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段时间对道童的观察还在继续。

    但贾可道对几个道童的心性大概观察了出来。

    其中孟挺心性坚毅,向道之心最坚,流青云遇事则喜欢刨根问底,思想较为跳跃,时不时会问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语来。

    张庆明思想较为呆板,善良老实,相对于其他两人的潜力要弱上一点,但却是最听话的一个,这算得上执行力很强的那种了。

    综上所述,贾可道认为三人均可传道。

    但唯一的问题就是三人从修道的角度上来说,年纪着实大了一些。

    拿贾可道自身来说,从抱褥之时便入了老君观门墙,从小锤炼,饱读道门经典,至此方才能够在二十来岁在灵气枯竭的地球踏入炼精化气下层。

    贾可道的资质不可谓不强了。

    反观孟挺三人,大学毕业年纪也到了二十一二岁。

    从生理的角度来说,骨骼已经定型,就算是身高也不会怎么长了。

    这样的身体即便是修炼国术,其成就也不会太高,何况道家仙术?

    当然,放在以前的确是这样,地球灵气枯竭,各种灵药自然衰竭消失。

    但现在却不同了,有了灵气充裕无比的异界,一切皆有可能。

    初期自然是食用异界灵泉浇灌的菜肴,鸡鸭鹅鱼等等,配合呼吸吐纳之法逐步淬炼肉身,扩展恢复原本开始枯萎的经络。

    待到他们的身体调理到一个比较高的程度时,贾可道就会开始给他们服用人参首乌汤了。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贾可道拍了拍手到一旁的山泉处清洗了一下,随后指着自己已经清理出一小半的乱石堆笑道:“奥迪斯,你清理着,贫道过去之后会将孟挺几人叫过来陪你的。”

    说完,贾可道便背着手,风轻云淡的朝着道观走去。

    奥迪斯倒是无比听话,将道袍一脱,晃着膀子就干开了。

    从靠近厨房的后门进了道观,赵天亮正在忙着呢。

    之前被血,泥土掩盖着,看不出什么,不过一洗澡,热水一刺激,马依依躲在房里洗是什么状况看不到,但大金牙身上是一片片的疙瘩,痒得他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来回摩擦。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话,还以为他是脑子出了问题,想要日穿大地。

    一两个疙瘩不要紧,十多二十个疙瘩也不要紧,但若是身上尽数一片片的疙瘩,比癞蛤蟆还要多出几倍,那就要人命了。

    总之,两人此时难受的声音足以让人感觉全身上下跟着发痒,看到大金牙身上的疙瘩,恨不得上去用钢刷子来回刷上个几十遍。

    赵天亮担心两人就这么挂在老君观里,因而此时正在厨房里熬制才采回来的药草。

    这是夹山村人用来防止叮咬过敏的老方子。

    毕竟这些山民即便是皮糙肉厚,也难免会产生一些体质特殊者,被小咬之类的吸血昆虫叮咬之后便出现过敏反应,因而时间长了,这药方子就应运而生,最终传了下来。

    见到贾可道过来,赵天亮急忙上前见礼。

    对于自己的大老板,赵天亮一贯都是恭敬的。

    “你忙着,药水煮好了,带我一同过去。”

    这药水也煮不了多长时间,水开了就行。

    随后赵天亮便提着个小木桶,后面走着贾可道,来到了大金牙两人所住的厢房前。

    此时大金牙正全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看样子已经陷入到半昏迷状态了。

    贾可道疾步上前,搭了搭脉搏,笑了,看来人胖还是有好处,至少血要比寻常人多,都流了这么多血,脉搏依然强劲有力。

    只不过看其身上的状态,贾可道不由得一阵恶寒。

    一片片的疙瘩被磨得糊烂,要是之后发炎什么的,那小命就要被除掉了。

    “先给他上药吧。”

    贾可道轻叹一声,从袖中掏出一道清水符,点燃后化入药水之中,示意让赵天亮上前。

    这算是给大金牙的教训了,不过要让贾可道亲自动手是不可能的。

    赵天亮倒不嫌弃,上前用小瓢舀着药水就往大金牙身上冲。

    来回冲了两遍,大金牙彭喜贵就苏醒了过来。

    睁着有些迷糊的眼睛看了赵天亮半晌,大金牙方才彻底清醒。

    让他惊异无比的是,之前那种让人痛苦得想要直接跳楼自杀的奇痒已经消失,被眼前这个道士冲在自己身上的药液带着刺鼻无比的味道,但却能够让自己现在变得刺痛的皮肤感受到一丝丝清凉。

    “谢谢,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大金牙在承受了一系列的磨难后,姿态已经放得很低,张口就开始感谢起来。

    他心里倒是真的感谢,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如果不是这道士救治了自己,恐怕自己还真的活活被痒死。

    “要谢就谢我们观主吧,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给你下了符水,你早痛死了。”

    赵天亮可不敢冒这功,急忙解释道。

    的确如此,赵天亮熬制的药水也就是暂时解除奇痒罢了。

    而以大金牙身上的伤势,一旦奇痒解除,那痛苦也会跟着而来。

    全身上下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面积都被磨得血肉模糊,那痛起来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啊,那能带我去感谢你们观主么?”

    大金牙现在都还不死心,痛苦刚刚解除,就想到了人参的事情,想要以感谢为名来接触那位观主。

    “无量天尊,行了,你还有女眷要救治,我们修道之人不方便接触,还是你自己去救治吧。”

    一个声音打断了大金牙的想法,大金牙转头看了过去,却发现是之前带路的那个小道士,脸上顿时一阵惊喜:“原来是道长啊,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大金牙这时心头在骂自己猪脑子,现在想起自己当时也是脑子晕了。

    想来也是,这别山县夹山村,穷山僻野的地方,难道还会有第二个道观?

    之前就应该想到的,这小道士就是这里的道士。

    “呵呵,赵天亮,你先帮他一下,贫道还有事。”

    朝着赵天亮吩咐一声之后,贾可道又转头向大金牙笑了笑:“施主有事的话,待到伤势好点再说吧,对了,鄙观财政状况不算太好,一干费用待施主伤势痊愈之后再行计算吧。”

第二十二章 形势逆转(第一更求票!)    唐楚阳饱含无奈的大吼极为响亮,就在他身边没多远的唐楚兰,唐云婷几人直接被吓了一跳,猛的反应过来此时唐家已经占尽优势,急忙双手结印唤出守护神,远一点儿的唐文婷等人也不例外,用最快的速度将守护神召唤出来之后,跟在四尊御龙天兵后面就杀了过去。

    修士驾驭守护神,一般有两种模式,一种为辅战,在修士的修为境界没有圆满之前,因为没有和守护神水乳交融的缘故,便只能和守护神一起战斗,守护神为主,修士为辅。

    另一种为‘合神’,修士本身修为境界已经圆满,或者元神里的守护神已经凝练完满,便可与守护神合体,融入到守护神体内进行战斗,合神之后,修士和守护神成为一体,基本上可以将守护神的能力发挥到极致,真正的高手交战,都是合神迎敌!

    唐楚阳使用的是唤神图,不是他自己的守护神,因此尽管他已经达到了一元境后期,但却无法和御龙天兵合神融为一体,只能控制着四尊御龙天兵追着林家众人打杀。

    这种驾驭守护神的感觉极为新奇,唐楚阳感觉他的元神被分为五份,一份留在本体,另外四份分别留在了四尊御龙天兵身上,有种一分为五,精神分裂的错觉,不过幸好在地球上练习画符的时候,唐楚阳早就养成了分心多用的习惯,尽管一口气控制四尊守护神有些困难,但还不至于让守护神左脚绊右脚摔地上去。

    唐楚阳无法合神,但唐家其他人就不同了,比如修为最高的二姑唐文婷,她双手结印,周身蓝光闪耀,天地元气如同沸腾的开水一样汹涌波动了起来,天际随即降下一缕光点,一尊手持长剑,身着飞天云纱裙的美貌仙子瞬间凝出真身。

    这尊女性躯体的守护神高一丈六尺,足有五米多高,此时唐云婷已经漂浮而起,双臂舒展,一双白嫩玉手掐了个奇异的法诀,她身前的守护神陡然爆射出璀璨蓝光,唰!的一下喷出道道蓝光,将唐云婷整个人吸进了体内,随后守护神原本呆滞的双目精光一闪,竟然变得灵动无比。

    合神之后,唐云婷和守护神融为一体,原本只是一具空壳的庞大躯体陡然变得灵活无比,举手投足与真人无异,手中将近三米的瑞光利剑翻转间带起偏偏波动,玉足轻跺地面,美丽仙子如同嫦娥追月一边,唰!的一声抬剑冲已经合神的林展雄杀了过去。

    林展雄是魔修,召唤出来的是魔神系守护神,身高一丈七尺,面目狰狞如恶鬼,壮硕的躯体肌肉盘结,似蕴含无双巨力,每一拳打出,远处的唐楚阳都能听到可怖的音爆声,这厮确实实力强横,一个人愣是拦阻唐楚阳控制的两尊御龙天兵。

    这也是因为唐楚阳没有合神,而且驾驭守护神的技巧太过生涩,才被林展雄给成功拦住,若是让唐云婷来控制的话,以御龙天兵的强悍,只用一尊便足以压制林展雄打了。

    当啷!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之声传遍全场,唐云婷的守护神一剑刺到林展雄的魔将身上,竟然如中金石,火花四射,看得后面的唐楚阳禁不住暗暗咋舌,好强横的躯体防御!

    “楚阳,我来拦住他,你去前面帮忙!”

    唐云婷一剑此种林振雄,虽然未曾伤他分毫,但却将壮硕如大猩猩一样彪悍的魔将躯体给一剑隔开,趁隙冲唐楚阳说了一句之后,巨大的仙子身躯猛然一步踏出,巨剑再次冲向了后退的林展雄。

    “好!”

    唐楚阳急忙应了一声,转而控制着被林展雄拦住的两尊御龙天兵,几个大步就飞快地向已经逃到唐家大门处的林家众人杀了过去。

    另一边,林展雄似是极为了解唐文婷的实力,不愿意被她缠住,倒退的过程中脚跟猛地在地上一跺,嘭!的一声闷响,地面震颤,五米多高的狰狞魔将凌空飞过十几米的距离,轰!的一声砸到了唐楚阳控制的两尊御龙天兵面前,双拳如电一般,瞬间两拳打得御龙天兵后仰,再次将这两尊四阶守护神拦了下来。

    林家统共不过两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若是林展雄不拼命拦下两尊的话,让足足四尊天将一级的守护神杀过去,不用多少时间,林家的精英怕是就要被杀个精光。

    所以林展雄哪怕是将自身陷入死地,也不能让全部四个四阶天将全部去追杀林家精英,那对林家的精英来说根本就是无可抵抗的灾难!

    刚跑出去的两尊御龙天兵再次被拦住,唐楚阳极为无奈,只能继续控制御龙天兵和林展雄厮杀,他驾驭守护神的手法和技巧太差劲了,甚至连两尊御龙天兵一半儿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林展雄!有种与我死战!!”

    轻易被林展雄挣脱了自己的纠缠,唐云婷脸上有些挂不住,偌大的巨型躯体微微一颤,漂浮在身后的一只玉钗一样的灵宝配合着轻轻一震,竟是陡然化作一条两丈宽,足足十丈长的河水飘带,呼!的一声缠像了正与两尊御龙天兵缠斗的林展雄。

    “该死!”

    见唐云婷竟然直接动用了消耗巨大的守护神灵宝,林展雄根本不敢大意,粗壮的双臂一并一合,“吼!!”狰狞的魔将陡然爆吼一声,身后盘绕的一团黑球陡然化作一柄巨斧,狠狠地向着缠过来的河水飘带砍了下去。

    “唐云婷!我不过是来找你理论!你们唐家竟然这般狠毒,打算将林家斩尽杀绝么?!今日是林某人不对,咱们不若罢战和谈,我马上带人撤离唐家,今后林唐两家秋毫无犯!如何?!”

    出手的同时,林展雄张口暴喝,他不得不示弱求和,今天在唐家遭遇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任凭林展雄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往日里从不放在眼里的那个蝼蚁一样的唐家废物,竟然能够导演出这么一场惊天巨变。

    一时间受到的冲击太大,林展雄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但即便如此,电石火光间林展雄也反应过来,这或许就是唐家早就设计好的计谋,或者说根本就是唐家几百年积攒下来的强悍底牌,只是自己太过急切,运气不好撞到枪口上了而已。

    至于唐楚阳,林展雄虽然惊讶于他的言行变化,但他绝对不信唐楚阳能够搞来这么多四阶唤神图!

    四阶唤神图啊,那是一个不到十六岁的纨绔能随便拥有的东西么?!

    “那些唤神图绝对是唐家积攒了几百年的底牌,该死的,也是我太过心急了,若是让张家先来试探一番就好了,可惜,这次我想独吞唐家,行动之前并未通知张家一起动手,这时候连个帮手都找不到!”

    林展雄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若是和张家一起来的话,四名大修士联合起来,倒也不惧四张四阶的唤神图,就算唐家依然还有其他四阶唤神图,至少张林两家联手撤出抵御唐家的攻击,也能将损失降到最低,此次来袭,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此时唐云婷已经感到了林展雄身边,听他这般厚颜无耻的求和,唐云婷不屑冷笑,恼怒至极地回道:

    “呸!理论?你带着林家大半儿精英来我唐家,就是为了理论?!这话怕是连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吧?你以势压人的时候怎么不说罢战求和?此时眼见不是我唐家对手,便示弱求和?当我唐家是什么地方?少废话,既然你要覆灭我唐家,那今日咱们两家就彻底决出个胜负来!”

    唐云婷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然老太君也不会选定她做下一任唐家家主,林展雄抱的什么心思,唐云婷再清楚不过了,唤神图的持续时间毕竟是有限的,一旦失去元神支撑,楚阳侄儿召唤的四尊天将便会消散,到那时,他们唐家拿什么应对林家的疯狂报复?!

    尽管不知道唐楚阳从哪里弄来的四阶唤神图,也不知道她那宝贝侄儿是不是将底牌全部用掉了,但这却不妨碍唐云婷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最大限度地削弱林家的实力,若是能够将林家两名大修士全部干掉的话,那么唐家在景云县就只剩张家一个死敌了。

    “唐云婷,你想覆灭我林家,就没想想唐家要付出多大代价么?!别忘了,这景云县可还有张家在一旁虎视眈眈呢!”

    唐云婷虽然反驳得干净利落,但林展雄并不死心,他知道唐云婷是个聪慧,决断,都不逊于男人多少的奇女子,以唐家此时的实力,确实已经具备了灭掉林家的实力,但林家毕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想要完全灭掉林家,唐家必然要付出不少代价。

    因此,林展雄确信,他只要摆明了利害关系,再付出一些代价之后,一定能够说服唐云婷收手罢战,至于其他的,一旦等到唐家彻底失去了保命手段,他再十倍百倍的讨回来就是!

    唐楚阳听着林展雄舌灿莲花,生怕二姑被他给说得动心,错失了这次重创林家的大好机会,当下扯着嗓子大喊:

    “二姑!别听那老狗胡扯,张林两家早就合谋算计咱们唐家,今日若不趁机重创林家,将来等他们联合,咱们便再没有抵抗之力了!”

    唐云婷闻言一愣,他倒不是被林展雄给说服了,而是惊讶于不学无术的侄儿竟然能够一眼看出其中利害关系,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唐云婷手中长剑扫出偏偏波刃,狂风一样扫向林展雄,冷哼道:

    “等我杀了你,在和林家的其他人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