唐楚阳控制的两外两尊守护神解脱出来之后,原本还和唐家拼得不相上下的林家众精英便开始倒霉,三阶守护神和四阶守护神之间差距,几乎是呈几何倍级提升的,尽管唐楚阳无法动用御龙天兵的灵宝,但只是等级上的差距,便足以让他辗压一帮二三阶的守护神了。

    唐云婷被林展雄拖住,唐家这边的指挥权便被交给了老六唐云娜,唐云娜才智不下于二姐唐云婷,只是性子比较柔弱,只适合坐镇后方出谋划策,不过如今唐家面临灭顶之灾,唐云娜心底里的凶狠也被激发了出来,带着唐家众女一路追杀到了林家大宅。

    整个景云县原本的格局是唐家占了其中一半儿,另外一半儿则被张林两家占据,张林两家就在景云县另一边,如此大规模的打斗,几十上百个五六米高的巨人纵横景云县,张家不可能不被惊动,只是当张家的家主点齐人手打算帮忙时,却发现唐家那边竟然多了四尊天将!

    只有四相境的大修士才能够驾驭天将,张家就是再傻,也知道唐家这是把老底都拿出来拼命了,张林两家合起来才不过四个大修士而已,衡量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之后,张家家主张汉林有些犹豫,这一场杀下来,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他的考虑一下张家能否承受这样的损失。

    张家虽然也和唐家敌对,并且暗地里和林家结成了联盟,但在对付唐家这方面,张汉林一直表现得相当低调,他们张家比林家多了一百年的传承时间,更加清楚数百年前的唐家有多么强大,若不是最近几十年唐家的男人全部出事,或许唐家已经晋级中等家族,进入流云城发展了。

    “爹!您不能再犹豫了,咱们张家早就和林家结盟,虽然是暗地里结盟,但唐家不可能不知道,若是林家被唐家彻底并吞的话,咱们张家也绝对讨不了好啊!爹!趁现在林展雄还没死,出手吧!”

    “是啊大哥,咱们虽然没有明着打压唐家,但每次林家和唐家起了冲突,咱们总是偏帮林家的,林家若是完了,唐家那帮女人怕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张家好过的,如今林家损伤还不算大,咱们若是和林家联手,打退唐家还是没问题的,我就不信那帮女人敢和咱们拼个两败俱伤,他们唐家可没男人了!”

    张家大院的议事厅里,张汉林的大儿子,和二弟一脸激动地在劝他赶快出手,但张汉林在知道唐家出动了足足四尊天将之后,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其他想法。

    唐家若是真的并吞了林家,实力必然暴增到可以和中等家族媲美的地步,那样再继续留在景云县发展,显然就不太合适了,若是想要继续壮大,就必须要进入流云城这样的大城去争夺更好的资源,那么,只要张家能够在林家被灭掉之后,给出唐家足够的赔偿,想来还是能够避过这一劫的。

    尽管张家付出了大量的赔偿之后,可能会伤了元气,但只要唐家离开了景云县到大城去谋求发展,今后整个景云县就都是张家称霸,损失的再多,今后都能慢慢再赚回来。

    “谁说唐家没有男人的?那唐楚阳不就是男丁么?刚才老六不是说了么,林家之所以被打成现在这般模样,就是因为唐楚阳连续使用了四张四阶唤神图!”

    张汉林心下虽然有了决定,但他却不能和二弟,以及大儿子直言,因为二弟的妻子便是出自林家,大儿子也刚刚和林展雄的女儿定亲,张汉林知道他们两个是被林家那两个女人逼来的,也不好让二弟和儿子为难,当下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唐楚阳?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他知道唤神图怎么激发吗?爹,这话你自己信么?!”

    “当然是不信的!”看着一脸激鄙夷之色的大儿子,张汉林肯定地点了点头,就在儿子面上才露出些喜色时,张汉林却接着道:“但这却是事实,唐家确实多了四尊天将,既然你们这么想让我出手,那么,我问你们,那四尊天将守护神谁来对付?唐文婷谁来对付?你们能么?!”

    “这……”

    两个神情激动的男人彻底被问住了,张汉林说得对,唐家此时已经拥有足足五名天将守护神,尽管张林两家联合起来的话,整层战力能够辗压唐家,但人家只要有四个天将守护神缠住了张林两家的大修士,只唐云婷一人,便足以横扫张林两家所有精英了。

    其实这个时候,张家就是想要出手也都已经晚了,因为唐云娜已经在唐楚阳的四尊御龙天兵的辅助下,彻底将林家大宅里的最后一丝抵抗力量给打散,如今林家还活着的,并且具备战力的人,就只剩下林展雄,林展英两个四相境的大修士,已经离家未归的林展雄长子林青寒。

    唐云娜指挥众女和唐楚阳将林展英杀掉之后,便留下众女清缴林家的资产,单独带着唐楚阳再次杀回了唐家,只要将林展雄这个林家家主干掉之后,林家在景云县就算是被连根拔起了,可惜林展雄的长子林青寒外出游历未归,不然这次围剿一点后患都不会留下。

    再次回到唐家的时候,整个唐家前院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原本和林展英死战的唐云婷已经散掉了守护神,正在和一直呆在后宅的老太君说着什么,唐楚阳观遍整个前院,却不见了林展雄的踪影,心下禁不住有些疑惑,难道林展雄跑了?

    “娘,二姐,那林展雄呢?怎么不见了?”

    唐云娜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怕二姐有什么危险,林展雄的修为比二姐稍微高一些,若是打持久战的话,二姐肯定不是林展雄的对手,这也是唐云娜带着唐楚阳赶回来的主要原因,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却不见了林展雄,唐云娜禁不止便开口问了起来。

    “被林青寒救走了……”

    唐云婷说这话的时候,颇有威仪的俏脸上满是遗憾之色,她见唐云婷带人追去了林家之后,便放松了精神和已经疯魔了一样的林展雄游斗,原本再有一炷香时间,等到林展雄元神精华耗尽,便可轻易将他击杀,却不想外出游历的林青寒却突然出现,偷袭了唐云婷之后,趁隙将已经虚弱至极的林展雄给救走了。

    “这,这岂不是为我唐家埋下了巨大的隐患?那林青寒乃至林家资质最好之人,他既然能够偷袭二姐,想来已经突破到了四相境了吧?这可如何是好?!”

    听了二姐的话,唐云娜顿时大惊失色,唐云娜虽然性子柔弱,但毕竟出身家族,非常清楚斩草要除根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今日被林家两父子逃走,今后唐家怕是要多了个隐藏在暗处的死敌了。

    老太君见自家俩丫头一脸忧色,当下不以为意地顿了顿龙头棍杖,大气地道:

    “无妨,不过是两只丧家之犬而已,只要我唐家足够强大,怕他何来?!”

    说完这话,老太君转目看向跟在唐云娜身后的唐楚阳,又抬头看看他背后四尊威武不凡的御龙天兵,啧啧感叹了一声之后,冲唐楚阳道:

    “乖孙啊,你今天可是救了咱们整个唐家啊,说说吧,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

    唐楚阳微微一惊,心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PS:诸位书友,如果觉得这本书还行,请您点击‘加入书架’和‘投推荐票’两个按钮,支持一下小猪,让咱有机会去首页露露脸,如果票多,晚上再加一更!拜谢了……

第72章、循序渐进    这段时间对道童的观察还在继续。

    但贾可道对几个道童的心性大概观察了出来。

    其中孟挺心性坚毅,向道之心最坚,流青云遇事则喜欢刨根问底,思想较为跳跃,时不时会问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语来。

    张庆明思想较为呆板,善良老实,相对于其他两人的潜力要弱上一点,但却是最听话的一个,这算得上执行力很强的那种了。

    综上所述,贾可道认为三人均可传道。

    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三人从修道的角度上来说,年纪着实大了一些。

    拿贾可道自身来说,从抱褥之时便入了老君观门墙,从小锤炼,饱读道门经典,至此方才能够在二十来岁在灵气枯竭的地球踏入炼精化气下层。

    贾可道的资质不可谓不强了。

    反观孟挺三人,大学毕业年纪也到了二十一二岁。

    从生理的角度来说,骨骼已经定型,就算是身高也不会怎么长了。

    这样的身体即便是修炼国术,其成就也不会太高,何况道家仙术?

    当然,放在以前的确是这样,地球灵气枯竭,各种灵药自然衰竭消失。

    但现在却不同了,有了灵气充裕无比的异界,一切皆有可能。

    初期自然是食用异界灵泉浇灌的菜肴,鸡鸭鹅鱼等等,配合呼吸吐纳之法逐步淬炼肉身,扩展恢复原本开始枯萎的经络。

    待到他们的身体调理到一个比较高的程度时,贾可道就会开始给他们服用人参首乌汤了。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贾可道拍了拍手到一旁的山泉处清洗了一下,随后指着自己已经清理出一小半的乱石堆笑道:“奥迪斯,你清理着,贫道过去之后会将孟挺几人叫过来陪你的。”

    说完,贾可道便背着手,风轻云淡的朝着道观走去。

    奥迪斯倒是无比听话,将道袍一脱,晃着膀子就干开了。

    从靠近厨房的后门进了道观,赵天亮正在忙着呢。

    之前被血,泥土掩盖着,看不出什么,不过一洗澡,热水一刺激,马依依躲在房里洗是什么状况看不到,但大金牙身上是一片片的疙瘩,痒得他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来回摩擦。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话,还以为他是脑子出了问题,想要日穿大地。

    一两个疙瘩不要紧,十多二十个疙瘩也不要紧,但若是身上尽数一片片的疙瘩,比癞蛤蟆还要多出几倍,那就要人命了。

    总之,两人此时难受的声音足以让人感觉全身上下跟着发痒,看到大金牙身上的疙瘩,恨不得上去用钢刷子来回刷上个几十遍。

    赵天亮担心两人就这么挂在老君观里,因而此时正在厨房里熬制才采回来的药草。

    这是夹山村人用来防止叮咬过敏的老方子。

    毕竟这些山民即便是皮糙肉厚,也难免会产生一些体质特殊者,被小咬之类的吸血昆虫叮咬之后便出现过敏反应,因而时间长了,这药方子就应运而生,最终传了下来。

    见到贾可道过来,赵天亮急忙上前见礼。

    对于自己的大老板,赵天亮一贯都是恭敬的。

    “你忙着,药水煮好了,带我一同过去。”

    这药水也煮不了多长时间,水开了就行。

    随后赵天亮便提着个小木桶,后面走着贾可道,来到了大金牙两人所住的厢房前。

    此时大金牙正全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看样子已经陷入到半昏迷状态了。

    贾可道疾步上前,搭了搭脉搏,笑了,看来人胖还是有好处,至少血要比寻常人多,都流了这么多血,脉搏依然强劲有力。

    只不过看其身上的状态,贾可道不由得一阵恶寒。

    一片片的疙瘩被磨得糊烂,要是之后发炎什么的,那小命就要被除掉了。

    “先给他上药吧。”

    贾可道轻叹一声,从袖中掏出一道清水符,点燃后化入药水之中,示意让赵天亮上前。

    这算是给大金牙的教训了,不过要让贾可道亲自动手是不可能的。

    赵天亮倒不嫌弃,上前用小瓢舀着药水就往大金牙身上冲。

    来回冲了两遍,大金牙彭喜贵就苏醒了过来。

    睁着有些迷糊的眼睛看了赵天亮半晌,大金牙方才彻底清醒。

    让他惊异无比的是,之前那种让人痛苦得想要直接跳楼自杀的奇痒已经消失,被眼前这个道士冲在自己身上的药液带着刺鼻无比的味道,但却能够让自己现在变得刺痛的皮肤感受到一丝丝清凉。

    “谢谢,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大金牙在承受了一系列的磨难后,姿态已经放得很低,张口就开始感谢起来。

    他心里倒是真的感谢,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如果不是这道士救治了自己,恐怕自己还真的活活被痒死。

    “要谢就谢我们观主吧,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给你下了符水,你早痛死了。”

    赵天亮可不敢冒这功,急忙解释道。

    的确如此,赵天亮熬制的药水也就是暂时解除奇痒罢了。

    而以大金牙身上的伤势,一旦奇痒解除,那痛苦也会跟着而来。

    全身上下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面积都被磨得血肉模糊,那痛起来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啊,那能带我去感谢你们观主么?”

    大金牙现在都还不死心,痛苦刚刚解除,就想到了人参的事情,想要以感谢为名来接触那位观主。

    “无量天尊,行了,你还有女眷要救治,我们修道之人不方便接触,还是你自己去救治吧。”

    一个声音打断了大金牙的想法,大金牙转头看了过去,却发现是之前带路的那个小道士,脸上顿时一阵惊喜:“原来是道长啊,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大金牙这时心头在骂自己猪脑子,现在想起自己当时也是脑子晕了。

    想来也是,这别山县夹山村,穷山僻野的地方,难道还会有第二个道观?

    之前就应该想到的,这小道士就是这里的道士。

    “呵呵,赵天亮,你先帮他一下,贫道还有事。”

    朝着赵天亮吩咐一声之后,贾可道又转头向大金牙笑了笑:“施主有事的话,待到伤势好点再说吧,对了,鄙观财政状况不算太好,一干费用待施主伤势痊愈之后再行计算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