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云婷等人在向老太太回报唐楚阳那里所闻所见的时候,唐楚阳自己也躺在床上感慨万千,相比于越来越相信科学的现代社会,这个到处充斥这神话故事的世界反而更适合他这个麻衣派传人生存。

    尽管唐楚阳到目前为止也只是通过接收的记忆,和二姐唐楚兰的只言片语中对身处的世界有了点模糊的了解,这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期待。

    天兵天将,须陀菩萨,毕方九婴,祝融共工,这些名字几乎都是他耳熟能详的存在,在地球上,这一类的存在也仅限于各种传说记载和图像而已。

    但在唐楚阳穿越的这个世界里,这一切毫无疑问是真实存在的,尽管,他还没来得及验证,但通过记忆,通过唐楚兰的讲解,唐楚阳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梦幻离奇,多么的波澜壮阔了。

    在地球上,唐楚阳无依无靠,孤家寡人一个,终生只能依靠给人测算八字,偶尔起名来赚取微薄的收入过活,而在这个世界他却是一个家族嫡系传人!

    尽管这个家族里只剩下孤女寡母,和几十个忠心的仆人,但比起前世的唐楚阳简直幸福太多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唐楚阳几乎是以最快最短的时间,使用并且认可了现在的身份。

    当然,有收获就得有付出,唐楚阳在接受现在这个身体和身份的同时,也得将所有和这个身体和身份有关联的人全部接收,比如,那满门的**和孤女,又比如将其实已经将前任打死的那个林青云,亲人和仇人他都得完完全全地承担和接受,因为现在的唐楚阳就是他,他就是现在的唐楚阳!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唐楚阳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来之不易的家人自然要好好珍惜,而曾经得罪,压迫,算计唐楚阳和唐家的人,自然是都要全部加倍,乃至十倍的还回去的,比如张家,比如林家!

    “不论是想要守护来之不易的亲情,还是报复仇敌,都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支撑!那么,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让自己先拥有自保的实力,若是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就什么都不要想了……”

    理清了思路之后,唐楚阳也知道了今后该去做什么,接下来第一步就是,了解一下必须要做的事情该怎么去做,比如,修炼!

    尽管之前的唐楚阳不愿意去修炼,但他的理论知识还是非常丰富的,这要得益于他超强的记忆力,这也算是唐楚阳天资出众的一部分吧。

    而这一点,被现在的唐楚阳很好的接收了过来,他只是在脑海里随意地翻找了一下关于修炼的知识,便对修士的第一个境界‘一元境’有了足够的了解。

    一元境的第一个小境界引气期,其实就是一个引导天地元气入体,不断淬炼强化修士自身躯体的过程,按照这个世界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引气强体’。

    这个所谓的强体可不仅仅是强化肉身的抗打击能力,速度和反应那么简单,同时还要强化肉身和天地元气的契合度,以此来达到更快,更多吸收天地元气的目的,为第二个小境界乃至于以后的大境界突破做准备。

    在这个名叫‘五行大陆’的世界里,就修士界而言,他们和地球最大的区别就是,五行大陆修士界是没有‘丹田’这么一说的。

    整个五行大陆上的所有修士都是以修炼元神为主,修炼肉身为辅,修炼元神是为了沟通上界天兵天将,须陀金刚签订守护契约,修炼肉身是为了‘唤神’成功之后更好的控制和配合守护神进行战斗。

    哪怕是上界最普通的铜甲天兵,他们的元神也要比凡人强上百万倍,因此,元神最强大的修士最多也只能同时召唤九名守护神,而天兵却至少可以和数万,乃至于数十上百万的修士签订契约,他们借给修士的也只是一缕元神而已,但修士付出的却几乎是全部的信仰!

    其实在听了唐楚兰对于修炼方面的讲解之后,理论知识极为丰富的唐楚阳就已经明白,在这个世界,修士和天兵的关系其实就是一种对等的交易,或者交换而已。

    上四界的守护神们需要凡间修士供奉的元神信仰来加速修炼和成长,而修士则需要仰仗而天兵,妖兵降下的一缕元神守护自身,当然,最主要是用来战斗!

    银甲天兵虽然只是仙界最垫底的存在,但放到凡间界,哪怕只是他们万分之一的元神,也是要远远强于凡间修士的。

    天兵需要依靠修士的信仰和供奉来继续修炼,而修士则依靠天兵的一缕元神来下凡增强自己的实力,并以此来猎杀妖兽赚取晶玉购买灵药和灵符来继续修炼,继续增强自身实力,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相互依存的关系。

    而等到修士的元神越来越强大,能够提供的信仰和供奉越来越多,而第一个守护神铜甲天兵又无法给予相应的报酬时,契约天兵就会认可修士的实力,允许他契约更加高阶的银甲仙兵!

    比如唐楚兰,她突破到三才境的时候,能够给予契约的铜甲天兵和银甲仙兵的信仰供奉已经超出契约他们能够回报的极限,所以唐楚兰如今已经获得了前两个守护神的允许,可以契约更加高阶的金甲神兵!

    一元境可契约最低级的铜甲天兵,两仪境可契约二阶的银甲仙兵,三才境可契约三阶金甲神兵,越往上实力便越强。

    唐楚兰的修为即便是放到整个景云县,在年轻一辈儿里也已经算比较拔尖了,虽如此,但却无法帮唐楚阳了解更多的关于‘唤神’的知识了,不过唐楚阳如今连引气期都没到,有这些知识暂时也够用了。

    想到了修为,唐楚阳反正也睡不着,干脆直接盘膝坐于床榻上,摆出无心朝天的修炼姿势,按照记忆力法诀的引导开始意守灵台,试着感应无所不在的天地元气。

    原本唐楚阳以为修炼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唐楚兰曾经说过她足足花费了三年时间,才从一元境突破到两仪境,唐楚阳心想,虽然二姐有说过他的修炼资质要更好一些,但怎么也得一两年才能修炼完一元境这个最初的境界吧?

    那怕按照最夸张的一年突破一元境来计算,一元境统共有三个小境界,而在唐楚阳看来,不论什么事物,通常入门的第一步都是非常消耗时间的,他估摸着,这第一个小境界的引气期怎么也得花费半年时间才会有点儿成就吧?

    而事实上却不是这样,当唐楚阳意守灵台将全副心神全部转移到眉心的时候,他只是感觉眼前一黑,再次能够视物的时候,诡异地发现他竟然到了一个极为广阔的寂静空间之中,这偌大的空间当中除唐楚阳自己之外,在他身周,还有金,绿,蓝,红,褐,五个颜色暗淡,拳头大小的虚幻光团。

    脑中的理论知识让唐楚阳瞬间明白,他这是以元神状态进入到自己的识海当中了,而五个颜色各异的虚幻光团,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五行守护印,又叫做‘五界印’,每一个属性的守护神印都对应着上界的一个位面和体系。

    金属性印记对应天界,属于天帝系,若是修士神游上界时沟通到的是天兵,只要成功签订契约,金属性的神印便会自动激活,变得明亮鲜艳起来。

    木属性神印对应的是妖界,属于妖圣系,火属性对应的是魔界,属于魔神系,土属性对应的是小西天,属于西天圣土系,又称西天系。

    而水属性则是修士自身命理,天道有言,水无常形,命无常势,人之命运就如同万千水流一样,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去向何方,又会保持怎样一种形态,人类修士除开修炼元神之外,便是修炼水属性神印,因为水属性神印即是修士自身,神印越强,自身躯体便越强横!

    修士吸收和炼化天地元气的速度是和修士的元神强度有直接关系的,元神越强,吸收和炼化天地元气的速度就越快,反之便是另一个极端。

    在唐楚阳看来,元神,其实就是修士的灵魂,而所谓修炼,就是修士控制自身元神感应天地元气,并将元气导入识海不断地强化水属性神印和自身元神的过程,所以唐楚阳发现自己已是元神状态之后,便开始释放感知,感应外界的天地元气。

    感知就像一圈圈隐性不可见的环形雷达一样,瞬息间就穿过了识海自唐楚阳眉心散发到四面八方,紧接着唐楚阳便感觉到自己‘看’到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树木花草是绿色的,挂在墙壁上的长剑是金色的,大地是褐色的,燃烧的灯烛是红色的。

    而无处不在的空气当中,更是弥漫着星星点点的各色光点,它们飘飘荡荡,四处游离,如同一片片彩色的萤火虫,而最多的,却是一种灰白色的光点,几乎是其他光点的数十倍。

    “这种彩色的光点应该就是五行元气了,而数量最多的灰白色光点,应该就是最适合初级修士吸收的无属性元气!”

    感应到了天地元气之后,接下来就该是将元气导入识海当中进行炼化了,唐楚阳记得二姐曾经说过,以她如今三才境的元神强度,已经可以一口气引导两千多个光点进行炼化,而最初级的引气期,即便是资质最好的,能够一口气引导十个光点就算是顶尖天才了。

    而一个光点,就是一个单位的天地元气。

    一般最初开始修炼的修士,为保险起见,大多一次只向识海导入一个单位的元气而已,那些光点看着虽然很小,但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却不少,一个单位的元气所蕴含的能量即便是精炼之后,也足以施展一个低阶法术了。

    PS:新书期,大家都知道推荐票和收藏,点击对一本新书有多重要,这些都是诸位力所能及的,而且是不用任何花费就能给予作者的支持,嗯,好吧,或许需要花费几十秒钟的时间?不过小猪很需要这些支持啊……

第54章、扩观    不过尚未等贾可道走出厢房,被打发去厨房通知赵天亮做饭的奥迪斯就回来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古建筑修缮公司的专家到了。

    实际上,那些古建筑修缮公司派出的考察组三天前就到了,都开展工作三天了,住也是住在观中。

    其负责人听说观主回来了,自然要先拜会一下这个大金主。

    贾可道不得不按下吃饭的心思与对方会了一面,听取了对方对于修缮道观的建议和想法。

    要说这古建筑修缮公司派出来的人还是很靠谱的,提出的方案很不错。

    但在贾可道看来,还是太小家子气了一点。

    光是将大殿偏殿等等修缮一遍如何能够显出老君观的气派,虽说这样替自己省了钱,可老君观以后邀请道友观礼的时候,会丢脸的。

    “按照老君观扩建三倍做个方案吧,对了,到县城的路基勘察好没有?”

    贾可道笑了笑说道。

    “路基勘察很快的,老君观的扩建方案,我们很快就能够做好。”

    对方一听就明白了,感情这位道长是这样想的,这没问题啊,难道公司还嫌赚的钱多?

    专家就是专家。

    在贾可道提出意见之后,不到三天时间,负责人就带着眼睛里的红丝,找到了贾可道,送上了一份方案。

    贾可道看了看方案,里面很详细,甚至于做出了扩建之后的老君观虚拟图,让贾可道看得眉开眼笑,如果按照这份方案,将老君观扩建出来的话,其气势恐怕不亚于国内几座名山大观了。

    不过,在方案最后的报价,让贾可道看得眼角一阵抽动。

    一亿七千万!

    贾可道感觉有点头晕,光是这扩建就要这么多钱,还没提修路的事情。

    贾可道虽然现在有两千七百多万,但这点钱连零头都不够,寄在拍卖行的人参现在还没开始拍卖呢,就算是拍卖了,也要先将拍卖行预支的两千多万给抵消了,剩下的钱,贾可道才可能拿到手,恐怕这需要等上不少时间才行。

    最关键的一点是,那些人参就算是全部拍卖出去,贾可道最还能够拿到一千多万,顶天了也就两千万。

    也就是说,如果贾可道想要将老君观修好的话,还至少还要一亿两千万,另外修路那里恐怕也要三四千万才能够搞定。

    总之,这个时候,贾可道发现,理想是美好的,而现实是残酷的。

    看着贾可道突然之间不说话呆愣了,那个负责人也有点纳闷,难道自己做的方案不好?于是便强笑着问道:“方案有什么问题么?您说,我拿回去让他们再改改?”

    一听这话,贾可道随即便顺路下坡,讪笑道:“这个方案,贫道还是比较满意的,就是费用高了点,一下修完,老君观财力有些吃紧,能不能先修山下的牌坊?这个多少钱?”

    贾可道这么一说,负责人又明白了,感情这位道长是打肿了脸充胖子,当然,这位爷据说是老总朋友的朋友,负责人也不可能嘲笑去得罪对方,随即便将修建山下牌坊的价格单独说了说。

    三百多万,这个倒是不贵。

    当然要说修个牌坊就要三百多万,实际上有点贵了,但要考虑到这里是山区,即便是路修好了,运输进来的费用也不会太低的。

    再说了,这道观的牌坊能与那些土老鳖的牌坊相提并论么?档次完全不一样啊。

    “行,先修路和牌坊吧!”

    贾可道一听牌坊价格如此低廉,心头大定,随即便一锤定音,决定了此事。

    又过了几日,出去勘察山路的几位专家带着方案回来了。

    他们的修路方案再度让贾可道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有两种修路的方案。

    其一便是依靠原有的山路进行修建,这样比较方便,问题就是这样修建下来,路程与以往一样,就是面积宽了一些,路面平整一些,费用比较便宜,从夹山村到县城这三十多公里修建下来,至少需要两千多万的费用,但其中还不包括了征地之类的费用。

    虽说是老君观出钱修路,但征地之类的费用却是没法免掉的,尤其是沿途过去的二十多个村子,据说当专家们去勘察的时候,那些村民都兴奋了。

    谁都知道修路要征地,发财的时机到了。

    就专家们勘察完道路情况回来的这会功夫,山路两旁就零零星星的修起了一些茅草屋,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待到开始修路的时候,恐怕山路两旁指不定就没地方插足了。

    至于山路两旁再过去开辟一些田地出来都是等闲了,那点青苗费肯定没有茅草屋赔得多。

    贾可道听闻之后还不太相信,结果沿着山路一看,差点就不顾高人形象在那里骂娘了。

    这可怪不得贾可道沉不住气。

    要说这路修好了,老君观能受多少好处?最多也就是以后香客,道友来老君观方便一些,一些东西购买之后运进来方便一些,但更大的好处却是沿途的山民享受了。

    真要是按照这个方案修路,恐怕光是征地赔偿这一块就要让贾可道吐血了。

    那几个专家心里都估算好了,征地恐怕就要八千万以上。

    没法,地是不值几个钱,但想要将地上面的那些茅草屋给拆掉,这就费钱了。

    最关键是这些茅草屋一修,即便是给钱,想要拆掉就比较困难了。

    里面指不定出几个想要赚大钱的,一口给你来个天价,你若是心痛钱,那么路就不要修了,要是给钱,你就会感觉心头不爽,肉痛无比。

    以贾可道那种性格而言,恐怕会道心不稳的,从来都是自己捞好处,有一天好处被别人捞了,这心里的难受就别提了。

    为了让道心稳定,避免心头不爽,这第一个方案看来是万万不能了。

    而第二个方案就简单了,夹山村到县城之间取直线,修出的道路笔直美观大方,就是需要炸山挖洞开路,从夹山村到县城中间隔着三座山。

    这个方案花钱就要比第一个方案少多了,如果将征地这些费用包括进来的话,能够节约七成的费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