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也没有再理会苦禅和尚,在心里盘算起自己妄动心火的由来,至于这笔账,总有时间讨回来的。

    苦禅和尚在贾可道退让后,也不愿意在外面失了主持的颜面,装模作样的坐了一会之后,便取了做好的僧袍离开了。

    贾可道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冷笑一声,凌云寺肥得流油,那是以前自己的眼界太低。

    想来也是,这别山县的经济也就这样,较之g市市中区是差得太远,凌云寺就算是法事做得再多,又能够养活几个和尚?

    苦禅和尚都要自己来取僧袍,连个小沙弥都派不出,看来混得也不怎么样嘛。

    一念至此,贾可道的心火顿时消散,想想自己,现在老君观大小道士都有五个,外加一个厨师,应该比凌云寺混得更好吧。

    但贾可道并不知道,堂堂凌云寺怎么可能没有小沙弥,人家苦禅和尚亲自来取僧袍只不过是办事顺路罢了,再过半个小时就是县城富商王立马的葬礼法事,那些小沙弥都派去打前站做准备了。

    对于赚大钱的事情,苦禅和尚可不会怠慢,因而即便是自己亲自来取僧袍,也不愿意影响到法事的准备工作。

    人家这才是专业精神啊。

    待到尺寸尽数量好,贾可道选了布料,季裁缝便开始拨弄算盘。

    在啪嗒啪嗒的一阵算盘珠子响声之后,季裁缝报出了总价:“一共是七千八百块。”

    “奥迪斯,给钱。”贾可道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并不算贵,除了奥迪斯等人的道袍帽冠鞋子之外,自己的道袍由于是观主服饰,造价更高一些,使得总价超过了六千的预期价格。

    付过钱,贾可道便带着奥迪斯等人离开了裁缝铺。

    至于道袍,这几天都没可能取货了,毕竟人家季裁缝一共就两个人,这十五件道袍够他两口子忙上一阵子了。

    贾可道给季裁缝留了电话,如果做好了,通知一下,自己派个道童来取就是。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贾可道一行人便坐上了拖拉机,轰隆轰隆的往回赶。

    在类似于机耕道的路上坐拖拉机,这滋味可不好受,贾可道、奥迪斯、张庆明还好,没有什么反应。

    而流青云与孟挺两人就有些吃不消了,颠得太厉害了,短短一个小时,就颠得好似心肺快要从胸腔跳出来了一样,因而待到拖拉机停在山口外,流青云和孟挺两人不约而同的冲下了车斗,趴在路边就呕吐了起来。

    这吐了好一阵子后,那种呕吐的*方才结束,不管是流青云还是孟挺此时已经脸色惨白,双腿发软,看着这情况,别说走路了,站着都有点发虚。

    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现在的学生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

    罢了,须得帮他们一把,否则的话,恐怕天黑都赶不回去。

    拖拉机已经离开这里返程了,站在这里的就只有贾可道一行人。

    贾可道也不再犹豫,掏出几张清水符,轻轻一晃,火光燃起,随后便将其按入准备好的矿泉水瓶里,顿时矿泉水瓶里就变得乌黑一片。

    “把这个喝了会舒服一些。”

    贾可道笑着将矿泉水瓶递给了孟挺,相对于流青云来说,孟挺更容易接受这种事情。

    孟挺也有些将信将疑,不过自己跑来当道士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管他的,就算是没有用,喝点纸灰水也不会死人,孟挺接过水瓶,头一仰,便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

    这黑色的符水刚一下肚,孟挺就感觉水化为了一股暖流,开始从胃部朝着身体四周蔓延开来,由于之前的难受与现在的舒服交织在一起,使得孟挺还产生了一些莫名的快感。

    “舒服!真的管用!”

    孟挺有些惊喜,又想喝上一口的时候,瓶子却被贾可道拿了过去,递给了流青云。

    流青云的态度可要比孟挺更迟疑,但考虑到不能得罪观主,也就硬着头皮喝了两口。

    毫无疑问,他喝下符水之后的感觉与孟挺并没有任何差别。

    看到两人脸上的惊喜,张庆明不由得有些纳闷,这乌黑乌黑的水真的有那么好喝?

    “我喝点?”张庆明对于这种符水要比其他两人熟悉,毕竟家住农村,从小到大,得病的时候,什么神汉神婆的符水也喝过。

    孟挺两人喝了符水,精神要比之前好上了很多,剩下的符水自然也没多少,张庆明接过一口就喝光了。

    这就直接导致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除了走路之外,还得应付三个好奇宝宝。

    “观主,您真是太厉害了,那一手凭空生火是怎么玩的?教教我吧?”

    在三人之中脸皮最厚的便是孟挺了,错了,应该叫做求知欲。

    此时他几乎都快要吊在贾可道的袖子上了,而流青云两人也跟在贾可道身后,一脸期望的看着贾可道。

    要说凭空生火这一手,只要上过初中化学课程的人都知道,白磷在空气会自燃,而几乎所有的神棍神汉神婆或者那些走江湖的人都会玩点什么白纸自燃等等花活。

    换成古代的话,会玩这一手就直接被愚民们视为神仙了。

    但孟挺三人知道,明阳道长玩的这手凭空生火恐怕就不是什么白磷了。

    作为大学毕业生,再怎么傻,也知道白磷燃烧时会产生浓烟与剧烈刺鼻臭味,而贾可道的符箓燃烧时无烟无尘,光焰平静,甚至于还能够闻到一丝清香,而符箓本身却只有淡淡的朱砂气味。

    最关键的是制成的符水真的效果,而不是民间那些神棍神婆用来骗取钱财的假符水。

    明阳道长有真本事啊!

    就那么一瞬间,孟挺三人对贾可道就生出了敬仰之心,因而即便是接下来的山路走着有些辛苦,但依然扑灭不了他们对老君观的期待。

    实际上,贾可道这也是故意为之,不显现一点真东西来,人家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跟着你当道童?真以为现在的人都那么吃苦耐劳讲贡献?

    而奥迪斯背着三百多斤的大背包在山路上健步如飞,也让孟挺三人颇为羡慕,很显然,他们将奥迪斯的强壮有力完全归结于道家功夫的神奇了。

第45章、三道童    见奥迪斯不分男女的乱拉拢,贾可道捂了捂额头,将奥迪斯拉到一边,略微培训了一下。

    而在贾可道给其培训之后,所反映出来的效果就要好上很多了。

    毕竟奥迪斯块头大,穿着一身道袍,看上去又是友邦人士,按照大多数华夏人民对于友邦人士的热情好客,只要不是言语过分的话,在拦下对方的时候大多都不会被拒绝。

    张庆明,g市农业学院毕业生,植物生态学与植物遗传学双学士学位获得者,家乡是g市利县梨花村,作为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年轻人,张庆明每次回家都会受到全村老少爷们的追捧,甚至于有不少大妈争先恐后上门给他说亲。

    这种荣耀一直陪伴了他四年时间,走到哪里都有人指着他向不认识的人介绍道:“这就是我们村的庆娃子,可不得了,学习成绩好,以后一定能当大官。”

    不过随着大学毕业,由于各种原因,或学校、专业不吃香,或没有关系,张庆明心意的单位,屡屡应聘不上,气馁之下便径直回了家乡。

    可这一次回去后,张庆明的处境就不是当年的天之骄子了。

    不少乡亲听闻张庆明连工作都找不到,竟然回家务农,顿时流言蜚语就传遍了四周。

    在乡村里,这些流言蜚语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且不提张庆明的妹妹弟弟出去再也不好意思提起哥哥的荣耀,就说张庆明的母亲,在吃过饭后也很少去场坝里与人聊天了。

    在家里待了不到一个月,张庆明就不得不在冷言冷语之下离开了家,来到了g市。

    这次跑来人才市场,张庆明感觉自己的期望值降低很多了,既不要求专业对口,也不要求多高的工资待遇,只要能够让自己在这个城市里生存下去,另外获得一些工作经验,铺平以后的道路。

    不得不说,张庆明给自己的职业规划还算是不错,并且能够从实际出发。

    但真正机会来临的时候,张庆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犹豫了。

    “老君观?在g市下面的别山县?远倒是不远,离家挺近的。试用期月薪两千?还有三险一金?唯一的问题就是在试用期没有假期,不过同样享有三倍工资。”

    张庆明心里犹豫了。

    相对于之前的几个公司而言,这个老君观的待遇的确不错了。

    要知道,那几个公司所提供的职位也就是文员,试用期工资每月只有一千四,在g市,这已经与工资最低保障线快要持平了,至于三险一金要到半年试用期结束转正止才能够享有。

    不过当道士可不在张庆明的职业生涯规划之中,因而张庆明方才犹豫不决。

    “还犹豫什么?小兄弟,包吃包住还包服装,说实话,现在哪里还有这样的好工作啊。”

    奥迪斯一边说着,一边动了情,没法,他想起了当初自己还是个新兵的时候,在雄狮城当兵可不是个好选择,除了需要拼命训练之外,就连衣服铠甲武器都要自备,可不像面前这个小伙子,只要他愿意,那么立马就能够领到一身道袍外加一双经久耐用的千层底布鞋。

    还别说奥迪斯在经过贾可道的调教训练之后,口才的天赋算是发挥了出来。

    在他的忽悠或者说应该是真诚的劝说之下,张庆明晕头转向的签订了聘用合同。

    合同上清楚的规定了老君观与张庆明之间的工作关系以及一系列的福利义务,张庆明并没有注意到在合同某处所规定的五十年工作年限以及违约金金额。

    真是个热情冲动的年轻人啊,贾可道微笑着将合同收好,量了量张庆明的身高腰围,从大背包里取出一件道袍,让奥迪斯带着张庆明去卫生间更衣。

    当张庆明换好道袍回来的时候,就连贾可道都不由得赞了一声,好一个俊俏的小道士。

    张庆明的长相原本就不俗,现在有了生活的希望,再有道袍的加成,看上去倒是风度翩翩。

    不错不错,足以充当道观的门面了,贾可道随即便将张庆明定位为道观知客,毕竟长相不俗的张庆明作为知客,必定能够博取香客们的好感,从而捐出更多的功德钱。

    此时的贾可道有了巨款撑腰,其目标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修缮道观了,更有将老君观塑造为名山大观的念头,当然,这需要一点点的来,急不得的。

    有了张庆明加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跑到老君观招聘摊位前咨询的学生开始增加了。

    毕竟两个道士与三个道士在人眼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两个道士站在那里招聘,人家一看会感觉道观实力不够雄厚,而三个道士站在那里,道观不说很强,但至少不会是那些荒山野观。

    当然,跑来咨询的学生以女生为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且不提奥迪斯这个肌肉**,光是贾可道与张庆明两人,就足以让女生们瞩目了,没法,长得帅在很多时候都是占便宜的。

    到了午饭时候,老君观三人正捧着人才市场提供的盒饭猛啃的时候,一个学生主动跑来递简历。

    一人在手的贾可道可不像之前那样饥不择食了,拿出了观主的架子,从祖籍何方到什么学校都好好的盘问了一遍。

    流青云,g市别山县人,家住县城,g市教育学院哲学系毕业,与贾可道倒算是本乡本土了。

    当然,这番盘问也就是做个样子罢了,盘问完毕之后,贾可道又取出一件道袍让其穿上,而张庆明则是主动递过一个盒饭。

    相对于贾可道与奥迪斯而言,同样应聘道观的张庆明与流青云无疑是同类,两人一交流,发现对方竟然是校友,因而虽说彼此之间才认识,但冥冥之中却要亲热一些。

    上午加午饭时间,招收了两个道童,让贾可道有些欢欣鼓舞,想来下午应该能够招收更多的道童。

    但直到黄昏时刻,招聘会结束的时候,也就招收了一个道童。

    孟挺,家住g市市中区,g市师范学院语文系毕业生。

    与张庆明,流青云两人是为了工作不同的是,孟挺的家境不错,父亲是某局副局长,母亲是某校老师,他原本已经签订了市中区某学校。

    但听闻人才市场居然有道观招人,便放弃了已经签订的学校,急冲冲赶来应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