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现在,即便是身体最瘦弱的孟挺都能够将水桶担回厨房了,就是累得够呛。

    这种变化更是激起了三人坚决留在道观的决心。

    今天观主让他们收拾厢房,他们没多想便进去了。

    待到进去之后一看,三人顿时愣住了。

    观主大人在自己厢房里干了什么天妒人怨的事情啊,举目之处尽是火烧电击留下的焦黑痕迹。

    “老大这是被雷劈了么?”

    流青云不由自主的喃喃出声,在私底下,几人都按照在学校的惯例称呼贾可道为老大,原来这个称呼是他们辅导员的。

    “不可能,如果被雷劈了,老大还会那么悠闲自得?”

    孟挺摇了摇头,将一张被雷电劈得直冒青烟的椅子拿在手里看了看。

    “别管了,先收拾吧,要不然一会老大回来就该收拾我们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庆明这个时候出声了。

    听得张庆明的话语,孟挺两人顿时后背一哆嗦,也不敢再聊天,开始收拾起一地的狼藉来。

    对于他们三人来说,贾可道的惩罚算是顶顶可怕的了。

    也不是什么肉刑,仅仅只是让犯错的人抄录《东晋道藏考》《神咒云篆集全》等等之类的恐怖道经。

    要说抄书,每个人都怕的,可偏偏贾可道选定的这几本道经,没有那一本的字数会低于百万。

    除掉正常的早晚课,吃饭,睡觉等等时间之外,每天能够抄录两万字在这老君观里就算是大神了。

    若是被罚抄录任何一本道经全本的话,那么至少两个月内别想松活了。

    要知道流青云的性子略微活跃,上次因为晚上玩了一会手机,做早课时打了瞌睡,结果被贾可道处罚抄录《东晋道藏考》第一卷,足足十三万字,流青云足足抄了一个星期方才搞定,那可是抄得脸色发白。

    如果再来上一次,流青云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直接悬梁自尽。

    且不提孟挺三人收拾打扫厢房,贾可道手持拂尘,身穿道袍,一副仙风道骨的装扮便出了老君观。

    他是要去县城寻熟悉的铁匠给自己打造符笔笔杆。

    要说这符笔笔杆用上好青竹,黄花梨木等等制作也不是不可以,但木头做的用来绘制符箓未免有些轻飘,再说了,就试用寿命上而言与金属笔杆就有很大的差别了。

    就好似贾可道现在那支符笔,乃是老观主传下来的,至今也用了三代,总计五十多年时间,若是换成竹质木质的笔杆,恐怕要不了两年就得换上一次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那些竹子木头即便是再名贵,再坚硬,其上铭刻的镇笔符也很容易失去效力。

    除非贾可道成为真人,否则的话,还是用金属制作笔杆来得妥当。

    这次前往县城,贾可道就一个人去,带了二两黄金。

    二两黄金也不过指头粗细,却是用来制作符笔笔杆的关键原料之一。

    与其它道观使用黄铜,青铜制作符笔笔杆不一样的是,老君观的符笔都会在青铜里加入黄金来制作。

    这倒不是为了美观华丽,而是为了让符笔笔杆的重量达到最合适的程度。

    何况加入黄金之后,绘制符箓之时比较容易聚集灵气。

    当然,这仅仅只是老君观的方子罢了,一些名山大观的符笔甚至于还要加入陨铁、磨细的珊瑚粉等等来加强这方面的作用。

    下了山,贾可道去夹山村转了一圈,采购了一些米面粮油肉类等等,让农家自行送上道观。

    没法,道观里现在加上贾可道自己有了六个大肚汉,每天厨房里消耗的米面粮油肉足够寻常三口之家吃上二十天以上了。

    而厨房尚未改造,想要储备更多的粮食也是不可能的,因而老君观需要每三天就下山去夹山村采购一番才行。

    办好购粮事宜,贾可道便直奔出山之路。

    待赶到县城的时候,贾可道便松了一口气,这一路过来,沿途凡是认识他的山民都会问上一句:“道长,听说老君观要修路了?这个征地费用怎么计算的啊?”

    说实话,贾可道听着真不是滋味,要说这些山民贪婪是绝对的。

    但根本的问题却不能怪在他们身上。

    别山县的山民太穷了,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一片大山之中。

    要说以前还好,大家都穷困,日子也就过去了。

    可现在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有头脑有关系有手段的人一个个都发财了,他们想方设法离开了大山,前往大城市享受生活。

    人心会变化的,因而现在遇到了一个天上掉馅饼的机会如何不会疯狂的抓住,如此一来,山路两旁好似雨后春笋一般冒出的茅草房就可以理解了。

    道理,贾可道是明白的,可他心头着实有些不太舒服。

    就是这些人害得自己的修路计划不得不延后,任凭是谁,见到有人张着血盆大口想要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还与自己商量怎么咬比较合适的时候,心头的怒火可想而知。

    但就目前而言,贾可道也拿这些人没什么办法,总不可能挨个去破坏人家风水吧?

    那样也太龌龊了点。

    贾可道在县城里转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一个铁匠铺子。

    拍了拍脑袋,贾可道苦笑了一声,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在县城里,怎么可能还有铁匠铺子存在,即便是有恐怕也没有打造笔杆的能力。

    寻思了一会,贾可道便朝着上次去过的金铺走去。

    走入金铺,上次见过的那个女孩便迎了上来,满脸微笑,好似见到了初恋情人,无比热情的朝贾可道打着招呼。

    若是换成一个毛头小子,恐怕这几句就要被迷得晕晕乎乎了,不过贾可道知道这女孩倒不是真的如此热情,无非就是上次自己拿来出售的金条在作怪罢了。

    “无量天尊,你们老板在么?”

    贾可道来这金铺自然是想要让这金铺的金匠给自己打造笔杆。

    相对于五大三粗的铁匠而言,这制作精巧首饰的金匠手上的功夫恐怕要强上很多。

    得到服务员的通知,上次的老头迫不及待的从后面跑了出来,看他那精神的模样,贾可道即便是没开阴阳眼,也知道这老头恐怕还能够活上几十年。

第九章 万宝阁    第九章万宝阁

    “真要是缺钱了,我就直接去卖元神精华,这玩意儿比金币,银币可要坚挺多了……”

    正是因为知道了元神精华是可以换钱花的,唐楚阳最终才没有张口向奶奶要钱,若是连这点儿自力更生的能力都没有,他和之前的那个唐楚阳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第二天唐楚阳起了个大早,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出门前往万宝阁,昨天他已经从二姐那里打听到了万宝阁所在地点,唐家不愧是景云县第一家族,尽管如今逐渐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单是宅院所处之地,就不是寻常富人能够比拟的。

    唐家大宅就在景云县最繁华的东区,整个景云县东区足足有四分之一的土地都是唐家的,而万宝阁所在,就处于东区坊市最繁华地段,距离唐家大宅最多只有千米不到的路程而已,这也是当初二姑唐文婷为何能够那么及时从林青云手下救出唐楚阳的原因。

    在自家门口让人别人把家里唯一的男丁给杀了,今后唐家还有什么脸面在景云县混?

    出了唐家大门之后,唐楚阳也只是对周遭古色古香的建筑物稍稍好奇了一下而已,相比于各种现代化建筑物充斥的地球城市,小小景云县的景致还真没有几样能入得了唐楚阳的眼。

    万宝阁本就距离唐家不远,不过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唐楚阳就赶到了万宝阁,一路走过来唐楚阳倒是发现万宝阁所在的这条街极为繁荣,街面上的人虽然说不上是摩肩擦踵,但也是熙熙囔囔,热闹的很。

    “哎呦!这不是唐家小少爷么?您这是又来买人参果么?快请!快请!”

    唐楚阳才一走到万宝阁门外,便被门口迎宾的小厮给发现了,小厮这客气谦卑的招呼声让唐楚阳知道,他的前任肯定是这里的常客,而且听小厮张嘴就说‘人参果’,想来二姐说自己之前拿人参果当零食吃嗜好也是真的了。

    不过是个守门的小厮,唐楚阳也懒得回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径直进了万宝阁。

    刚入万宝阁,唐楚阳顿觉香气扑鼻,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抹粉红迎面扑来,若不是听到了一把甜糯糯的女声招呼,他差点没习惯性地一脚踹出去!

    “小少爷,您可想死奴家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来万宝阁看看奴家?”

    唐楚阳闻言面皮一抽,若不是看到了万宝阁大厅之内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以及大厅里那些正在商谈价钱的顾客,单凭刚才的招呼声,他差点以为是进了窑子呢,脑中嫣然浮起一幅幅画面,皆与说话的女子有关,这让唐楚阳知道这位说话甜糯糯的粉衣女子是个熟人。

    “青姐,你们万宝阁生意兴隆,似乎也不差我一个客人啊……”

    唐楚阳随意地打了个哈哈,转身就向着楼上走去,印象里这个打扮娇媚叫做‘青娘’的女子,没少痛宰唐楚阳的前任,而且,唐楚阳前任和林青云起冲突,未尝没有这厮煽风点火的缘由在里面,清楚事情前后经过的唐楚阳对这矫揉造作的女子可没什么好印象。

    “呃……”

    见到往日里那个被自己糊弄得晕头转向的正太居然理都不理自己,转身就直奔二楼,青娘伸出的娇嫩小手儿顿时尴尬地停在半空,楞了一下之后,这才面色一寒,随后又被满面春风给遮掩,转过头娇声委屈冲唐楚阳的背影凄楚道:

    “小少爷说的哪里话,奴家和小少爷的情分其实寻常人能比?今次您又是来买人参果的么?说起来,上次若不是林少爷将那……”

    “闭嘴!!”

    唐楚阳突然一脸怒色地转头大喝,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前任已死,但事情毕竟发生在这具身体和这个身份上,脑海里那充满屈辱的画面,只是唐楚阳这个继承者看了看便有些受不了,可以想象以前任那纨绔的性子如何能够忍得下?

    “少爷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嘴,好好的做你的生意就行!不要把自己太当个人物了!”

    唐楚阳极不客气的斥责太突然了,直到他转身进入二楼的时候,呆愣的青娘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让景云县里最废物的纨绔给呵斥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留情地那种喝骂!

    “该死!该死的!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敢这么跟老娘说话?!我,我,哼!反正林家和张家对方唐家的计划即将执行,倒是我看你这个小王八蛋还如何继续嚣张?!”

    青娘气得粉面发黑,紧捂着双手娇躯巨颤,狠狠地喘了几口大气之后,这才抚平了心中怒气转身向着离开楼梯。

    进入二楼,唐楚阳若有所思地放慢了脚步,方才回忆和林青云起冲突的画面时,他才突然发现这件事情前后充满诡异,万宝阁向来就有禁止客人他们管制场所内发生械斗的规矩,就连当初最强大的唐家他们也毫无顾忌。

    但唐楚阳出事的那天,偏偏就是在万宝阁内和林青云起冲突的,虽说是唐楚阳先动的手,但按理说万宝阁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出手阻止才对,可是直到唐楚阳被林青云重创,一直到二姑唐云婷赶到万宝阁出手救下唐楚阳,这期间万宝阁里的管事竟然连理都没理。

    “难道万宝阁和林家有什么猫腻?”

    唐楚阳心里暗暗猜测,初到异世,他需要了解和接受的信息实在太多,前面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修炼方面,而如今,唐楚阳觉得,他恐怕得花费一些时间来理清景云县各个势力之间的利害关系了,一门寡~妇的唐家已是岌岌可危,这个时候可容不得半点儿闪失。

    “唐小少爷?呵呵,您可许久没有来咱们万宝阁了,怎么,这次又是来买人参果的?”

    正想着事情,唐楚阳突然被一把清朗的声音给惊醒,回神抬头,见距离他不远处,一名身着绿色丝绸长衫的,面容周正,长身而立的中年人正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原来是云掌柜,不是说半年前您就外出办事了么?回来的了这是?”

    唐楚阳适当地表现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这中年人叫‘云常天’乃是景云县万宝阁分部的掌柜,为人豪爽,善于交际,据说修为似乎也不低,就不大的景云县而言,这云常天云掌柜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包括唐家,林家在内的地头蛇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劳烦小少爷挂心,事情已经办完了,因为牵挂生意,这不早早就回来了么?”说着话,云常天已经走到了唐楚阳身边,抬手拉着他,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道:

    “呵呵,不说这个,今天小少爷可是来买人参果的?这次我从外面回来,可带来了不少灵药,便送小少爷一枚人参果,就当是两月前因为万宝阁疏忽,而导致小少爷重伤的补偿了……”

    “补偿?云掌柜这话说的,我是被林青云那个混蛋所伤,和万宝阁有什么干系?”

    唐楚阳心中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表达着自己的疑惑,在此之前,他在想着万宝阁是不是和林家有什么猫腻,因此联合起来设计他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丁,现在见云常天一脸坦然地将这事儿说出来,言语中的歉意也极为真诚,这让唐楚阳多少有些迷惑了起来。

    不过他此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验证万宝阁和林家是否有什么猫腻,他是为了验证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依靠而来,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一放,唯独唤神图,唐楚阳必须尽快实验一下他能否制作出来!

    “我万宝阁自建立的那一刻起,便有顾客不得在店内动手的规矩,同时还有在店内保护顾客人身安全的职责,两月前李管事和青娘眼见小少爷被林少爷打伤,但无动于衷,这本就是我万宝阁失责,如今李管事已经被我革职送往流云城总部问罪,青娘的管事职权也被我抹去,现在就差对小少爷的补偿了!”

    解释到这里,云常天似是怕唐楚阳再次拒绝他的赔礼一样,转过身一脸郑重地冲唐楚阳道:

    “云某人这是在执行万宝阁的规矩,不论是处罚李管事和青娘,还是给予小少爷的赔偿,我都是在依照万宝阁的规矩在办事,还请小少爷给云某人这个面子,莫要在推拒万宝阁的一点心意……”

    云常天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诚恳至极,唐楚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云常天的诚意,身为麻衣神相传人,唐楚阳自小要掌握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察言观色,只是凭借一个人的表情,动作,眼神和语气就能判断出其内心的想法。

    因此唐楚阳稚嫩正太的外表下,却是隐藏着一个饱经沧桑,心智不输于老狐狸玲珑心,而以唐初阳的观察来看,云常天从转身看过来开始,不论是动作,表情,眼神还是语气,皆都处于本色,没有任何表演的成分在内。

    “好吧,既然云掌柜这么说了,小子若是还不接受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这样,人参果我是吃腻味了,不若云掌柜的看看店里有没有灵纸,灵墨之类的,便为小子准备一套吧,我唐家先祖便是灵画师,小子最近对唤神图极有兴趣,想来弄些材料研究一番……”

    “哦?小少爷要炼制唤神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