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做了奇怪的梦,这梦里极为梦幻离奇,他梦到许多人只要双手结出奇怪的法印,口念法诀,天上便会有漫天彩光降下,接着便有银盔金甲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或是手持长枪,又或是手持长刀长剑,和对面同样结印唤出天兵天将的人搏命厮杀。

    那些天兵天将身高十丈,威武雄壮,动辄地动山摇,随手一刀一剑便可开山裂谷,而那些召唤他们的人类或是躲于天兵背后,若是立于天将肩膀,或藏于天兵天将的胸腹之中,他们浑身各色气息闪烁,纵横开阖,每一个动作都被所唤天将不断即时同步地模仿着,身形之灵活迅捷,竟不下于身高不足一丈人类。

    被召唤下来的巨人不止有天兵天将,还有各类兽首人身,又或是人头兽身的怪物,甚至唐楚阳还看到了不少他极为熟悉的,《山海经》里记载的神话妖物,它们种类繁多,有天兵天将,有星君天帝,有祝融共工,更有佛陀菩萨,甚至传说中的青龙,火凤!

    不知道为什么,唐楚阳非常清楚地知道,那种召唤天兵天将的能力叫做‘唤神’,而使用法印召唤天兵天将的人叫做‘修士’。

    召唤天兵天将,星君天帝的乃是信仰仙界的天帝系修士,称作‘天修’。

    召唤帝江,祝融,共工的乃是信仰魔界的魔神系修士,称作‘魔修’!

    召唤佛陀菩萨的乃是信仰西天圣土的神佛系修士,称作‘佛修’!

    召唤计蒙,飞廉,九婴,毕方等妖物的乃是信仰妖界的妖圣系修士,称作‘妖修’!

    这些光怪陆离的经历实在太逼真,也太真实了,就好像唐楚阳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或者说,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梦幻离奇的梦,而是原本就属于他的记忆。

    等到唐楚阳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确信,方才那场漫长的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过去了多少年的离奇梦境,确实就是他本人的记忆,或者说是被他融合吸收了的记忆,所以唐楚阳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穿越了,穿越到了他梦境里的那个光怪陆离,可以召唤天兵天将的世界里!

    “这真是太神奇了,我竟然被一头猪给砸穿越了?!”

    睁开双眼,看着卧室里完全迥异于地球上的奇特布置,转眼再看看身周的雕龙床榻,锦被纱帐环绕,入目到处都充满了古色古香,他不得不无奈又庆幸地叹息一声,真的穿越了!

    无奈的是突然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让唐楚阳感觉非常不适应,庆幸的是,看来地球上的他已经被那五百多斤的海棠给砸成肉泥了,但唐楚阳却幸运地重生到了另一个更加神奇的世界,虽然,这个世界对于他而言还很陌生。

    “能活着就好……”

    继承了前任同名同姓的那位唐楚阳的记忆之后,来自地球的他对于之前那些莺莺燕燕的美丽女人们,终于有了比较清醒的认知,她们,确实都是和唐楚阳有着血亲关系的七大姑八大姨,堂姐堂妹和表姐表妹,而且,但凡嫁过人的如今都是寡~妇!

    这都是拜那位命硬到克尽周遭一切男人的富贵老太太所赐,而这位是个男人谁沾谁死的老太君,正好就是唐楚阳现在的亲奶奶,而且是绝对嫡亲的那种!

    “我是不是再自杀一次?被克死的话可是很惨的……”

    想到那位命格比合金钢还硬的老太太,唐楚阳禁不住心里发虚,他犹豫着是不是现在就自杀再穿回去?那样至少能够死得明白点儿。

    可惜死而复生的人最怕的就是再次体验死亡的恐惧,而唐楚阳显然不是个可以无惧生死的人,所以在犹豫了半秒钟之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将自杀的念头给掐灭揉碎扔到犄角旮旯里去了,能活几天是几天,等撑不下去的时候再说。

    “怎么说我也是麻衣派的传人,别的不行,改天换命还能难得住我?!”

    活动了一下四肢之后,唐楚阳惊讶地发现他原本很严重的伤势竟然恢复的差不多了,第一次醒来那会儿,他可是非常清晰地感觉浑身骨头都碎了一样,伤势肯定是非常严重的,不过等唐楚阳突然想到记忆里,这个世界连天兵天将都能召唤下来的时候,对于身上的伤势恢复速度也就不奇怪了。

    神仙都能请下来,更何况是治疗区区骨折?

    有些僵硬地下床活动了一下,唐楚阳有些畏怯地开始向着不远处一面落地镜蹭了过去,穿越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长的什么样呢。

    不知道花费了多久的时间,唐楚阳终于还是站到了落地镜前面,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张年轻得甚至有些稚嫩的清秀脸庞,年龄最多不超过十六岁,从得到的记忆里来看,现在的唐楚阳确实未满十六岁,如今才不过十五岁半而已。

    这具躯体的个头大约有一米七的样子,只是显得有些清瘦,苍白的肌肤使他整个人显得有些柔弱,若不是喉咙处有明显鼓起的喉结,唐楚阳看上去更像一个清秀且柔弱的小姑娘。

    “太娘了,没有男子气概,今后得好好锻炼一下……”

    唐楚阳微微叹了口气,镜子里的他就像个多愁善感的娇弱小美人儿,这可不是唐楚阳喜欢的模样,地球上的他虽然已是而立之年,但因为自幼修炼师傅传下来的几套炼体武学,那时的他可是个一米八多的肌肉男。

    唐楚阳正对着镜子自我修正的时候,不远处‘吱呀’一声,朱红色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便有一道红影快速地窜了进来,那红色的身影进屋之后,小心翼翼地将门关上,这才大松了了口气背靠在门上娇俏地拍着胸口。

    这是个容貌妩媚中透着三分顽皮的俏丽少女,看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她喘匀了气息之后,乌黑的美眸滴溜溜地转着望向了床榻,似乎那里便是她最终的目的地,只是等看到床榻上空无一人之后,俏丽女子当下惊讶地张开粉嫩嫩的樱唇。

    “咦?人呢?”

    “二姐,你偷跑到我房里干什么?被奶奶知道了,又要罚你去祠堂守夜了!”

    这话唐楚阳几乎是本能一样自口中说出来的,在看到这个俏丽女子的第一眼,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喜悦和温馨,还带着一点点的无奈,记忆里,这‘无奈’的情绪来自于这位名叫唐楚兰的二姐虽然非常疼他,但却经常以捉弄他这个唯一的弟弟为乐。

    “啊呀!!!”

    突然自耳边传来的声音将唐楚兰惊得大叫,转头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正笑眯眯地站在身侧,被吓得心肝乱跳的唐楚兰有些恼羞成怒地当胸给了他一拳,愤愤道:“小弟,你想吓死我啊?!谁让你随便下床的?难道不知道你伤的很重么?”

    娇嫩的拳头在将将沾上唐楚阳的瘦弱的胸膛,唐楚兰突然反应过来小弟还在重伤当中,当下急忙收了拳头,小心地抚摸着心疼道:

    “对不起哦,差点儿往了你还重伤在身呢,疼不疼?有没有伤到你?”

    看着这个明明收拳很及时,但却依然一脸心疼之色地小心呵护他的二姐,唐楚阳突然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他上辈子的是个孤家寡人,从未体验过这种被人打心底里关心的感觉,这种情感很奇特,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忍不住想要沉迷其中。

    “我没事,你老弟我壮实着呢!”

    说着话,唐楚阳还特意冲唐楚兰比了个健美先生的姿势,可惜他现在这副小身板儿实在太过清瘦了些,这原本充满力量美感的动作,愣是被他比划的像是骷髅跳舞。

    “噗嗤!哈哈,小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风趣的行止,这可和往常的你不大像啊……”

    唐楚兰毫不客气地娇笑出声,他被自家小弟这个极为怪异的动作给逗得笑颜花开,诧异地看了唐楚阳一眼之后也不疑有他,鬼头鬼脑地东张西望了一下之后,当下鬼鬼祟祟地拉着唐楚阳来到了床榻边上,随后神秘兮兮地冲他道:

    “小弟,猜猜二姐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看着唐楚兰一脸神秘地呼扇着一双大大的美眸,唐楚阳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他第一次醒来时,唐楚兰似乎偷偷地和他说了一句话。

    “不会是人参果吧?”

    唐楚阳有些吃惊地猜想着,人参果这玩意儿只有西游记里才有,难不成二姐还真能拿出来?

    想想这个神奇梦幻的世界,就算二姐真的拿来了人参果,他似乎也不该为此感到多么惊讶。

    不过,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的人参果,连斗破天的孙猴子也只敢偷四个而已,眼前这位妩媚俏丽的二姐姐真的能拿得出来么?

    “真没意思,你就不能装不知道啊?!”

    听到自家小弟一下就猜中了自己拿来的宝贝,唐楚兰顿时有些郁闷地白了唐楚阳一眼,但却依然一脸宝贝抬手拿出一个一尺见方黄木锦盒,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缝隙,顿时,一股浓郁的清香飘满卧房,唐楚阳直接被这扑鼻的清香给诱的舌口生津。

    “不会真的是人参果吧?”

    唐楚阳再次惊讶地张口问道,单是闻闻满屋清香,他原本有些浑噩的神智便突然清醒了不少,就凭这神奇的功效,这盒子里的玩会儿就简单不了。

    “你说呢?”

    唐楚兰没好气地白了这个宝贝弟弟一眼,明明已经猜出来了,这会儿还装傻充愣,病傻了这是?

第51章、异界道童    没法,一个天上掌管日月星辰,风雨雷电,享受无边极乐,一个在地上辛辛苦苦管理着自己那一块地盘。

    例如一个土地所掌管的范围不过一村之地,城隍要好上一点,少则掌管一县之地,多则掌管一郡之地。当然,最顶级的地祗绝对要胜过大多数的正神。

    譬如掌管泰山的东岳大帝不但为一山之神,更是主人间生死,掌管阴曹地府,这样的权势和神威,大多数正神都是比不上的。

    这土地里的村土地公便是地祗之中最为弱小者了。

    通常情况下,村土地公均由本村本土德高望重者死后担任,如此一来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活人是不能够担任土地公的。

    贾可道也不敢让这里的灵魂直接担任土地一职,要知道这个世界里可是有真神的,那些灵魂都是有信仰的。

    别看那些真神在他们死后并没有将他们接往神国,但如果贾可道企图用这些灵魂来担任土地一职的话,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发生一些贾可道所不愿意出现的事情。

    贾可道自认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信仰了解不算很多,因而为了防止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意外,也就只能借助这些幸存者的香火使雕像慢慢凝聚香火,使得依附在雕像内的灰巾力士一点点凝聚出灵智来,成为真正的灵体,也就是华夏传统意义上的鬼魂来。

    有了鬼魂,才有成为土地公的可能存在。

    当然,这里面还有那些小镇亡魂的功劳。

    毕竟单凭灰巾力士自己想要凝聚出灵智来,所需要的时间恐怕需要数千年来计算。

    但有了那些小镇亡魂在雕像里所产生的影响,那么这个过程将会缩短上万倍。

    唯一的问题就是雕像内所产生的灵智在知识阅历等等方面也会无限类似于那些小镇亡魂的聚合体。

    这原本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在里面发生作用,毕竟想要在短时间内凝聚出灵智的话,在其它方面付出一点代价是可以理解的。

    贾可道原本打算在这里待两天就回去的,现在见到雕像这个状态,自然也就将回去的时间延后了。

    “特伦斯,挑选十多个机灵一点的人出来。”

    贾可道给特伦斯下达了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命令。

    虽说对这个命令不太明白,但已经对贾可道唯命是从的特伦斯立马就出去挑选人选了。

    奥迪斯正想着这是怎么回事,就听到贾可道对自己说话了:“奥迪斯,一会人来了,你教导他们一些东西,就按着我教你的来。”

    奥迪斯顿时明白了过来,看来明阳大人是准备在这里收上几个道童了。

    当然,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也是贾可道来到山谷后的灵光一现。

    联想起在地球上招收道童的辛苦,自己在这里既然有了基础,为何不利用起来?

    当然,在短时间内,贾可道也没可能让这些挑选出来的道童前往地球接受教育,就算是信任度仅次于奥迪斯的特伦斯也不行。

    在贾可道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一个程度之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一个联通两个世界的光门,这玩意的诱惑力有多大,从贾可道自身就可以看出来了。

    别的不说,若是被那些真神发现这个秘密的话,恐怕将贾可道剥皮抽筋都不够。

    山谷内的幸存者数量原本就不多,因而特伦斯很快就带着一群人回到了山洞前。

    人一共有十个,七个年轻人,三个小孩,其中就有特伦斯的女儿克拉斯。

    贾可道点了点头,特伦斯的理解能力不错。

    年轻人的学习能力很强,而小孩的学习能力更强,并且人生观世界观尚未成型,却是最容易培养成为心腹的人选。

    “奥迪斯,下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贾可道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了奥迪斯,自己则朝着那片人参林地走去。

    现在贾可道正处于炼精化气入门跃升炼精化气下层的关键时候,对于老山参的需求量不算少,大约每天需要服用三大碗药汤,如此一来每天就需要半根百年老山参,半只百年何首乌以及一些高年份的敷药来熬制。

    只要跃升为炼精化气下层,那么贾可道所能够使用的符箓种类不但会增加,其余符箓的威力也会大上很多。

    因而那片人参林地的重要性就不用多说了。

    来到林地,贾可道就见到了几个老头正在给林地修建栅栏。

    这是贾可道上次安排下来的事情。

    虽说这个世界里对于人参之类的药材利用完全没有得到开发,但指不定会有什么兔子老鼠的跑来祸害这些人参,因而修建栅栏是很有必要的。

    见到贾可道,几个老头立即放下手里的工具,朝着贾可道跪拜了下来。

    贾可道也没有去阻止这几个老头的跪拜,他知道这些幸存者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一位祭司。

    而在这个世界上,由于真神的存在,祭司的地位极高,即便是掌握着最强大力量的魔法师在见到祭司的时候也不会贸然得罪,何况这些原本社会地位不高的农夫呢。

    别说像祭司这样的高贵存在了,就算是特伦斯这样的游侠,在农夫们的眼里都是顶了天的大老爷了。

    何况借助这一点,可以巩固他们对于雕像的信仰,有助于雕像的灵光凝聚,何乐而不为。

    贾可道挥了挥手让他们继续自己的工作,而自己则是走入了林地。

    看得出来,这几个老头对人参林地照顾得不错,除了拔除一些争夺营养的杂草之外,并没有对林地内进行什么大的动作。

    看着这一片绿意中透露出一点点红色的人参,贾可道就感觉心头一阵顺畅。

    林地内的人参在自己挖了一些之后还有很多,从两百年到百年,再到五十年的人参都有。

    实际上,在服用一段时间的山参首乌汤之后,贾可道发现自己出现了一些误判,由于这个世界的灵气充裕程度远超过地球,因而这些人参的药用效果要远远超过自己原本的年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