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如果专精道家功夫的话,想要达到奥迪斯这种程度并不算太困难,只需要数年功夫可成。

    可问题是一般人压根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指点,以及练功所需要的各种药材。

    前者需要拜得懂真功夫的师父,后者需要大量的钱财。

    贾可道作为老君观观主,从小便算是泡在药水里了,从而淬炼出超乎常人的身体,也奠定了修炼道家法门的基础。

    换成一个普通人,即便是教会了他如何绘制符箓,也不可能绘制出有效力的符箓来,这就是区别。

    总之,道家功夫算是道门之中的基础罢了。

    既然三人有兴趣,贾可道也没有藏私,就在回去的山路上开始教授起来。

    最初步的东西是最简单的。

    如何调整呼吸来节约体力的消耗。

    光这一点,就让孟挺三人受益匪浅,虽说不至于立马疲劳尽消,但气喘吁吁之余也能够坚持赶路。

    下午烈日正当晒的时候,贾可道一行人终于赶回了老君观。

    接到贾可道电话通知的赵天亮早就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午饭,人却守在道观大门处,如同一个等候丈夫回家的小媳妇。

    早已饥肠辘辘的众人,此时也顾不得观主道童之分,坐下来便是筷子飞舞。

    不得不说,肚子饿了的时候,最能够体会出食物的美味。

    虽说孟挺三人也是饿得不轻,但贾可道与奥迪斯两人的表现却让他们看得有些连筷子都伸不动了。

    出现在他们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是饭桶,而第二个想法却是古人不诚欺我。

    原来传说里武林高手可日食只羊的说法并不是浮夸。

    贾可道还好,这段时间坚持服用人参首乌汤,使得饭量顿减,这一顿也就添了七八碗饭。

    而奥迪斯就不同了,他原本饭量就超乎凡人,这段时间跟着贾可道学习道家经典,也慢慢摸到了一点门路,正处于开始朝着炼精化气程度转变的时候,对于食物的需要暴增。

    偏偏在没有炼精化气之前,那人参首乌汤也不能随意服用,使得奥迪斯这一顿足足吃了大半桶饭还不够,逼得赵天亮不得不又去煮了一大锅面条方才填住他的嘴巴。

    吃过饭,贾可道给三人分了房间,让赵天亮带着三人熟悉道观。

    下午做晚课之前,贾可道又将三人召集过来,带到大殿,给三清上香,同时祭告祖师,老君观招收了三名道童。

    当然,这并不是正式加入老君观,因而仪式极为简单,若是贾可道决定正式收入门墙的话,就需要遍请各大名观道门前辈前来观礼,大肆宴请,就不是这样上上香就行了。

    上香之后便是晚课时间。

    贾可道首先给每个人发了一本道德经。

    道德经乃是道门经典的基础。

    孟挺三人一看是道德经,都不由得有些失望,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更希望直接学习一些符箓,道术什么的。

    不过接下来,贾可道对道德经的讲解极为风趣,倒是引起了三人的兴趣,就连早已熟读道德经的奥迪斯也坐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在接下来的数日时间里,贾可道给三人传授老君观的呼吸吐纳之法。

    这是道门功夫里的基础,简单来说,这基本上等同于小说里描述的内功心法。

    只不过,这呼吸吐纳之法乃是调节人体,排除杂质,益寿延年的功法,算是为下一步修行打基础的,倒是没有小说那样开山劈石的功效。

    当然,即便是只练习这种呼吸吐纳之法,时间长了,人也会出现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比如力气会渐渐超乎常人,耐力会变得很好等等,就连近视摘掉眼镜都不是什么传奇的故事,至于一些小毛病,基本上都不会生。

    当孟挺三人了解到这一点后,随即就明白了这种呼吸吐纳之法的宝贵价值,别的不说,若是将此法送给任何一个富商,换来千百万钱财都是等闲。

    当然,孟挺三人也没有脑残到这种地步,不过练习这呼吸吐纳之法的兴趣却骤然增加,除了早晚课,吃饭,打扫卫生等等之外,其余的休闲时间基本上就用在练习呼吸吐纳之法上了。

    三天之后,贾可道与奥迪斯背着装得满满的背包进入了黑色光门。

    贾可道需要在一周之内赶回才行,因为再过几天,古建筑修缮公司的专家就要来实地考察了。

    这因为如此,贾可道原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的,不过他有些担心山谷内那些幸存者的状况,所以不得不前往一次。

    背包内除了一些调料之外,其余的都装着种子。

    没错,就是种子。

    有小麦,玉米,红薯,土豆等等,甚至于还有一些蔬菜种子。

    小麦,玉米,蔬菜这些种子都是贾可道从县城农资公司里购买的高产品种,而红薯土豆则是经过脱毒的块茎。

    异界对于农作物来说就是一块宝地。

    贾可道看过小镇外种植的小麦,虽说由于灵气充裕,其单粒重量要超过地球上的高产小麦,但那毕竟是原始农业培育出来的作物,因而其亩产量比地球还少上一些。

    因而贾可道这次便带上了这些种子,希望在山谷附近开垦出一些田地来,以保证那些幸存者的粮食供给。

    如果不是转基因种子在县城压根就买不到的话,贾可道都准备带那玩意了。

    什么?转基因作物对人体有潜在的危害性?

    没事,且不提那些异界人类在肚子饿与可能出现的危害之间的选择,就算是有危害怕什么?异界人类的肉身强壮程度可是要超过地球人类的,即便是有一点点危害,只要不太过于致命都是小事。

    对于那些异界人类来说,能够吃饱肚子,其余的都算是小事。

    从山洞到山谷之间的路程没有出现太大的意外。

    要说意外的话,也有,快要到山谷的时候,一头兔子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朝着奥迪斯咧了咧嘴。

    贾可道倒是感觉这兔子有两大,第一是胆子大,在地球上,哪个兔子见到人类还不拼命逃的,可这头兔子却挡在路上,似乎还有点挑衅的意思。

第46章、偶遇秃驴!    “此乃真道童也!”

    贾可道听闻孟挺的事情后,不由得轻叹道。

    毫无疑问,像这样真心实意为了进入道观而愿意放弃已经找好的工作,非常人所不能。

    不过,此时的贾可道也没有了多的道袍,毕竟贾可道前往c市也就带了两件备用的道袍,当时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贾可道原本打算给三人几天假期回家看看,没想到三人均说不用。

    张庆明与流青云是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而孟挺则是担心回家后被父母盘问,这当道士可是他从小的梦想,但如果让父母知道,恐怕这道士也就当不成了,倒不如生米做成熟饭来得好。

    既然三人愿意立即去道观,那么贾可道也不再多劝,离开人才市场,在路边招了一个的士,谈好价格,奥迪斯体型太壮了点,只能坐副驾驶座,而贾可道也不得不与孟挺三人挤在后面。

    的士到了别山县城,天色已经完全昏暗。

    这个时候再赶山路就有些不太合适了,毕竟孟挺三人里,除了张庆明比较适应山路之外,其余两人恐怕这辈子都没怎么走过。

    因而,贾可道索性在旅馆订了房间。

    在附近寻了家饭馆,吃过晚饭后,贾可道便带着几人走进了一家裁缝铺。

    随着现代制衣业的高度发达,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裁缝铺都很少了。

    这家裁缝铺算是老君观的定点了。

    从老观主的师父那一辈开始,老君观的道袍就在这家裁缝铺里订做了。

    因而,在贾可道刚刚走入裁缝铺,正忙着裁布的那个中年裁缝便招呼了起来:“明阳道长,您来了,是订做道袍还是修补?”

    千万不要怪中年裁缝这么问,由于相当一段时间内,老君观的财政状况都处于破产边缘,使得贾可道以及老观主几年都没可能做一身道袍,更多时候都是请裁缝师傅帮着修补,以便让道袍美观大方的延长使用寿命。

    修补?贾可道冷哼了一声,道爷现在发了,还修补什么?

    “无量天尊,季师傅,贫道招了几个道童,你给他们量量长短,每人做三件道袍,帽冠、鞋子都配齐了,布料要最好的,别用差的来糊弄贫道。”

    贾可道这么一说,那个季师傅脸色就有些激动了,这可是大买卖上门了,看来给佛祖三清都烧香果然开始转运了。

    要知道这道袍的布料不能太差,从布料到手工,再加上帽冠、鞋子,每一身道袍至少要花费两百以上,何况贾可道要最好的,这一套下来就直奔四百块了。

    看看贾可道身后有四个人,每人三套,那么就是十五套,这也就是六千多块。

    对于季师傅来说,这样的大生意,几个月都遇不上一次。

    大客户上门,自然要侍候周到,季师傅急忙将自己老婆给叫出来,掺茶倒水,自己则是拿着皮尺一个个的量了起来。

    贾可道也要做几套新衣服的,但不急,等几个道童量了之后再说。

    坐在椅子上,贾可道端着茶杯就慢慢品了起来。

    就在几个道童尺寸尽数量好,轮到贾可道的时候,从裁缝铺后面钻出一个光头来。

    错了,是秃驴!贾可道差点就将口里的茶水一口喷到那光头上。

    这和尚,他认识!

    “阿弥陀佛,明阳道长,贫僧有礼了。”

    光头和尚穿着一身黄色僧袍,右手挂着一串念珠,见到一屋子的道士不由得一愣,随后又认出了贾可道,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过还是与贾可道行了一礼。

    “无量天尊,苦禅大和尚,贫道有礼了,不知道苦禅大和尚最近在哪里发财啊?”

    贾可道同样脸色不太好,不过对方都行礼了,自己不太好意思,但在行礼之后,贾可道的话就不太好听了。

    发财?和尚发财,这不就是讽刺这苦禅和尚不守清修,坏了贪戒么?

    这个苦禅,乃是别山县凌云寺主持。

    别山县的宗教事业不算发达,就只有凌云寺,老君观这么两座庙观。

    而佛道两家自古以来都算得上是对头了,现在虽说不像古代那样打得狗脑子都飞出来,但这一庙一观之间的关系可不太好。

    远的纠纷就不多说,就说贾可道当上观主之后发生的事情。

    五年前,一户人家办丧事,原本已经请到了老君观头上,贾可道都将做法事的一切器具准备完毕,结果对方不太好意思的说,老太太信佛,希望和尚给老爷子做法事。

    至此,两百块收入不翼而飞。

    事后贾可道才知道,是凌云寺抢了自己的生意。

    不过很快,贾可道以牙还牙,抢了原本属于凌云寺的一桩法事,手段是要价比凌云寺少了五十块。

    从此之后,这一寺一观就卯上了,你抢我的法事,我抢你的香客。

    偏偏两家的距离也不算太远,二十多公里罢了。

    不过,这里面老君观吃亏要远远超过凌云寺。

    没法,这年头和尚就是比道士吃香。

    几年时间下来,凌云寺肥得流油,而老君观差点连饭都吃不上,地盘完全缩水,除了夹山村算是本乡本土,凌云寺没法入侵之外,别山县其余地方,不管是法事还是烧香都被凌云寺给占领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对于苦禅和尚的不满就可想而知了。

    偏偏自己发了财的时候,遇上了这苦禅和尚,贾可道的话语自然不会太好听。

    “明阳道长,你这话就不对了,贫僧哪里会发什么财,一点一滴都是施主们的恩赐,吃饱饭而已,倒是比不上老君观啊,哈哈哈。”

    苦禅和尚原本就是靠口才吃饭,自然不会示弱,反倒是暗讽了贾可道一番,这番言语里暗喻老君观连饭都吃不起,让贾可道差点暴起直接动手了。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贾可道发现自己心神有些不稳,竟然给这个秃驴给激怒了,急忙在心头念诵了一段太上清净经,将心火压制了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