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九章万宝阁

    “真要是缺钱了,我就直接去卖元神精华,这玩意儿比金币,银币可要坚挺多了……”

    正是因为知道了元神精华是可以换钱花的,唐楚阳最终才没有张口向奶奶要钱,若是连这点儿自力更生的能力都没有,他和之前的那个唐楚阳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第二天唐楚阳起了个大早,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出门前往万宝阁,昨天他已经从二姐那里打听到了万宝阁所在地点,唐家不愧是景云县第一家族,尽管如今逐渐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单是宅院所处之地,就不是寻常富人能够比拟的。

    唐家大宅就在景云县最繁华的东区,整个景云县东区足足有四分之一的土地都是唐家的,而万宝阁所在,就处于东区坊市最繁华地段,距离唐家大宅最多只有千米不到的路程而已,这也是当初二姑唐文婷为何能够那么及时从林青云手下救出唐楚阳的原因。

    在自家门口让人别人把家里唯一的男丁给杀了,今后唐家还有什么脸面在景云县混?

    出了唐家大门之后,唐楚阳也只是对周遭古色古香的建筑物稍稍好奇了一下而已,相比于各种现代化建筑物充斥的地球城市,小小景云县的景致还真没有几样能入得了唐楚阳的眼。

    万宝阁本就距离唐家不远,不过是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唐楚阳就赶到了万宝阁,一路走过来唐楚阳倒是发现万宝阁所在的这条街极为繁荣,街面上的人虽然说不上是摩肩擦踵,但也是熙熙囔囔,热闹的很。

    “哎呦!这不是唐家小少爷么?您这是又来买人参果么?快请!快请!”

    唐楚阳才一走到万宝阁门外,便被门口迎宾的小厮给发现了,小厮这客气谦卑的招呼声让唐楚阳知道,他的前任肯定是这里的常客,而且听小厮张嘴就说‘人参果’,想来二姐说自己之前拿人参果当零食吃嗜好也是真的了。

    不过是个守门的小厮,唐楚阳也懒得回话,只是点了点头便径直进了万宝阁。

    刚入万宝阁,唐楚阳顿觉香气扑鼻,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抹粉红迎面扑来,若不是听到了一把甜糯糯的女声招呼,他差点没习惯性地一脚踹出去!

    “小少爷,您可想死奴家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来万宝阁看看奴家?”

    唐楚阳闻言面皮一抽,若不是看到了万宝阁大厅之内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以及大厅里那些正在商谈价钱的顾客,单凭刚才的招呼声,他差点以为是进了窑子呢,脑中嫣然浮起一幅幅画面,皆与说话的女子有关,这让唐楚阳知道这位说话甜糯糯的粉衣女子是个熟人。

    “青姐,你们万宝阁生意兴隆,似乎也不差我一个客人啊……”

    唐楚阳随意地打了个哈哈,转身就向着楼上走去,印象里这个打扮娇媚叫做‘青娘’的女子,没少痛宰唐楚阳的前任,而且,唐楚阳前任和林青云起冲突,未尝没有这厮煽风点火的缘由在里面,清楚事情前后经过的唐楚阳对这矫揉造作的女子可没什么好印象。

    “呃……”

    见到往日里那个被自己糊弄得晕头转向的正太居然理都不理自己,转身就直奔二楼,青娘伸出的娇嫩小手儿顿时尴尬地停在半空,楞了一下之后,这才面色一寒,随后又被满面春风给遮掩,转过头娇声委屈冲唐楚阳的背影凄楚道:

    “小少爷说的哪里话,奴家和小少爷的情分其实寻常人能比?今次您又是来买人参果的么?说起来,上次若不是林少爷将那……”

    “闭嘴!!”

    唐楚阳突然一脸怒色地转头大喝,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前任已死,但事情毕竟发生在这具身体和这个身份上,脑海里那充满屈辱的画面,只是唐楚阳这个继承者看了看便有些受不了,可以想象以前任那纨绔的性子如何能够忍得下?

    “少爷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嘴,好好的做你的生意就行!不要把自己太当个人物了!”

    唐楚阳极不客气的斥责太突然了,直到他转身进入二楼的时候,呆愣的青娘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让景云县里最废物的纨绔给呵斥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留情地那种喝骂!

    “该死!该死的!这个小王八蛋竟然敢这么跟老娘说话?!我,我,哼!反正林家和张家对方唐家的计划即将执行,倒是我看你这个小王八蛋还如何继续嚣张?!”

    青娘气得粉面发黑,紧捂着双手娇躯巨颤,狠狠地喘了几口大气之后,这才抚平了心中怒气转身向着离开楼梯。

    进入二楼,唐楚阳若有所思地放慢了脚步,方才回忆和林青云起冲突的画面时,他才突然发现这件事情前后充满诡异,万宝阁向来就有禁止客人他们管制场所内发生械斗的规矩,就连当初最强大的唐家他们也毫无顾忌。

    但唐楚阳出事的那天,偏偏就是在万宝阁内和林青云起冲突的,虽说是唐楚阳先动的手,但按理说万宝阁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出手阻止才对,可是直到唐楚阳被林青云重创,一直到二姑唐云婷赶到万宝阁出手救下唐楚阳,这期间万宝阁里的管事竟然连理都没理。

    “难道万宝阁和林家有什么猫腻?”

    唐楚阳心里暗暗猜测,初到异世,他需要了解和接受的信息实在太多,前面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修炼方面,而如今,唐楚阳觉得,他恐怕得花费一些时间来理清景云县各个势力之间的利害关系了,一门寡~妇的唐家已是岌岌可危,这个时候可容不得半点儿闪失。

    “唐小少爷?呵呵,您可许久没有来咱们万宝阁了,怎么,这次又是来买人参果的?”

    正想着事情,唐楚阳突然被一把清朗的声音给惊醒,回神抬头,见距离他不远处,一名身着绿色丝绸长衫的,面容周正,长身而立的中年人正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原来是云掌柜,不是说半年前您就外出办事了么?回来的了这是?”

    唐楚阳适当地表现出了一丝惊讶之色,这中年人叫‘云常天’乃是景云县万宝阁分部的掌柜,为人豪爽,善于交际,据说修为似乎也不低,就不大的景云县而言,这云常天云掌柜算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包括唐家,林家在内的地头蛇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劳烦小少爷挂心,事情已经办完了,因为牵挂生意,这不早早就回来了么?”说着话,云常天已经走到了唐楚阳身边,抬手拉着他,边往里面走,一边笑着道:

    “呵呵,不说这个,今天小少爷可是来买人参果的?这次我从外面回来,可带来了不少灵药,便送小少爷一枚人参果,就当是两月前因为万宝阁疏忽,而导致小少爷重伤的补偿了……”

    “补偿?云掌柜这话说的,我是被林青云那个混蛋所伤,和万宝阁有什么干系?”

    唐楚阳心中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表达着自己的疑惑,在此之前,他在想着万宝阁是不是和林家有什么猫腻,因此联合起来设计他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丁,现在见云常天一脸坦然地将这事儿说出来,言语中的歉意也极为真诚,这让唐楚阳多少有些迷惑了起来。

    不过他此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验证万宝阁和林家是否有什么猫腻,他是为了验证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依靠而来,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一放,唯独唤神图,唐楚阳必须尽快实验一下他能否制作出来!

    “我万宝阁自建立的那一刻起,便有顾客不得在店内动手的规矩,同时还有在店内保护顾客人身安全的职责,两月前李管事和青娘眼见小少爷被林少爷打伤,但无动于衷,这本就是我万宝阁失责,如今李管事已经被我革职送往流云城总部问罪,青娘的管事职权也被我抹去,现在就差对小少爷的补偿了!”

    解释到这里,云常天似是怕唐楚阳再次拒绝他的赔礼一样,转过身一脸郑重地冲唐楚阳道:

    “云某人这是在执行万宝阁的规矩,不论是处罚李管事和青娘,还是给予小少爷的赔偿,我都是在依照万宝阁的规矩在办事,还请小少爷给云某人这个面子,莫要在推拒万宝阁的一点心意……”

    云常天这话说得理所当然,诚恳至极,唐楚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云常天的诚意,身为麻衣神相传人,唐楚阳自小要掌握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察言观色,只是凭借一个人的表情,动作,眼神和语气就能判断出其内心的想法。

    因此唐楚阳稚嫩正太的外表下,却是隐藏着一个饱经沧桑,心智不输于老狐狸玲珑心,而以唐初阳的观察来看,云常天从转身看过来开始,不论是动作,表情,眼神还是语气,皆都处于本色,没有任何表演的成分在内。

    “好吧,既然云掌柜这么说了,小子若是还不接受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这样,人参果我是吃腻味了,不若云掌柜的看看店里有没有灵纸,灵墨之类的,便为小子准备一套吧,我唐家先祖便是灵画师,小子最近对唤神图极有兴趣,想来弄些材料研究一番……”

    “哦?小少爷要炼制唤神图?!”

第58章、火焰甲兵符    没多久,孟挺就找到了雨衣,一边走出厢房,一边将雨衣穿上了身上。

    贾可道让孟挺站定:“你过来,站在这里就好,一会有任何事情都不得乱动,你可明白?”

    贾可道这么一说,两个道童的疑惑越发剧烈了,不过孟挺则是点了点头,在贾可道指定的地方站好。

    见到孟挺到位,贾可道也不再耽误时间,疾念数句,手上轻轻一晃,那夹在指头之间的符箓随即便燃烧起来,片刻之后便化为一团火球就朝着孟挺飞了过去。

    见到火球飞来,一般人恐怕早就吓得逃走了,孟挺虽说脸色有些惨白,双腿有些发抖,但依然坚持在原地不动。

    贾可道见状点了点头,光这份坚毅的心性,孟挺就是一个修道的好苗子。

    再等上一些时间,便可将其收入门下了。

    火球转眼之间便飞到了孟挺身上,啵一声轻响,火球爆开,孟挺顿时被淹没在火焰之中。

    看到这一幕,流青云与张庆明不由得吓了一跳,顺手就提着放在墙角用来浇花的粪水桶就想要上来灭火救人。

    如果不是贾可道一声暴喝制止了他们的话,恐怕孟挺转眼之间就要被粪水淋个浇头盖面了。

    “我好像没事。”

    在经过了最初的惶恐之后,孟挺惊异的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没事,便急忙出声安慰两人。

    这这这,怎么回事?

    流青云与张庆明不由得看着院子里的孟挺有些呆愣了。

    此时的孟挺身上火焰缭绕,好似一个火人,但却偏偏没事,还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两个傻蛋,去厨房提一桶水,速度!”

    贾可道走到呆立原地的两人面前,伸手就在两人头上敲了一下,将两人惊醒之后便吩咐道。

    “哦,哦,马上就去。”

    流青云两人如梦初醒,转身就朝着厨房方向跑去。

    没多会功夫,两人就抬着一桶水,嗨着嗨着的过来了。

    而在两人身后却是跟着赵天亮与奥迪斯。

    赵天亮原本正在厨房里教奥迪斯做饺子,听得流青云两人说了这事,便急忙跟着过来。

    当然,赵天亮与奥迪斯两人急冲冲的赶过来倒不是救人,对于贾可道的手段,两人倒是要比流青云几人清楚得多,过来纯粹就是看热闹的。

    “孟挺过来,浇他!”

    贾可道也不管赵天亮两人,自顾吩咐起来。

    前面是对孟挺所说,后面那个浇他便是对流青云两人了。

    流青云两人此时也不敢自作主张,完全听令,既然观主喊他们浇,他们就浇吧。

    随后两人便用水瓢从水桶里舀起水就劈头盖脸的朝着化为火人的孟挺浇了过去。

    嘶嘶嘶,水浇在孟挺身上,火焰顿时一压,水火之间发出扑哧之声。

    眼看孟挺身上的火焰即将熄灭,流青云两人干劲更足了,将最后几瓢水浇在了孟挺身上。

    但让在场众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最后几瓢水浇过去,孟挺身上快要熄灭的火焰顿时再度高涨,其火势较之之前更是大了几分,甚至于孟挺脚下附近的泥土都快要出现陶化现象了。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暴喝一声:“散!”

    孟挺身上的火焰随着这声便消散一空。

    见到火焰消失,流青云两人便扑了上去,就在孟挺身上摸了起来。

    让他们惊异无比的是,孟挺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烧伤痕迹不说,就连那一身遇火就要损坏的雨衣都没有半点痕迹。

    贾可道对几个道童的心思没有去关注,让他们该读书的去读书,该做事的去做事,自己则转身回去了厢房。

    果然与自己猜想的结果一模一样,原因就出在更换之后的符笔之上。

    由于更换了笔锋毫毛,使得这符笔除了与火有关的符箓之外,其余的符箓就没法绘制了。

    之前那道火焰甲兵符便是明证。

    当然,这符笔被局限了绘制符箓类型之后,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至少那火焰甲兵符的威力提升了一成以上。

    由此可见,利用异界那些魔兽来制作符箓,是大有可为。

    不过,之后问题就出现了,如此一来,贾可道就需要先购置一支符笔用着才行了。

    毕竟贾可道现在能够绘制的符箓里,也就只有火焰甲兵符是与火有关的符箓了。

    如果不添置一支符笔的话,贾可道以后连绘制符箓都没法了。

    随后贾可道又绘制了几道火焰甲兵符方才罢手。

    在将符箓尽数收好之后,贾可道出门将几个道童唤了过来:“你们将厢房打扫整理一下,贫道有事出去一趟。”

    被贾可道使唤着打扫卫生的孟挺等人倒没有什么不情愿。

    在道观里的生活,他们是再满意不过了。

    每日除了起床打扫卫生,做早课吃饭,学习道经之外的空闲时间也能够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上上网什么的,不至于空虚无聊。

    再说了,贾可道依次显现出来的道家手段更是让孟挺等人感觉自己掉入了宝山之中。

    且不说刚才释放在孟挺身上的火焰甲兵符,就说前段时间传授给他们的呼吸吐纳之法。

    这练习了不到一个月的呼吸吐纳之法,就让他们的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现在的大学生除了体育系的学生之外,大多数都缺乏锻炼。

    没法这个时代的诱惑太多了,晚上通宵上网,白天上课瞌睡都是学生常态,如此一来,这些大学生的身体素质差到极点就不是什么怪事了。

    就拿孟挺,流青云三人来说吧,张庆明家处农村还好一点,多少都做过一点农活,看上去身体还算强健,而孟挺,流青云两人就不行了,完全典型的熬夜青年。

    那小身板单薄得风一吹就要飞走的模样。

    就这样的身体,在连续练了快一个月的呼吸吐纳之法之后却大为改观。

    别的不说,光是每天从后山处担水去厨房,每人一副扁担,两个大木桶,装满水至少上百斤。

    这样的重量,若是加入老君观之前的三人去担的话,能不能担起来都是一个问题,就更不要提走几百米回厨房的事情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