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次日清晨一大早,贾可道带着奥迪斯在酒店房间里做了简单的早课,吃过早饭,一堆油条外加一桶豆浆,便穿着一身道袍顶着服务员们那惊异的目光出门,在酒店外打了个的士,直奔人才招聘市场而去。

    尚未下车,不管是贾可道还是奥迪斯都被人才招聘市场外面蜂拥的人群给震惊了。

    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举目望去,就只见着一个个人头,市场的铁门都被挤得有点变形了。

    没法,这年头,每年大把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要么是专业不吃香,要么就是东挑西拣,想要找一个舒服且工资高的工作,拜托,现在这个社会除非你是某二代,想要找到这样的工作恐怕万里无一。

    再加上华夏大学特有的严进宽出,使得大学毕业生在参加工作后,单位还得进行二次教育培训,因而有工作经验的在招聘时就吃香,而才毕业的大学生在这方面就比较吃亏了。

    这样一年复一年的积累下来,就业形势更加严峻,因而人才招聘市场外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还好,下了车拨打一个电话,就有市场工作人员前来引路,否则就算是贾可道与奥迪斯两人也未必能够挤进去。

    从一个小门进入市场后,贾可道开始与奥迪斯一起布置租来的摊位。

    说是布置,实际上就是将打好的招聘广告牌,单位资料等等东西放好,贾可道两人则是坐在木桌后,等待着应聘者上门咨询。

    没多久,或许是市场方担心出事,便提前了几分钟将铁门打开。

    好家伙,铁门刚一打开,人群就好似洪流一样冲入市场。

    那些脸上带着少许稚嫩和满头汗水,在大热天西装革履的新毕业生,老毕业生好似百米冲刺一样直奔自己早已选好的招聘摊位。

    前后也就十多秒时间,一个个热门企业的摊位前就是人山人海了。

    贾可道满怀信心,自己之前进来的时候看了一圈,自己开出的工资较之那些大企业都不逊色,不愁招不到好苗子啊。

    看着那些直奔过来的毕业生,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阵感叹,年轻人有活力真好啊。

    此时的贾可道完全是以观主身份打量着这些可能成为道童的年轻人。

    不管怎么说,这些大学毕业生若是入了道观,在领悟方面应该比奥迪斯强多了,怎么说也是本世界的人,道教经典学习起来速度也要快上不少。

    贾可道此时完全沉浸在幻想世界中,想象着自己招上几十个道童,待到老君观修缮完毕,遍邀各地道友齐聚盛事,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笑意。

    待到贾可道的思绪回到现实,却有些愕然,那些直奔过来的学生连看都没有看贾可道这边一眼,从摊位前径直冲过,直奔后面的几个摊位去了。

    不对,还是有人的。

    后面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学生左右看了几眼,随后便朝着贾可道走了过来。

    贾可道顿时大喜,有门,虽说这学生长相有损道观形象,不过没事,贫道出手,保管一个月不到就能够还他一张潇洒俊俏的脸来。

    “喂,这个道士,问一下,巨浪化妆品公司的摊位在哪里?”

    学生一张口,贾可道就愣了,这口气可不太好,最关键自己表错了情。

    “不知道,不如看看我们老君观的资料,本观待遇优厚…….”

    贾可道想了想还是极力拉拢,不管怎么说,先夹到盘子里才是菜,可不能推给竞争对手了,再说了,选择权还是在自己嘛,以后有了好的,再淘汰就是了。

    贾可道心头想着好事,可对方一听不知道这三个字,转身就走,压根就没有半点留念,以至于贾可道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

    草!满脸青春痘还想进化妆品公司?就不怕将公司给拖累垮?贾可道生平第一次在心头骂出了粗话,没法,这让他有点激动了,当然他也就是在心头骂两句,也不可能让奥迪斯追上去教训教训什么的。

    又等了一会,依然无人前来咨询,看着附近那些公司的摊位排着长队,甚至于连一个什么包子连锁店都是人群扎堆,贾可道有些坐不住了,这样下去不行。

    要是一个道童都招不到的话,那就有点丢脸了。

    见到半天没人,奥迪斯也急了,朝着贾可道请示:“师兄,要不,我去宣传一下?”

    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只要不涉及一些不了解的事情,奥迪斯言谈举止不太容易看出是异界人类了。

    贾可道点了点头,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了,道观的情况,奥迪斯也是知道的。

    奥迪斯见贾可道点头,急忙起身,见一个男生经过,便一把拉住了对方,开始手舞足蹈的游说起对方来:“小兄弟,加入我们道观吧,福利好,工资高,有三险一金哦。”

    不得不说,贾可道给的待遇的确不错了。

    可对方一听,道观?拼命从奥迪斯手里挣扎出去逃走,临走的时候还扬言自己不想当和尚。

    这句话差点没把贾可道给气得晕死过去。

    什么时候道观跟和尚挂钩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你小子还是不是华夏人,连道士与和尚都搞不清楚?

    如果不是考虑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话,贾可道指不定让奥迪斯将他暴打一顿了。

    又一个学生走了过来,奥迪斯硬着头皮上前将对方拦下,不过却被贾可道给叫了回来。

    原因无它,对方可是一位千姿百媚的女孩,虽说道门之中有女冠,但老君观是绝对不收女冠的,这可是立观祖师传下来的训言,不可为之。

    虽说贾可道对于这条训言颇有不满,但却不能够反对,当年贾可道还是小孩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结果被老观主狠狠的抽了一顿,至今难忘。

    且不说那女孩绝不可能同意跑来当女冠,就算是同意,那还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指不定夹山村的那些八婆会传出什么不堪入耳的话语来。

第43章、发财了    当然,下一句却是冲着陶掌柜去了:“陶老板,怎么样?这山参转给我吧?”

    让人惊异的是,陶掌柜却拒绝了金大有的要求:“不好意思,金老板,这根山参,我准备拿来配药之用,不好意思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金大有也不好强逼,在店里开始闲逛起来。

    而在陶掌柜将钱打入银行卡后,贾可道便带着奥迪斯出了安芝堂。

    “师兄,我们不是还有人参吗?怎么不卖了?”

    奥迪斯在来到c市后,贾可道就吩咐他将称呼换了,什么大人大人的,别人听见了,指不定会感觉多么奇怪。

    “我们换个人卖。”贾可道笑了笑,开什么玩笑,虽说这安芝堂是老主顾,不过给的价格也太低了点,自己不知道价格,卖了一根给那陶掌柜,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就算那陶掌柜给出更高的价格也不行,贾可道怎么说也是年轻人,虽说不至于当场给陶掌柜难堪,但人参是不可能卖了。

    没多久,那个金大有就带着两个保镖满脸遗憾的走出安芝堂,很显然,在贾可道离开之后,他又去找了那陶掌柜,结果不言而喻。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过多描述,贾可道直接找上了这个金大有。

    面对贾可道摆出来十根老山参,金大有欣喜若狂。

    原来,这金大有虽说暴发户气息浓郁无比,但却是一个难得的孝子。

    因为母亲长期体弱多病,医生吩咐须得野参补气培元,因而这金大有一有时间就会来这药材市场购买野参。

    这十根老山参要比卖给陶掌柜的那根山参年份更老,这是必然的,陶掌柜那根仅仅只是里面最差的一根,是贾可道用来试水的。

    金大有拍了拍胸口,表示全部买下,至于价格好说,二百四十万,这个价格算是不错了,想要更高的话,就只能上拍卖了。

    问题是贾可道可没有那个时间去浪费。

    但接下来,金大有看着贾可道再度取出的五十根人参震惊了。

    这五十根人参至少都是百年以上的货色,一根六七十万,并不是笑话。

    金大有咬着牙买下了两根,一百二十万,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再多的话,他的公司就没有流动资金了。

    不过这金大有感谢贾可道给他留了人参,没有抬高价格,随即便通过自己的人脉给贾可道介绍了一家拍卖公司。

    贾可道将剩下的人参直接放在了拍卖公司,而拍卖公司以每根人参五十万元给贾可道支付了一笔暂付款,若是以后人参拍卖出去了,那么如实付账抵扣。

    拍卖公司的想法很简单,若一次性将这些人参放出去,恐怕野参的价格都会被打压不少,而每次拍卖几根的话,既提升了公司形象,又能够维持住价格。

    贾可道对此深表满意。

    就带出的这些人参而言,目前暂时给贾可道带来了近三千万的收入。

    摸着银行卡,以往一贯心静若水的贾可道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激动了。

    两千七百多万,如果全部换成一块钱一个的硬币,都能够铺满整个老君观了,厚厚的一层。

    何况待到这些人参陆陆续续拍卖出去,还会有一笔笔收入进帐。

    金大有给贾可道展示了c市人民热情好客的一面,贾可道在c市吃喝住行的费用他都包了。

    第一次住在豪华的四星级大酒店里,奥迪斯是直接失眠了,没法,这样奢华的住所,美丽的服务员,各种华丽的吊灯,柔软富有弹性的大床,别说雄狮城了,就算是王宫里,恐怕都比不上的。

    至于贾可道,在连续念诵数遍清静经之后,心态早已平息,此时坐在大床上脑海里盘算着如何使用这笔意外之财。

    首先,先将老君观修缮一遍是必须的,老君观太破旧了,简直让人有点无法容忍的感觉。

    除此之外,老君观到夹山村的石板路,夹山村到县城那一段山路都要尽量扩宽一下,这也算是老君观给山民们的一点福利了。

    何况,那山区过于崎岖狭窄的话,恐怕修缮老君观的建筑材料都很难运输进来。

    总不可能让贾可道与奥迪斯没日没夜的充当搬运工吧?

    再说了,路修好了,以后的一些运输费也可以节约不少。

    另外老君观还需要招募一些道童。

    将老君观发扬光大,这可是老观主的宏愿,不可怠慢。

    寻思了一会,贾可道拿起才买的手机,回忆了一下使用方法,给金大有拨打了一个电话。

    不管是修缮老君观还是重修山路,都不是县城那些小建筑队所能够担负的重任。

    当然,如果让他们修,不是不行,问题就是贾可道需要承受质量不过关的后果。

    金大有接到电话,没有丝毫推卸,给贾可道介绍了一家拥有古建筑修缮证书的建筑公司,古典专业建筑公司。

    这个证书可不是一般建筑公司所能够拿到的,在国内这类证书极少,可以这么说拥有了这样的证书,什么寺院,道观,古董建筑都可以接活了。

    而没有这个证书的建筑公司,人家请都不会请你,要是将古建筑给修坏了算谁的?

    与这个古典专业建筑公司联络之后,贾可道付了十万块定金,对方将会派出专家,数日后前往老君观实地考察勘察,以便设计出修缮方案,至于修路什么的,对方更是喜出望外,毕竟像修路这样的工程,其要求可要比修缮古建筑低太多了,算是搭的肥肉。

    忙完了这些之后,贾可道也不在c市停留,与金大有告别之后,便急冲冲的带着奥迪斯乘车返回了g市。

    贾可道回到g市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一趟g市的人才招聘市场,询问了一下人才招聘会的召开时间。

    还好,g市虽说刚刚建市不到十年,但由于政策的倾斜,这些年来经济比较活跃,使得人才招聘市场也随之繁荣了起来。

    g市的人才招聘市场每周都会开办人才招聘会,如果遇到大企业招人的话,也会不定时开办。

    贾可道的运气不错,现在八月初,大学毕业生正好毕业不久,人才招聘市场这段时间每两天开办一场招聘会,而明天就有一个大学毕业生专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