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女裸泳,姜汉,第三章 初识唤神

已有 2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还真的是人参果!”

    黄木盒子打开之后,唐楚阳就再次禁不住惊讶开口了,一块铺开了的红布当中,正有一极为形似的赤~裸婴孩盘膝而坐,或许是品相还不够好,或者没有成熟的原因,婴孩的面目有些模糊,鼻子眼睛什么的只有一点浅浅的痕迹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也极为逼真了。

    “当然是人参果了,这可是地地道道的一级灵果,也不知你哪里染上的嗜好,居然拿灵果当零食吃,为了这颗人参果,二姐我的私房钱可都全花光了,还牺牲色相让多宝阁那个老淫棍盯着看了好久才买到手的!你小子将来要是不孝顺姐姐,我一定敲傻你的脑袋!”

    唐楚兰说着话,还警告一样冲着唐楚阳的脑袋比划了一下,那模样就似再说‘我真的会打哦’,看得唐楚阳好笑的同时,心里生出丝丝感动。

    这就是亲情的感觉么?很不错的样子的。

    “二姐今后不要再这样了,从今而后,我不再喜欢人参果了!”

    换做以前的唐楚阳,此刻见到了人参果肯定会欣喜若狂,但现在的唐楚阳却不同,绝少体会到亲情和关怀的他更看重的还是二姐的关心和疼爱,至于人参果,虽然珍贵,但对于初尝亲情滋味的唐楚阳而言,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咦?有点儿不对头啊,小弟,是不是林青云那个王八蛋下手太狠了,竟把你打傻了么?”

    唐楚兰有些惊讶地抬起妩媚的俏脸儿看向唐楚阳,换做往常她拿了人参果过来,小弟肯定已经欣喜若狂地拿着跑一边享用去了,而像今天这样直接无视了他最爱的人参果,转而关心起自己这个二姐的情形,还从未发生过。

    小心翼翼地抬起娇嫩的小手儿,唐楚兰轻轻摸了摸小弟的额头,唐楚阳见状,无奈苦笑,恐怕谁都想不到现在的他,已经灵魂更替变成另一个人了吧?

    或许是之前的唐楚阳太过没心没肺了吧,如今才不过稍稍露出了些关心之意,连这性子跳脱,大大咧咧的二姐都有些诧异了。

    “二姐,我正常的很,只是这次被林青云打伤之后,突然大彻大悟,明白了很多道理,以前的我,太不让人省心了……”

    这个借口虽然很烂,但却是唐楚阳目前唯一能够想到的比较合理的理由了,不然今后如何解释他完全迥异于前任的性情?

    这个神奇的世界有神有佛,大彻大悟这样的理由想必家里人都能够接受得了的,毕竟在唐楚阳看来,他今后只会越变越好,总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没心没肺了。

    “你……,小弟长大了,知道心疼二姐了。”

    妩媚和娇俏糅杂的唐楚兰瞬间就红了眼圈,水濛濛的液体将她大大的美眸覆盖得更加明亮,小弟是个被全家女人给娇惯着长大的纨绔子弟,因为家里的男人一个个离奇失踪或死去,身为唐家唯一幸存的独苗,一大家子寡~妇想要不惯着他都难。

    这也养成了唐楚阳没心没肺的性子,甚至都不将家里的女人们当回事儿了,也就身为一家之主的老太君能让这小子老实起来。

    前几日小弟拿了钱到多宝阁买人参果,正好遇到同样到多宝阁购买人参果的林家次子林青云,唐家,林家,张家都是景云县的知名家族,历来都是互相竞争打压的死对头,小弟自小被娇惯坏了,不但体质柔弱,因为懒得修炼,修为上几乎没有任何可称道的地方。

    唐家的男人陆续离奇失踪或者死亡,这让原本是景云县最强家族的唐家迅速衰落,如今家里不是寡~妇,就是未成年的少女,除唐楚阳这根独苗之外再无一个男丁,下人里虽然男人不少,但却眼见着唐家衰落早就已经树倒猕猴散,如今留在家里的其实也没几个人了。

    这样脆弱的几乎崩塌的唐家,自然招来了死对头林家和张家的窥视,若不是家里的女人们也都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林张两个家族怕是早就将唐家给瓜分了,尽管如此,林家和张家之人行事也逐渐嚣张了起来,但凡是能够打击唐家的事情,两个敌对家族几乎无所不用其极。

    人参果是一级灵果,虽然是最为低级的灵果,但在景云县这样的小地方也足以称得上是最好的灵药了,林青云遇到了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可能错过折腾一下唐楚阳这个唐家唯一的嫡系男丁。

    林青云不过几句言语刺激,从小被惯坏了的唐楚阳就不顾敌我实力差距,红着眼睛跟林青云拼命了,若不是性子谨慎的二姑唐云婷及时赶到,唐楚阳即便被人打死也没处说理去。

    这些事情融合了前任记忆的唐楚阳自然是知道的,这样的蠢事也就那种被宠坏了的纨绔才会去做,换做唐楚阳的话,他当时肯定会隐忍下来,今后勤奋修炼也好,或是使用其他阴谋诡计也罢,总是要把这仇给报了才肯罢休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看着唐楚兰大大的眼眸里有雾雨氤氲之势,唐楚阳担心她真的大哭出声,急忙转移话题道:

    “二姐,往日里小弟疏于修炼,导致如今都快十六岁了,却是连一点防身之能都无,不若你给我讲讲修炼上的事情吧,咱们这一辈儿除开文卿表姐,似乎就属你的修为最高了呢……”

    廖文卿是唐楚阳二姑姑的女儿,也是唐楚兰这一辈儿孩子里修为最高子弟,唐楚阳之所以对她印象深刻,皆是因为他的前任经常被这位性情冷淡的表姐教训而已。

    “修炼?那些东西有什么好说的,家里的后阁有那么多关于‘唤神’的书籍,你去那里看不就是了……”

    唐楚兰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小手,她的修为虽然是家族里第二高的人,但其实唐楚兰也不是个多么热衷于修炼的人,若不是张家和林家逼得太紧,唐楚兰或许和唐楚阳一样不愿意将时间全部浪费在修炼上,那感觉实在是太过枯燥了。

    不过看到小弟眼中充满求知欲的期盼眼神儿,唐楚兰只能颓败地将自己摔在了弟弟的床上,愤愤地打了个滚儿之后这才接着道:

    “既然你想修炼了,二姐当然要好好指导你了,不过你几乎从未修炼过,恐怕现在依然停留在一元境的引气期吧?”

    唐楚兰这话,换来了唐楚阳一脸汗颜的点头,一元境,是修炼之初最为基础的境界。

    “一元境分作引起,凝气,养神三个小境界,突破养神达到培元期之后,便算是进入第二境界的两仪境了。”

    唐楚兰并未留意到小弟的尴尬,她开了口之后,便开始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关于修炼的知识开始向小弟灌输,唐家唯一的男丁要修炼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儿。

    “两仪境重在神分阴阳,第一个小境界‘培元期’其实就是将元神培育成长到足够大的时候,进行阴阳分离,后面两个小境界分别是‘开元’和孕神,突破孕神期便可进入第三个大境界‘三才境’我如今便是三才境初期,也就是人元期,距离‘地元期’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呢。”

    “不过你现在只勉强算作一元境的引气期而已,等到你渡过了‘引气强体’,‘凝气通神’这两个小境界,达到‘养元神游’境界能够沟通上界的铜甲天兵,妖兵,魔兵或者小西天的须陀兵再说吧,好高骛远只会让你因为元神不足,进而三魂七魄枯竭而死!”

    “一元境其实不算多难,你二姐我也只是花费了三年时间便一元境圆满了,你比我的资质更好,想来若是勤恳修炼的话,差不多一年就能契约铜甲天兵了……”

    “召唤天兵?!怎么个召唤法?难道呼唤他们的名字便可召唤天兵天将下界么?”

    唐楚阳被二姐几句话便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一元境?两仪境?三才境?后面岂不是还有四相,五行,六合等古华夏阵法文化?这些东西对于熟读《易经》《道经》《丹道》等典籍的麻衣派传人的唐楚阳来说,根本就是一点难度也无啊。

    “去你的!哪有那么容易,想要召唤天兵,必须要达到养神期,养元神游,以元神神游上四界,并且寻找,沟通受上界法则束缚最小的天兵,妖兵,魔兵和须陀。”

    “不过上四界广袤无垠,想要找到天兵,或者妖兵,这也是要看修士本身的运气和资质的,运气好的,或许月余时间便可寻到可定契约的天兵,魔兵,若运气差些,怕是三五年无法签订契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看唐楚阳一脸很傻很天真的模样,唐楚兰无奈地坐起身,一边把小弟拉到身边,一边接着解释道:

    “不过对于资质超人,元神强大之人,就没有寻找天兵或者须陀的烦恼了,凡人寻觅上界天兵的同时,上界天兵也在寻找能够给他们足够元神供奉的优秀人类,若是元神足够强大的话,只怕才一进入上四界就会引起上界天兵,或者妖兵争夺了,因此,那些天资纵横的家伙们,是根本不愁契约天兵,或者妖兵的!”

    说到这里,唐楚兰深处白嫩葱指点了点唐楚阳的眉头,没好气地警告道:

    “至于天将,你想都不要想,那是四相境才能召唤的存在,姐姐我如今修为已达三才境,也不过才具备契约金甲神兵的资格而已。”

    “你啊,就乖乖地先将本身实力提升起来再说吧,个体实力越是强大,能够供奉的元神精华便越充足,而越多的元神精华便越能吸引上四界更高阶的守护神,想要强力的天兵天将,乃至于更高阶的星君护体,你还是先把自身实力提升起来再说吧!”

第52章、赐福神迹    没法,任凭是谁,喝汤喝得流鼻血,全身骚动,气血沸腾,都知道这药汤的药力超过了自己所能够承受的范围,因而在来异界前的几天时间里,贾可道方才将每天熬制药汤里的百年老山参,从一根减少到半根。

    实际上,单从药力上来说,五十年以上的老山参就足够了,只不过需要的数量也就从半根上升到五根罢了。

    至少在跃升到炼精化气中层之前,是如此。

    另外,五十年份老山参熬制的药汤在稀释二十倍后,能够给道童以及幸存者们服用,以增强他们的体质,贾可道寄希望这样之后,能够从里面选拔出几个修道的苗子来。

    唯一的问题就是按照这样的用药量,林地内的五十年老山参数量仅仅只能支撑贾可道熬制一年左右,因而贾可道这次过来也带了一些人参,何首乌乃至于一些其它药材的种子,以便扩大药材的种植面积。

    对于种植这些药材,贾可道并没有让那些掘地鼠来打洞,那样太容易出意外了,要知道植物根茎就是掘地鼠的食物,真要是让几头掘地鼠进入人参林地的话,贾可道可没有把握让它们老老实实的打洞。

    指不定转眼之间,里面的人参等等药材就要被它们啃个干净。

    出于这种考虑,贾可道只能带着几个老农亲自种植药材。

    不过还好,种植药材这种事情用不着多高的技术,只需要挖上一个个小坑,将种子放入,填上土,最后浇水就可以了。

    至于后期管理,除除杂草,就足够了。

    毕竟以这个世界的充裕灵气而言,只要不是故意破坏,这些药材成长起来是很快的。

    林地这里有三十多亩地,为了保证种植密度,贾可道足足花费了三天时间才将所有的药材种子种下去。

    之后的四天时间,贾可道则是将精力主要用在了教导那些特意挑选出来的道童。

    好吧,贾可道将他们视为道童,可这些道童却将自己视为祭司学徒,一个个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就连平时里与其他幸存者交流的时候,他们的心态似乎都要高人一等,而其余的幸存者也似乎视这种现象为正常。

    没法,之前就说过,这个世界里的祭司地位极高,甚至于比地球中世纪欧洲的那些神父地位更高。

    有着真神作为靠山的祭司,完全凌驾于世俗权利之上,即便是拥有神明血脉的一些王室在见到高等级祭司的时候都会礼敬三分。

    贾可道也没有去纠正这一现象,入乡随俗嘛,再说了,道童的身份地位高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会吸引更多的人愿意加入道童的行列,这在以后山谷人口增加之后会体现这种好处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沉浸在教学的快感之中。

    没错,这种滋味妙不可言。

    作为老师,那些道童出现错误时,贾可道可以摆出一副老古板的神色对其严厉批评,甚至于体罚,而道童们则是唯唯诺诺的如若寒鸦。

    贾可道这个时候方才明白,难怪老观主当年那么喜欢给自己上课,原来当老师如此之爽。

    这日,贾可道正在人参林地外光线较好处教授众人《道德经》第三章:“不尚贤,使民不争……”

    对于接受贾可道教导的道童而言,学习道德经是一件很痛苦而又兴奋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这本所谓的道德经简直就是一本神奇无比的书籍,里面讲述了所谓的道,更有各种治国治民之道。

    这些学问如果学好了,恐怕自己跑去当个城主都没有问题。

    实际上道德经原本就包含着各种道理。

    当然,在贾可道看来,这些道童能够将道德经通背下来且理解字面意思就很不错了,高一层的治国治民需要一些时间,而蕴含在里面的道家精神,这可能就需要天赋才行了。

    “神展现神迹了!”就在贾可道兴致勃勃之时,却听到山洞方向传来一声惊喜的呼喊声。

    贾可道眉头一皱,自己倒是忘记了,算算那雕像的灵光程度,今天应该能够凝聚出一点灵智了。

    贾可道急忙吩咐道童们在奥迪斯的带领下自己温习功课,而自己则是健步如飞朝着山洞方向奔了过去。

    不出贾可道的预料,远远看过去,那山洞口附近的雕像上此时已经浮现出一层就连凡人都能够看见的淡淡白光。

    一群幸存者跪拜在雕像前,热泪盈眶,不停得低声念着赞美雕像的话语,一些幸存者还惊喜的说着自己身上的伤痛减轻了,还有几个说自己的疲劳被消除了。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神明的恩赐,神迹的展现。

    但贾可道知道这可不算什么好事。

    对于这些幸存者而言,被白光照耀,病痛减轻,身体也会得到一些好处,但从贾可道的眼睛看过去,那雕像上的灵光强度正在一丝丝的减弱。

    白光里原本夹杂着一丝丝的红光,就这么一点时间里,那一丝丝的红光就快要消失了。

    贾可道知道,这是必然会出现的问题。

    雕像灵智初生,犹如婴儿一般,压根就不知道控制自己的力量,见着这些幸存者祭拜自己,以为是好,便不计后果的释放力量。

    但祂却不知道,这样释放力量的后果将会以自己灵智溃散作为代价。

    “呔!”

    贾可道疾步前行,转眼之间便到了雕像前,右手捏了个法诀,便点在了雕像之上。

    这一点之后,雕像之上逐渐消散的灵光随即稳固了起来,虽说较之之前变得弱了一些,但却不至于完全溃散。

    “嘤!”

    随即一股带着眷念的神念便从雕像上散发出来将贾可道包裹,就如同婴儿见到了母亲一般。

    这雕像初生的灵智虽说犹如婴儿,但却知道贾可道乃是自己的创造者,因而见到贾可道之后分外兴奋。

    贾可道随即让雕像缓缓收敛了散发出去的力量,并告诫以后不得轻易释放。

    那雕像似乎也明白了之前所做的后果,白光缓缓消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