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兰一直在唐楚阳的厢房里呆到深夜才离开,倒不是唐楚兰罔顾重伤的唐楚阳修养时间,而是唐楚阳的好奇心实在太严重了,关于修炼,关于唤神的事情这小子几乎事无巨细地问了通通透透。

    唐楚兰花费数年才掌握的修炼知识,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便被唐楚阳给掏了个干干净净,最后唐楚兰几乎是被这个性情大变的亲弟弟给问得落荒而逃的。

    等到唐楚兰小心翼翼地离开的唐楚阳的厢房之后,厢房外不大的小院里几颗歪脖子树后面,陆续走出了几个风韵犹存的少妇,他们面面相觑地对看了一眼之后,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唐楚阳的住处,前往后面老太君的住处而去。

    唐楚阳和唐楚兰兄妹二人在房间里所言的一切,都被这些少妇们一字不落地全部记下了,她们此次偷偷跟着唐楚兰过来,原本只是担心这个大大咧咧的丫头不小心伤到了正处于重伤状态的唐楚阳。

    毕竟唐楚阳如今已是唐家唯一的嫡传男丁,真正绝无仅有的独苗苗,若是唐楚阳再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唐家便会彻底绝后,她们这帮女人即便活着,对于唐家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是今晚的所闻所见,大大出了这些姑姑婶婶的意料,往日里没心没肺,斗鸡遛狗的纨绔子弟,竟然因为一次重伤而大彻大悟,开始关心起修炼上的事情了,这让看着唐楚阳长大,对他性情极为了解的姑姑婶婶们彻底凌乱了,心底生出一种刚才是在做梦的不真实感。

    浪子回头了!难道是连老天也可怜他们这帮孤女寡母,借着这一次和林家的冲突让唐家唯一的独苗顿悟了?不行,得赶紧把这事儿回报给老太君去!

    几位风韵犹存的少妇走厢穿院,不一刻便到了老太君所在的养颐阁,老太太这个时候也在等着女儿和儿媳妇来汇报孙子的情况,并未休息,见到几个女儿和儿媳妇,不待她们喘口气便开口问了起来。

    “乖孙可好?楚兰那个疯丫头没有胡乱折腾吧?”

    “楚兰倒是安分的紧,不过是悄悄过去给楚阳送人参果而已,倒是楚阳,反而让我们大吃一惊……”

    说话的是唐家目前修为最高,已经达到四相境后期,并且拥有了守护天将的唐云婷,唐云婷是老太太六个女儿之一,排行第二,如今已经四十余岁,不过因为她修炼有成,元气养体,从外表上来看,也就是个三十出头,风韵犹存的美艳少妇而已。

    “嗯?难道我那乖孙出事了?快于我细细道来,对了,你们可曾救治了他?到底怎么回事?”

    一听是最在意的怪孙子出了问题,老太太再也保持不住一家之主的威严,近乎有些急切地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几位少妇见状,急忙团团围了上来将老太太按回座位上,唐云婷有些无奈地劝道:

    “娘,您就是太惯着楚阳了,你看看,我们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您就急成这样了,若不是那小家伙已经幡然醒悟,怕是早晚得被您给惯得彻底失了本心……”

    “傻话!咱们偌大的唐家,就剩我乖孙这么一根独苗,他若是再有个什么意外,你让我百年之后如何面对你爹和你爷爷奶奶?又如何面对唐家的列祖列宗?你这妮子,莫要以为为娘疼你,你便可胡言乱语了,还不快快与我说说楚阳的情况?!”

    老太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一边没好气地抬手点着二女儿光洁的额头,一边语气慷慨地道出她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和负担,说到后来,围在四周的儿媳妇和女儿们皆都无奈地对望一眼,齐齐将脑袋耷拉了下去,老太太又开始说教了。

    “娘,楚阳要开始修炼了!”

    年龄最小的六女儿唐云雅实在无法忍受已经听了不知道几千遍的说教,硬着头皮插话说了一句,便急忙躲到了身旁的二姐背后。

    她是老太太年龄最小的女儿,如今才不过二十八岁,性情和唐楚兰差不多,也是个没定性的跳脱女子,每次老太太说教的时候大多都是她跳出来搅局的,当然,事后肯定会受到责罚,老太君手里的龙头拐杖都不知道打过她多少次了。

    “你这个死妮子,每次都是你出来捣乱,今日为娘不把你打得下不了床,看来你是老实不起来了!”

    正说到兴头上的老太太突然被女儿插话打断,顿时老羞成怒,举起手中的龙头拐杖就要动手,只是突然反应过来小女儿说的话,当即如同被点了穴一样,定定举着拐杖,不可置信道:

    “你,你说什么?我那乖孙开始修炼了?!这怎么可能?”

    老太君太了解那个一手被她拉扯大的纨绔孙子了,家族里的孩子八岁便要开始引气,而自己那个宝贝孙子却因为嫌引气枯燥无聊,硬是倔着性子不肯修炼,唐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老太太也怕把他气坏了,也就从未强迫唐楚阳修炼。

    到如今,差不多十六年快过去了,别家同龄人最差的都修炼到了两仪境,已经能够唤出银甲仙兵。

    而自家这个宝贝孙子,却只顾吃喝玩乐,别说是最低级的铜甲天兵了,都快十六岁了甚至连一元境最起码的引气强体这个阶段都没有完成,这让老太太如何能相信,那个没心没肺惯了的孙子会主动去修炼?

    “真的,这是我和二姐,嫂嫂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娘,我跟您说,楚阳他呀……”

    看到老太太竟然没有继续动手,向来聪慧的唐云雅瞬间便明白能让老太太停手的原因,当下急忙笑嘻嘻地走近娘亲,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老太太手中的龙头拐杖压下去,一边信誓旦旦,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们在唐楚阳那里听到的一切。

    唐云雅讲得绘声绘色,甚至还模仿出唐楚兰惊讶的语气,老太太越听越入神,时而皱眉,时而面露笑颜,时而又老怀大慰,直到唐云雅将她听到的一切全部说完之后,老太太已是双目含泪,老朽但却有力的双手微颤着紧握龙头拐杖,默默地看着唐楚阳所在的厢房久久无语。

    周围众儿媳,女儿也是默默地陪着老太太黯然神伤,她们非常清楚老太太为何会有这样的激动表现,无他,唐家满门孤女寡母的生存重担全部压在了这位已经年近古稀的老太太身上,足足二十多年啊!

    她,太需要一个唐家的男人站出来,承担下这副维持甚至昌盛唐家的重担了!

    “老天开眼啊!!!”

第53章、以吾之名敕封土地!    不过更让幸存者们连连跪拜,在他们看来,这是神明展现神迹之后离开了,自己要更加毕恭毕敬才行。

    随后,贾可道让这些幸存者离开。

    幸存者们对于贾可道的神色变得更加恭敬了。

    在他们看来,能够施展这番神迹的神明必然是强大的,也使得贾可道这个祭司的地位显得更加尊贵。

    待到幸存者们尽数离开,贾可道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用金粉绘制的符箓来,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朝着雕像笑道:“这番可是便宜你了。”

    话音落下,这张金粉符箓便自行燃烧起来,被贾可道轻轻按在了雕像之上。

    随着贾可道这么一按,一个半透明的幻象或者说是鬼魂便从雕像之上浮现出来,面容极为模糊,朝着贾可道拜了一拜,随后燃烧之中的金粉符箓便飞速缩小,片刻之后便飞到了那鬼魂头顶。

    符箓之上的火焰呈现出赤红之色,不断朝着鬼魂落下。

    在符箓火焰的炙烧之下,鬼魂的身形顿时扭动起来,并发出痛苦的低吟。

    半透明的鬼魂开始一点点的凝实,其身形也开始被火焰一点点的染红。

    贾可道双目注视着鬼魂,心头的肉痛也略微减弱了几分。

    那张金粉绘制的符箓可不是他的杰作,而老观主在临死前交给他的几张符箓之一。

    这几张符箓乃是开观祖师留下的,时至今日也就只有这么几张了。

    这几张符箓的用处可不小,就拿这张给鬼魂用的符箓吧,乃是敕封土地之符。

    剩下的几张也是各有妙用,只不过地球上灵气断绝,贾可道拿着这几张符箓也就没有用处的。

    就算是敕封了土地,由于没有灵气,再加上现代人类多数都不信这个了,你敕封个财神还好,敕封个土地,恐怕连香火都聚集不起来,因而当时贾可道便随手就塞在床下的木箱里。

    直到来了这异界,贾可道方才想起这几张符箓来。

    当然,有了充裕的灵气,这几张符箓的用处就大了,因而贾可道有些肉痛也在情理之中。

    大半个小时之后,鬼魂身上尽数变成红色,其余的毛发皮肤衣服均为红色,就连那模糊的面容也变得清晰起来。

    见时机已到,贾可道口中念念有词:“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今奉吾命,敕封尔为山谷土地,护法卫道,安定社稷,急急如律令!”

    随着贾可道话音落下,右手竖起一指,那张悬浮在鬼魂头顶的符箓顿时红光大作,将鬼魂笼罩。

    鬼魂此时似乎灵智大开,脸色欢喜,朝着贾可道再度一拜,身形缩小化为一股浓烟钻入雕像之中。

    成了!

    看着雕像上不断蔓延出去的淡淡白光,贾可道心头一定。

    直到这时,那鬼魂已经被敕封为这山谷之中的土地。

    随着白光不断在山谷内蔓延,白光之中那一丝丝红光也开始逐渐增多,这便是土地自带的神域了。

    待到白光将整片山谷笼罩,其中的红光已是敕封之前的数倍。

    土地虽小,但也是一方小神,在东方神系处于兵头将尾的位置,在自己的辖地上自有一番权限。

    东方神明按照地位神权高低,分为青敕,金敕,红敕,白敕四等。

    而这土地就是白敕之中最低等,若是香火不断的话,那白光之中的红光不断凝聚,最终达到全部为红的时候便能够晋升为红敕,使得神威大幅提升。

    当然,晋升为红敕并不只是依靠香火的,若是贾可道修为足够的话,也可以直接敕封。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样的话,这敕封出来的神明就有些根基不稳罢了。

    这就是自己努力奋斗与背景的关系了。

    若是两者结合的话,这神明提升的速度绝非那些淫祀所能够比拟的。

    当然,这尊山谷土地说白了也是淫祀,只不过有了贾可道的庇护,自然就有些不一样了。

    “上仙,小神初掌山谷,须得仔细盘点,还请上仙见谅。”

    敕封之前的土地与鬼魂自然有了一些不一样,这灵智大幅提升,知道了不少东西,此时传来一番话语,依然带着眷念,不过却显得恭敬许多。

    贾可道也知道这土地刚刚敕封,根基未免有些不稳,须得在雕像内温养,也不多说,将特伦斯叫来,吩咐了一些注意保护雕像安全以及山谷事务的事情之后,便去寻了奥迪斯。

    山谷内的幸存者现在精神比较饱满,尤其是这几天食物里加入了少许的流苏火兔肉与一点点从五十年老参上切下来的参片,都是将一个个滋补得红光满面。

    要说对于现在的生活,这些幸存者是再满意不过了,即便是往日在小镇上,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惬意的生活,不少人连吃饱饭都是一种奢望。

    除了这些之外,就是山谷后面新发现了一股清泉,完全解决了山谷内饮水浇田的问题,而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则带着奥迪斯蹲在泉水旁,将一个个水袋装满泉水之后放入背包之中。

    这泉水便是贾可道特意过来一趟的原因之一。

    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带上这些泉水就是想要证实一个想法,看看这些蕴含着灵气的泉水是否能够在地球上发挥效果。

    如果有效的话,那么自己以后的一些事情就比较轻松了,毕竟在这个山谷里,很多东西都缺乏的。

    带着奥迪斯,贾可道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虽说两人体力都超过常人,但背包里塞入的水袋太多了,偏偏贾可道这次带过来的背包都是加大号那种,就连背包外面都挂满了水袋,走在路上,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两堆自己移动的小山了。

    穿过黑色光门,回到厢房,贾可道刚将背包里的水袋放好,就准备去厨房准备好好弥补一下在异界饱受摧残的胃。

    山谷里的饮食,对于那些土著来说,自然是美味了,可对于饱经华夏美食熏陶的贾可道而言,也就比所谓的黑暗料理强上一点罢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