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福火低矮,摇摇欲坠,禄火却接近半尺,寿火倒是与那位中年男子差不多。

    看到这里,贾可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双手位置带血,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三个年轻人杀过人,只有杀过人的人,其气运折射才会呈现出这样的血红,其中每一丝血红代表着一条人命,由此可以看出这三个年轻人最多杀了三个人,最少杀了一个人。

    这可谓是双手血腥啊。

    当然,要说双手沾血,这里最多的还算是奥迪斯了。

    作为曾经的雄狮城剑士,奥迪斯手上沾的血可不算少,从贾可道的角度看过去,奥迪斯手上的血丝已经超过数十之多了。

    而贾可道自己手上的血丝也有一些,不过与那三个年轻人相比,这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三人杀的可是无辜之人,其福寿双火如此低矮,虚弱,完全是因为其头顶有一片乌云。

    这是杀害无辜之人之后,其怨气凝结于身所形成的戾气罢了。

    一般情况而言,这戾气有改变性情,避鬼避邪的作用,只要人年轻,气血旺盛就不用过于担心戾气对气运的影响。

    因而这三个年轻人的情况让贾可道看了都有些奇怪。

    不过在掐指略微一算之后,贾可道笑了,自己倒是将自己给忘记了。

    这明显是撞铁板的衰运降临啊,而这块铁板很明显就是自己与奥迪斯了。

    也就是说,这三个年轻人上了这车,若是安分老实的话,贾可道自然不会去正义举报,毕竟这三人现在都没有被法办,说明那杀人之事极为隐秘。

    若是三人胆敢在车上做些什么的话,就活该他们倒霉了。

    别看这三人腰间鼓囊囊的好似别着匕首什么的,让人见了就心虚气短,但这些落在贾可道与奥迪斯的眼里,那就是个菜。

    先别提两人的实力,就说贾可道与奥迪斯所见过的厮杀,放在这三人面前,恐怕当即就会吓得腿软尿喷。

    随着三个年轻人上车,车上的气氛顿时变得略微有些紧张,毕竟大家都不是傻瓜,见到混混还会以为是好人。

    三个年轻人分别在车尾,中间以及车门附近寻了空位坐了下来。

    司机发动汽车很快就离开了饭店。

    由于c省多山,因而从g市到省城c市的省道不少地方也在山区转悠。

    开出市区也就大半个小时,就顺着一条江河进入山区。

    坐在中巴车上看过去,左边是一条河水清澈,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一些白光,这便是著名的白纱河了,由于流域植被茂盛,水土流失率很低,使得河水清澈见底,再配以河底那细腻的白沙,在有太阳的时候,阳光反射,犹如一条白纱,从而得名。

    而右边则是在c省都罕见的松树林,一江一林,相互映衬,就连贾可道都是看得津津有味,若是放在那些经济发达地区,这里恐怕早就被开发为风景旅游胜地了。

    就在众乘客将注意力转移到窗外的时候,那三个年轻人便开始行动了。

    坐在车门边的年轻人站立起来之后,直接就将掏出的匕首架在了司机的肩膀上,阴阳怪气的笑道:“大哥,今天我们兄弟借贵地办点事情,还望大哥海涵,将车停到前面那个转弯处去,快点!不然老子给你两刀!”

    话到了后面,就变得恶声恶气了,刀锋离司机的脖子也就剩下不到几根毛的距离,司机被这一刺激,手一抖,方向盘就跟着动了,中巴车转即就朝着江里冲去,吓得司机一脚就将刹车给踩住了。

    车一急刹,车内顿时人仰马翻,就连那用匕首架在司机肩膀上的年轻人都差一点直接撞在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我草你大爷,想害死老子啊。”

    年轻人刚一站稳,就气急败坏的一脚踢在司机身上。

    而坐在车尾和车身处的两个年轻人也顺势拔出匕首,叫嚷起来:“兄弟几个这几天手头有些紧,还望各位乡亲父老赞助一点。”

    抢劫!

    顿时所有乘客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让人惊骇的词语来。

    看到这一幕,一贯以温顺善良而著称的华夏国民顿时就缩了,女人捂住嘴不敢叫喊出来,而男人多数都是感觉双腿有些发软,反倒是几个穿着最为破烂的山民一脸愤怒,但却因为手无寸铁,只能干瞪着。

    “你,把钱包给我拿来!”

    啪啪两耳光,一个看上去比对方要强壮得多的青年,在挨了两耳光之后,老老实实的将钱包交了出去。

    两个年轻人开始挨个抢劫。

    最初的抢劫比较顺利,当抢劫到一个女孩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大概是因为这个女孩长得比较漂亮的缘故,那个眉头上有点刀疤的劫匪在对方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的时候,竟然顺着对方敞开的领口将手直接伸了进去,引得那女孩一声尖叫。

    让人遗憾的是,女孩的男朋友就坐在旁边,脸色发青,或许他的脑海里正对这个劫匪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殴打,但实际上,现实中,他连小脚趾头都不敢动弹一下,原因很简单,对方手里的匕首闪烁着寒光,几乎都快将他给吓趴了。

    想象一下吧,如果被那匕首捅一下的话,自己会多么痛,甚至于连送医院急救的时间都没有就挂掉了,自己那波澜壮阔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多么可惜。

    好吧,就这样,这个男朋友见到自己女朋友被人猥亵,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缩在自己的座位上。

    “行了,奥迪斯,给他们一点教训!留一条命。”

    贾可道之前也没预料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时见到那劫匪如此嚣张再也按忍不住了,一声令下,奥迪斯就好似一头猛虎从座位上站起,便朝着那个劫匪冲了过去。

    那个劫匪反应倒是不慢,将手从女孩领口里抽出,就挥舞着匕首想要阻止奥迪斯的靠近。

    毕竟奥迪斯的块头太壮了点。

    在奥迪斯尚未激发斗气之前,每天需要劈砍木桩数千次,以淬炼身体,最终使得*肌肉强壮到一定程度后激发斗气。

    由此可以想象有一米九身高的奥迪斯,其肌肉会多么强壮,光是冲过来的气势就让有些腿软了。

第38章、气运折射,福禄寿三火    中巴从县城出发之后,需要前往县城的上级城市g市,之后转上国道前往省会c市。

    西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设尚未完全铺开,因而这就是一段漫长的旅途,总计需要六个小时。

    当然这已经很快了,若是换成十多年前的话,道路狭小,需要的时间将会超过十二个小时。

    有经验的乘客此时已经闭上双眼,发出浅浅的鼾声,而没有经验的乘客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也不得不耷拉上眼皮,随着车厢的摇摆,摇晃着入睡的身体。

    整个车厢除了开车的司机之外,恐怕就只有奥迪斯这个家伙依然保持着清醒了,就连贾可道此时也开始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

    两个小时后,汽车过了g市市区,在郊外的一处饭店外停了下来。

    “十二点了,大家该吃饭的吃饭,该放水的放水,半个小时后上车,过期不候啊!”

    司机吼了几声之后便下车去了,在饭店外,一个中年妇女早就等着了,将司机引入饭店。

    要说吃午饭,还是在g市市区里好,而司机专门停在这个看上去破败的饭店前,其中的猫腻就可想而知了。

    随着车门打开,乘客们纷纷下车寻找厕所。

    在放水之后,走入饭店的乘客只是少数,大多数都直接回了车上,拿出自备的食物和饮料在车上吃喝起来。

    贾可道两人连车都没有下,六七个小时不放水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不过,贾可道之后拿出来的吃食倒是让乘客们为之侧目。

    两只卤鸭,一大包卤猪蹄,一堆卤蛋,甚至于还有密封在罐子里的一煲人参首乌汤,将密封的盖子揭开,热气腾腾,一股特殊的药香味在车厢内蔓延,使得众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而接下来,两人让乘客们见识到什么才叫真正的饭桶。

    两人呼啦呼啦的一阵吃喝,使得座位前那个用来装垃圾的口袋很快就被骨头蛋壳什么的装满。

    看看自己手里的饼干,饮料,再看看人家的吃食,有些乘客心头便有些不满了,这还是清修的道士么?吃得也太好了吧?真不知道贪了多少功德香火钱。

    将一只卤猪蹄啃得剩下骨头,再喝上一口人参首乌汤,感受着体内的热流激荡,贾可道满足的笑了。

    赵天亮的手艺的确不错,这一煲人参首乌汤将人参与首乌的药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使其大部分融入肉汤之中,喝这个可要比直接生啃人参的效果要好上三成多。

    不过这玩意也就只有贾可道与奥迪斯两人能够享用了。

    若是让普通人享用的话,保管一口下去,非得七窍流血不可,这老山参药性猛烈再加上同样年份的何首乌,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催命毒药。

    就算是年弱体衰的老人,喝上一口也会流鼻血的。

    巨补之物!

    而对于贾可道而言,这种肉汤却是再合适不过了,以其强劲无比的消化能力,肉汤下肚,很快就会化为缕缕灵气弥漫全身,滋养身体。

    将最后一个卤蛋吃下,贾可道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对于赵天亮的手艺,贾可道是持赞许的态度。

    从司机下车到司机上车,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虽说这座饭店饭菜不怎么可口,价钱又贵,但这年月大家都知道,愿意下去吃饭的,也不在乎这点钱,而不愿意花钱的就在车上自己解决了,倒也没有惹出什么麻烦来。

    在乘客们上车完毕,司机已经发动汽车的时候,有三个年轻人上了车。

    有钱赚,司机自然不会拒绝,何况这车上也有空位。

    不过,贾可道看到这三个年轻人的时候,眉头不经意皱了皱。

    这三个年轻人长相凶恶,一人吊眉斜眼,一人满脸横肉,还有一人贼眉鼠眼,而走路之间均露出油里油气的神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恐怕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贾可道可不愿意自己前往省城的计划受到影响,因而右手捏了个法诀,从双眼之间抹过,随后这周围的一切就变得与寻常有些不太一样了。

    车厢内每个人身上都浮现出一层雾状色泽以及头顶左右双肩各冒出了一团火焰来。

    这便是道家的观气之术了。

    随着修为的深浅不同,这观气之术能够看出一个人的远景近况,乃至于福禄寿的增减变化。

    这层雾状色泽便是一个人气运的部分折射罢了。而那三团火焰便是福禄寿三火了。

    例如,贾可道座位前面那个中年男子,周围那层雾状色泽乃是乳白,厚约一指,单薄得几乎就快要看不见,而更悲催的是,其中还掺杂着一丝丝灰气。

    简单来说,这个中年男子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家境比较贫困,最近更是衰事缠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一个月时间不到,此人就会重病卧床不起了。

    当然,光看其气运折射并不能完全看出这一结果,还得看其福禄寿三火。

    其左肩的福火只有两寸不到,整体呈现出较淡的火红色,这说明其福缘单薄,且子息宜退,其膝下只有一子。右肩的禄火较之福火更为低矮,一寸不到,浅浅的绿色近乎于没有,这说明其收入很低,且没有外财。

    最让人遗憾的是他头顶的寿火,豆丁大小,完全没有颜色,自行摇摆,真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之间就熄灭了。

    不过就算是听其咳嗽声,常人也明白,这位老兄恐怕有病在身了。

    此人在车厢内算是运势最弱之人。

    其他乘客,体外的气运折射大多为乳白色,三指厚,福禄寿三火较为匀称,低不过三寸,高不过半尺,颜色混杂,这便是普通人的状态了。

    当然,这里面也不是没有比较出众的。

    譬如那个司机,其福禄双火在众人之中较为旺盛,由此可见汽车生意还算不错,至少算是小康以上了,而其寿火有些低矮,看来当司机久了总会有些职业毛病的。

    而在这些人最醒目的就算是刚刚上车不久的三个年轻人了。

    嗯,其气运折射整体依然是乳白色,但在其双手位置却带着一丝丝的血红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