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得陶掌柜的话,贾可道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哀伤,对于他来说,老观主就是他的父亲,每当有人提及于此的时候,贾可道心头都会生出一些难过。

    “无量天尊,陶掌柜,吾师仙游已有却五年了。”

    陶掌柜一听此言,不由略微呆愣,片刻之后长叹一声:“年纪大了,老朋友也一个个的去了。”言语之中透露出的哀伤并不亚于贾可道。

    两人寒暄一会,便进入了正题。

    “不知明阳道长这次过来有什么好货出售给小老儿的?”

    在商言商,即便感叹岁月不饶人,在进入正题之后,陶掌柜依然是直奔主题。

    要知道老君观在之前的交易中,可是带来了不少好货,量少但品质高,每次都能够给安芝堂带来不小的收益。

    那可是都是真正的野货,就现在全国的药材市场而言,真正的野货太少了,举目皆是用化肥催生出来的药材,虽然量大,但药效较之野货就差得太远了。

    关键是,一些惜命的达官贵人在这些方面可是不惜成本的,上了年份的野参,灵芝,龙涎香,冬虫夏草,何首乌等等之类野生名贵药材一旦出现在市场上,顿时就会卷起狂风巨浪,那些有钱人就会挥舞着支票抢购这些天材地宝。

    简单来说,老君观这样的野生药材供应商对于安芝堂来说就是财神爷了,虽说在供应很不稳定,但每一次都会带来比较大的收益。

    面对陶掌柜的直掏黄龙,贾可道笑而不语,从袖口里摸出一个纸包来,推到了陶掌柜面前。

    嗯?这是?陶掌柜心头有些激动,作为一个在药材上浸淫数十年的药商而言,当贾可道将纸包拿出来的时候,一股熟悉的药味随即传入他的鼻子里。

    是人参,没错,绝对是人参,并且至少是二十年以上的老山参!

    种植园里出产的园林参,或者移植的林下参都没可能有这样浓郁而特殊的药香味。

    记得上次收到这样的老山参,恐怕也有五年时间了。

    陶掌柜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却又小心翼翼的剥开了纸包。

    果然是老山参!陶掌柜的眼睛都直了,这根老山参的年份至少五十年以上了,至于是真是假,别开玩笑了,若是那些入行不精的人或许会看错,但对于陶掌柜这样的药精而言,就算是做得再真的拼凑假山参,自己一眼都能够看出来的。

    其诀窍只有一点,手熟尔。

    任何一个人在这一行当里浸淫个数十年,都会拥有这份眼力的。

    让伙计取来一根药秤,陶掌柜将人参称了一下,不由得有些遗憾的说道:“参是好参,足有五十年,就是须有些损了,破坏了品相。”

    的确如此,贾可道在翻挖这些人参的时候,虽说已经很小心了,但毕竟人参数量太多,在挖取百年以上老山参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碰断参须,但在对付这些五十年到百年之间的老山参,就要马虎多了。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拿来自己吃的,少部分出售,即便是碰断几根参须,年份在那里,价格也不会少太多的。

    毕竟这是人参并不是邮票,即便是只剩下主根,其价值也不会低于原本应有的百分之四十。

    “陶掌柜,您出个价吧,贫道也懒得四处转悠了。”贾可道听得陶掌柜的话语也不生气,做生意就是这样,嫌货才是买家,只有挑剔货物的人才可能是购买货物的主顾。

    “这个数。”陶掌柜伸出了一根食指,心头却在打鼓,这些年来,老山参的价格在富人们的推波助澜之下,不断高涨。

    在十年前,十万块可以买到一堆老山参了,但现在,二十年的山参都有人敢于叫出七八万的高价来。

    当然,这仅仅只是个例,但也由此可以看出老山参越来越稀少的现状,物以稀为贵嘛。

    要说贾可道这根五十年份的老山参,出价十万,的确有点低了,若是陶掌柜转手出去,就凭这品相,至少能够卖出二十万乃至于更高的价格,若是拿去拍卖,除掉手续费,不会低于三十万。

    毕竟今年市场上还没出现过这样年份的山参。

    “行,陶掌柜,这根山参就让给您了。”

    贾可道对于现在的价格也不是太了解,不过想到这陶掌柜原本就是老主顾,应该不会吃相太难看,因而便点头应允了。

    见到贾可道点头,陶掌柜不由得一喜,便准备将人参收好,这几天c市下着小雨,可别潮着了,影响了品质。

    就在这时,从店门处进来一个中年胖子,身后跟着两个黑衣男子,其衣着品味说不上档次,不过这没有阳光也戴着一副金丝墨镜,脖子上挂着指头粗的金项链,双手七八枚好似扳指的金戒指,一股子暴发户的气息扑面而来。

    “慢着,陶老板,你手里是什么?”

    暴发户男子看到陶掌柜手里的山参眼睛不由得一亮,随即好似风一样直奔过来,其身后那两个貌似保镖的黑衣男子都来不及跟上。

    “啊,是金老板?”

    陶掌柜一时间倒是被这位金老板被搞晕了,手上的山参随即便被金老板给抢了过去。

    “是山参?恐怕有五十年了吧?”

    这金老板别看一副爆发户气息,但眼光却不差,一眼就将手中的山参给认了出来。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语就让陶掌柜脸上有些变色了:“是这位小道长的吧?行,我买下了,二十万够不够?”

    这可是断人财路啊。

    贾可道摇了摇头:“无量天尊,这位金施主,山参已经卖给了陶掌柜。”

    说到这里,贾可道转首给陶掌柜说了一串银行卡账号:“陶掌柜直接打入银行卡就是了。”

    这样的峰回路转,不但让陶掌柜呆了,就连那个金老板也不由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贾可道。

    贾可道知道这两人恐怕看自己是个傻子,这是基于道心的坚持,贾可道也不可能给别人解释什么。

    “佩服,佩服,小道长,你是我金大有人生第三个佩服的人。”

    这个叫做金大有的暴发户在反应过来之后对贾可道大为赞赏。

第41章、衰运世界纪录    这种手法对于普通运气的人来说,效果称不上明显。

    但对于杀了人的人来说,就比较致命了,何况,贾可道将其运气改变的时间锁定在十天之后,相信有了这十天的积累,三个劫匪即便是逃脱了衰运,以后也没可能作恶了。

    将三人丢到树林里,贾可道回到车厢,司机一轰油门,好似后面追着一头老虎一般,拼命加速前冲,使得贾可道不得不提醒他注意安全。

    虽说这车翻在江里,未必就会让自己丧命,但如果因为这司机发神经将这一车的人给连累了的话,贾可道不愿意看到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巴车开得很平稳,也没有什么再多的意外发生。

    不过,半个月之后,g市某商业小报上就刊登了一则新闻。

    “如果说倒霉这种事情有吉利斯世界记录的话,那么本市长新街的三位窃贼应该能够夺得这项世界冠军了。张某、李某、程某三人在三日前潜入本市富商王某某位于郊区的别墅行窃,谁想知,刚翻墙进入,一股风吹来,原本被剪断的高压防护线就掉在了程某身上,当即将程某击倒在地,最终烧成焦炭。而张某、李某随即便被王某某养在别墅里的藏獒发现,在张某逃避狗咬的过程中,不慎绊倒,头触地昏迷,摔入游泳池淹死。李某幸运逃脱,在回城路上被一辆超载冲卡的卡车撞死当场。整个事件就好似一场死神来了。”

    这则新闻的影响并不算大,仅仅只是让市民们在茶余饭后多了一点谈资罢了。

    c市在三个多小时后,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车上大部分乘客都是第一次见到省城,看着那一座座高楼大厦,不由得眼睛都瞪大了。

    不过对于贾可道而言,c市仅仅只是自己换取现金的地点罢了。

    走出车站,贾可道招了一辆的士,朝着药材市场而去。

    这一点不用奇怪,虽说贾可道很少离开老君观到外面来,但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老观主在世的时候可是带着贾可道来过省城不少次。

    到了药材市场,一群掮客见到两个道士下车,急忙围拢过来,纷纷叫嚷道:“道长,您要买什么药材,找我就是了,保证让您买到够年份的药材!”

    贾可道却淡定的笑笑,没和这些人多话,带着奥迪斯就从包围中穿了过去。

    这些掮客有利有弊,有利之处便是能够给来到药市的顾客提供便利,使得需要大宗货物的顾客能够比较容易找到合适的货源。

    这弊处就是增加了顾客的成本,毕竟这掮客指路引路,都是要收费的,最让人恶心的是,有些掮客为了好处,不惜损害顾客的利益,介绍的一些药商以次充好,使得顾客损失惨重。

    何况,老君观原本就有老主顾,老观主也带着贾可道去过几次,压根就不用让这些掮客多赚一道钱走。

    c省多山,拥有全国百分之七十五的药材品种,由此这c市的药材市场在全国也是叫得上名号的。

    寻常人士来到这里都会被这市场的庞大而震惊,何况奥迪斯这个从异界来的土鳖。

    之前沿途过去那一栋栋高楼大厦就让奥迪斯感觉震撼无比了,而眼前一排排散发出奇异药香的药店,簇拥的人群,更让从进入市场门口开始,奥迪斯就陷入到痴呆状态了。

    奥迪斯第一个反应是这里的药店太多了,别怀疑奥迪斯怎么会认出药店来,即便是在雄狮城,也是有药店的,只不过由于对药材的辨认,利用效率极低,使得那里的医术近乎于一种原始巫医的效果和程度。

    而奥迪斯第二个反应就是这里的人太多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头,好似蚂蚁大军出动,各种议价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让人就好似身处无数蚊虫之中。

    贾可道在一家悬挂着安芝堂的药店前停了下来。

    安芝堂?!贾可道揉了揉额头,有点印象,老观主带着自己来过几次,出售了一些药材,这安芝堂出价还算合理,就这家先看看吧。

    这里的药店绝大多数都是批发为主,外带一点零售业务,药店规模自然不会太小。

    走入药店,一眼过去便是两排玻璃药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药材,一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正看着玻璃药柜里的样品,一个药店伙计正细心介绍着。

    不过药店内并不只是一个伙计的,见到两名道士进来,另外一个药店伙计随即便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即便是见到奥迪斯这个白种面孔的道士脸上也不见半点异色:“两位道长,请问有什么需要可以为您服务的?”

    看看,这话说得多好,不管你是买还是卖,我都为您服务。

    贾可道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伙计,他脑子里没有印象,想来应该是后面招的人手,毕竟自己当年年纪太小了。

    “无量天尊,请问陶掌柜在不在?”

    贾可道问道。

    “嗯,请问道长道号?”

    听得贾可道提及自家老板,伙计顿时一收笑容,询问道。

    这是必然的过程,总不可能在报告老板的时候,对方的名字自己都不知道吧。

    “贫道道号明阳,你说老君观故人来访就是了。”

    上次见面到现在都有十来年了,贾可道有些担心那位陶掌柜不记得自己,因而索性将老君观的名号报上,想来这就不容易造成误会了。

    伙计随即将贾可道两人引到一排座位前坐下,奉上两杯盖碗清茶,便朝着店后走去。

    奥迪斯对于茶水这类东西已经习惯了,倒是像模像样的端起茶水品味起来,这药店进出的顾客都是腰缠万贯的老板,用来待客的茶水自然不会太差,至少要比老君观里的茶叶渣子强多了,因而奥迪斯喝了一口,双眼就有些发亮,专心致志的对付起茶水来。

    没多久,一个头发花白,长着一缕山羊胡子的老人便从店后走了出来,见到贾可道眼睛一亮,径直便走了过来,双手一抱,声音洪亮,完全不似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明阳道长,上次见面至今有十年了吧?不知鸿夕观主现在怎么样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