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多久,孟挺就找到了雨衣,一边走出厢房,一边将雨衣穿上了身上。

    贾可道让孟挺站定:“你过来,站在这里就好,一会有任何事情都不得乱动,你可明白?”

    贾可道这么一说,两个道童的疑惑越发剧烈了,不过孟挺则是点了点头,在贾可道指定的地方站好。

    见到孟挺到位,贾可道也不再耽误时间,疾念数句,手上轻轻一晃,那夹在指头之间的符箓随即便燃烧起来,片刻之后便化为一团火球就朝着孟挺飞了过去。

    见到火球飞来,一般人恐怕早就吓得逃走了,孟挺虽说脸色有些惨白,双腿有些发抖,但依然坚持在原地不动。

    贾可道见状点了点头,光这份坚毅的心性,孟挺就是一个修道的好苗子。

    再等上一些时间,便可将其收入门下了。

    火球转眼之间便飞到了孟挺身上,啵一声轻响,火球爆开,孟挺顿时被淹没在火焰之中。

    看到这一幕,流青云与张庆明不由得吓了一跳,顺手就提着放在墙角用来浇花的粪水桶就想要上来灭火救人。

    如果不是贾可道一声暴喝制止了他们的话,恐怕孟挺转眼之间就要被粪水淋个浇头盖面了。

    “我好像没事。”

    在经过了最初的惶恐之后,孟挺惊异的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没事,便急忙出声安慰两人。

    这这这,怎么回事?

    流青云与张庆明不由得看着院子里的孟挺有些呆愣了。

    此时的孟挺身上火焰缭绕,好似一个火人,但却偏偏没事,还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两个傻蛋,去厨房提一桶水,速度!”

    贾可道走到呆立原地的两人面前,伸手就在两人头上敲了一下,将两人惊醒之后便吩咐道。

    “哦,哦,马上就去。”

    流青云两人如梦初醒,转身就朝着厨房方向跑去。

    没多会功夫,两人就抬着一桶水,嗨着嗨着的过来了。

    而在两人身后却是跟着赵天亮与奥迪斯。

    赵天亮原本正在厨房里教奥迪斯做饺子,听得流青云两人说了这事,便急忙跟着过来。

    当然,赵天亮与奥迪斯两人急冲冲的赶过来倒不是救人,对于贾可道的手段,两人倒是要比流青云几人清楚得多,过来纯粹就是看热闹的。

    “孟挺过来,浇他!”

    贾可道也不管赵天亮两人,自顾吩咐起来。

    前面是对孟挺所说,后面那个浇他便是对流青云两人了。

    流青云两人此时也不敢自作主张,完全听令,既然观主喊他们浇,他们就浇吧。

    随后两人便用水瓢从水桶里舀起水就劈头盖脸的朝着化为火人的孟挺浇了过去。

    嘶嘶嘶,水浇在孟挺身上,火焰顿时一压,水火之间发出扑哧之声。

    眼看孟挺身上的火焰即将熄灭,流青云两人干劲更足了,将最后几瓢水浇在了孟挺身上。

    但让在场众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最后几瓢水浇过去,孟挺身上快要熄灭的火焰顿时再度高涨,其火势较之之前更是大了几分,甚至于孟挺脚下附近的泥土都快要出现陶化现象了。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暴喝一声:“散!”

    孟挺身上的火焰随着这声便消散一空。

    见到火焰消失,流青云两人便扑了上去,就在孟挺身上摸了起来。

    让他们惊异无比的是,孟挺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烧伤痕迹不说,就连那一身遇火就要损坏的雨衣都没有半点痕迹。

    贾可道对几个道童的心思没有去关注,让他们该读书的去读书,该做事的去做事,自己则转身回去了厢房。

    果然与自己猜想的结果一模一样,原因就出在更换之后的符笔之上。

    由于更换了笔锋毫毛,使得这符笔除了与火有关的符箓之外,其余的符箓就没法绘制了。

    之前那道火焰甲兵符便是明证。

    当然,这符笔被局限了绘制符箓类型之后,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至少那火焰甲兵符的威力提升了一成以上。

    由此可见,利用异界那些魔兽来制作符箓,是大有可为。

    不过,之后问题就出现了,如此一来,贾可道就需要先购置一支符笔用着才行了。

    毕竟贾可道现在能够绘制的符箓里,也就只有火焰甲兵符是与火有关的符箓了。

    如果不添置一支符笔的话,贾可道以后连绘制符箓都没法了。

    随后贾可道又绘制了几道火焰甲兵符方才罢手。

    在将符箓尽数收好之后,贾可道出门将几个道童唤了过来:“你们将厢房打扫整理一下,贫道有事出去一趟。”

    被贾可道使唤着打扫卫生的孟挺等人倒没有什么不情愿。

    在道观里的生活,他们是再满意不过了。

    每日除了起床打扫卫生,做早课吃饭,学习道经之外的空闲时间也能够看看电视,玩玩电脑上上网什么的,不至于空虚无聊。

    再说了,贾可道依次显现出来的道家手段更是让孟挺等人感觉自己掉入了宝山之中。

    且不说刚才释放在孟挺身上的火焰甲兵符,就说前段时间传授给他们的呼吸吐纳之法。

    这练习了不到一个月的呼吸吐纳之法,就让他们的身体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现在的大学生除了体育系的学生之外,大多数都缺乏锻炼。

    没法这个时代的诱惑太多了,晚上通宵上网,白天上课瞌睡都是学生常态,如此一来,这些大学生的身体素质差到极点就不是什么怪事了。

    就拿孟挺,流青云三人来说吧,张庆明家处农村还好一点,多少都做过一点农活,看上去身体还算强健,而孟挺,流青云两人就不行了,完全典型的熬夜青年。

    那小身板单薄得风一吹就要飞走的模样。

    就这样的身体,在连续练了快一个月的呼吸吐纳之法之后却大为改观。

    别的不说,光是每天从后山处担水去厨房,每人一副扁担,两个大木桶,装满水至少上百斤。

    这样的重量,若是加入老君观之前的三人去担的话,能不能担起来都是一个问题,就更不要提走几百米回厨房的事情了。

第八章 灵画师    唐楚阳一头扎进去后阁的书海里之后,专门捡各类唤神历史,传记,传说之类的书籍阅读,并且越是古老的书籍他的兴趣就越大,花费了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唐楚阳除开吃饭和修炼之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看书了。

    将近两个月时间,唐楚阳才把后阁里所有能够了解唤神的书籍给看完,离开后阁的那一刻,唐楚阳禁不住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中激动的简直热血沸腾!

    “果然是一样的!天界,妖界,魔界,西天圣土,全都与我在地球上学到的东西吻合,现在!我终于有信心守护这个满是孤女寡母的小家族了!”

    穿越之后,尽管拥有了亲人让初尝亲情滋味的唐楚阳感觉到了幸福,感觉到了人情味,但了解了唐家的凄惨境遇之后,要说唐楚阳心里没有负担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他的前任实在太过败家,废柴,除了吃喝玩乐,竟然什么都不管不顾。

    不但留给唐楚阳一个一门**并且被敌对家族逼得难以生存的破败家族,而且就连修为也可怜到了连最初级的引气期都不到的地步,加上这幅柔弱到了不可救药的躯体,唐楚阳甚至都可以想象,他不穿越的话,唐家这一门孤女寡母会遭受怎样凄惨的境遇。

    而唐楚阳刚刚穿越,毫无心理准备地就被这偌大的重担给狠狠砸中,这么沉重的负担,他想要卸掉都难,无他,他舍不得这得之不易的家人,舍不得这从未体验过的亲情温暖。

    现在好了,两个月近似**的了解之后,唐楚阳终于确定五行大陆虽然和地球上有太多的不同,但至少上四界和地球上的传说,道家典籍记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简直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唐楚阳要成为画师,社会地位远在普通修士之上的灵画师!

    唐家的第一代家主唐天德就是一名初级灵画师,因此唐楚阳在后阁里翻出了不少关于灵画师的资料,在五行大陆,想要成为普通画师不难,但想要成为灵画师,简直比神游上界契约守护神都要难上无数倍。

    因为灵画师的起点太高了,五行大陆并不是只有修士这么一个职业,其中还有一些比修士更加高贵的职业存在,比如灵画师,比如灵符师,还有灵丹师。

    其他的职业要求唐楚阳不知道,但怎么成为灵画师他却已经在后阁的典籍里找到了相关的信息,最关键的就是多彩元神!

    整个五行大陆所有的修士,初生的元神都是单色的,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元神的颜色就会产生相应的变化,共分九色,每突破一个大境界就能变幻一个颜色,但级别最为强大的九宫境地仙修士,元神也不过是单色的金色而已。

    而成为灵画师的第一个要求就是多彩元神,就是说修士元神必须要有两种以上的颜色,才能够具备成为灵符师的可能!

    也正是因为看了关于灵符师资料记载,唐楚阳才知道,他那个特殊的元神原来就是记载上说的多彩元神!这说明,他唐楚**备了成为灵符师的天赋!

    而图,画,咒,符这四项都是麻衣神相的基本功!

    作为地球上师傅那一系最后一个麻衣神相传人,唐楚阳甚至都不需要在五行大陆拜师,就能自己制作唤神图,甚至于灵符,像什么律令,咒诀,十二天元符,三清符之类的,唐楚阳脑袋装的东西写成书的话都能装满十个后阁!

    唐楚阳现在要做的,就是试试他到底能不能把唤神图制作出来,只要能够制作出唤神图,那唐楚阳就什么也不怕了,将来只要修为能够跟上,能够提供提供足够的元神供奉,天界,魔界,妖界,西天圣土,整个上四界的所有大牛都装在他脑袋里呢,他会怕谁?!

    当然,那得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现在的他,还是个连一元境都没有圆满,最低级的铜甲天兵都没有契约的菜鸟中的菜鸟而已,但,很快就不是了,只要他能够画出唤神图!

    “小弟!你出来了?!今天收获如何?”

    看到唐楚阳出了后阁之后,就站在那里发呆,一直守候在后阁唐楚兰忍耐不住,终于出声打断了唐楚阳的思考,自从唐楚阳进入后阁的第一天起,老太君就亲自下令封了后阁,还特地派了唐楚阳的四个姐姐来守护听用。

    “收获太大了,一时说不清楚……”

    看到二姐,唐楚阳脸上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这个样貌妩媚,性子却大大咧咧的女孩是目前唐楚阳关系最亲密的姐姐了,唐楚阳嫡亲姐弟四个,二十岁的大姐唐楚秋就在去年已经嫁做人妇,夫家是流云城的一个中等家族旁支子弟。

    二姐就是唐楚兰,今年十八岁,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加上她修炼资质不俗,已经有好几个家族都来唐家提亲了,其中甚至还有流云城中等家族的直系传人。

    三姐唐楚月和唐楚阳是龙凤胎,不过比唐楚阳早出来那么几分钟,当了便宜姐姐,之前唐楚阳为这个可是和三姐唐楚月争了好久,一直想要当哥哥,因为家里的姐姐是在太多了。

    唐楚月十二岁那年被一个游历到景云县的宗门护法看重,收做徒弟带到数万里之外的宗门去了,如今唐楚阳已经好几年没见到和他一胎同生三姐了。

    “收获太大?小弟,你又开始胡乱吹牛了,你瞧瞧你,现在连一元境圆满都没到呢,哪里能有什么收获?”

    听到唐楚阳胡扯大气,唐楚兰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正想接着教育一下自己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小弟时,却突然被唐楚阳打断。

    “二姐,咱们景云县有卖灵纸和灵墨的地方么?”

    唐楚阳突然想到景云县不过是个县城而已,这世上能够成为灵画师的修士可不多,记忆里景云县似乎也没有这样的人物,他要制作唤神图,自然要问问更熟悉景云县的二姐,若是景云县没有灵画师必备的笔墨纸砚,那他可就要抓瞎了。

    “当然有了!多宝阁可是流云城多宝阁的分店,从那里什么都能买到的!”

    唐楚兰闻言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突然醒悟小弟问出来的话之后,顿时一脸诧异地看向唐楚阳“小弟,你找灵纸灵墨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制作灵符?别告诉我你要炼制唤神图,打死我的不信!!”

    “嘿嘿……”

    看二姐那一脸‘你在说笑’的表情,唐楚阳也不打算和她拌嘴,一个从前对修炼毫无兴趣的败家子,突然就能炼制唤神图,这事儿别说二姐不信,换做唐楚阳自己恐怕都不会相信,所以现在最好就是什么都不说。

    等真正将唤神图炼制出来之后,到时候他再好好欣赏一下二姐的变脸魔术就是了。

    回到前院去见过了奶奶之后,唐楚阳原本是打算厚着脸皮要些钱的,不过最终还是因为放不下心里那点儿自尊,聊了一会儿和奶奶问安之后便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回到住处,唐楚阳翻江倒柜,将前任留下来的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全部打包,打算明天去景云县逛逛将这些东西卖掉换钱,看能不能买到最便宜的灵纸,灵墨,反正唐楚阳只是试验和练习而已,用太好的东西反而浪费。

    而且,即便没钱,唐楚阳也找到换钱的法子了。

    这两个月时间,唐楚阳白天在后阁阅读典籍,晚上盘膝打坐修炼,以他那**的元神吸收能力,两个月下来唐楚阳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达到养元神游境界了。

    只是这种修炼速度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以他的记忆,别说景云县,就连更大的流云城都未曾听说过,有人能够从无到有地在三个月内修炼到一元境后期,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把这事儿告诉任何人。

    修为达到一元境的养神期之后,唐楚阳终于知道元神信仰是什么了,所谓元神信仰,其实就是修士在凝炼元神时衍生出来的元神精华,能量等级比修士自身的元气还要高出许多倍,不但可以用来修复元神,还可以用来凝炼本命神印,真真正正的好东西。

    元神精华只能储存在识海当中,而且极难炼化,一旦识海元神精华储存满了之后,就会自动向外溢出,逸散在天地之间重新化作天地元气,而修士修炼,除开凝炼本命神印和元神之外,其实就是个不断开辟识海的过程。

    识海越大,能够储存的元神精华就越多,这些可都是守护神最需要的元神信仰,元神精华多了自然就能契约更多更强大的守护神了。

    而且元神精华的作用可不止这么点,灵画师炼制唤神图,就需要元神精华,灵符师炼制灵符也需要元神精华。

    灵符师制作出来的唤神图之所以能够无损耗召唤守护神,就是因为灵符师在炼制唤神图的时候,已经将足够的元神精华储存到了唤神图当中,只需一段咒语就能启动唤神图,被惊动的守护神取走唤神图上的元神供奉之后,自然会降下元神完成交易。

    灵符师炼制灵符使用的同样是元神精华,两者之间的区别便在于,灵画师是直接唤神,而灵符师是召唤守护神的能力和法术而已,因此,唤神图要比灵符珍贵的多。

    PS:新书期,推荐,点击,收藏都很重要,大家懂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