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在整个景云县的名声就是不学无术,纨绔,败家子,废物,总之只要是和负面形容词沾边的,都能用到他身上,这是一层很好的伪装,至少在没有被大多数人发现的他的变化之后,唐楚阳依然打算继续伪装下去。

    所以他必须嚣张的,大大咧咧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然后目中无人的越过身边一脸鄙夷的男人们,走到了有二姑唐云婷打头的唐家女人身边。

    在看到林青云的瞬间,唐楚阳就知道来找唐家麻烦的是什么人了,他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在他还没有彻底准备好之前。

    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唐楚阳虽然拿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看书和修炼上,但唐家的里里外外的危机,无疑才是他需要关注的重点,如果连家人都保不住的话,难道就凭他一个刚刚穿越过来的菜鸟,还能指望着逃出生天?

    或是还真能逃出生天也不一定,以唐楚阳这几个月在唐家感受到的,所有女人对他的重视程度,他敢肯定,在唐家遭遇不可力抗的覆灭危机时,这个满门只剩下孤女寡母的家庭里大多数的女人,都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为他博取一线生机。

    无他,因为唐楚阳是唐家仅剩的嫡系男丁!

    若换做之前那个不学无术的唐楚阳,或许会为那一线生机欣喜若狂,但现在的他却接受不了!

    唐楚阳虽然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者,但也受不了被一帮女人保护在羽翼之下,遮风挡雨那是男人该干的事情,这不是歧视女人,而是一个正常男人本就该有的本能和责任。

    “你果然没死!”

    路过林青云身边的时候,唐楚阳听到了他充满不屑,鄙夷并且带着一点点惊讶的话,唐楚阳止步转身,面无表情地盯着林青云看。

    “你觉得站在你面前的是个死人么?”

    林青云有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庞,只是他下拉的眼角和抿起来的嘴唇,无论怎么都有骨子阴沉沉的邪气,唐楚阳这种气质不是林青云本身就有的,而是因为他契约的是魔界守护神,长期熏陶之下自然而然地便有了一股子邪气。

    唐楚阳不客气的直面相对,让林青云极为吃惊,以往的唐楚阳虽然不至于见了他就躲,但也绝对不敢这么勇敢地面对他,而且,林青云竟然从这个废物的眼里看到了蔑视!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看来上次差点儿打死的你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

    “我会打回来了的。”

    唐楚阳回了一句之后,便不再理气得面色发青的林青云,对面的二姐已经在焦急地冲他挥手了,唐楚阳知道她是担心自己被林家的人擒住,转身大步离开的同时,唐楚阳握着唤神图的手掌元气涌动,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被某个人的元神锁定了。

    “哈哈,贤侄来的可真是时候,老夫正愁着怎么让你那些姑姑婶婶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谈判呢,或许你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丁,就是让她们平静下来的最好筹码了,来,到林伯伯这里待一会儿吧……”

    这突然从唐楚阳背后侧面传来的声音极为温和,充满了成熟男人特有的磁性,可惜声音里带着的那股子无法掩饰的兴奋,已经将对方卑鄙无耻到了骨子里的品性彻底暴露了出来,话音落下的同时,唐楚阳陡然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自背后袭来,他竟连半点儿抗拒的能力都没有。

    “住手!林展鹰,你不觉得冲一个毫无修为的晚辈出手,有些太不要脸了么?!”

    一声娇喝,唐楚阳最小的姑姑唐云雅一脸愤怒地上前几步,白嫩双手优雅地上下翻转结了个法诀,片片粉白花瓣陡然自唐楚阳头顶落下,原本禁锢住唐楚阳的巨大吸力陡然减轻许多,趁此机会,唐楚阳猛然扭头,甩手就将一张唤神图扔了出去。

    “老东西,敢背地里阴你家少爷,去死吧!”

    唤神图才一离手,瞬息间,光华四射,蓬勃的元气陡然爆发开来,遥远天际一道赤红色光团如同流星一样划过,半个眨眼的时间,便与光华四射的唤神图融合到了一起。

    “是唤神图!二弟快躲!!”

    “二叔小心!唐楚阳你作死!!”

    巴掌大小的唤神图被唐楚阳扔出去的时候,林家这边就已经有人面色大变,原本还以为是唐楚阳这小子耍诈,等那强烈的元气波动席卷四周的时候,林家家主林展雄,和林青云等人才面色巨变地惊喝出声。

    可惜,唐楚阳出手太快太突然了,而林家众人也太过轻视甚至于无视这个有名的废物了,尽管有人警告,林展鹰也只来得及掐诀释放了一个防护法术,一层黑青色的光罩才刚刚成型,呼!的一声唤神图爆发出的光华里陡然出现一柄门板一样的巨斧,狠狠地劈在了黑青光罩上!

    嘭!!!

    一声震得人耳根发麻的巨响,伴随着‘啪啦’一声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林展鹰带着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口喷鲜血,伴随着破碎的黑青护罩‘嗖!’的一声倒飞了出去!

    “二弟!!”

    林展雄见状,原本还算淡定的表情终于变色,转脸看向正头都不回地往一帮女人那里跑的唐楚阳,林展雄硬朗的面皮微微一抽,寒气森森道:

    “贤侄,你这个见面礼还真让伯伯惊讶,伯伯也回点儿礼物给你!”

    说着话,林展鹰单手掐诀,一柄黑色的小剑吮吸在他指尖凝成,正想释放,却不想远处正大步前迈的唐楚阳突然回头,诡异地冲林展鹰一笑,扯嘴道:

    “我的见面礼你们还没收完呢……”

    唐楚阳脸上的诡笑才露出来,林展雄变已经感到头顶生风,此时见唐楚阳好整以暇的模样,自然明白这小子肯定还有后招,手上凝结的黑色小剑向上一转,想都不想地就释放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林青云等人的惊呼才刚刚出口。

    “爹!小心头顶!!”

    “老爷!小心上方!”

    叮铛!一声金铁交鸣,林展雄趁隙猛然一大步后退一丈,抬头看时才发现,头顶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名身着银甲,双手持双斧的雄武仙兵,此时其中一柄巨斧正缓缓收回,其上有淡淡黑雾缭绕,林展雄知道那是自己的法术被打烂了。

    “竟然是双持仙兵?!唐家还真舍得往这个败家子身上扔钱!”

    单持的守护神在同等出手时间内只能攻击一次而已,但双持的守护神却可以在同等的时间内出手两次,不过双持的守护神本就稀有,整个景云县都没有几个。

    因此林展雄在见到二弟被砸飞之后的一瞬间,才没有防备头顶上的守护神,在他看来,即便出手教训了唐楚阳之后,他依然有时间从容对付上面的守护神。

    “到底是个小废物,也就只能靠唤神图来吓唬人了!”

    差点被唐楚阳给阴到,面上有些挂不住的林展雄毫不客气地拿唐楚阳的臭名声来挽回颜面,一句话出口,顿时气得对面唐家众怒纷纷怒目相对,却无可奈何,以前的唐楚阳确实太败家了。

    “嘿嘿,少爷我最不缺的就是唤神图了,喜欢么?要不要再给你来几张?!可惜,方才那一斧头没有劈死你啊……”

    唐楚阳可不在乎林展雄对他过往的讥讽,这个时候真要生气的话,只会让林家的人更加高兴而已,说完这话,唐楚阳特意伸长了脖子往林展鹰倒飞的方向看,一边看,一边啧啧赞叹。

    “哎呦呦,这一斧头挨的愿望啊,堂堂三才境的高级修士,竟然被我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飞打飞了,啧啧……”

    “唐楚阳,你找死!!!”

    林展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身后的林青云已经忍不住,愤怒地地冲了出来,三个月前还差点儿被自己打死的废物,今天竟然当着他林青云的面,把他亲叔叔给打伤了,这让林青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巨大的颠覆性转变,在他的眼里,唐楚阳依然还是那个可以随便欺辱的废物!

    “怎么?生气了?人家都是打了小的,来老的,难道你们林家今天要反过来,打飞老的,来小的?这可有点不符合常理啊……”

    唐楚阳表现的极为活跃,与以往懦弱的性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因此,不知林青云接受不了这突然的转变,就连唐楚阳生后的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们也都愣愣地看着生龙活虎的唐楚阳,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楚阳这是……,怎么了?”

    “这才像个男人的样子啊,只是,这和他往日里的表现相差太大了呢……”

    “这小子,怕是真的大彻大悟了,只是这变化有点儿大,让人有点儿不不敢置信呢。”

    还是唐楚兰最是没心没肺,见小弟居然出乎意料地将林家的二当家给打飞,当下变有些惊喜地跑到了唐楚阳身边,惊讶地拍了唐楚阳一巴掌,喜道:

    “行啊小弟,你这张唤神图哪儿弄来的?居然是二阶的仙兵,而且还是双持守护神!”

    “我自己画的啊!”

    唐楚阳一脸正经之色,他这次说的还是大实话,不过唐楚阳知道,他这位大大咧咧的二姐肯定还是不信的。

第66章、担架    就在脚快要踢中旗袍女子的时候,大金牙就感觉肩头突然一紧,脚下随即就踩不到地,整个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竟然朝着路旁的悬崖就飞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大金牙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好似坐过山车一般,只知道喉管里大声的惨叫起来:“啊!!!!”

    人家是身胖体宽,心悠闲,这大金牙此时却是身胖体宽,喉管大,吼出来的惨叫声顿时将附近的树林里惊起一片飞鸟来。

    就连距离他最近的贾可道都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再度出手,将快要掉入悬崖的大金牙给轻轻拽了回来,丢在地上。

    大金牙自从混**开始,出生入死,即便是被几个人用刀围砍都没有皱过眉头。

    但今天,就这么一下,他感觉自己距离死亡竟然只有一根毛发那么近,即便是被贾可道摔在地上,菊花被一粒尖锐小石子锥入,也不感觉有半分疼痛,只是眼睛发直,双手死死抓住身旁一棵小树不肯放手。

    看着嚎啕大哭的旗袍女子,看着吓傻了的大金牙,贾可道感觉自己带他们过来,还真是个**烦,早知道这样,自己就一溜烟回去了,哪里还会在城门洞那里等着麻烦上门。

    如果就这样将两人丢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最终的麻烦还是自己的。

    “罢了罢了,自己就心软。”贾可道轻叹一声来到那旗袍女子身旁,蹲下一伸手将其高跟鞋取下,旗袍女子这时顾着痛苦,倒也没有叫痛。

    果然是扭了,此时旗袍女子右脚的关节处已经肿得好似一个灌汤包子,原本白净的皮肤发肿得有些水亮。

    贾可道双手轻轻握住对方脚弓与小腿,缓缓转动,嘴里还说着话:“无量天尊,姑娘贵姓名谁?”

    被贾可道双手接触,旗袍女子莫名有些羞涩,双颊飞霞,支吾着回道:“我叫马依依,道长叫什么名字?啊!!!”

    就在旗袍女子回答的时候,贾可道双手骤然发力,来回一阵扭动,从脚关节处传来的一阵剧痛让马依依顿时惨叫起来。

    “行了,别叫了,再叫将狼引来了。”

    贾可道松开手,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话,转身朝着大金牙彭喜贵走了过去。

    啊?难道好了?马依依迟疑着用手支撑着,小心翼翼将脚活动了一下,发现脚关节处就剩下一点酸痛了,当然如果剧烈活动的话,酸痛会加剧,使得马依依也不敢过多乱动,索性又坐回了地上。

    而这边的金大牙就好对付多了,贾可道上去抓住他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扇在脸上。

    啪啪之后,大金牙的眼睛慢慢开始转动起来,贾可道见状就放下心来,去到郑老头身边看了看老人的情况,还好,有神行符撑着,郑老头的精神劲可要比大金牙他们好多了。

    “谢,谢谢道长了。”大金牙待到神智恢复过来后,脸色一阵变化,又青又白,既有对刚才差点掉落悬崖的害怕回忆,又有对贾可道高超身手的敬畏。

    不过,大金牙毕竟是从无数混混里出来的精英人才,知道什么叫做审时度势。

    在犹豫一会之后,大金牙终于硬着头皮上来给贾可道道了一声谢。

    实际上大金牙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授人恩惠,不如受人恩。

    往往接受别人恩惠的人不会记得别人的好,而施予恩的人反倒是关心受恩者。

    两者的关系截然不同。

    贾可道笑了笑没有说话,这声谢一出,自己的恩情顿时被削薄,加上之前自己将他丢出去的缘故,两者抵消,近乎全无。

    在贾可道眼里,大金牙身上的气运折射时不时朝着自己延伸过来,整个过程显得极为模糊,看不太清楚,片刻之后,由于超负荷使用,阴阳眼的效果便提前消散了。

    说白了,大金牙现在有些想要交结贾可道的想法了。

    就在大金牙犹豫着想要再度拉下脸皮,请贾可道给自己来道那个什么符箓,好让自己也生龙活虎的时候,后面远处的丛林里传来了一阵山歌:“那边的妹子呢,一头长长黑发,垂在翘臀细腰上啊,好漂亮,和哈,引得哥哥我心乱跳啊,心乱跳呢!”

    “有人,有人。”

    马依依兴奋的站了起来叫道。

    贾可道笑了起来:“合该你们走运。”

    的确是两人走运了,没多久,几个**着上半身,下身穿着长裤的精壮小伙唱着山歌,从后面走了过来,其中两人还抬着一副担架。

    看到那副担架,不管是大金牙还是马依依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毫无疑问,如果能够请这些小伙子将自己给抬过去,那滋味恐怕无比美妙。

    自己的腿也不用受罪了。

    “无量天尊,你们拿着担架,出什么事了?”

    这些小伙子,贾可道是认识的,都是夹山村的年轻人,又见到几人拿着一副担架,贾可道不由得出声询问。

    不管怎么说,夹山村若是出了事,自己不可能不过问的。

    见到是贾可道,带头那个小伙急忙紧走几步上前给贾可道弯了弯腰,行过礼之后,回答道:“明阳道长,是张家老爷子病了,我们帮着送往县医院。”

    看到这几个小伙子对贾可道如此恭敬,大金牙倒是有些吃惊,心头暗思,看来这小道士在这里倒是挺有威望的,指不定自己的事情恐怕还得落在他身上了。

    就在大金牙沉思的时候,旗袍女子已经走了上去:“嗨,几位哥哥,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能不能用担架带我一程啊?”

    实际上,几个小伙子之前就注意到马依依了,这大山里出的尽是蛮妹子,哪有这旗袍女子如此娇美,这简直就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大明星美女嘛。

    再加上之前大哭一场之后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顿时让一群小伙不由自主的吞了口水,尽数点头表示同意。

    有性急的小伙已经将担架都放到了马依依面前,示意其上去。

    马依依大喜,装模作样的道了一声谢,便坐了上去,而那两个小伙几乎都要醉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