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种手法对于普通运气的人来说,效果称不上明显。

    但对于杀了人的人来说,就比较致命了,何况,贾可道将其运气改变的时间锁定在十天之后,相信有了这十天的积累,三个劫匪即便是逃脱了衰运,以后也没可能作恶了。

    将三人丢到树林里,贾可道回到车厢,司机一轰油门,好似后面追着一头老虎一般,拼命加速前冲,使得贾可道不得不提醒他注意安全。

    虽说这车翻在江里,未必就会让自己丧命,但如果因为这司机发神经将这一车的人给连累了的话,贾可道不愿意看到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中巴车开得很平稳,也没有什么再多的意外发生。

    不过,半个月之后,g市某商业小报上就刊登了一则新闻。

    “如果说倒霉这种事情有吉利斯世界记录的话,那么本市长新街的三位窃贼应该能够夺得这项世界冠军了。张某、李某、程某三人在三日前潜入本市富商王某某位于郊区的别墅行窃,谁想知,刚翻墙进入,一股风吹来,原本被剪断的高压防护线就掉在了程某身上,当即将程某击倒在地,最终烧成焦炭。而张某、李某随即便被王某某养在别墅里的藏獒发现,在张某逃避狗咬的过程中,不慎绊倒,头触地昏迷,摔入游泳池淹死。李某幸运逃脱,在回城路上被一辆超载冲卡的卡车撞死当场。整个事件就好似一场死神来了。”

    这则新闻的影响并不算大,仅仅只是让市民们在茶余饭后多了一点谈资罢了。

    c市在三个多小时后,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车上大部分乘客都是第一次见到省城,看着那一座座高楼大厦,不由得眼睛都瞪大了。

    不过对于贾可道而言,c市仅仅只是自己换取现金的地点罢了。

    走出车站,贾可道招了一辆的士,朝着药材市场而去。

    这一点不用奇怪,虽说贾可道很少离开老君观到外面来,但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老观主在世的时候可是带着贾可道来过省城不少次。

    到了药材市场,一群掮客见到两个道士下车,急忙围拢过来,纷纷叫嚷道:“道长,您要买什么药材,找我就是了,保证让您买到够年份的药材!”

    贾可道却淡定的笑笑,没和这些人多话,带着奥迪斯就从包围中穿了过去。

    这些掮客有利有弊,有利之处便是能够给来到药市的顾客提供便利,使得需要大宗货物的顾客能够比较容易找到合适的货源。

    这弊处就是增加了顾客的成本,毕竟这掮客指路引路,都是要收费的,最让人恶心的是,有些掮客为了好处,不惜损害顾客的利益,介绍的一些药商以次充好,使得顾客损失惨重。

    何况,老君观原本就有老主顾,老观主也带着贾可道去过几次,压根就不用让这些掮客多赚一道钱走。

    c省多山,拥有全国百分之七十五的药材品种,由此这c市的药材市场在全国也是叫得上名号的。

    寻常人士来到这里都会被这市场的庞大而震惊,何况奥迪斯这个从异界来的土鳖。

    之前沿途过去那一栋栋高楼大厦就让奥迪斯感觉震撼无比了,而眼前一排排散发出奇异药香的药店,簇拥的人群,更让从进入市场门口开始,奥迪斯就陷入到痴呆状态了。

    奥迪斯第一个反应是这里的药店太多了,别怀疑奥迪斯怎么会认出药店来,即便是在雄狮城,也是有药店的,只不过由于对药材的辨认,利用效率极低,使得那里的医术近乎于一种原始巫医的效果和程度。

    而奥迪斯第二个反应就是这里的人太多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头,好似蚂蚁大军出动,各种议价的声音汇聚在一起,让人就好似身处无数蚊虫之中。

    贾可道在一家悬挂着安芝堂的药店前停了下来。

    安芝堂?!贾可道揉了揉额头,有点印象,老观主带着自己来过几次,出售了一些药材,这安芝堂出价还算合理,就这家先看看吧。

    这里的药店绝大多数都是批发为主,外带一点零售业务,药店规模自然不会太小。

    走入药店,一眼过去便是两排玻璃药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药材,一个穿着西装打领带的中年人,正看着玻璃药柜里的样品,一个药店伙计正细心介绍着。

    不过药店内并不只是一个伙计的,见到两名道士进来,另外一个药店伙计随即便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即便是见到奥迪斯这个白种面孔的道士脸上也不见半点异色:“两位道长,请问有什么需要可以为您服务的?”

    看看,这话说得多好,不管你是买还是卖,我都为您服务。

    贾可道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伙计,他脑子里没有印象,想来应该是后面招的人手,毕竟自己当年年纪太小了。

    “无量天尊,请问陶掌柜在不在?”

    贾可道问道。

    “嗯,请问道长道号?”

    听得贾可道提及自家老板,伙计顿时一收笑容,询问道。

    这是必然的过程,总不可能在报告老板的时候,对方的名字自己都不知道吧。

    “贫道道号明阳,你说老君观故人来访就是了。”

    上次见面到现在都有十来年了,贾可道有些担心那位陶掌柜不记得自己,因而索性将老君观的名号报上,想来这就不容易造成误会了。

    伙计随即将贾可道两人引到一排座位前坐下,奉上两杯盖碗清茶,便朝着店后走去。

    奥迪斯对于茶水这类东西已经习惯了,倒是像模像样的端起茶水品味起来,这药店进出的顾客都是腰缠万贯的老板,用来待客的茶水自然不会太差,至少要比老君观里的茶叶渣子强多了,因而奥迪斯喝了一口,双眼就有些发亮,专心致志的对付起茶水来。

    没多久,一个头发花白,长着一缕山羊胡子的老人便从店后走了出来,见到贾可道眼睛一亮,径直便走了过来,双手一抱,声音洪亮,完全不似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明阳道长,上次见面至今有十年了吧?不知鸿夕观主现在怎么样了?”

第40章、惩罚    何况奥迪斯身上穿着道袍,给人更有一种武林高手的气势。

    “干!臭道士。”

    那劫匪仅仅只来得及骂出一声,就被猛冲过来的奥迪斯一把抓住了脖子举了起来,随后朝着车厢地板就是一撸,嘭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就连地板都震起一片灰尘。

    这还是奥迪斯手下留情了,如果不留情的话,就直接撞过去,保管这劫匪好似面饼一样贴在车厢后壁上,五脏俱裂。

    不过就这么一下,那劫匪也被当场撸晕了过去,光看其嘴角的血,恐怕也受了内伤。

    奥迪斯也就用了一分力,若是用上全力,这车厢地板都会被撸出一个大洞来。

    至于人,自然也会没气的。

    这时车尾那个劫匪冲了过来,手里匕首朝着奥迪斯的腰间就是一刀刺了过去。

    这一刀极为狠毒,只要刺中了,保管肾脏破裂,就算是治好了,一辈子也就是废人了,何况这治好的几率也不会超过三成。

    奥迪斯转头朝着那劫匪嘿嘿一笑,直接就是一拳打了出去。

    那劫匪的匕首刚刚刺出,就感觉腹部一痛,一瞬间好似周身力气被尽数抽走了一般,手上的匕首再也握不住,啪嗒一声掉落地面。

    接着就看见一只拳头从小到大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嘭,再接下来,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看到这一幕,那个劫持司机的劫匪眼睛珠子都快要掉落下来了。

    哥几个干这个几年时间了,从来都是没一个人敢于反抗,今天是怎么了,不但有人敢于反抗,自己那哥们转眼之间便被人撂倒,这难道是自己白日做梦么?

    劫匪不由得揉了揉眼睛,不过眼睛一眨,一个年轻道士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干嘛?别过来!”

    劫匪这个时候胆寒了,挥舞着匕首想要阻止贾可道过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之前被他威逼的司机悄然从座位旁边抽出一把特大号扳手,趁着他注意力转向贾可道的时候,就朝着他头上狠狠来了一下。

    司机的力气虽说比不上奥迪斯,但也不小,就这么一下,劫匪眼前一阵天花乱坠,眼前漆黑倒了下去。

    看着躺倒在司机身旁那个劫匪头上的青紫大包,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无量天尊,施主难道就不怕被其报复?”

    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敢于出手偷袭劫匪的司机一听此言,脸色都有些变了:“这个,这个,道长您说怎么办?”

    看这司机的神色,大有将三名劫匪直接丢入江中,绝了后患的打算,毕竟这司机是长久跑这条线路的,就算是将对方交给警方,等到人家多少年后刑满释放,跑来寻仇,自己可就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只不过车厢里还有二十多人,众目睽睽之下,司机就算是有包天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的。

    “我说怎么办?呵呵,以贫道之见,应该让大家来说说。”

    贾可道脸上挂笑,转身朝着车厢众人说道。

    唯一的问题就是,车厢里一片寂静,竟然没人响应贾可道的话语。

    这着实让贾可道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没法,按照华夏上古名言: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风格,出现这样的情况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对于这些乘客来说,除了那个尚在哭泣的女孩之外,其余的人考虑到的问题与司机并无差异,害怕报复,虽说以后未必就会碰上这些劫匪,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多数人依然选择了沉默。

    不过在这个时候,就是小弟体现自己价值的时候了。

    奥迪斯可不笨,见到冷场了,提着那两个被他打晕过去的劫匪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大人,要不将他们救醒吧?”

    奥迪斯这句话一出,车上的人就坐不住了。

    开什么玩笑,要是将这三个劫匪给救醒,将自己这些人给认准了,恐怕后面自己就麻烦了。

    “将他们送进派出所吧。”

    那个被劫匪猥亵的女孩站了起来,提出的建议完全属于普通老百姓的思想范畴。

    而接下来那几个貌似外出打工的民工兄弟所提出的建议就比较狠了,听得周围的乘客身体一抖:“把他们绑上直接沉江算了。”

    不管怎么说,随着三个劫匪被干晕过去,车厢里顿时变得活跃了起来,乘客们纷纷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就好似这几个劫匪是被他们干翻的一般。

    送派出所?这个太耽误时间了,贾可道呵呵一笑,不予考虑。

    而沉江?谁去?你去还是他去?这完全就是愤慨之言,没有经过脑子思考。

    最终,贾可道决定将三人送下车,丢在路旁的森林里,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这三人也算是受到惩罚了。

    在这样潮湿的森林里昏睡几个小时的话,不管是潮湿的影响还是蚊虫叮咬,就算是铁打的汉子苏醒之后都会得上一场大病。

    但最终的结果还是贾可道将几人丢进森林前,在他们身上戳的那几指头。

    这几指头并不是传说之中的点穴。

    贾可道戳了这几下之后,旁人完全看不见什么动静,但在贾可道的眼里,这三个劫匪体外与气运折射融合在一起的戾气,就好似被戳开了一个小孔,开始慢慢朝着体内流淌而去。

    截运引流!

    只有贾可道这样实力的道士才可能做到这一点了。

    这种手法与诸葛孔明的七星借命有些相似,不过主要是将对方的福气好运,衰运歹命提前激活。

    由于并不是凭空改运,因而对于施术者的反噬很小。

    不过这种手法的缺点就在于不管是福气好运还是衰运歹命被激活之后,在短时间内,这种命运就会笼罩在对方身上,福则大富大贵,红得发紫,做什么都顺利无比,衰则霉运罩顶,即便是走路都可能摔跟头,打麻将被人糊天胡,喝口水都要呛着。

    当然,这仅仅只是短时间内,只要过了这段时间,运气就会自行扭转,将之前变化的运气弥补回来,福气变衰运,衰运变福气。

    总之,会让人有一种大喜大悲的刺激感。

    而对于那三个劫匪来说,恐怕未来的一个月时间就是他们人生终点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