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巴从县城出发之后,需要前往县城的上级城市g市,之后转上国道前往省会c市。

    西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设尚未完全铺开,因而这就是一段漫长的旅途,总计需要六个小时。

    当然这已经很快了,若是换成十多年前的话,道路狭小,需要的时间将会超过十二个小时。

    有经验的乘客此时已经闭上双眼,发出浅浅的鼾声,而没有经验的乘客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也不得不耷拉上眼皮,随着车厢的摇摆,摇晃着入睡的身体。

    整个车厢除了开车的司机之外,恐怕就只有奥迪斯这个家伙依然保持着清醒了,就连贾可道此时也开始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

    两个小时后,汽车过了g市市区,在郊外的一处饭店外停了下来。

    “十二点了,大家该吃饭的吃饭,该放水的放水,半个小时后上车,过期不候啊!”

    司机吼了几声之后便下车去了,在饭店外,一个中年妇女早就等着了,将司机引入饭店。

    要说吃午饭,还是在g市市区里好,而司机专门停在这个看上去破败的饭店前,其中的猫腻就可想而知了。

    随着车门打开,乘客们纷纷下车寻找厕所。

    在放水之后,走入饭店的乘客只是少数,大多数都直接回了车上,拿出自备的食物和饮料在车上吃喝起来。

    贾可道两人连车都没有下,六七个小时不放水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小意思了。

    不过,贾可道之后拿出来的吃食倒是让乘客们为之侧目。

    两只卤鸭,一大包卤猪蹄,一堆卤蛋,甚至于还有密封在罐子里的一煲人参首乌汤,将密封的盖子揭开,热气腾腾,一股特殊的药香味在车厢内蔓延,使得众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而接下来,两人让乘客们见识到什么才叫真正的饭桶。

    两人呼啦呼啦的一阵吃喝,使得座位前那个用来装垃圾的口袋很快就被骨头蛋壳什么的装满。

    看看自己手里的饼干,饮料,再看看人家的吃食,有些乘客心头便有些不满了,这还是清修的道士么?吃得也太好了吧?真不知道贪了多少功德香火钱。

    将一只卤猪蹄啃得剩下骨头,再喝上一口人参首乌汤,感受着体内的热流激荡,贾可道满足的笑了。

    赵天亮的手艺的确不错,这一煲人参首乌汤将人参与首乌的药性完全激发了出来,使其大部分融入肉汤之中,喝这个可要比直接生啃人参的效果要好上三成多。

    不过这玩意也就只有贾可道与奥迪斯两人能够享用了。

    若是让普通人享用的话,保管一口下去,非得七窍流血不可,这老山参药性猛烈再加上同样年份的何首乌,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催命毒药。

    就算是年弱体衰的老人,喝上一口也会流鼻血的。

    巨补之物!

    而对于贾可道而言,这种肉汤却是再合适不过了,以其强劲无比的消化能力,肉汤下肚,很快就会化为缕缕灵气弥漫全身,滋养身体。

    将最后一个卤蛋吃下,贾可道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对于赵天亮的手艺,贾可道是持赞许的态度。

    从司机下车到司机上车,这段时间里,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虽说这座饭店饭菜不怎么可口,价钱又贵,但这年月大家都知道,愿意下去吃饭的,也不在乎这点钱,而不愿意花钱的就在车上自己解决了,倒也没有惹出什么麻烦来。

    在乘客们上车完毕,司机已经发动汽车的时候,有三个年轻人上了车。

    有钱赚,司机自然不会拒绝,何况这车上也有空位。

    不过,贾可道看到这三个年轻人的时候,眉头不经意皱了皱。

    这三个年轻人长相凶恶,一人吊眉斜眼,一人满脸横肉,还有一人贼眉鼠眼,而走路之间均露出油里油气的神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恐怕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贾可道可不愿意自己前往省城的计划受到影响,因而右手捏了个法诀,从双眼之间抹过,随后这周围的一切就变得与寻常有些不太一样了。

    车厢内每个人身上都浮现出一层雾状色泽以及头顶左右双肩各冒出了一团火焰来。

    这便是道家的观气之术了。

    随着修为的深浅不同,这观气之术能够看出一个人的远景近况,乃至于福禄寿的增减变化。

    这层雾状色泽便是一个人气运的部分折射罢了。而那三团火焰便是福禄寿三火了。

    例如,贾可道座位前面那个中年男子,周围那层雾状色泽乃是乳白,厚约一指,单薄得几乎就快要看不见,而更悲催的是,其中还掺杂着一丝丝灰气。

    简单来说,这个中年男子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家境比较贫困,最近更是衰事缠身,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一个月时间不到,此人就会重病卧床不起了。

    当然,光看其气运折射并不能完全看出这一结果,还得看其福禄寿三火。

    其左肩的福火只有两寸不到,整体呈现出较淡的火红色,这说明其福缘单薄,且子息宜退,其膝下只有一子。右肩的禄火较之福火更为低矮,一寸不到,浅浅的绿色近乎于没有,这说明其收入很低,且没有外财。

    最让人遗憾的是他头顶的寿火,豆丁大小,完全没有颜色,自行摇摆,真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之间就熄灭了。

    不过就算是听其咳嗽声,常人也明白,这位老兄恐怕有病在身了。

    此人在车厢内算是运势最弱之人。

    其他乘客,体外的气运折射大多为乳白色,三指厚,福禄寿三火较为匀称,低不过三寸,高不过半尺,颜色混杂,这便是普通人的状态了。

    当然,这里面也不是没有比较出众的。

    譬如那个司机,其福禄双火在众人之中较为旺盛,由此可见汽车生意还算不错,至少算是小康以上了,而其寿火有些低矮,看来当司机久了总会有些职业毛病的。

    而在这些人最醒目的就算是刚刚上车不久的三个年轻人了。

    嗯,其气运折射整体依然是乳白色,但在其双手位置却带着一丝丝的血红色。

第37章、回地球    好吧,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比较低,对于植物药材的运用极为低级,除了一些巧合而试验出效果的药材之外,其余绝大多数药材都依然在山林野地里幸福的生长着,完全不用担心人类因为它们的宝贵价值而生出窥视之心。

    倒是一些野生动物,魔兽什么的,对于这些药材有着自己的认识。

    贾可道在回程的时候,照例带着奥迪斯,至于塔伦斯,先留在山谷里坐镇,毕竟他还有个拖油瓶在身边,贾可道也不可能将塔伦斯直接带回去,至少要先考察一段时间再说。

    或许是攻占了雄狮城之后,急着消化战利品的缘故,那些沙漠军队并没有出现在贾可道回去的线路上。

    回到山洞,贾可道第一件事情就是与奥迪斯一起,从四周移植了不少的藤蔓植物到山洞附近,只要过得几日,这些生长迅速的藤蔓就能够将整个山洞掩盖,以防止有人不小心发现山洞之后闯入。

    回到老君观,贾可道就直接到后山泉水处洗澡。

    在异界山谷里,虽说不缺水,但绝对没有可以洗澡那么多的水,因而这一个月下来,贾可道浑身已经臭不可闻。

    他的修为还远没有达到净垢的程度,据说修为到了炼气化神的前辈真人,即便是数十年不洗澡,身上也不会落下半点灰尘,不会生出半点污垢,这就是所谓的净垢。

    到了这个层次的前辈真人,其体内血如银汞,奔腾如江,体内各种毒素杂质一旦产生便被清洗干净,如此一来,又如何能够生出污垢来。

    奥迪斯则是去通知厨师赵天亮做饭,这一路回来,两人也走得有些饿了。

    贾可道洗了澡,浑身清爽,将洗澡的位置让给奥迪斯,没法,后山泉水虽说清澈无比,但流量有限,一个人洗澡还行,若是两个人的话,总会有一个人等着才行。

    得到奥迪斯的通知,早就闲得骨头发痒的赵天亮急忙冲入了厨房。

    贾可道两人不在,自己一个人做饭都没有心思,这就好似一个人表演,连观众都没有,那是多么的悲哀,因而见到两人回来,赵天亮心头的喜悦是可想而知的。

    神清气爽的贾可道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床上铺的是高档鸭绒被,两千多一床,当初,贾可道可是咬着牙买下来的,现在嘛,躺着的滋味可要比原来那床破烂棉絮舒服太多了。

    四百多根山参,先卖掉十根试试水,如果能够卖出高价的话,先卖掉一半,将修缮道观的钱给凑出来,不过这里面还是要给山谷里那些幸存者带上一些东西。

    贾可道躺在床上,面容平静,但脑海里却在不断思索着,直到奥迪斯进来说饭菜准备好了,贾可道方才起床,不由得轻叹道:“俗事太多。”

    在老君观休息了一晚,次日清晨,贾可道便带着奥迪斯离开老君观,朝着县城方向而去。

    当贾可道踏上山路的时候,脑海里就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应该修一条路出来,像这样崎岖的山路,以后就算是想要修缮道观,恐怕建筑材料的运输费都要超过材料成本了。

    不过转眼之后,贾可道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只修建夹山村到老君观的道路,自己修了也就修了,没人会反对。

    可要是修建夹山村到县城之间的道路,且不提这里面的费用会多么巨大,光是修路的审批等等事务,就是一件烦人的事情,贾可道暂时还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浪费。

    早上七点出发,上午十点不到,贾可道就带着奥迪斯蹲在了县城汽车站的候车厅里。

    这是必然的,这个小县城就没多少人能够辨识出老山参,更别提有没有人舍得出高价的问题了。

    自古以来,人参这玩意就是富贵人家的享受。

    只有达官贵人们用参茶漱口的,从未听说过种田的泥腿子用人参吊命的说法。

    到了现代,随着农业技术的高速发展,人参也能够人工培育了,使得人参也成为了大众家庭能够享用的东西。

    但也正是如此,使得野生人参变得更为珍贵起来。

    贾可道这次便是前往省会出售山参的。

    在老观主在世的时候,贾可道跟着去过一次省会的药材市场,那里太大了,汇聚了上千家来自于各省市地的药材商,附近几个省份的药厂,药店基本上都到这里进货的。

    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有可能将山参卖出高价来。

    登上前往省城的长途汽车,在等待发车的同时,贾可道微闭双眼静气养神,在这样喧闹的地方炼气并不是个好选择,浊气太重,灵气是近乎没有的。

    反倒是奥迪斯一副兴奋的模样,坐在车上左盯右看,一会摸摸假皮的靠背,一会摸摸那透明的窗户。

    在奥迪斯的眼中,这辆已经快要进入退休期的破烂中巴车完全就是一件精美的炼金艺术品。

    体型庞大,能够让人坐在里面的中巴车无疑要比那辆拖拉机上档次得多了。

    车上的旅客倒是要比候车室里好多了,见到这一中一外两个道士后,惊奇的看上两眼,然后扭头坐好,该放行李的放行李,该喝水的喝水,要上厕所的趁早。

    倒没有几个人一直盯着两人不放。

    司机验了票之后,也没有耽误时间,发动汽车出站。

    车上只坐了一半不到的旅客,比较宽松。

    不过在开出车站到离开县城这一段距离里,司机在城里转了几圈,收了十来个旅客上来,将车厢里填得略微满了一些。

    这是必然的,这中巴车是司机承包的,多装一个乘客,那么自己就多赚一点,如果不是考虑到乘客们都有意见了,这司机恐怕非得要将车厢塞得满满的才肯出发了。

    离开县城,开上省道之后,中巴的速度便骤然提升了上来。

    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树木,田地,车辆,奥迪斯完全没有半点疲倦,兴致高涨。

    这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种新的体验。

Comments are closed.