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秽气还会是什么?自然便是男女交合之时产生的东西。

    当然,这么点秽气对老君观并没多大影响,若是有个几百对男女做这个还有可能,但也引起了贾可道的注意。

    要知道夹山村的山民一般情况是不会在野外做这个的。

    这里可不是城市里的公园,只有一些蚊虫叮咬。

    就老君观这座山头而言,光是毒虫就有不少,毒蛇、蝎子、毒蜘蛛等等都有。

    因而贾可道不怕有人在外面干这些,就怕有人出事。

    没死人的时候,大家系上裤腰带直接走人,这真要是出了事,老君观的名声也脱不了关系,最让人恶心的是,贾可道在吃饭的时候察觉了这种事情,简直让人难以忍受。

    来到观门外,贾可道沿着山路而下,尚未来到树林外,就听得里面传出嗨咻声。

    原来是大金牙这个家伙,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

    难道这小子跑了这么远的路,就只是为了跑到老君观外面来干这个?

    贾可道再恼怒也没可能直接冲进去。

    想了想,贾可道随即从袖中掏出一个陶瓷小瓶,将这陶瓷小瓶朝着树林里丢入,只听得嘭一声轻响,小瓶撞在一块石头上,摔得粉身碎骨,一汪黑色粘稠的液体顺着石头就往下缓缓流动。

    做完这些之后,贾可道转身就走。

    那陶瓷小瓶里装的黑色液体乃是贾可道将人参首乌汤浓缩之后的产物。

    这原本是贾可道用来随时补充灵气提升修为之用的,浓缩仅仅只是图个方便罢了。

    不过这玩意才制作出来,贾可道就发现其能够迅速吸引四周的昆虫蛇蝎。

    如果不是贾可道发现这一点后,迅速将其装入一个个小瓶内,恐怕厢房里就要变成虫窝了。

    为什么会这样,贾可道也明白,浓缩之后的人参首乌汤就是一个微型灵气源泉,会不断朝着四周散发出浓郁的灵气来,当然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

    对于那些昆虫来说,这浓缩人参首乌汤便是难以抗拒的诱惑!

    黑色粘稠液体开始迅速朝着四周散发出一丝丝灵气。

    凡是感受到那灵气气息的昆虫,顿时变得骚动起来,它们来自于血脉深处对于灵气的渴望被点燃了。

    沙沙,沙沙,沙沙沙。

    前后不到三分钟,树林里便传出大量虫爬动的声响,这些声响汇聚起来,就能够让人清楚的听见。

    “哥哥,不要,不要。”

    这个时候,彭喜贵正兴致勃勃的玩着禁忌游戏,他准备再过几分钟就彻底结束了。

    没法,他身体现在不像年轻时那么有活力了,能够玩到现在已经是兴奋刺激下的超水平发挥了。

    就在彭喜贵想要再度压上那具雪白丰韵的美丽躯体时,一只指头大小的黑蚂蚁好似催命一样从马依依的胸前爬过。

    “啊!”

    突然出现的大蚂蚁顿时吓得马依依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

    大金牙被这一吓,就直接给吓得半硬半软了,正待怒斥两声,让马依依重新趴下,就听到马依依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喜贵,你看那边是什么啊?”

    彭喜贵朝着马依依指着的方向一看,胯下之物顿时就变成了死蛇,原本因为运动而冒出的热汗瞬间就变成了冷汗。

    在依稀射入树林的阳光照耀下,树林里并不算太黑暗,因而彭喜贵能够清楚看见距离自己不到二十米处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正朝着自己这边移动过来。

    再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片蚂蚁,蝎子,蜘蛛组成的海洋,里面甚至于还混着一些跳动的蚱蜢。

    更让彭喜贵脚底发凉的是,一团直径超过十多米的雾球朝着自己这边快速移动过来。

    这诡异的一幕吓得彭喜贵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运动,捡起衣服裤子,见到马依依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倒也没有丢下她没管,一巴掌拍在那粉嫩的臀部上,大吼一声:“傻娘们快跑!”

    被大金牙击打的粉嫩臀部顿时起了一层波浪,若是换成平时,保管又会激起大金牙的骚动,不管这个时候嘛,大金牙已经是牙齿打颤,就算是有点骚动,也是有心无力了。

    惊醒过来的马依依此时既来不及也不敢捡起自己丢在地上的衣服了,晃动着两瓣诱人的臀部就拼命追着大金牙跑。

    还好,马依依之前为了配合大金牙并没有将高跟鞋取下,最重要的是,她在村子里的时候就将高跟从鞋子上给拆了下来。

    要不然的话,这一跑,要不了几步,恐怕又得崴到脚了。

    实际上蚂蚁蝎子蜘蛛移动的速度相对于人类来说并不算快,没跑几步,大金牙和马依依就将那一片黑压压的昆虫给甩到了脑后。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那些昆虫仅仅只是路过罢了,它们目标是那一滩浓缩药汤。

    也合该大金牙与马依依倒霉,刚刚跑出树林来到山路上,山下被引来的一群小咬正好被他俩一头撞上。

    小咬这玩意又叫蠓虫,是山间田里的一种吸血飞虫,针尖大小,黑色,飞行速度也就一般,最喜欢吸食动物血液,只要扑在人身上,要不了多久就是一个指头大小的疙瘩出来,一巴掌下去就是一滩血迹。

    当它们汇集成群的时候,就好似一团移动的迷雾。

    若是山民遇上这些小咬倒也不怕。

    他们平常都会用艾叶配上几种药材洗澡,使得各种毒虫避开自己。

    而大金牙和马依依就不行了,一头撞入这一团体积超过十多立方米的小咬群后,第一反应就是闭住了呼吸,然后就是呕吐。

    没法,这玩意在半空飞舞,密密麻麻的,略一吸气就会吸到气管里,一张嘴就能够吃下上百只。

    那恶心的味道就别提了。

    大金牙与马依依此时都赤身*,周身散发出的秽气却是小咬们的最爱,那些小咬将翅膀一收,朝着人体就扑了上去。

    片刻功夫,不管是大金牙还是马依依身上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小黑点。

    随着那些小咬将自己的吸管插入人体皮肤,大金牙率先叫了起来,其后便是马依依。

第十九章 危在旦夕    对于金钱,在大多时候女人都要比男人敏感的多,唐云婷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接手了唐家的财政大权,一幅点神级唤神图有多珍贵,她这个四相境的大修士再清楚不过了,毫不客气地说,卖掉一幅双持点神级的唤神图得到的金元,足够唐家上下百多口人奢侈地生活两三年!

    一般的唤神图都是单持的,即便是最差的一阶一品唤神图,其价值也在一千金元往上,而若是双持的,也就是召唤出来的守护神是双持两柄武器的,价格至少要翻上五番,五千金元起价。

    若是双持而且还是初降级的唤神图,因为初降级的守护神都是全新的,没有人熟悉他的战斗方式和拥有的能力,那么这张唤神图的价格至少要翻十倍,起价就达到恐怖是五万金元,就算是卖到十万金元都不用觉得奇怪。

    而似唐楚阳激发的这张唤神图这样,不但是双持,而且达到比初降更高级的‘点神’一级的唤神图,哪怕只是一阶唤神图,它的价值也至少要五十万金元起价,因为点神一级的唤神图不但具备了初降的特质,而且拥有守护神战斗本能,是可以独立自主地进行战斗!

    ‘点神’的等级之所以比‘初降’高,好处不可不止这么点,之所以称为‘点神’那是因为达到了这个等级的唤神图,每次召唤出来的守护神都是不同的,修士契约守护神,再进阶天位修士之前,每个大境界只能契约一个守护神,绝不可能契约一个守护神的同时再和另一个守护神契约。

    但‘点神’级的唤神图不同,它厉害,就厉害在一个‘点’字,这种唤神图时没有系别限制的,一般的唤神图,系别分明,天帝系的修士就只能激发天兵天将一类的唤神图,魔神系的修士就只能使用魔神系唤神图。

    可‘点神’级的唤神图就不同了,你输入魔气的时候召唤出来的就是魔兵,魔卫,输入妖气的时候,召唤出来的就是妖兵,妖将,没有任何限制,是个修士就能使用,这就是点神级唤神图的强大之处,也因此,点神级唤神图才会更加珍贵,难得!

    唐云婷之所以怀疑唐楚阳使用的是点神级唤神图,就是因为守护神能够自己战斗,已经具备了点神级唤神图的特征,但其实这张唤神图并不是点神级的,只是因为唐楚阳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他在地球上的画符手段,才具备了这样的效果而已。

    点神级的唤神图,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炼制出来的。

    “二姑,现在不是谈论我我是否败家的时候,咱先把外人赶出咱们唐家大院再说好么?”

    唐云婷一句‘败家子’喊得唐楚阳一头黑线,这会儿可是有大敌在外,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难道二姑不懂么?

    “噢,好!那先赶走他们,我在收拾你!”

    再次被侄子提醒,唐云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却依然对侄子随手浪费一张点神级的唤神图这种败家行为难以忍受,警告了唐楚阳一句之后,这才转过身去面对林家众人。

    这时候唐楚阳才有心思观看场中众人,先前唐楚阳记得他有看到漫天云霞降落唐家,这时候看到最小的姑姑唐云雅身旁正立着一尊守护神,这尊守护神身高一丈三尺,身着一套青色连体长裙,单手持剑,身上缠绕着数丈长的红绫。

    这尊女性守护神和小姑唐云雅就六分相像,样貌极为美艳,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元气波动,气势迫人,犹若下凡的仙子,只是美则美矣,就是双目呆滞,缺少了灵动,让人一看便知这仙子一样的巨人,只是毫无灵性一尊躯壳而已。

    高达四米的美丽仙子双肩脑后,有赤橙黄三色光圈虚浮背后,让唐楚阳知道这尊守护神是三阶神兵级的仙子,修士契约的守护神和唤神图不同,只要契约成功之后,每次召唤借下来的那一缕守护神元神,就属于修士所有,至于凝结出男人还是女人,就全看修士本身的意愿了。

    不像制作唤神图,必须要将守护神的形象全部勾画出来,才能够炼制成功,而这样做,就等于已经固定了唤神图的形象,再想转换基本不可能。

    此时唐楚阳激发唤神图召唤出来的那尊守护神,已经在三尊血魔的围攻下被打散了,血魔是魔神系三阶守护神,实力等同于天帝系的三阶神兵,比唐楚阳召唤出来的那个只是一阶天兵,但却拥有二阶仙兵实力的镇山天兵强出不少,在没有修士控制的情况下能抗到现在才被打散,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看到镇山天兵被打得崩散,唐家一种女人们依然发出了遗憾的叹息,那尊手持双斧的守护神能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和三尊血魔大战数十息时间,一看便知是拥有二阶后期的实力,若是换个经验丰富的修士控制,即便无法打败血魔,至少也能撑上不短的一段时间。

    “可惜了,楚阳还没来得及学驾驭守护神的技巧,不然这尊守护神决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他们给打散!”

    唐楚兰这个时候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儿,小弟身上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完全可以等到赶走了林家来找麻烦的人再说,她这时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战场上。

    “林展雄,不要以为唐家没有几个男人了,你就可以肆意欺辱我们,告诉你!唐家的女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卧狮岭下的牧场那是我们唐家产业,你林家的人在我唐家的牧场捣乱,被打伤了那是你们自找的,你居然还厚着脸皮来唐家要说法?!真是岂有此理!”

    说话的是唐家老九唐云娇,她之前一直在卧狮岭守卫唐家的牧场,昨夜林家的突然无故夜袭唐家牧场,被唐云娇带着几个侄女给打退,并且将林展雄的五弟林展杰给打成重伤,唐云娇也是连夜赶回唐家来告诉二姐这件事情的。

    谁知唐家这边还去找林家麻烦呢,林展雄竟然亲自带人到唐家来找麻烦了,由此可见,林家对唐家已经欺压到了什么地步,唐楚阳听了九姑姑唐云娇的话之后,心念电转,脑中一瞬间转了无数个年头,最终所有年头综合到一起,得出了一个概念。

    林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彻底并吞唐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