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张唤神图的价值高低,是和它本身的品阶有直接关系的,唤神图共分九阶,每阶又分作九品,一阶一品最低,九阶九品最高,层次分明,极易辨认。

    区分唤神图品级的办法极为简单,就是观看唤神图右上角的储元阵和左上角蓄元阵的颜色,储元阵的颜色为‘阶’,蓄元阵的颜色为‘品’!

    唤神图品阶的颜色和修士的九色元神一样,同样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银金九色,赤色代表一阶和一品,金色代表九阶和九品。

    唐楚阳手诀一出,唤神图左右两角的储元阵和蓄元阵顿时明灭不定,彩光流转,如同一座抽奖轮盘一样转动了起来。

    随着彩光流转的速度逐渐变慢,唐楚阳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唤神图的品阶高低直接影响着召唤守护神的实力,品阶越高,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实力就越强。

    “大!大!大!”

    看着如同幸运轮盘一样转动闪烁的两个基阵,唐楚阳突然如同置身赌场一样,忍不住握紧了拳头轻声喊了起来,这时候的唐楚阳,像赌徒更多过像灵画师。

    储元阵上面的光彩最先稳定了下来,这个没什么好期待的,毫无意外的赤色光华瞬间闪耀,最终将整个储元阵给渲染成了赤红色,储元阵代表的是‘阶’,赤色为最低等级,这说明唐楚阳炼制的这张唤神图被鉴定为一阶唤神图。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倒是没什么好期待的,他炼制的本来就是一阶唤神图,真要出个二阶的话反而能把他给吓着。

    最让唐楚阳在意的其实还是这张唤神图到底会是几品?这就和修士本身的契约守护神品级一样,最初召唤下来的守护神都是一丈高,其后每涨大一尺,守护神的品级便提升一品,每个等级的守护神正好都分作九品。

    同等级的情况下,守护神的品质越高实力自然就越强,两仪境初期的守护神和后期的守护神之间,实力差距几乎是辗压性的。

    蓄元阵的颜色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不过却不是九品颜色里的任何一种,而是九种颜色不断变换着,无休无止,梦幻迷离。

    “超品……”

    唐楚阳怔住了,这比他想过的最高品质都要高出太对了,按照他私下里的想法,地球上得来的丰富理论和经验也只是能让他比较容易入门而已,就算对炼制唤神图有所加成,能炼制出一阶三四品的唤神图,也够他偷笑了。

    ‘超品’这种对于大师级灵画师来说都要靠运气的概率,唐楚阳也只是在唐家先祖留下的手札上,看到那位先祖随口提了一句而已,对于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寻常灵画师虽然充满期待,但却是不抱什么希望的,概率太低了,大部分灵画师终生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

    “嗯?!好强的元气波动!”

    这充满吃惊的话出自身处万宝阁三楼的云常天,唤神图开光的成功后会自发地放射出强烈的元气波动,所以灵画师在炼制唤神图的时候,都会将画室用阵法布上禁制,防止唤神图的气息外泄引起旁人觊觎。

    万宝阁的画室自然也是有禁制存在的,但超品唤神图气息太过特殊,一般禁制可以阻止寻常唤神图气息外泄,但超品唤神图却不在此列。

    “怎么会是二楼?!”

    等云常天磅礴的元神感知寻到气息源头时,面上的表情更加惊诧,他刚和唐楚阳分开没多久,自然非常清楚此时的二楼除开唐楚阳,和那个专门伺候灵画师的小厮之外便再无他人,超品唤神图出产率太低,云常天其实也不知道这气息是什么存在,只是觉得比较特殊而已。

    但这种特殊的气息却让云常天稳固无比的元神悸动不已,这让他知道二楼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云常天首先是个生意人,其次才是一名修士,这种悸动感他太熟悉了,就是因为这种特殊的感觉来品鉴捡漏,他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地位和身家。

    “唐家的那个纨绔子能弄出什么好东西?难道是唐家家传的宝贝?”

    尽管对唐楚阳这个景云县出了名的废物败家子没有任何期望,云常天还是决定下去看看,那突然散发出来的气息实在太独特了,他有种忍不住想要见识一下,甚至据为己有的冲动。

    二楼,画室之内。

    感受到御龙天兵图不断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唐楚阳面色一变,急忙打了敛息诀将这张超品唤神图收了起来,这里可不是安全有所保障的唐家,这么强烈的气息,万一被人感应到,进而生了觊觎之心可就不好玩儿了。

    抬手将腰间的乾坤袋摘下,这玩意儿是五行大陆的特产之一,价格昂贵,一般修士都买不起,最差的乾坤袋里约有一尺见方的储存空间,可以放置一些随身之物,唐楚阳这个稍微高级一点儿,里面足有一立方米的储物空间,是唐家的老太君送给他的十五岁生日礼物。

    刚刚把唤神图放进乾坤袋的功夫,门口便传来的云常天的声音和敲门声。

    “唐少爷,我是云常天,可以进来么?”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这云常天好敏锐的感知!”唐楚阳微微松口气,将乾坤袋直接塞进胸口之后,这才带着些惊讶的语气道:

    “是云掌柜啊?快请进!”

    说着话唐楚阳几个大步过去,开门将云常天迎了进来,云常天虽然心下急切,但面上却不动声色,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冲唐楚阳道:

    “那些灵纸,和调制灵墨的材料小少爷可否满意?若是不满意的话尽管跟我说,我马上让人给你换了!”

    “暮雪城的飞雪纸,灵柩鸟上品灵血,上品吞金兽骨粉,这些材料就是拿给任何一名初级灵画师,恐怕也不会说出‘不满意’这三个字来,云掌柜的如此慷慨,嘿嘿,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唐楚阳知道云常天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也不会蠢到了直接揭穿云常天突然出现的目的,既然云常天想闲扯,那唐楚阳就陪他唠五块钱的嗑就是了。

    “什么也没有?难道他收起来了?不对!那是?……”

    云常天一边和唐楚阳闲扯,一边不动声色地四处查看,发现画室里除开原有的布置和案几上多出来的灵纸和材料之外,便再无他物,唯一让云常天感觉惊讶的是,他竟然从调制灵墨的砚台那里感觉到了微弱,但却不容忽视的元神精华的气息,而且还是品质相当高的元神精华!

    “这么强烈的元气波动,至少也该是上品元神精华吧?这败家子不会是用能够炼制三阶以上唤神图的上品元神精华来练手吧?!这他娘的也太败家了!”

    云常天心中吃惊,但却不会表现出来,唐楚阳再怎么败家也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感觉用上品元神精华这种价值千金的宝贝来练手,让他觉得太过奢侈而已,以景云县这家万宝阁分店的实力,一口气顶多才能拿出来几百上品精华而已。

    上品元神精华这东西用来修炼的话,效果比三阶灵丹还要好,没事儿谁会傻到拿出来卖啊?

    心里惊叹着唐楚阳的败家,云常天转遍了整个画室都没有什么发现之后,只能无奈地收起心中期盼,有些失望地离开了画室,他很想开口问问唐楚阳刚才弄什么特殊物品了,但这么问未免有些太过唐突了,而且也暴露了他的目的,这不符合他做生意的习惯,只能今后找机会再说了。

    看着云常天面无表情地离开之后,唐楚阳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摇了摇头,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收的及时,不然让云常天发现了那张超品唤神图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了。

    毕竟在这之前,他唐楚阳可是景云县出了名的败家子,纨绔和废物,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突然变成了一个能够炼制超品唤神图的天才?这个信息只要一透露出去,唐家的死敌,林家和张家只要能够证实这消息是真的,怕是第一时间就会联手灭掉唐家满门。

    最近这几天张林两家对唐家的打压可谓不遗余力,越发的凶狠和嚣张了,就连他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丁,林家都敢下手往死里打了,敌对到了这种地步,基本上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这时候唐楚阳可不敢冒头出去找死。

    等到小厮重新将画室门关上之后,唐楚阳特意从里面将门反锁了起来,第一次的不小心可以归咎为没有经验,第二次还不知道防备一下,那就是找死的节奏了。

    再次站到书案前面的时候,唐楚阳已经对炼制唤神图充满信心,如今唐家已是岌岌可危,他既然拥有了保命的本钱,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为随时都面临着覆灭危机的唐家储备更多的底牌!

    刚才炼制的那张一阶超品御龙天兵图,唐楚阳虽然没有试验它的威力,但按照目前了解到的理论来看,怎么地也能召唤出一名实力不逊于天将的守护神才对,有了这张唤神图,唐家就等于多了一名临时性的四相境大修士。

    整个景云县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十个大修士而已,唐家平添一位大修士级的战力,哪怕是临时性的,用好了那也是能够轻易翻盘,反败为胜的!

    有了第一张唤神图打底,唐楚阳顿时动力十足,重新将一分灵柩鸟血液倒入砚台,再次开始调制灵墨,他不指望接下来的炼制过程中能再出一张超品唤神图,那种概率实在太低了,只需炼制三五张一阶三四品的唤神图,对于唐家的助力那也是无比惊人的,他炼制的,可是御龙天兵图。

第62章、送入洞房    大金牙一吼,那旗袍女子脸色微微一变,跟着大金牙这么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大金牙是什么人。

    这位爷可是c省c市地下黑老大之一的彭喜贵,最初出道就是带着几个兄弟将c市嬉春街黑老大活活砍死一条小巷里,之后又施展手段,将这个黑老大名下的游戏厅,卡拉ok厅等等几个产业夺在手里。

    短短十年时间,彭喜贵就从一个街道的老大混成了c市的三个黑大佬之一。

    与其他两个黑大佬并称为c市三虎,甚至于在很多时候还隐隐压着其他两位,除了经营黄赌毒这些灰色黑色地下产业之外,彭喜贵还与一些领导勾搭上,形成了自己的一张利益网。

    可以这么说,在c市,彭喜贵称得上是地下皇帝了,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寻常一些**人物进了局子,只要不是证据确凿的命案,彭喜贵都能够将对方给捞出来。

    如此一来,彭老大的名声在**上就越发的响亮了起来,这也养成了彭喜贵说一不二的脾气。

    别的不说,就旗袍女子所知道的命案就有三起。

    一起命案是一个水产市场的经营户不愿意缴纳突然提升的经营安全费,也就是所谓的保护费,并纠集一群经营户去控告彭喜贵。

    结果,心狠手辣的彭喜贵直接就派了十多个手下,携带**冲入对方家中,打砸一番之后,将经营户拖到郊外山里直接埋了。

    至于另外两起命案都是因为彭喜贵包的二奶与人多说了几句话,使得彭喜贵以为对方出轨,结果将所谓的奸夫淫妇直接装入塞满石头的棺材沉了塘。

    这也就是彭喜贵所谓的送入洞房了。

    因而旗袍女子哪里还敢怠慢,强压心头的恐慌,娇笑道:“什么呀,老公,你看这个臭道士傻不拉几的,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就算是要偷人,也得找您这样威猛的啊。”

    旗袍女子的长相打上九十分都足够了,这一阵娇笑与逢迎,引得彭喜贵的眼珠子死死盯在那雪白大腿之上,加上旗袍女子那楚楚可怜的表情更是引发了彭喜贵心头的*。

    有着无女不欢绰号的彭喜贵哪里还按耐得住,掏出两张钞票就摔到了贾可道面前:“这是给你的,给老子等着,别想溜了,一会给老子带路。”

    话尚未说完,车窗就自行关上了,随后轿车便开始慢悠悠的摇动起来,之后开始加快速度,时不时还传出不要不要之类的话语来,整个过程极有节奏。

    贾可道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既为对方的嚣张话语而惊呆,又为对方在光天化日之下宣淫而惊呆。

    以贾可道这么多年的道学修为都忍不住骂了一声。

    尼玛,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城门洞!

    贾可道虽说尚未体会男女之事,但也不会傻傻的以为那个大金牙在强暴那个女孩。

    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

    这些东西在网上太多了,贾可道也接触了一些,总之,用一句话可以形容贾可道看到这些之后的心情。

    世风日下!

    虽说这一切都是你情我愿,男人爱色,女人爱财,但贾可道心头总会有些不爽。

    贾可道现在只考虑一件事情,自己是忍住气,扭头就走,不去理会这样的世俗之人,还是等着他?

    贾可道右手食指在眼前划过,开了阴阳眼,朝着车里看了看,当然,即便那车窗是透明的,贾可道也没可能看见车里那两具**身体,毕竟阴阳眼不是透视眼。

    这阴阳眼看的是对方三把火与气运折射。

    看过之后,贾可道轻叹了一声。

    抓一把石头来选择一下吧。

    如果石头是单数,那么扭头就走,如果是双数,就留下。

    贾可道蹲下伸手将那两张百元大钞捡了起来,这是必须的,再浪费,也不能浪费钱啊。

    随后贾可道又从地上捡起了两颗石头,口中念念有词:“我看看,是双数还是单数?”

    好吧,石头的确是双数,那么鉴于上天的旨意,贾可道决定留下来,不过他脸上却是浮现出有些怪异的笑容来。

    看那轿车摇动的节奏,贾可道猜测对方还要忙碌一会,毕竟再不行的男人也要前戏一会,正戏一会吧。

    贾可道左右看了看,见城门洞下面坐着一个乞丐。

    要说别山县在这一点要比那些大城市好多了。

    大城市里的乞丐多数都是职业化的,白天乞讨,晚上酒吧,小日子过得舒服,可是将那些心善的人伤透了。

    而别山县的乞丐绝对正宗,他们要么是因为受伤失去了劳动能力,要么是因为年纪大了,家里嫌弃被赶了出来,没有一个是为了赚钱来当乞丐的。

    乞丐由于身上太脏,连面目都被杂乱带着油腻的头发给掩盖了,不过贾可道所开的阴阳眼尚未消散,因而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年纪,按照其寿火的粗细程度来看,应该有八十多岁了。

    唉,寻常人家里的老爷子如果有八十多岁应该是享福的年纪了。

    贾可道没有丝毫犹豫将两张百元大钞放到了乞丐面前的盆子里。

    别山县的人多数都不富裕,因而老乞丐的盆子里最大面额就是一块,突然见到两张一百的被人丢入盆中,那老乞丐有些吃惊。

    还好,他没有像大城市里那些乞丐一样先捡起钱查看真假,那样的话,也太让人伤心了。

    “谢谢,谢谢,愿好人大富大贵,百子千孙……”

    老乞丐嘴里说着吉祥话,便朝着贾可道看去,这一看嘴里就说不下去了。

    施舍者是个小道士,似乎这大富大贵,百子千孙都用不上啊,老乞丐不得不在脑海里搜索起来,企图找到一些比较应景的吉祥话来。

    有了这两百块钱,自己就可以吃一段时间饱饭了,这份恩情让老乞丐心头激动无比。

    “无量天尊,老大爷就别说吉祥话了,贫道能问问您这是怎么回事么?”

    看着老乞丐的模样,贾可道心头有些发酸,便开口岔开话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