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乞丐还是第一次有人问自己这些,不由得犹豫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似乎放下了什么顾忌,喃喃的说了起来。

    原来,这老乞丐叫做郑非鱼,光从这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老乞丐应该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了。

    郑非鱼原本是退休老师,仅有一子,原本日子还过得去,结果家门不幸,儿子儿媳因为车祸反倒让郑老师白发人送黑发人。

    辛辛苦苦将孙子带大,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加入某外企,还将一个女同事变成了女朋友,这让郑老头欣慰不已。

    但没多久,最大的打击降临,孙子出了车祸,据说是饮酒驾车,因而需要承担全部责任事故。

    郑老头在痛哭一场之后,卖掉了所有的东西,就连退休工资都抵押了出去,总算是赔偿车祸对方的损失。

    从此之后,别山县也就多出了一个乞丐。

    郑非鱼讲得比较慢,贾可道听得清楚。

    待到郑非鱼说完,贾可道眉头皱了皱,郑老头所说其孙子出车祸之后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不过贾可道不是亲历者因而也无法判断。

    说着说着,郑老头便哭泣起来,看到郑老头哭得可怜,贾可道轻叹一声,问了郑老头孙子的生辰八字,又问了出事的时间地点,随后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抓起一把石子朝着地上一甩。

    见贾可道开始占卦,郑老头急忙止住哭声,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石子,好似能够将自己的孙子给看活一般。

    贾可道算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从卦象上显示,您的孙子恐怕是与人结怨被害死的,死带女相,应该是因为女人的关系。”

    听得贾可道这样一说,郑老头一愣,这道长看上去虽说年轻,但却给郑老头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自己孙子竟然是被人害死的?!!

    一想到这里,郑老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哀意顿时犹如火山一样喷发出来,两眼直直的盯着地面,两只沾满灰尘污垢的双手紧紧捏着,好似想要将地面打出一个洞来,喉管里吱吱着,身体不断轻颤,刚刚抹去的泪水好似泉水一样狂涌而出。

    “老大爷,别太伤心了。”

    贾可道可不怎么会安慰人,只是木木的劝说了两句。

    “我该怎么办啊,呜呜,我的孙子!”

    郑老头突然之间声音嘶哑的吼了一声,两眼翻白,身体一歪,竟然就晕倒在地上。

    贾可道倒是急了,将郑老头扶起,撕开衣服,双手在郑老头胸口一按,竟然留下两个带着血色的手印,之后在其身上数个穴道一阵按摩。

    十多秒后,郑老头一阵轻咳苏醒了过来。

    贾可道这时方才松了一口气,如果这郑老头因为自己一句话就送了命,这罪过就大了。

    见到郑老头醒来,贾可道安慰道:“郑大爷,您老人家也别气了,俗话说人有大罪,天自收,那害你孙子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郑老头将一口堵在喉管上的浓痰噗一声吐在地上,声音沙哑,朝着贾可道问道:“若是天也不收他呢?”

    贾可道一愣,不过转眼之间斩钉切铁的回答:“天不收,贫道去收!郑大爷,一会,贫道带你去老君观,安身落个脚,等贫道抽出时间,就帮你办了此事。”

    贾可道绝不是敷衍郑老头,心头就是这么想的。

    何况,老君观还差个德高望重,仙风道骨的监院。

    自己离开老君观的时候,观里那些道童恐怕就要放鸭子了,因而找个监院回去,将观里的事情管一下也好,至少自己在离开的时候不用太过于担心。

    贾可道这么一说,郑老头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一丝希望,点了点头,便开始收拾起自己的家当来。

    两床破旧的棉被,装着零钱的铁盆子,还有一个小相框,里面的照片是郑老头与一个小孩,这应该就是郑老头的孙子小时候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东西了。

    贾可道也没有去劝说郑老头将这些破烂丢掉,他知道,对于郑老头来说,这些东西就是他无法丢弃的记忆。

    郑老头刚收好,那边小轿车喇叭就使劲的叫唤了起来。

    大金牙的暴喝声传了过来:“靠!那个臭道士呢?拿着老子的钱跑了?老子喊人砍死他!”

    听得这狂暴的叫喊声,旁边几辆才来待客的拖拉机都不由自主的躲远了点。

    “叫什么叫,贫道在这里呢。”

    贾可道走了过去,郑老头畏畏缩缩的跟在后面。

    大金牙伸出车窗的头一转,见到贾可道,脸色一喜,不过话不太好听:“小道士,快点上车,不然老子扒了你的破道观。”

    “无量天尊,这位施主,若是你执意威胁贫道的话,贫道就不带路了。”

    贾可道也不管这大金牙是不是前往自家道观的,总之,之前就开阴阳眼看过这大金牙的气运折射了。

    大金牙气运折射中混杂的血光可要比之前那三个劫匪多上数倍。

    一看就不会是什么好人,何况对方此时求着自己,看他那嚣张的神色,就算是找到那些山民,恐怕也没有一个山民会给他们带路。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山民自有自己的尊严,贾可道修路,他们可以贪婪,那些茅草屋是自己修的,付出了劳力,而若是为这个大金牙办事,那么就要卑躬屈膝。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大金牙差点都要气得炸了肺。

    如果是c市或者c市附近几个城市的话,大金牙保管立马一个电话叫来二三十人将贾可道狠狠修理一顿,最后丢进水塘插荷花。

    但正如之前所说的一样,大金牙现在是龙游浅滩遭虾戏,在别山县这样的偏僻山区,别说叫二三十人,就算是叫一个人,也要等上一整天了。

    “行,你狠!”

    大金牙恨恨的指了指贾可道,正如贾可道所想的那样,之前在县城里,他就找人带路了,结果在他的嚣张下,没一个愿意去。

    没法,就算是有几百块的报酬,这些老实巴交的居民也不敢上大金牙的车。

第十三章 一阶超品唤神    一张唤神图的价值高低,是和它本身的品阶有直接关系的,唤神图共分九阶,每阶又分作九品,一阶一品最低,九阶九品最高,层次分明,极易辨认。

    区分唤神图品级的办法极为简单,就是观看唤神图右上角的储元阵和左上角蓄元阵的颜色,储元阵的颜色为‘阶’,蓄元阵的颜色为‘品’!

    唤神图品阶的颜色和修士的九色元神一样,同样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银金九色,赤色代表一阶和一品,金色代表九阶和九品。

    唐楚阳手诀一出,唤神图左右两角的储元阵和蓄元阵顿时明灭不定,彩光流转,如同一座抽奖轮盘一样转动了起来。

    随着彩光流转的速度逐渐变慢,唐楚阳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唤神图的品阶高低直接影响着召唤守护神的实力,品阶越高,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实力就越强。

    “大!大!大!”

    看着如同幸运轮盘一样转动闪烁的两个基阵,唐楚阳突然如同置身赌场一样,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轻声喊了起来,这时候的唐楚阳,像赌徒更多过像灵画师。

    储元阵上面的光彩最先稳定了下来,这个没什么好期待的,毫无意外的赤色光华瞬间闪耀,最终将整个储元阵给渲染成了赤红色,储元阵代表的是‘阶’,赤色为最低等级,这说明唐楚阳炼制的这张唤神图被鉴定为一阶唤神图。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倒是没什么好期待的,他炼制的本来就是一阶唤神图,真要出个二阶的话反而能把他给吓着。

    最让唐楚阳在意的其实还是这张唤神图到底会是几品?这就和修士本身的契约守护神品级一样,最初召唤下来的守护神都是一丈高,其后每涨大一尺,守护神的品级便提升一品,每个等级的守护神正好都分作九品。

    同等级的情况下,守护神的品质越高实力自然就越强,两仪境初期的守护神和后期的守护神之间,实力差距几乎是辗压性的。

    蓄元阵的颜色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不过却不是九品颜色里的任何一种,而是九种颜色不断变换着,无休无止,梦幻迷离。

    “超品……”

    唐楚阳怔住了,这比他想过的最高品质都要高出太对了,按照他私下里的想法,地球上得来的丰富理论和经验也只是能让他比较容易入门而已,就算对炼制唤神图有所加成,能炼制出一阶三四品的唤神图,也够他偷笑了。

    ‘超品’这种对于大师级灵画师来说都要靠运气的概率,唐楚阳也只是在唐家先祖留下的手札上,看到那位先祖随口提了一句而已,对于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寻常灵画师虽然充满期待,但却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概率太低了,大部分灵画师终生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

    “嗯?!好强的元气波动!”

    这充满吃惊的话出自身处万宝阁三楼的云常天,唤神图开光的成功后会自发地放射出强烈的元气波动,所以灵画师在炼制唤神图的时候,都会将画室用阵法布上禁制,防止唤神图的气息外泄引起旁人觊觎。

    万宝阁的画室自然也是有禁制存在的,但超品唤神图气息太过特殊,一般禁制可以阻止寻常唤神图气息外泄,但超品唤神图却不在此列。

    “怎么会是二楼?!”

    等云常天磅礴的元神感知寻到气息源头时,面上的表情更加惊诧,他刚和唐楚阳分开没多久,自然非常清楚此时的二楼除开唐楚阳,和那个专门伺候灵画师的小厮之外便再无他人,超品唤神图出产率太低,云常天其实也不知道这气息是什么存在,只是觉得比较特殊而已。

    但这种特殊的气息却让云常天稳固无比的元神悸动不已,这让他知道二楼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云常天首先是个生意人,其次才是一名修士,这种悸动感他太熟悉了,就是因为这种特殊的感觉来品鉴捡漏,他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身家。

    “唐家的那个纨绔子能弄出什么好东西?难道是唐家家传的宝贝?”

    尽管对唐楚阳这个景云县出了名的废物败家子没有任何期望,云常天还是决定下去看看,那突然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独特了,他有种忍不住想要见识一下,甚至据为己有的冲动。

    二楼,画室之内。

    感受到御龙天兵图不断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唐楚阳面色一变,急忙打了敛息诀将这张超品唤神图收了起来,这里可不是安全有所保障的唐家,这么强烈的气息,万一被人感应到,进而生了觊觎之心可就不好玩儿了。

    抬手将腰间的乾坤袋摘下,这玩意儿是五行大陆的特产之一,价格昂贵,一般修士都买不起,最差的乾坤袋里约有一尺见方的储存空间,可以放置一些随身之物,唐楚阳这个稍微高级一点儿,里面足有一立方米的储物空间,是唐家的老太君送给他的十五岁生日礼物。

    刚刚把唤神图放进乾坤袋的功夫,门口便传来的云常天的声音和敲门声。

    “唐少爷,我是云常天,可以进来么?”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这云常天好敏锐的感知!”唐楚阳微微松口气,将乾坤袋直接塞进胸口之后,这才带着些惊讶的语气道:

    “是云掌柜啊?快请进!”

    说着话唐楚阳几个大步过去,开门将云常天迎了进来,云常天虽然心下急切,但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冲唐楚阳道:

    “那些灵纸,和调制灵墨的材料小少爷可否满意?若是不满意的话尽管跟我说,我马上让人给你换了!”

    “暮雪城的飞雪纸,灵柩鸟上品灵血,上品吞金兽骨粉,这些材料就是拿给任何一名初级灵画师,恐怕也不会说出‘不满意’这三个字来,云掌柜的如此慷慨,嘿嘿,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唐楚阳知道云常天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也不会蠢到了直接揭穿云常天突然出现的目的,既然云常天想闲扯,那唐楚阳就陪他唠五块钱的嗑就是了。

    “什么也没有?难道他收起来了?不对!那是?……”

    云常天一边和唐楚阳闲扯,一边不动声色地四处查看,发现画室里除开原有的布置和案几上多出来的灵纸和材料之外,便再无他物,唯一让云常天感觉惊讶的是,他竟然从调制灵墨的砚台那里感觉到了微弱,但却不容忽视的元神精华的气息,而且还是品质相当高的元神精华!

    “这么强烈的元气波动,至少也该是上品元神精华吧?这败家子不会是用能够炼制三阶以上唤神图的上品元神精华来练手吧?!这他娘的也太败家了!”

    云常天心中吃惊,但却不会表现出来,唐楚阳再怎么败家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感觉用上品元神精华这种价值千金的宝贝来练手,让他觉得太过奢侈而已,以景云县这家万宝阁分店的实力,一口气顶多才能拿出来几百上品精华而已。

    上品元神精华这东西用来修炼的话,效果比三阶灵丹还要好,没事儿谁会傻到拿出来卖啊?

    心里惊叹着唐楚阳的败家,云常天转遍了整个画室都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只能无奈地收起心中期盼,有些失望地离开了画室,他很想开口问问唐楚阳刚才弄什么特殊物品了,但这么问未免有些太过唐突了,而且也暴露了他的目的,这不符合他做生意的习惯,只能今后找机会再说了。

    看着云常天面无表情地离开之后,唐楚阳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摇了摇头,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收的及时,不然让云常天发现了那张超品唤神图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了。

    毕竟在这之前,他唐楚阳可是景云县出了名的败家子,纨绔和废物,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突然变成了一个能够炼制超品唤神图的天才?这个信息只要一透露出去,唐家的死敌,林家和张家只要能够证实这消息是真的,怕是第一时间就会联手灭掉唐家满门。

    最近这几天张林两家对唐家的打压可谓不遗余力,越发的凶狠和嚣张了,就连他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丁,林家都敢下手往死里打了,敌对到了这种地步,基本上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这时候唐楚阳可不敢冒头出去找死。

    等到小厮重新将画室门关上之后,唐楚阳特意从里面将门反锁了起来,第一次的不小心可以归咎为没有经验,第二次还不知道防备一下,那就是找死的节奏了。

    再次站到书案前面的时候,唐楚阳已经对炼制唤神图充满信心,如今唐家已是岌岌可危,他既然拥有了保命的本钱,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为随时都面临着覆灭危机的唐家储备更多的底牌!

    刚才炼制的那张一阶超品御龙天兵图,唐楚阳虽然没有试验它的威力,但按照目前了解到的理论来看,怎么地也能召唤出一名实力不逊于天将的守护神才对,有了这张唤神图,唐家就等于多了一名临时性的四相境大修士。

    整个景云县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十个大修士而已,唐家平添一位大修士级的战力,哪怕是临时性的,用好了那也是能够轻易翻盘,反败为胜的!

    有了第一张唤神图打底,唐楚阳顿时动力十足,重新将一分灵柩鸟血液倒入砚台,再次开始调制灵墨,他不指望接下来的炼制过程中能再出一张超品唤神图,那种概率实在太低了,只需炼制三五张一阶三四品的唤神图,对于唐家的助力那也是无比惊人的,他炼制的,可是御龙天兵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