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明阳道长,您这次前来是想要出售金鱼的?”

    老头笑呵呵的问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急迫,很显然对于上次的交易,老头很满意,并且赚了不少。

    “贫道此行乃是想要请贵店打造一些东西的。”

    贾可道笑了笑,自己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黄金出售,即便是用来制作符笔的黄金也是上次留下备用的。

    对于料所未及的请求,老头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笑了起来,如果光是交易上的关系,道士可以随便找一家金铺出售黄金,但若是自家帮了忙,以这道士的心性,恐怕黄金就只会卖给自家了。

    不得不说这老头看人还是挺准的。

    老头点头答应之后便将贾可道带到了店后的房间内。

    这里面积并不算宽敞,有两张铁桌子,其上放置了各种各样的器具,贾可道仅仅认识里面的吹灯,小钳子,其余的却是一概不知了。

    “老头我就是店里的金匠,小道长,您要做什么东西就给我说吧。”

    见贾可道四处张望,老头还以为贾可道在寻找金匠便笑着说道。

    贾可道没有客气,取出黄金之后便将自己的要求一一说来。

    那老头原本以为贾可道要制作道冠油灯之类的东西,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些笔杆。

    这也太简单了点。

    黄铜与锡这里就有,毕竟作为金铺,除了进大公司的货外,自己在制作首饰的时候,总不可能傻愣愣的不加点东西进去。

    无奸不商,这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在贾可道将符笔的一些要求告诉老头后,这老头便进入了工作状态。

    一贯布满笑容的脸随即便严肃了起来,他从桌子下面的小抽屉里翻找了一会,找出了一根铜棒,用乙炔吹灯不停的炙烧。

    很快铜棒就在容器内化为一团溶液,老头随即忙碌起来,时不时从金条上切下一点投入其中,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

    到了后来还将一些银丝加入进去。

    铜的熔点也就摄氏一千零八十三点四度,而黄金是一千零六十四度,白银为九百六十一点七八度。

    至于乙炔吹灯吹出的火焰,最高温度可达三千二百度,能够轻易将这些金属融化为液体。

    模子是贾可道带来的,不知道传了多少代,算得上是老君观里的一件古董了。

    待到合金溶液调制完毕之后,老头便迅速的将溶液倒入模子里,随着模子合上,这一番忙碌就算是结束了。

    温度高达一千多度的合金溶液想要自然冷却下来,自然需要不少时间。

    贾可道便与老头闲聊起来。

    这老头叫做王子兴,金铺算是祖业,五十多岁的年纪,金匠生涯就有四十多年。

    说了一会,王子兴便是一声轻叹:“这份祖业恐怕也传不下去了。”

    随着王子兴诉说,贾可道也算是明白了过来。

    原来王子兴有两女一子,当初都是读了大学留在外地工作,随后结婚生子就算是扎下了根。

    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如果不是必须的话,多数都不愿意做金匠这些技术活。

    再说了,王子兴这家金铺也不是什么大公司,更不是上市公司,想要让自己儿子丢下公务员的工作回来继承祖业那简直就是妄想。

    至于女儿,王子兴在这方面思想很古板,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最多在临死之前给她们留点钱就顶天了。

    贾可道对于王子兴的苦恼也只能无言以对,他悄悄开过阴阳眼看过王子兴的三把火了。

    别看这老头五十多岁了,但其寿火却是旺盛得很,观其高度与火势,恐怕再活个四五十年都没有问题。

    而他的禄火更是旺盛,估计最多再过两年,王子兴就会大发特发,财运滚滚而来。

    唯独他的福火不高不低,颜色偏淡,焰头分叉,为子女外离之势。

    这也就是说,即便王子兴成为世界首富,膝下子女也不会在身边。

    贾可道也没可能去干涉王子兴的家事,能够充当一下倾听者,已经很不错了。

    两人闲聊一会之后,王子兴便将模子轻轻打开,里面的合金已经尽数凝聚,形成了一根根笔杆。

    王子兴将铸好的笔杆放入一种透明的溶液里浸泡了数分钟,随后取出,用清水冲洗片刻,之后又仔细用特殊的砂纸摩擦了一会,方才朝着贾可道笑道:“好了,您看看。”

    贾可道接过一支笔杆,在手里颠了颠,临空画了几笔,便点了点头,老金匠就是厉害,这笔杆重量竟然与自己那根笔杆分毫不差,能够做到这一点,就金匠这一行来说,王子兴应该称得上是大师了。

    可别小看了这一点,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制作那些首饰就不会浪费半点材料,至于手艺,别开玩笑了,能够配出各种成分材料的双手,做什么首饰不行?

    贾可道看了看笔杆上的镇笔符,很清晰,随即便问道:“王师傅,这收费多少?”

    王子兴挥了挥手:“免费,只要道长您下次来照顾小老儿的生意就行了。”

    的确,在外人看来,就这么一会功夫搞定的事情,也要不了多少钱。

    不过贾可道却知道,恐怕寻常金铺还真配不出这样的料来,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就好似贾可道听过的一个狗血故事,某厂机器坏了,没人能修好,最后请了一个外国工程师来,对方在出问题的外壳上画了一个叉,让工人拆开检修。

    机器修好了,老外收了两万美金,就有人发出质疑了,你凭什么收费这么贵,不就是画了个叉么?老外笑笑回答:“画个叉不要钱,但要知道在什么地方画叉就值两万美金了。”

    贾可道当时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就是去村小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后要当工程师,尼玛,画个叉就是两万块,还是美金,这得买多少五花肉啊。

    不过现在嘛,工程师没当上,但道理他懂了。

    因而贾可道也不愿意占王子兴的便宜,就点了点头应诺了此事。

    离开王大富金铺,贾可道便在街上转悠了起来。

第十章 元神精华    第十章元神精华

    云常天有些吃惊地看着唐楚阳,他不是因为唐楚阳这个不学无术,整个景云县都出了名的废物少爷要炼制唤神图而吃惊,而是震惊于唐楚阳此时完全不同于印象里纨绔的成熟表现,甚至于连往常那种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纨绔气息似乎也在此子身上消失了一般。

    “诡异,实在太诡异了……”

    云常天心下暗暗惊奇,面上却一脸豪爽地点了点头,痛快地道:

    “成!既然小少爷喜欢灵纸,灵墨,正好我这次也带回来一批,这便为小少爷准备一套就是!”说完这话,云常天也不知怎么回事,竟有些鬼使神差地接着补充道道:“噢,对了,小少爷要是炼制唤神图或者灵符的话,咱们万宝阁就有专门的画室,可以免费借给小少爷使用!”

    这话出口,云常天便突然摇头暗笑,心说,我这是怎么了,以唐楚阳这个纨绔中的废物性子,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小子连一元境的引气期都没到呢,哪能炼制什么唤神图?他怕是连构画图形的元神精华都转化不出来吧?

    唐家第一代家主是个初级灵画师,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不论是哪个家族,只要家里能出个灵画师,或者灵符师话,恨不得马上让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以此来增加家族名望,吸引散修投靠,唐家当初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不过唐家也就出了那么一个灵画师而已,以云常天的见识而言,他太清楚想要成为灵画师有多难了,单单是一个多彩元神,就让整个五行大陆九成九的修士望洋兴叹了,唐楚阳都快十六岁了连最低级的契约守护神都没有,云常天实在难以想象他凭什么炼制唤神图?

    “难道靠想么?真那样的话,这天底下到处都是灵画师了……”

    云常天好笑地想了想之后,倒也没有为此说些什么,既然答应了人家,他云常天也不是个说话不算话的人,看到唐楚阳点头之后,云常天便直接将唐楚阳带到了万宝阁的三楼。

    整个万宝阁是座有五层高的木质四角阁楼,一层是售卖或者回收寻常灵药,灵丹的销售大厅,二楼是是贵宾室,专门接待一些有身份的,或者大批量购买灵药,灵丹,灵符的大客户,另外出售一些世面上比较少见的宝物和材料,比如唤神图,灵墨,灵纸等等……

    三层就是云常天所说的专供灵符师和灵画师使用的画室,万宝阁在流云城都是响当当的一方势力,自然是有自己的灵画师和灵符师的,不过数量也不是很多,通常都是在各大县府的分店流动炼制唤神图,因此每一处万宝阁的分店都是有专门的画室的。

    “小少爷,这里便是咱们万宝阁的画室了,您在这里稍等,我下去准备您需要的灵纸,灵墨,稍后就让人送上来,我还有事要处理,就不打扰小少爷您炼制唤神图了……”

    将唐楚阳带到画室之后,云常天客气地和唐楚阳说了几句话,便直接到楼下去准备东西了,他对唐楚阳炼制唤神图没有半点儿期待,或者说,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出了名的废物少爷能够炼制出唤神图那等高端的东西,今天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两月前的事情赔偿而已。

    “云掌柜的自管去忙,不用管我……”

    能没人打搅的自己瞎折腾,唐楚阳也乐得如此,之前他还发愁在唐家大院里的话,该如何准备配套的东西呢,现在好了,有专门为灵画师准备的画室,还有比这里更合适炼制唤神图的地方么?

    这间画室大约有五十平米的样子,房间布局简洁大气,除开靠南边的一张紫云木案几,和几把同样材质的花雕椅之外,便没有什么其他大件家具了,其中一面墙壁上还挂了几张山水人物油墨画,唐楚阳走进看了看,并不是想象的唤神图,只是寻常的字画而已。

    没多久时间,一名万宝阁的小厮便捧着一个托盘走看进来,谦卑地向唐楚阳行礼之后,将托盘上的东西极为熟练地分门类别,一一摆在了案几之上,看他娴熟无比,行云流水般流畅的动作,唐楚阳猜测此人应该是专门伺候灵画师的小厮。

    将所有东西摆置到位之后,那模样约莫和唐楚阳差不多大的小厮这才抬头冲唐楚阳道:

    “唐少爷,您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云掌柜吩咐了,您有什么吩咐就直接找小的去做,小的就在门外听命!”

    “嗯,这里没什么事情了,你可以离开了……”

    小厮得了唐楚阳的吩咐,当下弯腰行礼,快步离开了画室,轻轻将门关上之后,门外便再没了任何声息。

    “现在,我终于可以验证一下在地球上所学的知识,能否成为我在这世界生存的依靠了……”

    看着案几上拜访的砚台,秘制灵笔,灵墨,唐楚阳心下稍稍有些忐忑,深呼一口气,几步走到案几后面,闭目想了想炼制唤神图的步骤,觉得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缓缓睁开双目,动手开始调制灵墨。

    炼制唤神图,灵墨的调制是最重要的步骤之一,灵墨由灵矿,元气晶石,妖兽内丹,血液等蕴含丰富天地元气的事物调制而成,每一样材料调和的前后次序的不同,都有可能导致灵墨具备不同的功效。

    云常天果然是非常大方的,竟然为萧逸轩准备了妖兽灵柩鸟的血液,吞金兽的骨粉,包括用来调制颜色的色料条都是二品灵矿墨晶石,再加上铺在案几上的一品飞雪纸,这些东西都可以直接至尊二三阶的唤神图了。

    唤神图分作九阶八十一品,每阶九品,一阶一品最低,九阶九品最高,据传九阶九品之上还有更高阶的化神图,可以直接将上界守护神的完全体给请下来,而不是像唤神图一样只是请下一缕算神。

    不过那也只是唐楚阳从记载上看到的传说而已,是不是真的存在,恐怕有待商椎。

    先将灵柩鸟的血液倒入特制的砚台,灵柩鸟虽然只是一阶妖兽,但因为灵柩鸟这种妖兽都是依靠精血生存,一身能力全都在血液上,所以相比于其他妖兽而言,灵柩鸟的血液是蕴含元气最为浓厚的上品灵墨材料之一。

    将灵柩鸟血液倒入砚台之后,唐楚阳意识沉入识海,进入他那近乎漫无边际的广阔识海里去调动元神精华,调制灵墨的第二个步骤就是将元神精华融入灵墨当中,萧逸轩修炼至今满打满算也才三个月时间而已,尽管他转化天地元气的速度极快。

    但到目前为止,他储存起来的元神精华并不是很多,因为唐楚阳发现他的元神实在是太能吃了,而且极为吝啬,每吞掉上万个单位的天地元气,才会分出那么一缕本命元气,而唐楚阳却需要凝炼元神和本命神印足足十次之后,才能衍生出一点元神精华而已。

    也就是说,唐楚阳需要吸收足足十万点天地元气,才能衍生出一点元神精华,而制作最为低阶的一阶一品唤神图,都得需要足足一百个的元神精华!

    也幸好唐楚阳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足够恐怖,一个周天就能吸收上万单位的天地元气,极限吸收的话能达到两万!

    若是像寻常的一元境初级修士一样,一个周天最多吸收百十个单位的天地元气,单单是积攒够一百点元神精华,恐怕就得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

    问过几个姐姐关于元神精华的计算方式之后,唐楚阳知道了她们转换元神精华的比例1000:1,就是平均吸收一千个单位的天地元气就能转化100点本命元气,这100点本命元气在凝炼元神和本命神印的过程中,就能转化出一点元神精华。

    就转化效率而言,足足是唐楚阳的十倍!

    对此,唐楚阳只能无奈苦笑,他知道问题肯定是出在他那个特殊的元神上,就比如说元神精华的颜色,一元境的元神精华和元神颜色一样,是晶莹的赤色,以此类推,两仪境是橙色,二姐唐楚兰是三才境高阶修士,她的元神精华就是晶黄色的。

    可是唐楚阳不但元神特殊,就连元神精华也非常特殊,竟然也是彩色的,并且是九彩!

    五行大陆修士界有这么个常识,修士每天功行九转也就是运行九个周天是最为合理的修炼限度,超过九个周天之后也不是不能修炼,只是因为已经超负荷运转的原因,修士本身得承受一定的痛苦,而且吸收元气的效果也会下降许多。

    并且这种痛苦和事倍功半的效率,还会随着周天运行的次数增多而增强,强行运转的周天次数越多,承受的痛苦就越大,效果也越差。

    而修士想要出人头地,单靠每天九个周天的修炼显然是不可能的,对于大多数的修士而言,承受痛苦去继续修炼也就成了必然,所以说在五行大陆,所谓的苦修,可是真真正正的痛苦修炼,当然,果然有灵丹辅助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