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十五章老狐狸和小狐狸

    是啊,这唤神图还能是谁炼制的呢?云常天双目奇异地看着唐楚阳,因为有那个突然出现的特殊气息的原因,云常天其实一直在留意着画室的动静,虽然他的感知无法突破画室的禁制看到其中场景,但期间若是有人进出画室他还是能知道的。

    可惜,任凭云常天再怎么回忆,他也想不出在过去的两个时辰里除开站在门口的小厮,还有哪个人进入过画室,事实证明,这正散发着新鲜的开**息波动的唤神图,只能是眼前这个以往出了名的不学无术唐少爷了

    将唤神图看开放在手中细观,云常天惊诧地发现,这张一阶天兵图上的天兵以他的见识,竟然分辨不出来是哪种天兵!

    这张唤神图上的天兵手持双刀,竟是一身银甲,天兵一般可是穿铜甲的,银甲那是二阶仙兵的标志,这双刀天兵看着很像北方天帝摩下的绝刀天兵,但这张天兵形象图的肩膀上还趴着一条碧狸兽,同时背后还插着一杆令旗,这就让云常天有些迷糊了。

    云常天非常清楚,灵画师在作画的时候是绝对不能画多余之物的,若是画出来的形象和守护神形象不符,唤神图根本就不可能制作成功,但这张图显然是炼制成功了,那就说明这图上的天兵是存在的,可是以云常天的阅历竟然都没有见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这是初降唤神图?!”

    云常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唐楚阳,他实在不敢置信,唐楚阳这么个不学无术的废话居然能够炼制出初降唤神图,用直白点的比喻,初降品级的唤神图,就像芳华女子的除夜一样,珍贵无比,往大了说,如果唐楚阳真的契约了新类型的守护神,他甚至能够凭此开创一个新的灵画师流派!

    初降,顾名思义,就是首次降临,是在这之前五行大陆从没有人契约过那一类守护神,守护神的能力强大与否暂且不论,单单是这么个从未出现过的守护神,就能让这张唤神图的价值倍增,因为那意味着谁都不清楚这个守护神的能力,厮杀起来,能占到的便宜实在太多了。

    “唐少爷,您可是要出售这张唤神图?”

    云常天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尽管心底里无比震惊于今天的所闻所见,但却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稳定的情绪,不过,再次和唐楚阳交谈的时候,他的语气,神态都要客气了许多,相比于唐楚阳唐家少爷这个身份,灵画师要显得高贵太多了。

    云常天的神态变化唐楚阳自然是看在眼里的,他故意透露自己灵画师的身份,本就是为了云常天得到云常天的重视,此时目的达到,接下来就是谈钱的时候了。

    “当然,我叫云掌柜过来,就是想将这两张唤神图出手给珍宝阁,您看看这两张唤神图品阶如何?顺便给估个价吧……”

    “好!我先看看……”

    一谈到钱,云常天的表情又是一变,他是个纯粹的商人,一旦涉及到生意上的事情本能地就会变得狡猾,睿智,原本客客气气的神态瞬间自他那张方脸上消失,转而变作无喜无怒,且极为谨慎的观察。

    云常天拿在手里的这张唤神图,已经被他初步判定为初降品,唤神图的除开品阶上的划分之外,还有一个特殊而稀少的品级分类,共分五级,一级初降,二级点神,三级神护,四级谪仙,五级御神,等级越高威能越强大。

    单凭‘初降’这个名头,这副唤神图虽然只是最低的一阶天兵图,其价值也要远超寻常天兵图十倍!

    随后云常天将目光锁定到了唤神图的左右两角,储元阵呈赤红色,蓄元阵里有青色的光华内蕴其中,显然,这是一张一阶五品的天兵图,在一阶唤神图里属于中等品质,综合初降的价值,云常天心里作价三万金元,如果是拍卖的话至少价值五万金元,就是十万金元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常天之所以敢拿价值一千金元的一阶唤神图往十万这个夸张的数字上想,最大的底气就是这张唤神图是初降级的,珍贵就不说了,而且数量极其稀少,毕竟,并不是每个灵画师都舍得冒险神游上界,而且,就算敢于冒险,也不见得能找到新类型的守护神。

    看完了第一张唤神图之后,云天长接着将第二张唤神图拿了起来,有些期待地摊开一看,果然,这又是一副他从未见过的天兵图,这张天兵图上的影像是手持双锤的银甲天兵,肩膀上同样也有一直小兽盘踞,背后有旗,但颜色和上一副不同。

    抬眼看看左右两角,一赤一紫两色光芒让他知道,这是一张品阶更高的一阶七品天兵图,在一阶唤神图里也属上等了。

    看完第二张唤神图的时候,云常天才突然留意到,这两张唤神图上的天兵竟然都是双手双兵,乃是要加上不少附加值的双持天兵图,因为大多数的唤神图都是单手兵器,按照五行大陆关于守护神方面几万年的发展史来看,双持兵器的守护神一般要比单持强出一些,有些甚至强出很多。

    这样算下来,云常天还要在原来的估价基础上,再次进行加价,不过既然唐楚阳刚才说了要将这两张唤神图出售给珍宝阁,作为商人的云常天首先想到的便是压价,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从中得到更多的价差利润。

    看着手中这两张绝对算得上珍品的唤神图,云常天再次转头看向了今天给了他太多意外的唐楚阳,这个以往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难道一直以来都在装疯卖傻么?是了,唐家的男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恐怕多是遭了别人的算计。

    这小子为了若是为了保命,让人看低,甚至于鄙视他,不把他当成威胁的话,倒确实是个藏拙保命的不二法门,只是,这小子现在还不到十六岁吧?他能有那么深沉的心机?

    云常天突然笑着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唐楚阳有没有心机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个生意人而已,不论是唐家,还是唐家的死敌家族,林家和张家,在云常天这个生意人的眼里,他们都只是顾客而已,至于其他的,云常天不想管,也懒得管。

    “唐少爷,您这两张唤神图全都是初降级的天兵,一副一阶中品,一副一阶上品,而且全都是双持天兵图,若是拿去拍卖的话,二三十万金元怕是不在话下,但您若是想直接出售给珍宝阁的话,云某只能估价十万!”

    云常天说出这话的时候,虽然面上一副‘我已经出价很高’的样子,但心底里还是有些发虚的,以云常天以往的经验来判断,这两幅初降级的唤神图若是捆绑拍卖的话,就是卖到五十万金元都不奇怪,而他给唐楚阳的收购价,却是在两幅图的预期价值的基础上生生地砍掉了八成利润,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黑了。

    云天长之所以敢这么黑心地砍价,那也是有自己的底气的,万宝阁虽然不是景云县唯一出手灵药,唤神图的修士店铺,但却是其中最知名的,也是实力最雄厚的,整个景云县至少一半儿以上的的修士,都已经习惯到万宝阁来购买修炼所需了。

    再加上唐楚阳那一张稚嫩的让人看了就想骗的嫩脸,云常天觉得不好好宰一刀的话,也太对不起他‘云三刀’这个在生意场上闯出来的名头了。

    “不愧是云三刀!”

    唐楚阳面无表情地向着云常天举起大拇指,一句话说完,几步走到云天长身前,抬手就将他手里的唤神图夺了过来,随后转身就走,连看云常天一眼的兴趣都欠奉,便走便道:

    “云掌柜,既然你连半点儿诚意都没有,那小子就告辞了!”

    还真把我当小孩子糊弄呢,唐楚阳黑着一张脸,原本对云常天的好印象瞬间被他揉了个稀巴烂,就算才到五行大陆三个月时间,就算再怎么没有常识,唐楚阳也知道他炼制出来的唤神图有多特殊,不说别的,单单是‘初降’这个名头,两幅图就至少能换个二十万金元的起价了。

    唐初阳怎么也没想到,云常天竟然可以黑心到这种地步,居然在起价的基础上,还能昧着良心狠狠砍一刀,妈的,你都把爷当傻子唬了,爷还跟你做个屁的交易啊,这生意是没得谈了,换地方卖去!

    “唐少爷留步!哎哎哎,我的小少爷诶,刚才云某只是跟您开个玩笑而已,留步,您留步,价钱好商量嘛……”

    见唐楚阳走得那么干脆利落,云常天顿时就变了脸色,那两幅初降级的唤神图极为难得,他若是能够收到手里的话,其中利润非常可观,方才也只是习惯性的压价而已,哪能真让唐楚阳离开珍宝阁啊,而且云常天看得出来,这小家伙是真的生气要走啊!

    可惜,唐楚阳就似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头都不回地走到了画室门口。

    “十五万!唐少爷,这是我最大的诚意了!”

    唐楚阳不理,抬手就将重新关起来的画室木门打开。

    “二十万!我的小祖宗诶,真不能再多了!”

    唐楚阳还是不声不响,抬脚一步迈出,半截身子已经出了画室!

    “三十万!小少爷不卖的话,云某就不留您了!”

    唐楚阳嘴角一扯,停下脚步,但却并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懒懒地道:

    “三十五万金元,外加一百张飞雪纸,一百份灵柩鸟血液,一百份吞金兽骨粉,嗯,顺便再给我一品回元丹,要上品的!”

    “三十五万?!你还敢要那么多东西?姓唐的,你当珍宝阁是慈善堂么?!”

    云常天出离的愤怒了,他不是生气唐楚阳的嚣张,而是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屁孩给看破了心里价位极限,这对于一个常年混迹生意场的老鸟来说,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不给我,我就直接去流云城卖!”

    唐楚阳直接甩出了杀手锏,他知道,手里的这两张唤神图,云常天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势在必得了,三十五万这个价格不算很高,唐楚阳已经给云常天留下不少利润空间了。

    “你他吗真的只有不到十六岁么?!”

    云常天并没有直接回应唐楚阳报价,而是有些控制不住地爆了一句粗口,原本还算斯文的表象撕碎之后,这厮看起来更像一个土匪或者**。

    “呵呵,云掌柜慷慨,小子谢过了……”

    唐楚阳笑眯眯地转过身来,以他给人看相是练就的近乎于他心通的揣摩能力,云常天现在的表现已经是在告诉唐楚阳,成交了!

    “你这个小狐狸!”

    “嘿嘿,你这个老狐狸!”

第64章、山路十八弯    到了这时,大金牙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带上十多个手下过来了,也不至于被一个臭道士给刁难了。

    后车门打开了,贾可道拉着郑老头就上了车,看到一个破乞丐居然跟着上了车,大金牙简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老东西,给我滚下去!”

    被大金牙这么一吼,郑老头浑身一哆嗦,原本就没敢坐下去的屁股立马抬了起来,但却被贾可道一掌给按了下去:“郑大爷,你若是下去的话,贫道就不理会你孙子的事情了。”

    贾可道这么一说,郑老头心头虽说恐慌,但抬起的屁股就结结实实的坐在了真皮座位上。

    大金牙怒目相瞪,旗袍女子则是捂住嘴做呕吐状。

    贾可道则是反瞪了大金牙一眼:“休得多说,快开车!”

    大金牙被这一瞪一喝,以往杀人都不眨眼的他居然心头一抖,右手不知不觉就将轿车发动,油门一轰,小轿车就朝着山路开了过去。

    看到大金牙的反应,旗袍女子的眼睛都瞪圆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大金牙居然会听别人的话,要知道在c市里,敢于这样对待大金牙的人,早就与荷花做了邻居。

    轿车行驶了一会之后,大金牙方才醒悟过来,不过这个时候已是骑虎难下。

    且不说停下车将贾可道赶下去有没有价值,光说大金牙回想起之前的事情,就心头莫名有点发寒。

    大金牙并不知道,贾可道只是在说话时捏了一个安魂法诀。

    对于大金牙这样满手血腥,就连做梦都会自己吓醒的人来说,并不需要对他做些什么,仅仅只需要安魂法诀略微引导就能够让其按照自己意思办事。

    当然,这并不是完全能够成功的,在其愤怒之时成功率要比对方冷静时高得多。

    很快,大金牙就将注意力从贾可道身上转到了山路上。

    从县城到夹山村之间的这一段距离里,后面二十来公里路是完全的山间小道,而前面十来公里虽说其宽度可以让汽车经过,但凹凸不平的路面以及旁边时不时出现的悬崖深谷,足以让任何一个司机感到紧张不安。

    “嘭!”

    车底在一处略凸起的地面上刮了一下,旗袍女子一声尖叫,那一双美丽的杏目里已经含上了泪水,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三次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大金牙的缘故,这旗袍女子都要拉开车门跳下去了。

    对于她来说,这太吓人了。

    而对于大金牙来说,心里是肉痛啊。

    这可是自己才买回来的宝马四七八尊贵旗舰版,一共花了一百多万。

    虽说大金牙乃是**老大,但除掉养小弟,培养关系等等之后,自己落在手上的钱并不算太多,这一百多万买一辆车,也得寻思两天才行。

    这么说吧,大金牙手下的**产业,每个月能给他带来两千万的收入。

    一个月两千万,一年就是两亿四千万,这的确不少了。

    但是这么多**产业,想要控制住,五六百小弟要养吧?这里就要去掉五六百万,其中心腹手下几十个,又要多消耗两百万。

    除此之外,一系列的保护伞,关系网也需要打点维护,一些小弟出事,临时又要花钱,这里除掉一百多万到两百万。

    除此之外,大金牙作为**老大,平时的消费档次不能太低,养了五六个女人,几个女儿上顶级贵族学校,嗯,还要给自己存上一笔养老的钱,定期买上几份蓝筹股票。

    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愁与欢?

    真要是这么想,不给自己留后路的黑老大,最多也就逍遥两年,然后要不是被人干掉,要不就被送上刑场直接打靶了。

    嗯,除了以上这些消耗之外,还得给社团存上一笔总账,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提出来使用。

    这零零总总的开支一去掉,大金牙每个月剩下的钱就不会超过一百万。

    也就是说,大金牙存了两个月的钱方才买到车。

    说到底,大金牙的钱包并不充裕,甚至于还比不上一些才红起来的明星,这让叱咤整个c市的堂堂黑老大情何以堪啊。

    也正因这样,在听得别山县夹山村有老山参的时候,大金牙就动了心。

    这玩意太值钱了,一根就能够卖出几十上百万,如果能够将夹山村给控制住,以后的小日子就不用过得这样辛苦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引起其他几个黑老大的注意,大金牙是打算独身上路,将情况摸清楚之后,再带大队人马过去的。

    只不过,之前就说过,大金牙这人属于无女不欢的家伙,因而便将这个旗袍女子给带上了,以解决沿途的苦疾。

    这世道,为了钱,什么事不能干?

    别说受一个臭道士的气,只要能够控制住老山参这条线,就算是让大金牙叫老乞丐为亲爹,他都乐意。

    因而宝马车被刮了,大金牙也只是肉痛,没有停车。

    贾可道见到大金牙那肉痛的脸色,不由得大乐,这段时间自己是忙了点,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与那几个道童相比,贾可道最多也就是看看电视新闻,电脑是拿来搜索资料的,玩游戏什么这些太耽误时间了,还不如将时间拿来修行。

    不过这时有点娱乐也是好事。

    宝马车在碰碰撞撞中前进,恐怕送往修理厂后,也会成为那些汽修工津津乐道的趣事,恐怕那些宝马车主里,也就只有大金牙会干出将宝马车开得这个样子了。

    终于,宝马车不得不停了下来,这倒不是宝马车抛锚了,而是路走到了尽头。

    再过去就不是车辆可以走的山路了。

    大金牙下了车,看着崎岖的山路,脸色有些变了。

    他就算是全国黑老大,也没可能将汽车开过去,这样的道路别说汽车了,就算是人走,恐怕都有些困难。

    贾可道此时已经下了车,走在了前面,郑老头扛着自己的一包破烂家当跟在后面,恨不得距离大金牙更远一些。

    对于他来说,大金牙这样的**老大,着实不想招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