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金钱,在大多时候女人都要比男人敏感的多,唐云婷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接手了唐家的财政大权,一幅点神级唤神图有多珍贵,她这个四相境的大修士再清楚不过了,毫不客气地说,卖掉一幅双持点神级的唤神图得到的金元,足够唐家上下百多口人奢侈地生活两三年!

    一般的唤神图都是单持的,即便是最差的一阶一品唤神图,其价值也在一千金元往上,而若是双持的,也就是召唤出来的守护神是双持两柄武器的,价格至少要翻上五番,五千金元起价。

    若是双持而且还是初降级的唤神图,因为初降级的守护神都是全新的,没有人熟悉他的战斗方式和拥有的能力,那么这张唤神图的价格至少要翻十倍,起价就达到恐怖是五万金元,就算是卖到十万金元都不用觉得奇怪。

    而似唐楚阳激发的这张唤神图这样,不但是双持,而且达到比初降更高级的‘点神’一级的唤神图,哪怕只是一阶唤神图,它的价值也至少要五十万金元起价,因为点神一级的唤神图不但具备了初降的特质,而且拥有守护神战斗本能,是可以独立自主地进行战斗!

    ‘点神’的等级之所以比‘初降’高,好处不可不止这么点,之所以称为‘点神’那是因为达到了这个等级的唤神图,每次召唤出来的守护神都是不同的,修士契约守护神,再进阶天位修士之前,每个大境界只能契约一个守护神,绝不可能契约一个守护神的同时再和另一个守护神契约。

    但‘点神’级的唤神图不同,它厉害,就厉害在一个‘点’字,这种唤神图时没有系别限制的,一般的唤神图,系别分明,天帝系的修士就只能激发天兵天将一类的唤神图,魔神系的修士就只能使用魔神系唤神图。

    可‘点神’级的唤神图就不同了,你输入魔气的时候召唤出来的就是魔兵,魔卫,输入妖气的时候,召唤出来的就是妖兵,妖将,没有任何限制,是个修士就能使用,这就是点神级唤神图的强大之处,也因此,点神级唤神图才会更加珍贵,难得!

    唐云婷之所以怀疑唐楚阳使用的是点神级唤神图,就是因为守护神能够自己战斗,已经具备了点神级唤神图的特征,但其实这张唤神图并不是点神级的,只是因为唐楚阳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他在地球上的画符手段,才具备了这样的效果而已。

    点神级的唤神图,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炼制出来的。

    “二姑,现在不是谈论我我是否败家的时候,咱先把外人赶出咱们唐家大院再说好么?”

    唐云婷一句‘败家子’喊得唐楚阳一头黑线,这会儿可是有大敌在外,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难道二姑不懂么?

    “噢,好!那先赶走他们,我在收拾你!”

    再次被侄子提醒,唐云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却依然对侄子随手浪费一张点神级的唤神图这种败家行为难以忍受,警告了唐楚阳一句之后,这才转过身去面对林家众人。

    这时候唐楚阳才有心思观看场中众人,先前唐楚阳记得他有看到漫天云霞降落唐家,这时候看到最小的姑姑唐云雅身旁正立着一尊守护神,这尊守护神身高一丈三尺,身着一套青色连体长裙,单手持剑,身上缠绕着数丈长的红绫。

    这尊女性守护神和小姑唐云雅就六分相像,样貌极为美艳,浑身散发着强烈的元气波动,气势迫人,犹若下凡的仙子,只是美则美矣,就是双目呆滞,缺少了灵动,让人一看便知这仙子一样的巨人,只是毫无灵性一尊躯壳而已。

    高达四米的美丽仙子双肩脑后,有赤橙黄三色光圈虚浮背后,让唐楚阳知道这尊守护神是三阶神兵级的仙子,修士契约的守护神和唤神图不同,只要契约成功之后,每次召唤借下来的那一缕守护神元神,就属于修士所有,至于凝结出男人还是女人,就全看修士本身的意愿了。

    不像制作唤神图,必须要将守护神的形象全部勾画出来,才能够炼制成功,而这样做,就等于已经固定了唤神图的形象,再想转换基本不可能。

    此时唐楚阳激发唤神图召唤出来的那尊守护神,已经在三尊血魔的围攻下被打散了,血魔是魔神系三阶守护神,实力等同于天帝系的三阶神兵,比唐楚阳召唤出来的那个只是一阶天兵,但却拥有二阶仙兵实力的镇山天兵强出不少,在没有修士控制的情况下能抗到现在才被打散,已经很了不起了。

    不过看到镇山天兵被打得崩散,唐家一种女人们依然发出了遗憾的叹息,那尊手持双斧的守护神能在没有人控制的情况下,和三尊血魔大战数十息时间,一看便知是拥有二阶后期的实力,若是换个经验丰富的修士控制,即便无法打败血魔,至少也能撑上不短的一段时间。

    “可惜了,楚阳还没来得及学驾驭守护神的技巧,不然这尊守护神决不至于这么快就被他们给打散!”

    唐楚兰这个时候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儿,小弟身上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完全可以等到赶走了林家来找麻烦的人再说,她这时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战场上。

    “林展雄,不要以为唐家没有几个男人了,你就可以肆意欺辱我们,告诉你!唐家的女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卧狮岭下的牧场那是我们唐家产业,你林家的人在我唐家的牧场捣乱,被打伤了那是你们自找的,你居然还厚着脸皮来唐家要说法?!真是岂有此理!”

    说话的是唐家老九唐云娇,她之前一直在卧狮岭守卫唐家的牧场,昨夜林家的突然无故夜袭唐家牧场,被唐云娇带着几个侄女给打退,并且将林展雄的五弟林展杰给打成重伤,唐云娇也是连夜赶回唐家来告诉二姐这件事情的。

    谁知唐家这边还去找林家麻烦呢,林展雄竟然亲自带人到唐家来找麻烦了,由此可见,林家对唐家已经欺压到了什么地步,唐楚阳听了九姑姑唐云娇的话之后,心念电转,脑中一瞬间转了无数个年头,最终所有年头综合到一起,得出了一个概念。

    林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彻底并吞唐家了!

第68章、秽气冲门    “小哥,听说你们这里有老山参?”

    彭喜贵坐了一路的担架,现在算是缓过劲来了,心里还是惦记着那人参,见崔小伙还算好说话,便询问了起来。

    当然,在经过一番磨难之后,大金牙口吻变得好了很多。

    “老山参?有啊,不过现在很少了,有几年没人挖到过了,怎么,老板想要买这个?”

    崔小伙抓了抓有些发痒的头皮,憨笑着回答。

    一听到几年时间都没人挖到过老山参,大金牙还以为这小子奸猾,想要隐瞒,不由得有些急了:“怎么会?上个月你们村不是有人去c市卖过人参么?”

    崔小伙见大金牙不信自己的话,有些生气,摇了摇头转身就提着木桶准备去井边。

    “我就是收人参的老板,现在客人追得紧,我是没办法了。小哥,只要你给我个准信,这五千块就是你的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饿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色狼,大金牙一边心头默念着自己编撰的歇后语,一边将五千块钱拍在了崔小伙面前。

    也不知道是五千块巨款的作用还是大金牙那可怜的神色起了作用,崔小伙止住了脚步,将木桶放下,又抓了抓没几根头发的头皮,有些迟疑的回答:“要说有人去c市,我知道,不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去卖人参了?”

    听到崔小伙的话,大金牙心头一喜,脸上的神色却变得更加凄惨。

    这夹山村地处深山,那些山民最多去县城转转,要说去c市的恐怕除了卖人参的就没有人了。

    “我再加一千,小哥,我身上真没多的钱了,要是你信得过我的话,等我回去后,给你再寄一万块过来!”

    大金牙在**上混了这么多年,多少懂点人性,见到这崔小伙松了口,立马加注。

    这一万块的加注,顿时让崔小伙原本犹豫不决的心思变得坚定起来。

    没法,在这夹山村刨土,想要赚到一万五千块,那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都快三十了,由于小时候成了癞子头,到现在都没能取上媳妇,这笔钱应该能够买到一个好媳妇了。

    下定决定的崔小伙,却没有直接说出是谁去了c市,而是拉着大金牙一路就出了院门,朝着山上走去。

    马依依也不敢在陌生人家呆着,便跟在了后面。

    大金牙抹了一把汗水,有些疑惑,这小子别是欢喜疯了吧?

    不过问什么,崔小伙都不回答,直到上了半山腰,他方才停下,指了指老君观的方向,小声说道:“去c市的人就在那里,名字我不能说的。”

    说完,崔小伙转身就下山,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转了回来。

    大金牙还以为对方记起了报酬,急忙将六千块递给了他。

    让大金牙没有想到的是,崔小伙接过钱之后,哗哗数出十张,递了回来:“人在外面,没钱不行,这钱算是我借给你的,记得一起给我寄过来。对了,山上一般是不留客的,晚上没住处就到我家来。”

    说完之后,没等大金牙反应过来,崔小伙就一溜烟下了山。

    说实话,大金牙都被这小子给说愣了。

    要说前面的话,还算暖人心,后面借给你那句话,就让人哭笑不得了,当然总的来说,还算实在,就是太实在了一点。

    愣小子,大金牙给崔小伙下了个评价,像这样的人若是拉到自己社团里,磨练一下,要不了多久就是一员干将了,并且还是能够用得放心的那种。

    大金牙琢磨了一下崔小伙,跟在后面的马依依就追了上来:“喜贵,你们怎么上了山啊,我都追不上了,那小子怎么又下去了。”

    大金牙此时找到了地点,心情大爽,笑了笑,手一伸,将马依依的腰搂住,头一昂:“走,我们去会会那个卖人参的家伙,害得老子跑这么远过来,要是不答应,哼哼。”

    马依依这时又恢复成为那个百媚千娇的娇柔美人,娇吟一声,大半个身体就软在了大金牙身上,差点没将大金牙给推翻在地。

    不过这倒是激起了大金牙的*,他嘿嘿一阵淫笑:“老子还没尝过野战呢。”

    话音落下,彭喜贵此时腰也不痛了,腿也不累了,一把就将马依依给抱了起来,一头就钻入到树林之中。

    当然,在钻入树林之前,大金牙还转头看了看山下,担心崔小伙转身回来。

    山林幽静,四下无人,只有轻微的虫鸣声,夏末的凉风在林中卷过,带来了一丝丝凉意。

    这里正是进行某些活动的上佳地点。

    没多久,林中便传来了男人的喘息与女人的呻吟。

    一片乌云飘过,太阳似乎都有些不太好意思,将自己的烈焰收敛了起来。

    正在厨房里吃饭的贾可道突然之间皱了皱眉头,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一起吃饭的郑老头正在埋头苦干,哪里会去注意贾可道的举动,倒是在一旁玩着手机的赵天亮立马凑了过来,他还以为贾可道嫌弃自己的饭菜做得不好。

    说实话,在老君观里做了这段时间的厨师,赵天亮就不想走了。

    这里舒服啊,既没有老板没事找茬扣工资,又没有竞争对手,每天就是做三顿饭,然后就休息,有兴趣的时候还可以跟着那几个道童练练呼吸吐纳之法。

    不但钱赚到了,身体也变得强壮了。

    “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注意一下郑大爷,让他别吃太多,小心撑着了。”

    贾可道自然明白赵天亮的意思,笑着安慰了他一下,便拔腿离开了厨房。

    赵天亮仔细一看那个郑大爷,我的乖乖,吃了三大碗白米老干饭,两个红烧肘子还不够居然又抓向了第三个。

    吓得赵天亮就好似猴子一样窜了过去:“郑大爷,郑大爷,您是我的大爷,您老人家可别撑坏了。”

    且不提赵天亮在厨房里好言劝说郑老头别吃撑着了,只说贾可道离开厨房后便朝着观门直奔而去。

    原来,贾可道在吃饭的时候察觉到外面出了一些问题,一股秽气直冲观门而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