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更让幸存者们连连跪拜,在他们看来,这是神明展现神迹之后离开了,自己要更加毕恭毕敬才行。

    随后,贾可道让这些幸存者离开。

    幸存者们对于贾可道的神色变得更加恭敬了。

    在他们看来,能够施展这番神迹的神明必然是强大的,也使得贾可道这个祭司的地位显得更加尊贵。

    待到幸存者们尽数离开,贾可道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用金粉绘制的符箓来,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几眼,朝着雕像笑道:“这番可是便宜你了。”

    话音落下,这张金粉符箓便自行燃烧起来,被贾可道轻轻按在了雕像之上。

    随着贾可道这么一按,一个半透明的幻象或者说是鬼魂便从雕像之上浮现出来,面容极为模糊,朝着贾可道拜了一拜,随后燃烧之中的金粉符箓便飞速缩小,片刻之后便飞到了那鬼魂头顶。

    符箓之上的火焰呈现出赤红之色,不断朝着鬼魂落下。

    在符箓火焰的炙烧之下,鬼魂的身形顿时扭动起来,并发出痛苦的低吟。

    半透明的鬼魂开始一点点的凝实,其身形也开始被火焰一点点的染红。

    贾可道双目注视着鬼魂,心头的肉痛也略微减弱了几分。

    那张金粉绘制的符箓可不是他的杰作,而老观主在临死前交给他的几张符箓之一。

    这几张符箓乃是开观祖师留下的,时至今日也就只有这么几张了。

    这几张符箓的用处可不小,就拿这张给鬼魂用的符箓吧,乃是敕封土地之符。

    剩下的几张也是各有妙用,只不过地球上灵气断绝,贾可道拿着这几张符箓也就没有用处的。

    就算是敕封了土地,由于没有灵气,再加上现代人类多数都不信这个了,你敕封个财神还好,敕封个土地,恐怕连香火都聚集不起来,因而当时贾可道便随手就塞在床下的木箱里。

    直到来了这异界,贾可道方才想起这几张符箓来。

    当然,有了充裕的灵气,这几张符箓的用处就大了,因而贾可道有些肉痛也在情理之中。

    大半个小时之后,鬼魂身上尽数变成红色,其余的毛发皮肤衣服均为红色,就连那模糊的面容也变得清晰起来。

    见时机已到,贾可道口中念念有词:“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今奉吾命,敕封尔为山谷土地,护法卫道,安定社稷,急急如律令!”

    随着贾可道话音落下,右手竖起一指,那张悬浮在鬼魂头顶的符箓顿时红光大作,将鬼魂笼罩。

    鬼魂此时似乎灵智大开,脸色欢喜,朝着贾可道再度一拜,身形缩小化为一股浓烟钻入雕像之中。

    成了!

    看着雕像上不断蔓延出去的淡淡白光,贾可道心头一定。

    直到这时,那鬼魂已经被敕封为这山谷之中的土地。

    随着白光不断在山谷内蔓延,白光之中那一丝丝红光也开始逐渐增多,这便是土地自带的神域了。

    待到白光将整片山谷笼罩,其中的红光已是敕封之前的数倍。

    土地虽小,但也是一方小神,在东方神系处于兵头将尾的位置,在自己的辖地上自有一番权限。

    东方神明按照地位神权高低,分为青敕,金敕,红敕,白敕四等。

    而这土地就是白敕之中最低等,若是香火不断的话,那白光之中的红光不断凝聚,最终达到全部为红的时候便能够晋升为红敕,使得神威大幅提升。

    当然,晋升为红敕并不只是依靠香火的,若是贾可道修为足够的话,也可以直接敕封。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样的话,这敕封出来的神明就有些根基不稳罢了。

    这就是自己努力奋斗与背景的关系了。

    若是两者结合的话,这神明提升的速度绝非那些淫祀所能够比拟的。

    当然,这尊山谷土地说白了也是淫祀,只不过有了贾可道的庇护,自然就有些不一样了。

    “上仙,小神初掌山谷,须得仔细盘点,还请上仙见谅。”

    敕封之前的土地与鬼魂自然有了一些不一样,这灵智大幅提升,知道了不少东西,此时传来一番话语,依然带着眷念,不过却显得恭敬许多。

    贾可道也知道这土地刚刚敕封,根基未免有些不稳,须得在雕像内温养,也不多说,将特伦斯叫来,吩咐了一些注意保护雕像安全以及山谷事务的事情之后,便去寻了奥迪斯。

    山谷内的幸存者现在精神比较饱满,尤其是这几天食物里加入了少许的流苏火兔肉与一点点从五十年老参上切下来的参片,都是将一个个滋补得红光满面。

    要说对于现在的生活,这些幸存者是再满意不过了,即便是往日在小镇上,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惬意的生活,不少人连吃饱饭都是一种奢望。

    除了这些之外,就是山谷后面新发现了一股清泉,完全解决了山谷内饮水浇田的问题,而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则带着奥迪斯蹲在泉水旁,将一个个水袋装满泉水之后放入背包之中。

    这泉水便是贾可道特意过来一趟的原因之一。

    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带上这些泉水就是想要证实一个想法,看看这些蕴含着灵气的泉水是否能够在地球上发挥效果。

    如果有效的话,那么自己以后的一些事情就比较轻松了,毕竟在这个山谷里,很多东西都缺乏的。

    带着奥迪斯,贾可道踏上了回去的道路。

    虽说两人体力都超过常人,但背包里塞入的水袋太多了,偏偏贾可道这次带过来的背包都是加大号那种,就连背包外面都挂满了水袋,走在路上,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以为是两堆自己移动的小山了。

    穿过黑色光门,回到厢房,贾可道刚将背包里的水袋放好,就准备去厨房准备好好弥补一下在异界饱受摧残的胃。

    山谷里的饮食,对于那些土著来说,自然是美味了,可对于饱经华夏美食熏陶的贾可道而言,也就比所谓的黑暗料理强上一点罢了。

第三章 初识唤神    “还真的是人参果!”

    黄木盒子打开之后,唐楚阳就再次禁不住惊讶开口了,一块铺开了的红布当中,正有一极为形似的赤~裸婴孩盘膝而坐,或许是品相还不够好,或者没有成熟的原因,婴孩的面目有些模糊,鼻子眼睛什么的只有一点浅浅的痕迹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也极为逼真了。

    “当然是人参果了,这可是地地道道的一级灵果,也不知你哪里染上的嗜好,居然拿灵果当零食吃,为了这颗人参果,二姐我的私房钱可都全花光了,还牺牲色相让多宝阁那个老淫棍盯着看了好久才买到手的!你小子将来要是不孝顺姐姐,我一定敲傻你的脑袋!”

    唐楚兰说着话,还警告一样冲着唐楚阳的脑袋比划了一下,那模样就似再说‘我真的会打哦’,看得唐楚阳好笑的同时,心里生出丝丝感动。

    这就是亲情的感觉么?很不错的样子的。

    “二姐今后不要再这样了,从今而后,我不再喜欢人参果了!”

    换做以前的唐楚阳,此刻见到了人参果肯定会欣喜若狂,但现在的唐楚阳却不同,绝少体会到亲情和关怀的他更看重的还是二姐的关心和疼爱,至于人参果,虽然珍贵,但对于初尝亲情滋味的唐楚阳而言,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咦?有点儿不对头啊,小弟,是不是林青云那个王八蛋下手太狠了,竟把你打傻了么?”

    唐楚兰有些惊讶地抬起妩媚的俏脸儿看向唐楚阳,换做往常她拿了人参果过来,小弟肯定已经欣喜若狂地拿着跑一边享用去了,而像今天这样直接无视了他最爱的人参果,转而关心起自己这个二姐的情形,还从未发生过。

    小心翼翼地抬起娇嫩的小手儿,唐楚兰轻轻摸了摸小弟的额头,唐楚阳见状,无奈苦笑,恐怕谁都想不到现在的他,已经灵魂更替变成另一个人了吧?

    或许是之前的唐楚阳太过没心没肺了吧,如今才不过稍稍露出了些关心之意,连这性子跳脱,大大咧咧的二姐都有些诧异了。

    “二姐,我正常的很,只是这次被林青云打伤之后,突然大彻大悟,明白了很多道理,以前的我,太不让人省心了……”

    这个借口虽然很烂,但却是唐楚阳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比较合理的理由了,不然今后如何解释他完全迥异于前任的性情?

    这个神奇的世界有神有佛,大彻大悟这样的理由想必家里人都能够接受得了的,毕竟在唐楚阳看来,他今后只会越变越好,总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没心没肺了。

    “你……,小弟长大了,知道心疼二姐了。”

    妩媚和娇俏糅杂的唐楚兰瞬间就红了眼圈,水濛濛的液体将她大大的美眸覆盖得更加明亮,小弟是个被全家女人给娇惯着长大的纨绔子弟,因为家里的男人一个个离奇失踪或死去,身为唐家唯一幸存的独苗,一大家子寡~妇想要不惯着他都难。

    这也养成了唐楚阳没心没肺的性子,甚至都不将家里的女人们当回事儿了,也就身为一家之主的老太君能让这小子老实起来。

    前几日小弟拿了钱到多宝阁买人参果,正好遇到同样到多宝阁购买人参果的林家次子林青云,唐家,林家,张家都是景云县的知名家族,历来都是互相竞争打压的死对头,小弟自小被娇惯坏了,不但体质柔弱,因为懒得修炼,修为上几乎没有任何可称道的地方。

    唐家的男人陆续离奇失踪或者死亡,这让原本是景云县最强家族的唐家迅速衰落,如今家里不是寡~妇,就是未成年的少女,除唐楚阳这根独苗之外再无一个男丁,下人里虽然男人不少,但却眼见着唐家衰落早就已经树倒猕猴散,如今留在家里的其实也没几个人了。

    这样脆弱的几乎崩塌的唐家,自然招来了死对头林家和张家的窥视,若不是家里的女人们也都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林张两个家族怕是早就将唐家给瓜分了,尽管如此,林家和张家之人行事也逐渐嚣张了起来,但凡是能够打击唐家的事情,两个敌对家族几乎无所不用其极。

    人参果是一级灵果,虽然是最为低级的灵果,但在景云县这样的小地方也足以称得上是最好的灵药了,林青云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可能错过折腾一下唐楚阳这个唐家唯一的嫡系男丁。

    林青云不过几句言语刺激,从小被惯坏了的唐楚阳就不顾敌我实力差距,红着眼睛跟林青云拼命了,若不是性子谨慎的二姑唐云婷及时赶到,唐楚阳即便被人打死也没处说理去。

    这些事情融合了前任记忆的唐楚阳自然是知道的,这样的蠢事也就那种被宠坏了的纨绔才会去做,换做唐楚阳的话,他当时肯定会隐忍下来,今后勤奋修炼也好,或是使用其他阴谋诡计也罢,总是要把这仇给报了才肯罢休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看着唐楚兰大大的眼眸里有雾雨氤氲之势,唐楚阳担心她真的大哭出声,急忙转移话题道:

    “二姐,往日里小弟疏于修炼,导致如今都快十六岁了,却是连一点防身之能都无,不若你给我讲讲修炼上的事情吧,咱们这一辈儿除开文卿表姐,似乎就属你的修为最高了呢……”

    廖文卿是唐楚阳二姑姑的女儿,也是唐楚兰这一辈儿孩子里修为最高子弟,唐楚阳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皆是因为他的前任经常被这位性情冷淡的表姐教训而已。

    “修炼?那些东西有什么好说的,家里的后阁有那么多关于‘唤神’的书籍,你去那里看不就是了……”

    唐楚兰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小手,她的修为虽然是家族里第二高的人,但其实唐楚兰也不是个多么热衷于修炼的人,若不是张家和林家逼得太紧,唐楚兰或许和唐楚阳一样不愿意将时间全部浪费在修炼上,那感觉实在是太过枯燥了。

    不过看到小弟眼中充满求知欲的期盼眼神儿,唐楚兰只能颓败地将自己摔在了弟弟的床上,愤愤地打了个滚儿之后这才接着道:

    “既然你想修炼了,二姐当然要好好指导你了,不过你几乎从未修炼过,恐怕现在依然停留在一元境的引气期吧?”

    唐楚兰这话,换来了唐楚阳一脸汗颜的点头,一元境,是修炼之初最为基础的境界。

    “一元境分作引起,凝气,养神三个小境界,突破养神达到培元期之后,便算是进入第二境界的两仪境了。”

    唐楚兰并未留意到小弟的尴尬,她开了口之后,便开始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关于修炼的知识开始向小弟灌输,唐家唯一的男丁要修炼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两仪境重在神分阴阳,第一个小境界‘培元期’其实就是将元神培育成长到足够大的时候,进行阴阳分离,后面两个小境界分别是‘开元’和孕神,突破孕神期便可进入第三个大境界‘三才境’我如今便是三才境初期,也就是人元期,距离‘地元期’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呢。”

    “不过你现在只勉强算作一元境的引气期而已,等到你渡过了‘引气强体’,‘凝气通神’这两个小境界,达到‘养元神游’境界能够沟通上界的铜甲天兵,妖兵,魔兵或者小西天的须陀兵再说吧,好高骛远只会让你因为元神不足,进而三魂七魄枯竭而死!”

    “一元境其实不算多难,你二姐我也只是花费了三年时间便一元境圆满了,你比我的资质更好,想来若是勤恳修炼的话,差不多一年就能契约铜甲天兵了……”

    “召唤天兵?!怎么个召唤法?难道呼唤他们的名字便可召唤天兵天将下界么?”

    唐楚阳被二姐几句话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一元境?两仪境?三才境?后面岂不是还有四相,五行,六合等古华夏阵法文化?这些东西对于熟读《易经》《道经》《丹道》等典籍的麻衣派传人的唐楚阳来说,根本就是一点难度也无啊。

    “去你的!哪有那么容易,想要召唤天兵,必须要达到养神期,养元神游,以元神神游上四界,并且寻找,沟通受上界法则束缚最小的天兵,妖兵,魔兵和须陀。”

    “不过上四界广袤无垠,想要找到天兵,或者妖兵,这也是要看修士本身的运气和资质的,运气好的,或许月余时间便可寻到可定契约的天兵,魔兵,若运气差些,怕是三五年无法签订契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唐楚阳一脸很傻很天真的模样,唐楚兰无奈地坐起身,一边把小弟拉到身边,一边接着解释道:

    “不过对于资质超人,元神强大之人,就没有寻找天兵或者须陀的烦恼了,凡人寻觅上界天兵的同时,上界天兵也在寻找能够给他们足够元神供奉的优秀人类,若是元神足够强大的话,只怕才一进入上四界就会引起上界天兵,或者妖兵争夺了,因此,那些天资纵横的家伙们,是根本不愁契约天兵,或者妖兵的!”

    说到这里,唐楚兰深处白嫩葱指点了点唐楚阳的眉头,没好气地警告道:

    “至于天将,你想都不要想,那是四相境才能召唤的存在,姐姐我如今修为已达三才境,也不过才具备契约金甲神兵的资格而已。”

    “你啊,就乖乖地先将本身实力提升起来再说吧,个体实力越是强大,能够供奉的元神精华便越充足,而越多的元神精华便越能吸引上四界更高阶的守护神,想要强力的天兵天将,乃至于更高阶的星君护体,你还是先把自身实力提升起来再说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