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可如果其心性邪恶的话,那麻烦就大了。

    轻则逃走为祸人间,重则祸乱道观,毕竟符笔这玩意乃是道士随身之物,一个不小心小命都可能挂在这符笔精怪之上。

    北宋年间,大名鼎鼎的紫阳观就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其一支符笔化为精怪,而其笔主正阳真人此时巡游东海,没在道观之中。

    那符笔精怪随即便窃取了正阳真人所绘制的金光神剑符,将道观之中的弟子杀了个干净,饱食血食的符笔精怪之后又遁入世俗之中,连连掀起腥风血雨。

    正阳真人得知此事之后,连夜返回,最终用纯阳神雷符将符笔精怪击杀当场。

    不过正阳真人也因为大意被符笔精怪用金光神剑府击伤,在二十年后命归地府,紫阳观之后一代不如一代,逐渐消散在历史长河之中。

    这件事情之后,天下道门所用之符笔尽数铭刻雷光镇灵符,一旦符笔诞生灵智,那么这雷光镇灵符便会将其灵智击散。

    久而久之,这雷光镇灵符的名字也就变成了镇笔符。

    贾可道自然也不会冒着风险去搞什么符笔精怪养成,用纸包着残缺的狼毫毛尖轻轻一拽,狼毫毛尖被尽数拽掉。

    随后贾可道将从异界带回来的那张流苏火兔皮找出,用小刀从其上取了一缕兔毛。

    要说这兔毛原本是不能拿来做符笔的,太软,可这流苏火兔毛的坚韧度与狼毫相差无几,甚至于还要坚韧一点,因而用来代替符笔之上的狼毫丝毫没有任何问题。

    将兔毛装在笔杆上,加固收紧之后,又将兔豪修整一下,这支符笔便重新焕发了新春。

    拿着符笔在砚台里蘸了蘸,贾可道随手在黄裱纸上来回画了几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换上兔毫之后,这符笔却是要比之前更好用了,横竖撇捺勾挑折五一不顺。

    并且在划动之时,其笔下出现的线条隐隐散发出一丝丝微光,虽说片刻之后便消散,但也让贾可道略有所悟。

    有了好笔,贾可道兴致勃勃的开始绘制下一道符箓。

    这次绘制的符箓便是五雷符了。

    五雷符,贾可道之前也没练习过,因而下笔显得极为谨慎,笔锋移动缓慢。

    足足五分钟过去,贾可道尚未绘制到一半。

    十分钟之后,整道符箓趋于完成,贾可道轻轻吸了一口气,正待落下最后一笔,突然之间就看见即将完成的符箓上浮现出一丝蓝色的雷光。

    从小就练习绘制符箓的贾可道如何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脑海里不假思索,双腿猛力一蹬就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就在贾可道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只听得轰然一声霹雳雷声炸开,眼前蓝光一片横扫出去。

    待到贾可道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厢房内已是一片狼藉。

    整个房间,桌子以上的位置尽数变得焦黑,就连那梁柱上还带着少许火苗,至于纸张,棉被之类的东西已经尽数变成了灰烬。

    不用多说,这一幕便是之前绘制的五雷符反噬所造成的。

    问题是找到了,不过心的问题又出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贾可道虽说从未绘制过五雷符,也知道五雷符的绘制难度,但其反噬会如此之强倒是出乎了贾可道的预料。

    寻常情况下,像五雷符这样的符箓其反噬之力最多也就是其完成后效果的三成罢了。

    不过看厢房内的情况,这反噬之力不会低于七成。

    贾可道有些不太信邪,随即从床下再取出一叠黄裱纸,将桌子上的灰烬尽数扫走,铺上黄裱纸又继续绘制了起来。

    有了第一次经验,第二次绘制的速度就要快上一些了。

    没多久,第二道五雷符便进入尾声。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快要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那熟悉的雷光再度浮现在符箓之中,逼得贾可道不得不立马倒下。

    只见一片蓝光横扫出去,随即又是一股焦臭味传入鼻中。

    又失败了!

    贾可道从地上爬起,看着屋中狼藉的一幕,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会又失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错?

    贾可道可以确定,自己在绘制符箓的过程中没有画错一笔,就连念诵的咒语也没有错上一个字,但偏偏就失败了两次!

    难道是材料的问题?

    贾可道仔细检查了一遍黄裱纸以及砚台,一切无误,要说与之前有什么区别就是砚台里多了几根掉落的笔锋毫毛罢了。

    笔锋毫毛?

    贾可道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东西,随即又铺开了一张黄裱纸,绘制起来。

    不过这一次贾可道绘制的符箓就不是屡次失败的五雷符了,而是他最熟悉的清水符。

    作为贾可道使用最多,绘制最多的符箓,清水符的每一笔每一画都深深的刻在贾可道的脑海里,即便是将顺序颠倒过来,也不会出现错误。

    但二十秒之后,贾可道抹着一脸的水花,脸上路出几分喜色。

    他知道,自己找到了失败的原因。

    清水符也失败了,在落下最后一笔之前爆为了一团水花。

    失败的原因或许就是手上的这支符笔,准确来说,就是贾可道将符笔上的毫毛换掉所引发的后果。

    换上的毫毛乃是流苏火兔的毛,这使得符笔在绘制五雷符,清水符的时候直接失败。

    贾可道找到原因又开始绘制起来。

    前后花费了七八分钟,符箓画好了。

    贾可道来到屋外,将正在小院中背诵道经的孟挺叫了过来,让其去找一件雨衣穿上。

    孟挺应了一声,倒也不多话随即回屋去翻找了。

    几个道童都在院中,见贾可道吩咐孟挺办事,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此时烈日高悬,又没有下雨,为什么观主会让孟挺去找雨衣穿上?

    再说了,就算是下雨怕什么,这里到处都是走廊,下雨根本就影响不到的。

    当然,流青云与张庆明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愣头愣脑的去找贾可道询问。

    这完全就是找批的事情,在后面看看热闹就行了。

第七章后阁    靠在一米多高直径两米的大木桶里,唐楚阳一边往身上搓洗身上的乌黑杂质,一边想着修炼上的事情。

    想要契约守护神,就必须达到一元境第三个境界,养元神游的养神期!

    养神期,就是就是一个将元神之力转化成元神信仰的过程,修士一旦积攒到了足够让天兵满意的元神供奉之后,便可以元神出窍神游上界,当有天兵对修士供奉的元神信仰心动时,便会向修士显现真身。

    这时修士就需要记下天兵样貌,等元神回到身体之后便在相应的属性神印上构画,凝聚天兵图像,形象越逼真,契约的成功率就越高,将来召唤守护神的时候能够接到的守护神元神也就越多,守护神的实力自然就越强。

    昨晚和二姐唐楚兰一番畅聊,唐楚阳得到了一个让他非常激动的信息,据二姐唐楚兰所言,这五行大陆上并不是所有修士都要依靠神游上界才能契约守护神的,在一些传承比较久远的古老家族,和大宗门中,都有一种叫做‘神像’的奇物。

    这些神像都是五行大陆天位以上的修士以元神之力印刻而成,基本上都是他们自己契约的守护神,所以雕刻得非常逼真,形象几近守护神真身,而他们的后辈弟子,就是依靠这些‘神像’不用神游上界冒险,就能直接契约自己的守护神!

    当然,前提是他们能够供奉出足够的元神信仰,守护神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会无偿把元神借给凡人,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缕元神。

    神像这种近似传承一样的奇物,自然不是唐家这样的小家族能够拥有的,不过唐楚阳的记忆却告诉他,唐家虽然没有神像,却有天帝系的‘行军图’!

    行军图是唐家的镇族之宝,其上有数百天兵,三名天将,惟妙惟肖,极为逼真,乃是唐家的第一代家主亲自收集各种材料,画制出来的天帝系‘百兵图’,唐家所有嫡系传人,但凡是不想冒险神游上界的,基本上都是凭借‘行军图’来构画凝聚守护神的。

    五行大陆上的画师地位极为尊崇,他们可不像地球上的那些画家一样,只是画下二维三维的图画而已,五行大陆的画师都被尊称为‘灵画师’,本身就是修士,非但能够自己召唤召唤守护神。

    还能够将守护神构画在特殊材质的灵纸,妖兽皮上,炼制成‘唤神图’凭此无需消耗,就能凭借咒诀直接召唤守护神出来战斗!

    唐楚阳现在最迫切地想要确定的事情,就是亲眼看看唐家的行军图,顺便了解一下关于天帝系的所有资料,看看五行大陆的天界是不是和他熟悉的地球上的‘天庭’一模一样!

    如果能够确定这个信息的话,以唐楚阳在地球上学习了十几年的各类道家典籍,别说是天兵天将图了,他连鸿钧讲道图都画得出来!

    想到这里,唐楚阳心里越发的迫切起来了,奶奶的,天兵天兵算个渣渣啊,我把杨戬,哪吒,孙猴子的形象构画出来,吓也吓死他们了!

    “不过,不知道他们在五行大陆都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我连一元境都没圆满呢,要是不能提供足够的元神信仰的话,不得像二姐说的那样直接被他们给抽成人干?!”

    洗完澡之后,唐楚阳换上放在一边的衣服,五行大陆的服饰非常特别,有种华夏历史上唐装和明朝服饰综合起来的感觉,色彩分明,鲜艳清爽,男子的衣衫除开正装之外,还有一层纱衣类的外装,穿上之后给人一种气质清新,明丽逼人之感。

    唐楚阳这套衣装是以月白色面料为底,淡蓝色宽幅条纹为衬,其上辅以金色秀纹的白蓝相间的连体长衫,腰间锁上一条三指宽镶金戴玉,纹有金边的华丽紫色腰带,最后外面再套上一件半透明的浅紫色轻纱外装,活脱脱的一位浊世佳公子就这么被装扮出来了!

    “小弟,你洗好没?我进来了啊!”

    这时候门外传来二姐唐楚兰的娇脆的声音,虽然是询问,但她人却毫不客气地一脚将门踹开,冒冒失失地就闯了进来,一边转身看向唐楚阳,一边笑嘻嘻地道:

    “小弟,告诉你个大新闻,奶奶她……,呃,小弟,你,你今天,怎么这么美?……”

    “美?那是用来形容男人的么?”

    唐楚阳一脑门的黑线,看着呆呆地望过来的二姐,唐楚阳对他清秀外表的怨气总算是减轻了不少,咱这稍稍一打扮,连一向大大咧咧,对所有男人都不假辞色的二姐都给震住了,就形象而言,还是蛮让唐楚阳得意的。

    “哦,哦?我的意思是俊美了……”

    唐楚兰被小弟一句话给惊醒,急中生智地补了一句,妩媚的俏脸有些微红,以往一直拿小弟当小屁孩儿一样看待,今日见他这般身着正装之后才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往日里流着鼻涕的淘气小弟,如今已经成为一名俊美无比的公子哥了。

    “诶?不对啊!我说小弟,你今天打扮的这么风骚,是要干嘛去啊?和相好的约会?宇文柔不是去流云城了吗?没听说她回来啊?!”

    “二姐!你这扯得都是哪跟哪啊?谁告诉我打扮了?这不就是随便穿件衣服么?风骚?还和相好的约会?我有相好的么?呃,好像是有……”

    唐楚阳话才说到一半儿,声音便越来越小,脑中的记忆告诉他,唐楚阳确实是有个相好的,其实也不能算是相好的,将脑海里的所有记忆探索了一遍之后,唐楚阳发现,那只是他单方面的暗恋而已,而那个人,就是二姐口中的宇文柔。

    宇文柔并不是家族出身,他是景云县县令宇文涛之女,其人娇小玲珑,貌美无双,乃是景云县‘三花’之首,另外两朵花一朵在唐家的死敌林家,最后一朵花就是唐楚阳的二姐‘唐楚兰’。

    唐楚阳虽然长得瘦弱清秀,但在情感方面却是成熟的及早,竟然在十三岁的时候就开始暗恋宇文柔了,放到地球上,那就是典型的早恋少年。

    那是二姑姑唐云婷第一次带唐楚阳去县府为县令宇文涛祝寿,宇文涛让刚满十六岁已经完成成年礼的宇文婷上台献舞时,唐楚阳当即惊为天人,自此开始了自己的暗恋生涯,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时间了。

    二姐唐楚兰虽然爱捉弄唐楚阳,但唐楚阳和她关系最好,因此暗恋宇文柔的事情唐楚兰是知道的,以往唐楚兰还经常拿宇文柔来要挟唐楚阳乖乖听话,为这事儿两姐弟没少吵闹。

    看小弟说得一脸认真,确实没有外出的意思,唐楚兰知道自己误会唐楚阳了,当下可爱地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道:

    “对了小弟,昨晚我给你讲解了那么多关于修炼上的事情,可有什么收获吗?”

    “有!我已经突破引气期了……”

    唐楚阳这话说得信誓旦旦,一脸的认真严肃,他说的可是大实话。

    谁知唐楚兰听了这话之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嘻嘻哈哈极为夸张地笑了几大声之后,这才没好气地道:“小弟,你吹牛也找个靠谱点儿的话题好不?半天时间从毫无基础突破到‘凝气期’?你当我是三岁孩童么?”

    “说实话你不相信,那我只能说假话了,其实,我昨晚一点儿收获都没有……”

    “哈!这就对了,你虽然资质不俗,但从小到大就没有认真修炼过,能有收获才是怪事!”

    见唐楚兰那一脸‘我就知道’的恍然模样,唐楚阳只能无奈叹气,果然,半天突破一个小境界这种逆天事件,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

    看唐楚阳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唐楚兰还以为自己小弟被自己给打击得太狠了,当下美眸眨眨,笑嘻嘻道:

    “别灰心了,走!二姐今天带你到后阁去,那里有许多关于‘唤神’的书籍,既然你打算开始修炼了,也该熟悉一下各类唤神法诀了,嗯,还要选择一门喜欢的功法修炼!”

    听到二姐口中的‘后阁’二字,唐楚阳顿时激动了起来,那正是他想要去的地方。

    ‘后阁’乃是唐家的家族禁地,地位类似于唐楚阳印象里少林寺的藏经阁,唐家所有修炼功法,唤神的法诀和操控守护神技巧的秘籍心得等等,全部收藏在后阁当中。

    ‘后阁’这个名字里虽然带着个‘阁’字,但建筑物却并不在地面上,而是深处地下,只是入口处是一座宝塔式的木质阁楼,又处于整个唐家大院的后方,所以才取名‘后阁’而已,当然,这其中也有误导别有居心之人的意思在里面。

    唐家二十年前还是景云县的第一家族,如今虽然所有嫡系男人陆续死亡或失踪,但家族底蕴毕竟在那里摆着呢,即便如今没落,后阁里的收藏也是整个景云县数一数二的存在,所以唐楚阳才一进入地下密室,就被满眼的书架,和书架上密密麻麻的各类书籍给晃花了眼。

    “好多书……”

    “当然!这可是唐家几百年的积累,咱们唐家的后阁,在整个景云县那都是数得着的!”

    唐楚阳懒得理一脸自豪的二姐,转头就直接扑到了无边书海当中,他心中有太多的不确定,都需要这些书籍来为他解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