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十五万金元可不是个小数字,万宝阁也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的现金来,不过五行大陆上的商号并不少,类似于地球上的银行,商号基本上都是由国家和顶尖的大家族筹建,景云县虽然不是个大县,但票号也是有三四家的。

    景云县隶属于‘天威王朝’流云城下辖十八县之一,唐楚阳虽然在唐家后阁看了两个月的书,但对于整个五行大陆上的国家,势力布局依然有些模糊,就拿唐家隶属的天威王朝来说,国土面积已经可以和唐楚阳地球上的祖国相媲美了,但天威王朝却只是三十六天罡王朝中的一个而已,综合实力排名第八!

    王朝之上还有皇朝,而王朝之下还有郡国,公国,单单依靠对天威王朝的了解来推测的话,唐楚阳甚至都想象不出五行大陆到底有多大!

    不过这也不是唐楚阳目前该关心的事情,他现在只想让唐家这个即便是在小型家族里,也只能算是中等家族的衰败小势力尽快成长起来,至少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拥有足够自保的实力。

    天威王朝最大的商号有五个,其中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隶属天威王朝六部之中户部的‘天威商号’,云常天支付给唐楚阳的就是天威商号的金票,足足三十五张巴掌大小的金票看的唐楚阳眉开眼笑,这金票的制作方法和唤神图差不多,每张金票上都有特殊印记,其他人是无法仿造出来的。

    “唐老弟,三十五万金元已经全部给你了,剩下的那些东西你现在拿走?还是我让人给你送唐家去?”

    交易完成之后,云常天已经恢复到了往日豪爽神态,只是他对唐楚阳的称呼却突然变得亲昵了许多,今天这个小家伙的表现实在太让他惊讶了,天才变废物的事情他见过不少,但废物变天才的实在少之又少,一个能够炼制初降级唤神图的灵画师,身为商人的云常天是必须要结交的。

    “算了吧,那么多东西拿着多累人啊,云老哥还是吩咐人给我送到唐家吧,炼制这两张唤神图可是把小弟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元神精华给消耗了个干净,既然交易完成了,那小弟得赶紧回去恢复一下了……”

    云常天的称呼转变唐楚阳自然留意到了,因此他也借梯下墙,顺着云常天的话客气了几句之后,变拱手向云常天告辞,此次出来的目的全部达成,再继续闲扯的话唐楚阳担心言多必失,既然钱都到手了,还是早早回家给家里那帮孤女寡母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哈哈,也是,灵画师虽然身份高贵,炼制唤神图时却是极耗心神的,老哥这次出去别的东西没带多少,一阶灵药却带回来一些,这两枚人参果便算是老哥的一番心意,还望老弟不要推辞,今后唐老弟要是再炼出多余的唤神图,尽管来万宝阁,价钱方面好商量!”

    云常天哈哈笑着将两个黄木盒子递给了唐楚阳,这就是商人惯用的拉拢手段了,唐楚阳知道云常天的意思,变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收了人家的礼,自然是要给个准话的,再说唐楚阳也没打算将唤神图卖的到处都是,当下便道:

    “云老哥果然豪爽,小弟也给您留个痛快话,今后只要万宝阁没有和唐家生了嫌隙,小弟炼制出来的唤神图变只会在万宝阁才能买到!”

    “哈哈!有老弟这句话,哥哥我这心里就算是彻底踏实了,至于老弟的担心,嘿嘿,老哥我给你放句话,这景云县万宝阁只要有我云常天在这里一天,就绝对不会参与任何对唐家不利的阴谋算计!”

    云常天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商人能够做到的极限了,不过对于这样的承诺,唐楚阳也只是听听就算,商人的承诺哪能当真的?不过也没指望云常天能够终生遵守这个承诺,只要能撑过唐家最艰难的这段时期就好。

    客气几句之后,唐楚阳变告辞离开了万宝阁。

    出了万宝阁之后,唐楚阳想着是不是再转转给家里的姐妹们买点东西回去,脑袋里的想法才动起来,灵敏的元神感知陡然便觉一股强烈的元气波动自远处传来,顺着元气波动传来的方向一看,唐楚阳面色瞬间一变。

    就在距离万宝阁不远的唐家大院里,一股黄光冲天而起,随即遥远不可见的天际便有一道流光飞射而下,直坠唐家。

    “这是召唤神光!家里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地召唤守护神?!”

    唐楚阳有些心惊,召唤守护神是要消耗大量元神精华的,哪怕并不是用来战斗,也会持续消耗修士本身积存的元神精华,因此除非遇到危险,或者猎杀妖兽的时候,平时修士都是不会轻易召唤守护神出来的。

    既然唐家大院里有召唤神光降下,那就说明家里肯定有外敌入侵,想到这里,唐楚阳顿时铁青着一张脸想着唐家飞奔而去,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来唐家找麻烦,但整个景云县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唐家嚣张的,无非就是死地林家和张家了。

    万宝阁距离唐家并不远,唐楚阳如今也算修炼有成,不过是二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经冲到了唐家大门外,此时偌大的门口已经被大量看热闹的人给堵住了,唐楚阳心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忌讳,当下冲着人群大吼:

    “都他妈给我闪开!!”

    唐楚阳这声暴喝蕴含了大量元气,话出口的瞬间,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声波向着正前方扩散了过去,前面围堵住唐家大门的人猝不及防,顿时被这狂暴的声波给掀翻了一地,一时惊呼声,喝骂声四起,唐楚阳不管不顾,趁隙一冲而入。

    “娘咧,谁这么缺德?竟然偷袭!”

    “是唐家那个败家子!”

    “瞎咧咧,胡扯你也选个靠谱的啊,唐家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知道啥叫元气么?”

    “真的时唐家的小少爷!”

    “扯呢吧?一个连引气期都不到的纨绔,能施展这么强大的音律法术?!”

    外面人仰马翻的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唐楚阳已经一溜烟地冲进了唐家大院,抬眼便见前面站了一排男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唐家如今只剩孤女寡母,男人里算上几个家丁都不超过两个巴掌,眼前的男人却足足有二三十个,不用想便知道不是唐家之人了。

    “好狗不挡道!给少爷我闪开!”

    既然不是自家人,那肯定就是外人了,唐楚阳不客气地喊了一嗓子之后,快速自乾坤丹里取出一张唤神图,便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

    PS:第二更奉上,从今天开始,每天两更!感谢‘看海’兄弟的刷屏打上小猪拜谢您的鼎力支持!最后,求推荐票!球收藏!求点击!求一切支持!!!

第65章、神行符与悲催    见到贾可道已经上路,大金牙咬了咬牙,管他的,便将车丢在了原地,朝着贾可道的背影追了过去,而旗袍女子站在原地,看着那崎岖的山路,不由得吞了一泡口水。

    旗袍女子原本就是贪图富贵之人,从小娇生惯养,连家务事都不曾沾手过,今天要让她走这崎岖山路,着实太过于困难了。

    但若是不跟着去,那大金牙恐怕会恼怒无比,其后果不堪设想,别的不说,光是房车这两样是一定会被收回去的,还有每月的例钱等等。

    犹豫了一会,见到那大金牙的背影都快要隐入山间,一想到过不上富贵生活,旗袍女子就急了,也顾不得害怕,拎着自己小包便追了上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贾可道走这等山路已是轻车熟路,轻松至极,而郑老头倒是走得有些辛苦,毕竟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如果不是这些年的苦难让他心性坚毅了不少,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见郑老头走得有些辛苦,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从袖中取出一道符箓来,右手轻轻一晃,一团火光展现,随即朝着郑老头身上一按。

    那火光便窜入郑老头双腿消失不见。

    郑老头顿时感觉全身的疲劳消散了,双腿就好似恢复到年轻时,走起路来再也不感觉劳累,显得轻快无比。

    这神行符乃是贾可道修为跃升之后才有能力绘制的符箓,能够让受术者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体力充裕,并加快一些速度。

    追在后面不到二十步远的大金牙看到这一幕,眼睛都快要从眶里掉落出来了。

    这这这,这也太神奇了一点吧?

    大金牙看过无数的魔术表演,也知道白磷遇见空气会自燃等等江湖把戏。

    但那老乞丐之前绝对是走不动了,不是装的,这一点,大金牙相信没人能够骗过自己的眼睛,可那个小道士掏出一张符箓来,晃了晃就燃烧了起来,随后往老乞丐身上一拍,老乞丐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大金牙都被震惊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小道士竟然会如此神奇之术。

    “喂,道长,你这是什么法术啊?”

    大金牙这时也顾不得面皮了,追上去,讪笑着问道。

    “无量天尊,贫道这只是小把戏罢了,不足为道。”

    贾可道唱了个喏,轻描淡写的将大金牙的话语推了回去。

    大金牙碰了个软钉子,原本想要发作,不过想了想,忍了下来,心头的愤恨就越见强烈了,心头寻思着只要找到了地头,下次过来一定要这臭道士好看。

    贾可道从大金牙那狰狞的脸上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但却不放在心上,若是以前还要顾忌一下,不过现在嘛,区区凡人而已。

    后面的旗袍女子已经是走得面色发白了,好不容易拼命追上之后,鼓起勇气问了一声:“小道长,这还有多远啊?”

    贾可道倒是对这女子产生了一丝佩服,能够为了以后的富贵这么拼命,倒算是个人才了,便笑道:“大概还有十公里吧?”

    “什么十公里!!!?”

    不管是旗袍女子,就连大金牙都惊得同时叫了起来。

    这也怪不得大金牙如此震惊。

    要说他最初出道打拼的时候,别说这二十公里山路,就算是再走上一倍,也能够咬牙坚持。

    但现在,堂堂c市黑帮大佬,出入皆是名车接送,抽根烟都有小弟点火,上厕所都有人拉拉链,更别提上床躺着就是,至于锻炼?是没有的。

    如此一来,就这么几年功夫,大金牙彭喜贵的腰粗了,腮帮子就跟猪一样。

    走这十公里的山路已经快要了他的命,若是再走上十公里……大金牙看着左边那茂密的森林,右边的悬崖,真想往地上一趟,直接滚下去了。

    但就算是如此,大金牙也不得不咬牙前进,没法,都走了十公里,如果放弃回转的话,大金牙都没法原谅自己。

    那就继续走吧,大金牙哀叹一声,着实有点后悔,没考虑好啊,如果多带几个人也不至于如此了。

    见到大金牙继续走,原本以为可以回转的旗袍女子简直就是心如死灰。

    她可是穿着高跟鞋的!

    可以想象一下,穿着十多厘米的高跟鞋在崎岖山路上行走,这是一种何等的强悍。

    且不说脚底会不会打起一连串的水泡,就说高跟戳在密布小石子的山路上一歪一拐的,就连贾可道看着都有些惊心。

    “哎哟!”

    又走了数百米远,就在旗袍女子考虑自己是否将鞋跟拗断改成平底鞋,还是继续坚持的时候,高跟终于戳中了一粒圆滚滚的石子,那旗袍女子随即身体跟着一滑,脚下一扭,再也无法支撑身体,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片刻之后便嘤嘤的哭了起来。

    “哭哭哭,哭个球啊!快起来走!”

    大金牙原本就走得浑身冒火,气促不断,见到那旗袍女子坐在地上,不由得怒火中烧,随即便将积累起来的情绪朝着旗袍女子发泄了出去。

    大金牙的怒吼声让旗袍女子浑身一抖,瘪着嘴:“我脚扭到了,好痛。”随即开始嚎啕大哭。

    到了这个时候,旗袍女子感觉好委屈,什么富贵,什么害怕,矜持仪态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想坐着不动,好好的休息一下,顺便大哭一阵,将心头的委屈宣泄出来。

    见到旗袍女子还敢顶嘴,大金牙怒火更燃,蹬蹬蹬几步冲过去,抬起腿就想要一脚踹过去。

    虽说大金牙这些年没怎么锻炼了,但这怒极一脚踹过去,如果命中胸腹的话,恐怕这旗袍女子不死即残。

    贾可道虽说看那旗袍女子不太顺眼,但也不愿意在这里无辜搞出人命来,身形一晃便来到了大金牙身后,叫了一声:“施主住手!”右手就轻轻搭在了大金牙的肩头。

    “住你吗个比!”大金牙这时已是怒火烧得失去了神智,加上在c市威风惯了,哪里会理会贾可道的话语,骂出一句之后,脚下丝毫不停,依然踢了过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