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的元神特殊就特殊在这里,他自己修炼的时候,居然是没有这方面限制的,无论他修炼多长的时间,运行多少个周天,识海永远都不会有任何上限和痛苦可言,因此三个月下来他也储存了四百多个元神精华。

    如果不是功法等级限制了唐楚阳的周天运行速度,他还能储存更多的元神精华,不过唐家最好的功法也不过是黄级上品而已,一个周天下来最短都得一个小时,一天二十四个周天已经是极限,想快都快不起来。

    他是依靠每个周天两万单位的极限元气吸收,一天将近五个元神精华的积攒,才在三个月的时间里辛苦攒下了四百多个元神精华而已。

    并指成剑将指尖轻触砚台中的妖兽灵血,唐楚阳元神稍一催动,便有一点晶莹剔透的彩色光点融入灵柩鸟血液当中。

    唐楚阳不敢怠慢,手指微微搅动灵柩鸟血液,一边以元神感知控制精华消散,充分地溶解到灵柩鸟血液当中,这时候已经算是正式进入调制灵墨的步骤了,元神精华不能一股脑地全部放入妖兽血液当中,不然等超越了妖兽血液承受的极限,会直接导致血液崩散,浪费这么一份上品材料。

    随着第一个元神精华充分溶解到妖兽血液里之后,唐楚阳开始小心翼翼地投入第二个元神精华,并且另一只手开始逐渐往妖兽血液里添加吞金兽的骨粉,同时利用元神感知来观察妖兽血液内的灵气变化,一旦灵兽血液饱和就必须即刻停止所有动作,不然材料便算报废。

    其实调制一阶灵墨算不上多难,就算是寻常修士,只要小心一点也不会出什么差错,不过唐楚阳毕竟是第一次调制灵墨,并且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神奇的事情,加上心里又有着急需验证的想法,行事未免有些小心翼翼了。

    等到唐楚阳将第八个元神精华彻底溶解到逐渐变色的灵墨当中是,他无比诧异地发现,砚台里原本鲜红的妖兽血液已经变成紫红色,而且元神感知观察到的情景让他知道,这份灵墨已经完全饱满,调制成功了!

    “不对头啊!我从典籍上看到的灵墨配方,应该是至少需要五十个元神精华,灵墨才有调制成功的可能啊,况且这次使用的可是上品材料灵柩鸟血液,怎么地也该吸收七八十个元神精华,才能达到饱满的地步吧?”

    不怪唐楚阳诧异,按照唐家第一代家主留下来的那份灵画师手札来看,就算是最次的妖兽血液,也能溶解至少三十点以上的元神精华,才能彻底饱满起来,而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时候,单单是灵墨就要占到元神精华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炼制一阶唤神图,基础消耗就是一百个元神精华,并且消耗的元神精华越多,唤神图的效果就越好,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元神就越多,实力自然也就越强大。

    而现在,唐楚阳只是用了八个元神精华,堪称一阶上品材料的灵柩鸟血液竟然就彻底饱满了,八点元神精华调制出来的灵墨,怎么可能将天兵的元神给召唤下来?天兵就算再穷,也不至于用区区八点元神精华就能召唤下来吧?

    “或许能把仙界的屁民给召唤下来……”

    唐楚阳再次苦笑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原因,这恐怕又是因为他的彩色元神精华的原因了,唐楚阳现在能够接触到灵画师知识实在太过贫乏了,他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算是怎么回事儿,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啊,无知者无畏嘛!

    既然他调制的灵墨并没有失败,那就说明这灵墨是有效果的,毕竟砚台里的灵墨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并且表面不断地散发出淡淡的毫光,一抹淡淡的元气波动不断地从灵墨当中散发出来,这是灵墨调制成功才会出现的征兆。

    “会不会是我的元神精华效果太强呢?!”

    唐楚阳将目光转向了放在灵纸边笔架上的特制灵毫上,灵毫又称灵笔,是低阶灵画师必不可少的基础装备之一,灵笔最基本的功能,就是储存和传输元神精华,同时又是除灵符之外,能够储存大量元神精华的储存道具之一。

    云常天给唐楚阳拿来的这只灵笔,只是最普通的下品灵笔而已,最多只能储存五十个元神精华,唐楚阳想要测试一下他的元神精华强度的话,只需要实验一下这只下品灵毫能够储存他的元神精华数量就知道了。

    将灵毫拿到手中,唐楚阳开始小心翼翼地输出元神精华,一个,两个,五个,随着一个个元神精华被储存到灵毫当中,原本漆黑的笔杆逐渐明亮了起来,诡异地散发出梦幻迷离的九彩光芒。

    当第五个元神精华便被唐楚阳储存到灵毫当中时,他果然感觉到灵毫已经达到储存极限了,这一下总算是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了,他的元神精华的强度,竟然是别人的十倍!

    “啧啧,果然是穿越NB不解释啊……”

    感叹了一下自己强大的元神精华,唐楚阳迅速将心神转移到了洁白如雪的灵纸上,脑中回忆了一下唐家先祖的手札记载,当下提笔攒满了灵墨,快速地在灵纸的右上角构画了起来。

    炼制唤神图,首先要将支撑整幅图的‘储元阵’给构画出来,供奉给上界天兵的所有元神精华,都将储存在‘储元阵’当中,储元阵只是五行大陆的称呼而已,在唐楚阳看来,所谓的‘储元阵’其实就是他在地球上学到过的聚灵阵而已,并且还是简化版的。

    完整版的聚灵阵唐楚阳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更何况是简化版的?一旦涉及到了上辈子的专业知识上,唐楚阳表现得就轻松写意起来,手起笔落,一气呵成,前后不过是两秒不到的时间便将一组看似复杂,实在简单无比的聚灵阵,瞬间构画成功。

    赤红色的光华稍稍闪烁,微微的灵气波动一震即隐,这是储元阵成功被印刻在灵纸上的征兆。

    一阶唤神图的构造极其简单,一个储元阵,一副守护神影像,一个蓄灵阵便能组成一副能够召唤一阶天兵,或者妖兵,魔兵的唤神图。

    储元阵用来储存需要支付给守护神的元神精华,蓄元阵负责吸收储存足够凝聚守护神真身的天地元气,而守护神影像,则是锁定唤神图所召唤的守护神真身。

    三个组成部分里,守护神影像最为重要,也是最难得的组成部分之一,一般的灵画师都是直接构画自己的守护神来制作唤神图,有名气的灵画师则是依靠炼制出来的唤神图,和别的修士交换守护神影像。

    构画守护神影像,主要就是灵画师要清楚守护神的形象,所具备的能力,以及在仙界担任的职务,才有可能精确地锁定守护神,并与之进行对等的一次性交换。

    唐楚阳最初从手札上看到这些的时候,心底里曾经产生过一个疑惑,他在想,如果灵画师依靠观察别人的守护神,进而将其影像和能力记住的话,那岂不是任何人的守护神对于灵画师来说,都将再没有秘密可言?

    可是后来等他见识了二姐唐楚兰的守护神之后,唐楚阳便彻底打消了这个念想。

    因为守护神只是降下一缕元神给予契约者使用而已,至于这一缕元神会被凝结成什么形象,这完全就看契约者自己的爱好了。

    比如说唐楚阳二姐唐楚兰的守护神,就和她本人足有七分相像,唐楚阳特意问了一下才知道,五行大陆上九成以上的修士竟然都是以自身为蓝本来凝聚守护神真身的。

    一来是避免别人知道自己的契约守护神真身影像,二来也是从根本上杜绝灵画师通过观察,进而将其他们的守护神记下来的可能。

    “啧啧,果然是各有各的门道啊,可惜,这些限制对我却没有任何作用!”

    唐家那副行军图唐楚阳已经看过了,里面的天兵天将影像也证实了他脑袋里装的那些图画,并不是封建迷信的幻想构画,至少在五行大陆而言,唐楚阳脑袋里的那些图像都是真实存在的上界守护神!

    构画完储元阵之后,萧逸轩又将左上角的蓄元阵迅速构画了出来,所谓蓄元阵,其实就是道家记载里最基础的凝元阵而已,并且同样是简化版的。

    两个最基础也是最简单的组成部分构画完成之后,接下来唐楚阳就该考虑,他要召唤的守护神是哪一位了。

    因为有元神精华的限制,唐楚阳炼制的这张唤神图只能召唤一阶的天兵,但即便是仙界的一阶天兵,那也是有强有弱的,比如南天门的守门天兵,就要比李天王摩下的十万天兵强横的多。

    而在唐楚阳看来,天兵当中最强的存在,恐怕就要数专门为天帝御驾护卫的御龙天兵!

    而实力不逊于一般天将御龙天兵,就是唐楚阳这次炼制唤神图的锁定目标,他在这个世界炼制的第一张唤神图,就是御龙天兵图!

    PS:中秋节了,小猪这里祝福大家中秋快乐,心想事成,要什么来什么……

第60章、狗血故事    “明阳道长,您这次前来是想要出售金鱼的?”

    老头笑呵呵的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急迫,很显然对于上次的交易,老头很满意,并且赚了不少。

    “贫道此行乃是想要请贵店打造一些东西的。”

    贾可道笑了笑,自己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黄金出售,即便是用来制作符笔的黄金也是上次留下备用的。

    对于料所未及的请求,老头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笑了起来,如果光是交易上的关系,道士可以随便找一家金铺出售黄金,但若是自家帮了忙,以这道士的心性,恐怕黄金就只会卖给自家了。

    不得不说这老头看人还是挺准的。

    老头点头答应之后便将贾可道带到了店后的房间内。

    这里面积并不算宽敞,有两张铁桌子,其上放置了各种各样的器具,贾可道仅仅认识里面的吹灯,小钳子,其余的却是一概不知了。

    “老头我就是店里的金匠,小道长,您要做什么东西就给我说吧。”

    见贾可道四处张望,老头还以为贾可道在寻找金匠便笑着说道。

    贾可道没有客气,取出黄金之后便将自己的要求一一说来。

    那老头原本以为贾可道要制作道冠油灯之类的东西,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些笔杆。

    这也太简单了点。

    黄铜与锡这里就有,毕竟作为金铺,除了进大公司的货外,自己在制作首饰的时候,总不可能傻愣愣的不加点东西进去。

    无奸不商,这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贾可道将符笔的一些要求告诉老头后,这老头便进入了工作状态。

    一贯布满笑容的脸随即便严肃了起来,他从桌子下面的小抽屉里翻找了一会,找出了一根铜棒,用乙炔吹灯不停的炙烧。

    很快铜棒就在容器内化为一团溶液,老头随即忙碌起来,时不时从金条上切下一点投入其中,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

    到了后来还将一些银丝加入进去。

    铜的熔点也就摄氏一千零八十三点四度,而黄金是一千零六十四度,白银为九百六十一点七八度。

    至于乙炔吹灯吹出的火焰,最高温度可达三千二百度,能够轻易将这些金属融化为液体。

    模子是贾可道带来的,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算得上是老君观里的一件古董了。

    待到合金溶液调制完毕之后,老头便迅速的将溶液倒入模子里,随着模子合上,这一番忙碌就算是结束了。

    温度高达一千多度的合金溶液想要自然冷却下来,自然需要不少时间。

    贾可道便与老头闲聊起来。

    这老头叫做王子兴,金铺算是祖业,五十多岁的年纪,金匠生涯就有四十多年。

    说了一会,王子兴便是一声轻叹:“这份祖业恐怕也传不下去了。”

    随着王子兴诉说,贾可道也算是明白了过来。

    原来王子兴有两女一子,当初都是读了大学留在外地工作,随后结婚生子就算是扎下了根。

    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如果不是必须的话,多数都不愿意做金匠这些技术活。

    再说了,王子兴这家金铺也不是什么大公司,更不是上市公司,想要让自己儿子丢下公务员的工作回来继承祖业那简直就是妄想。

    至于女儿,王子兴在这方面思想很古板,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最多在临死之前给她们留点钱就顶天了。

    贾可道对于王子兴的苦恼也只能无言以对,他悄悄开过阴阳眼看过王子兴的三把火了。

    别看这老头五十多岁了,但其寿火却是旺盛得很,观其高度与火势,恐怕再活个四五十年都没有问题。

    而他的禄火更是旺盛,估计最多再过两年,王子兴就会大发特发,财运滚滚而来。

    唯独他的福火不高不低,颜色偏淡,焰头分叉,为子女外离之势。

    这也就是说,即便王子兴成为世界首富,膝下子女也不会在身边。

    贾可道也没可能去干涉王子兴的家事,能够充当一下倾听者,已经很不错了。

    两人闲聊一会之后,王子兴便将模子轻轻打开,里面的合金已经尽数凝聚,形成了一根根笔杆。

    王子兴将铸好的笔杆放入一种透明的溶液里浸泡了数分钟,随后取出,用清水冲洗片刻,之后又仔细用特殊的砂纸摩擦了一会,方才朝着贾可道笑道:“好了,您看看。”

    贾可道接过一支笔杆,在手里颠了颠,临空画了几笔,便点了点头,老金匠就是厉害,这笔杆重量竟然与自己那根笔杆分毫不差,能够做到这一点,就金匠这一行来说,王子兴应该称得上是大师了。

    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制作那些首饰就不会浪费半点材料,至于手艺,别开玩笑了,能够配出各种成分材料的双手,做什么首饰不行?

    贾可道看了看笔杆上的镇笔符,很清晰,随即便问道:“王师傅,这收费多少?”

    王子兴挥了挥手:“免费,只要道长您下次来照顾小老儿的生意就行了。”

    的确,在外人看来,就这么一会功夫搞定的事情,也要不了多少钱。

    不过贾可道却知道,恐怕寻常金铺还真配不出这样的料来,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就好似贾可道听过的一个狗血故事,某厂机器坏了,没人能修好,最后请了一个外国工程师来,对方在出问题的外壳上画了一个叉,让工人拆开检修。

    机器修好了,老外收了两万美金,就有人发出质疑了,你凭什么收费这么贵,不就是画了个叉么?老外笑笑回答:“画个叉不要钱,但要知道在什么地方画叉就值两万美金了。”

    贾可道当时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就是去村小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后要当工程师,尼玛,画个叉就是两万块,还是美金,这得买多少五花肉啊。

    不过现在嘛,工程师没当上,但道理他懂了。

    因而贾可道也不愿意占王子兴的便宜,就点了点头应诺了此事。

    离开王大富金铺,贾可道便在街上转悠了起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