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大一只猪啊~!而且还是只肥死海棠猪……”

    这是唐楚阳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他不知道一头至少五百斤往上海棠猪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或者是被撞飞过来的?可是那得多大的冲击力才能将五百斤往上的大海棠给撞到天上去的?

    又或者,是从空运的飞机上掉下来的?不过,一头猪而已,用得着空运么?

    “或许那时一直想要体验跳伞的猪吧……”

    再次醒来的时候,这是唐楚阳的第一个念头,不过想完之后他就想笑,一头想要跳伞的猪?这太神奇了。

    不过唐楚阳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被浑身遍布,痛入骨髓的钻心疼痛给刺激的差点儿再次昏过去,这是在医院了吧?被一头超过五百斤的海棠猪从百米以上的高空给正面砸中,我竟然还能活过来?这简直又是个世纪级的奇迹啊!

    这个时候能够感觉到疼痛,哪怕是足以让唐楚阳再次昏过去的疼痛,他也觉得是幸福的,至少这说明他还活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过很快唐楚阳就感觉不幸福了,因为耳边突然传来了嘈杂的,烦乱不堪的惊呼声,尖叫声,呵斥声,和凄凄惨惨的哭泣声,那种感觉,就好似到了某个老人的葬礼上一样,而且,这各种嘈杂声音里竟然全是女人。

    “阳儿,你快醒醒啊,别吓姑姑啊!”

    “天杀的林家,我们唐家就这么一颗独苗苗了,他竟依然不肯放过我们,难道他们真的要我唐家断子绝孙才满意么?!楚阳,你要是醒不过来,小姨一定要让林家为此付出绝对惨重的代价!”

    “小弟,你醒醒,我是二姐啊,快醒醒吧!”

    “姑姑,小姨,楚阳哥哥他是不是快要死了,你们看他流了好多血……”

    逐渐听清楚了周围的说话声之后,唐楚阳顿时满心疑惑,这帮女人既然是在叫‘楚阳’这个名字,那应该是在说他吧?可是唐楚阳非常确信,他从小到大从来就不知道自己还有姑姑,小姨,又或者姐姐妹妹!

    唐楚阳之所以肯定他没有血亲在世,皆是因为他的职业,他是一位地地道道的麻衣派传人,用普通人可以理解的话来说,唐楚阳就是个算命的,与天争命,与天争祸福的唐楚阳别说是亲人了,他连朋友都不敢结交,因为,谁亲近他,谁就没命!

    “什么情况这是?难道这件病房里还有一个叫‘楚阳’的?”

    唐楚阳有些好奇地张开了紧闭的双目,首先印入眼瞭的便是一双双明亮透彻,但却全都充满关切的乌亮黑眸,随着视线逐渐清晰,一张张或娇俏,或妩媚,或清丽的女子面庞,一一呈现在眼前,这些美丽的脸庞各具特色,芬芳争艳,犹如一张鲜活的美人儿面孔图。

    只是这图画实在太过逼真了,尤其是她们脸上那种让人一看就懂的关切和疼惜之意,只要不是个白痴都能看得明白。

    “你们是?……”

    唐楚阳虽依然有些迷迷糊糊,但却已经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这帮环肥燕瘦的各色美女口中所谓的‘楚阳’是他自己没错了,不然它们不会一脸心疼地围在唐楚阳四周。

    “啊!你醒了?!二姑三姑四姑,大姨二姨小姨,堂姐堂妹,表姐表妹,你们快看,楚阳他醒了!!!”

    最靠前的那位面容妩媚,长了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的女子突然惊喜地大叫一声,头都不回地就崩豆一样自那张红艳艳的小嘴里蹦出一连串的称谓来,刚刚清醒的唐楚阳差点儿被她这一连串称谓给再次绕晕过去。

    紧接着唐楚阳突然感觉置身喧闹的菜市场一样,身遭一瞬间就被各种莺莺燕燕的惊呼,尖叫,哭泣声给包围,直吵吵得唐楚阳头晕目眩,有种想要再次晕过去的冲动,这帮女人,忒能吵吵了!

    “都给我噤声!既然我的乖孙没事,你们还瞎咧咧什么?!不知道重伤之人最需修养么?都给我到外面呆着去!!”

    一声苍老但却中气十足的女声暴喝,终于将唐楚阳从晕眩的边缘拉了回来,这苍老女声的主人似乎颇具威严,一帮叽叽喳喳吵闹不休的女人被她一声大喝,皆都面色一变,齐齐噤声,并且乖乖地低头离开了唐楚阳身边。

    那名容貌妩媚,美眸明亮,最先发现唐楚阳醒来的女子,在离开唐楚阳的身边之前还冲他扮了个鬼脸,轻声说了句:“等会儿姐姐给你拿最喜欢吃的人参果”,便耷拉着脑袋一脸顺从地快步离开。

    “人,人参果?哄小孩儿这是?地球上有那玩意儿么?”

    唐楚阳无奈地摇摇头,继而抬头看向了那苍老女音的主人,那是位一头华发的老太太,她身着一套华丽古装裙袍,仪表端庄地端坐在一张褐色太师椅上,她双眉长而绣,充满慈和的双眸清澈而秀丽,以唐楚阳的专业眼光来看,这面相,乃是一位大富大贵之人。

    可惜看完老太太的整张脸,唐初唐又禁不住叹气,这老太太虽然是个大富大贵的命格,但她颧骨高耸、两腮内陷、下巴尖尖、眉毛细秀而薄、额头向内挤压,虽然这样的容貌让唐楚阳判定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一定少有的美人儿。

    但就整体面相而言,却是克夫,克子,克父,克血亲,总之只要和她有血亲关系的男人,基本上都被他克完了。

    “幸好我和这位老太太没什么关系……”

    这是唐楚阳看完了这位大富大贵,但克尽所有男人的老太太的面相之后,唯一让他感觉欣慰的念头了,可是老太太接下来和声和气的一句话,却让唐楚阳彻底吓青了脸。

    “乖孙啊,咱们唐家就剩你一根独苗了,幸好你到底还是挺过来了,如若不然,我这老婆子可真没脸去下面面对唐家的列祖列宗了……”

    啊咧?乖孙?还独苗苗?!老太太,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小子我可是实实在在的孤家寡人一枚,这世上仅存的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就是我自己了,您这命格太硬,咱可不带乱攀亲的。

    您这命格,只要是个男人,沾上就死啊!

    唐楚阳被老太太一句话给惊得肝胆俱裂,差点儿没直接冲床上跳下去,可惜他受伤实在太重了,心里念头转得极快,但张着嘴巴吭哧了半天,愣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不能啊,您老人家认亲那就等于变相谋杀啊!

    心中急切之下,唐楚阳顿觉脑中剧痛,似乎脑海深处有什么东西突然钻了进去一般,那一瞬间痛入脑海深处的可怕痛苦,只一秒不到便再次把唐楚阳给疼昏了过去……

    PS:小猪新书终于面世了,诸位兄弟姐妹们,新书期间,推荐,收藏,点击都很重要,请再次给予小猪一点力所能及的支持!先行拜谢了……

第50章、地祗之基!    ps:呼唤一下,贫道上传已经有十万字了,还望各位道友多多支持,投点推荐票什么的。

    至于更强的大剑士,大骑士这些便是十一级。

    更高级的强者,在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通常情况下,魔兽从一出生开始就有固定的阶级,最弱的也有二级。

    准确来说,这头流苏火兔出生时应该是三级魔兽,成年后为四级魔兽,现在的实力应该达到了五级。

    如果不是进阶了的话,其实力不可能发生这样的变化。

    从流苏火兔体内取出的火焰魔晶,在雄狮城只有两个用处,其一便是提供给那个炼金术士学徒试验,企图炼制出更好的炼金药水或者魔法装备,其二就是充作一般等价物,说白了就是在富商之间等同于大额支票,犹如地球二战之前犹太商人喜欢用钻来交易大宗货物一般无异。

    毕竟,相对于随时可能降低含金量的雄狮城金币而言,从魔兽体内取出的魔晶是绝对无法造假的,或者说造假的成本已经超出了所能够套取到的金币数量。

    这么说吧,想要造出肉眼无法辨认的假魔晶,至少需要十一级实力的*师出手才行。

    别开玩笑了,任何一个*师都拥有自己的魔法塔,他们未必富可敌国,但却不屑于制作假魔晶,有那功夫还不如抄录几张魔法卷轴,更具有价值一些。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魔晶就是异界的通用货币,比黄金白银更为坚挺。

    当然,对于贾可道而言,这魔晶的价值应该在于其内蕴含的灵气之上。

    贾可道摸了摸冒出一点胡桩的下巴,寻思了一下,将火焰魔晶收了起来,准备回去道观后再仔细研究一下。

    接下来的路程里,贾可道原本打算有可能的话,再抓上几只魔兽,可荒野地带原本就不是物种茂盛的地方,一直到山谷口,两人都没能再遇上一只流苏火兔或者其它类型的魔兽。

    倒是回到山谷后,特伦斯在汇报这段时间的情况时提到了一种魔兽。

    负责管理田地的一个幸存者在几天前抓住了一窝掘地鼠。

    这种掘地鼠算是最弱小的魔兽之一了。

    如果单论战斗力的话,一个普通人类可以对付一大群。

    它们的特点在于其能够轻易驱使土系灵气,从而在土里轻松打洞,偏偏这种魔兽的智力不算低,能够与人类沟通,因而不少地方的农夫都喜欢豢养这种魔兽,利用它们喜欢翻土打洞的习性来对田地进行深耕。

    一头成年掘地鼠半天时间就能够深耕十亩,这几乎与一台小型手扶拖拉机的功率一般了,就算是五个壮劳力也未必能够比掘地鼠更厉害。

    贾可道听得特伦斯介绍,顿时生出了兴趣,让特伦斯带路。

    这掘地鼠完全就是鼹鼠的放大版,一对锐利的前爪在掘地时会散发出淡淡的黄光,掘地速度极快,将其放在地上,掘地鼠伸出前爪向地下一插,数秒之后一个小洞出现,便钻入地底不见,随后在田地内一条凸起的土埂开始形成。

    贾可道点了点,这掘地鼠对于耕作的助力的确不小,光看这速度,只需要有十只掘地鼠一天就能够耕出两百亩地来,即便是开垦荒地,一天也有百亩之多。

    贾可道盘算清楚之后看向那几只掘地鼠的眼睛就有些发亮了。

    掘地鼠的弱点就在于上到地面后行动力迟缓,很容易受到其它生物伤害。

    它们每个月就要繁衍一次,在生产的时候要上到地面两个小时,而它们的智力较高,大概有十岁男童的程度。

    它们愿意替人类耕作田地来换取自己生产时的安全,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掘地鼠每次繁衍一窝,两只幼鼠,幼鼠需要三个月时间成年,这个速度相对于田鼠来说算是很低了。

    不过对于人类来说,这个速度并不慢了。

    山谷里的掘地鼠一共有六只,三公三母,如果能够达到百分之百的存活率,那么在半年之后其数量将会超过六千多只。

    当然,即便是人类细心照料它们,每一窝里都可能会出现死胎,或者其它原因造成的死亡,因而实际数量将不会那么多。

    但即便如此,贾可道估算在半年后,这些掘地鼠的数量将会增长到两千只以上,何况它们并不需要人类提供食物,一些*的植物根茎就是它们的食物。

    这样一来,山谷内的幸存者在半年后就能够获得持续的粮食供给。

    贾可道随后便将带来的种子交给了特伦斯,让他分发给那些负责管理田地的幸存者。

    至于这些种子的种植方法,贾可道认为这并不需要学习,这里没有化肥,没有农业机械,更没有农药,不可能将地球上的农业模式完全照搬。

    何况这些负责管理田地的幸存者原本就是经验丰富的农夫,只需要提供给他们高品质的种子就足够了。

    除了掘地鼠之外,山谷内一切发展良好,也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毕竟贾可道离开的时间也就一周多点,山谷内里的一些田地种下的种子都还没发芽呢。

    当然,一点变化也没有是不可能的。

    贾可道站到了山洞旁边的山壁前,被镶嵌在山壁凹坑里的雕像在幸存者们的祭拜下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

    在贾可道的眼睛里,这尊雕像上的灵光虽说依然很稀薄,但较之之前至少增加了三成。

    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最多再过一周时间,这尊雕像就能够产生自己的灵智,从而化为五鬼一类的灵体。

    要说化为五鬼灵体之后,这雕像也完全没有战斗力,从表面上来看,还不如召唤出来的灰巾力士。

    但贾可道的脸上却带着微笑。

    因为这便是地祗的基础!

    什么是地祗?

    在东方神话传说里,地祗就是土地、城隍、山神、河伯等等一系列位于地面之上的神明,与他们对应的便是天庭之中的正神,例如日月五星,北斗,二十八星宿,历代各派祖师真人,雷火瘟斗四部正神等等。

    相对而言,绝大多数的地祗,其地位要低于正神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